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0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六章:血屠
    又是子夜杀人时。

    那中年人身形削瘦,脸色白得吓人,颧骨挺高,鹰钩鼻。细小的眼睛里带着凌人的戾气。

    “九剑活杀会,牧九霄,你就是夏一天?”中年人上下的打量我,见过我修为,杀气竟缓和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血煞黑灵骨,横剑沥血时,天一道!炼狱剑屠!”我冷喝一声,一张红符对出,半跪在地,快速用指尖冒出的精血在红符上加深其中最关键的连携咒文!

    牧九霄脸色顿时一变。给我不按牌理出牌的行径激得无比愤怒:“臭小子,有点小本事!”

    慌张的拔剑,慌张的摆开架势,但牧九霄终究慢了我一步!

    咒语念罢,我连退三步,大喝一声‘启开’,前方的红色咒符如血箭疾行,追向牧九霄!

    那红符作用牧九霄不了解,但其中蕴含的力量非常恐怖,他自己恐怕都能感受到!

    招数是外婆笔记里关于入道后大绝招领悟的,这些随手点拨,已经超过了一般入道期的道法。算是四重道统里面最厉害的杀招了。

    按照自身法力的容量,一般入道中期不可能施展威力如此强横的绝招,但我五种道统集合,又有巢祖这样的炼体道统,却和别人不大一样。

    “神鸟飞天。大禹效法,九剑借法!禹步!”牧九霄几个踏步就像跑路。结果那道红符到了他跟前,立马炸出了一大片的血泊黑气,浓烈得渗人!

    牧九霄多无可躲,一张符纸拿出,喷了口血,一个血迹虚影从身体里逼出,和血泊黑气撞在了一起!

    冷汗淋漓的牧九霄目光恶毒,快速的念咒起来。

    嘭!

    血泊炸开后,一个个冒出的血泡里,血袍的持红剑魂骨从里面钻出来,嗤的一剑,将牧九霄的替身劈杀当场!

    牧九霄这次震惊了。没命的快速念咒起来:“高举三尺物,百剑皆垢尘,九剑道!三尺青峰!”

    一张红符也拿捏在我手中很久了,我之间画了个血迹阵法,符纸就燃烧了起来:“叱吃大风雷,巨口也吞天,天一道!吞天大鬼!”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不亚于外婆那只的吞天大鬼从地上钻了出来,这已经是红符能够施展的最高级别鬼物,如果想要更厉害的大鬼分神,就得需要黑符才行了。

    有了炼狱剑屠和吞天大鬼,这一战,足够牧九霄好受的,外婆悟道后研究的招数,每一个都无比的厉害。

    这些招鬼术的秘术都是召唤一界鬼神的分神降临世间,和其他道统招来神将分神一样,虽不像养鬼术那么方便,可却能够随着自己道统的强大而变得厉害起来,而且除了时间限制,根本无惧生死,着实是对敌的杀招。

    吞天大鬼的出现,让牧九霄也有些恐惧了,但他的绝招也施展了出来,狂吼着高举三尺青锋剑,百剑劈下,竟与炼狱剑屠对剑起来,两位狂放的剑气和杀意都非常恐怖,可对劈之间,难免刀剑无眼,牧九霄的手上,身上全是剑痕!血跟不要钱似的往外飙着。

    而炼狱剑屠本事实力和我都是入道中期,虽然几个道统合力,但始终不是真正的入道后期,对攻下吃亏不已,给砍得浑身都是红色的血槽,几近灭亡!

    吞天大鬼狂奔过去,拿着狼牙棒加入了战斗,牧九霄酣战之下,杀意达到了巅峰,三尺的剑锋狂斩,竟打得俩鬼进不得半分。

    “天一借法!血衣!”我拂尘一甩,给牧九霄最后的补刀,两个鬼得到血衣加持,发了疯似的爆发了血性!

    两次绝招,一次借法,我已经累得瘫倒在地,汗水跟着从额头狂冒出来,法力也有些枯竭的迹象,不愧是绝招。

    哐!

    闷响一声,我累得要闭上的双眼里,半截剑刃朝我飞来,阴阳眼里好像打不中我,也就懒得躲开。

    半截剑刃划过我身畔,咚的一声插入大树上。

    看向了牧九霄,因为和两只大鬼对决,剑已经打碎,人也给炼狱剑屠劈成碎块,而那吞天大鬼顺便将其打成肉渣,然后扑上去一顿的吞噬,除了一滩血迹,什么都没剩下!

    我也懒得理会,在符纸上画了一个消除的咒语,两个鬼在一层黑气中顿然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牧九霄的魂体还准备要逃亡,黑白无常已经上来来,两道锁链一勾就把他勾住,拖到了我面前。

    “城隍大人,这魂体该如何处置?”白无常问道。

    “过孽镜台,坏人就别给他入轮回了,就是投胎成动物都会咬人吃人,给惜君补补也好。”我摆摆手,累得是不行。

    “谨遵城隍令。”黑白无常果断就拖着牧九霄下去了。

    枯坐了好久,我气血才恢复了过来,站起来时还觉得腿软,看来绝招终究是绝招,我强行施展两次,跟作死没什么区别,不过能斩杀牧九霄,也算是值得的了。

    看孙重阳还没到,我准备打电话询问下,而这时,一辆三轮车就开过来了,车上下来了个道士,正是孙重阳那家伙。

    司机似乎还不大乐意送他来,似乎跟他要了一百块车费的同时,还跟他要了两张黄色符纸,两人应该是算好的。

    看来四小仙道观这条路闹鬼的事实,已经在大龙县内传开了。夹住木亡。

    孙重阳虽说是世家公子,但进入道门后也很少往家里要钱了,太极门低级弟子月工资开得就不多,这么奢侈的打车费还是很肉痛的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夏道友!”孙重阳大踏步走来。

    我扫了他修为一眼,入道之后的他竟有很大的提升,心中不禁暗骂起来,难道人帅对修炼有加成的作用?

    “孙重阳,你修炼进步很快呀,怕不久又要突破了!”我说道,最后想起了阮玫来,就又说道:“对了,阮玫怪想你的,最近这段时间精神已经有萎靡不振之态,你若再不见她,我真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,到时候我可真把她带上来千里寻夫了!”

    孙重阳一听,脸唰的白了,连找师父这急事也一下子给压了下去,重重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,阮玫的事情我肯定会给你个交代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给我交代干什么?你给她交代才是!”我看他浑浑噩噩,笑着引开了话题:“夏居士失踪,你跑大龙县找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“我们几个人调查了下师父的行踪还有世俗里的电话清单,最后确定应该是在这附近了,可昨天到今天,师父都关机了,最后一个电话是这个,你大龙县认识人多,看看这电话你熟不熟悉?”孙重阳拿出了一张皱巴巴的话费清单。

    我觉得不行只能问农国富了,可看了号码,觉得很熟悉,就对拨了下,结果显示竟是师兄的电话!凑巧的是电话还不在服务区。

    孙重阳顿然也是一愣:“师父找海老叔干什么?难道……不对呀……”

    我瞬间明白过来了,七玄子都已经到了大龙县,要找一个身着道袍的姑姑,应该不是难题,既然找不到,又和师兄有关,那就是借道阴间去了。

    “我看夏居士应该是借道阴间了。”为免得七玄子又闹腾出什么事端,我觉得没什么可隐瞒的。

    孙重阳惊讶我的判断,但也不得不相信,毕竟找了一天没找到,很可能真去了阴间,就打电话给了其他的七玄子。

    知道去了阴间,大家又更加的担忧了,连带孙重阳都满脸苦涩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放心吧,这算是我帮你们七玄子的忙吧,不过也麻烦你帮帮忙,去见见阮玫好了。”我说着,就开始布下法案,借道阴间。

    “那大恩不言谢了,以后如果有用得着我们七玄子的地方……”孙重阳顿时有些感动,但刚说完,就给我扯入了阴间。

    进了还阳道,孙重阳就跟刘姥姥进了大观园,开始东张西望起来,此处的景色还算别致的,四处都有洞府和房间,最近因为师父来了雅兴,栽满了许多好看的阴间花草,还专门有鬼打理,整个洞府跟花园似的,不是以前那冷冰冰的模样了。

    好些鬼将见到我都喊城隍,吓得孙重阳一惊一乍的,对我顿时高看了好几眼。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真在阴间当了城隍,别人说了我还当是笑话听呢。”孙重阳的消息还是颇为灵通的,我不知道他从哪里听来的。

    “谁跟你说的这事?农国富?”我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可不是么,我们也问过农国富了,他不是让我们来找你么,找到你,大龙县没谁找不到的。”孙重阳笑呵呵的说道。

    孙重阳的憨态却引来了一群女鬼将的注视,看来帅哥到了阴间也是很吃香的,怪不得书里和电视上的帅哥主角都招鬼。

    拉来了一个尸王,我让他去找阮玫过来,自己就带着孙重阳去凉亭那边喝茶。

    黛眉不知道在我身上放了什么侦测器,每次一下来她都飘悠悠的比别人快一步。

    交代了夏姑姑的着装打扮,黛眉立即指派了上百的鬼将前去寻人,我想了想,把鬼将分成了几波,最大一波重点往扛龙村方向探寻,夏姑姑很可能带上师兄去了那边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