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0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四百六十七章:迟来
    虽然喝着热茶,但阴间还是有些阴气逼人,孙重阳只是入道初期,抱着茶杯在那哆嗦。我看着他这般,才想起他和我的不同,就带着他去了新建的还阳道那边。

    “现在好点了没?”房子都建设好了,简单的家具也都置办了,韩珊珊和苗小狸、廖氏兄弟以及龙十一和他的两个弟子都住了进去。

    “有劳夏道友,这阴间真的冷得可以呀,入道都不利索。”孙重阳苦笑起来,十分羡慕我修炼鬼道功法的。

    “不劳烦,我倒是劳烦你在这住上三天,阮玫会好吃好喝招待你的。”我拍拍他的肩膀。淡淡的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孙重阳点点头,张望向了之前的地方,不一会,一个黑黝黝的壮实女子就从那边走来,头上还故意插了朵小花。

    我看到阮玫来了,差点没笑喷了。

    “孙郎!”阮玫腰间插着板斧,大手还握着斧柄,似乎颇为激动,连我的存在都忘记了。

    我看不宜打扰,就忙闪开,两位的关系颇为古怪,孙重阳不知道抱着什么想法。阮玫我倒是知道的,之前心情颇为低落,现在终于看到情郎来了,哪还有不高兴的!

    “阮玫。”孙重阳回应了一句,表情却颇为复杂。不过许久未见,就是嘴里咬出血。阮玫都会认为他是许久不见感到难过。

    就算两位感情上没什么,可也在地宫呆过了好久了,互相也是朋友,我也不是让阮玫逼婚孙重阳,这并不违反人情。

    准备离开去休息的时候,阮玫对我是千恩万谢起来,说了一大堆效忠的话语,就和孙重阳游园去了。

    黛眉和我离开还阳道后,笑了个不停,幽怨看着我问我会不会出点什么事。

    我自己都不信他们能玩出火来,就随口接了两句逗她,顺道嘱咐这几天孙重阳留宿。可以的话给予一定方便什么的,也就是随便他乱晃好了。

    进洞府后,我开始用云纹盒子补充法力的亏空,大约三四个小时后,鬼将们的消息就回馈了过来。

    夏姑姑果然是往扛龙村的阴间那边去了,毕竟地上赫然是有一男一女的脚印,显然是人类无疑。

    师兄是阴阳家,走阴间应该不成问题,只要注意不下去太久,大事无妨。

    只是夏姑姑要去扛龙村阴间干什么我就不懂了,那边的情况非常的危险,别说人了,就是鬼都不敢轻易过去。夹住肠巴。

    我着急的让黛眉通知孙重阳,报知找到夏姑姑的事情,然后自己就拿出了红符,画出了阵法来:“归家如乘云,游魂有飞棺,天一道!棺鬼疾行!”

    一副棺材浮现在地上,我坐了上去,那棺材长了手脚,快速的飞奔起来,这速度,嗖一下就不见了,回头时,黛眉的铠甲长裙都飞了起来,吓得她脸都白了!

    有了疾行鬼,去往扛龙村的时间大大缩小,我休息不久,就已经到了那边的地界,毕竟熟门熟路,看着周围的山峦就能进行认知。

    约摸快到小义屯的时候,前方的阴风吹拂的频率越来越快了,不远处还有法坛摆放的痕迹,应该是海师兄逆转阴阳后借道上阳间去了。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海师兄应该会出现在了扛龙村的地界,可前面一个女子布鞋的脚印,让我无比担心起来。

    夏姑姑已经进去了,海师兄或许就在阳间吧,我连忙借法案转移上了阳间。

    周围是一片草丛,海师兄正在那边喂同命龟,一旁还有应急的法案,看我突然的出现在黑夜里,海师兄嗖一下本能拿出了蓝符。

    看是我,海师兄松了口气:“你怎么追到这来了!吓死师兄我了!”

    “师兄,急事呀,夏居士呢?不会真去了小义屯那边吧!”我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海师兄当即说起了夏姑姑找他的事情,以及下去的原因。

    听说这次夏姑姑带了一个旅行包的东西来,里面都是阵旗和破阵的工具,而且也和海师兄说了一些隐秘的事。

    师兄没告诉我具体的情况,但却说起了这次绝对是对人类百里无一害的事,因此他带夏姑姑下去也是拼了老命的。

    细节就算没告诉我,我也能猜出来,活阵就在下面,如果夏姑姑不是摆弄活阵,没其他能做的事。

    我赶紧和师兄道别,并嘱咐他这件事情我接手了,让他率先回去,我现在的本事连师兄都承认比他要强,既然我接手了,那他也没必要留下,匆匆收拾后就往大龙县回去了,毕竟扛龙村还是很危险的。

    我借道阴阳再次下了阴间,下方疾行鬼没有命令,也不敢离开,驾乘疾行鬼,我往前面飓风口行进。

    疾行鬼自带破风的手段,飓风根本挡不住它,我感应阴阳气息的变化,专门往阳气多的地方跑,不出半个小时,阴阳眼中就出现了个女子身影。

    狂风围着她旋转,但在她附近,插着一堆小旗子,还有许多的阵符在上面,她摆弄法案,手拿桃木剑开始做法。

    我跑到了她附近,因为怕破坏了阵法,所以根本不敢靠近,她似乎也发现了我的到来,用眼色强烈制止了我。

    见她嘴角溢血,我不敢轻举妄动,坐在疾行鬼身上往上方看去,诡异的重重黑云已经因为控阵的缘故而拟合,速度虽然缓慢,但也是肉眼可见了。

    时间一分一秒过去,大致一个多小时后,仿佛整个天都给补了起来,而夏姑姑手中一把桃剑直接钉入了地面,不知道下面还让她埋了什么!

    剑柄没入了地面,她似乎费尽了所有的力气,最终昏迷倒地,我催促疾行鬼过去,把瘫软的夏姑姑抱在怀中,探了她的鼻息,还好有微弱的气息,就快速的指引疾行鬼出去。

    在阴间并不适宜一个重伤之人,我到了刚才的位置,借法上了阳间,看着夏姑姑人事不知,我很是心痛,烧了定魂符喂服后,我掐了两次人中都没醒来。

    无奈之下我抱着她跑向了扛龙村,村里还有几辆没主人的车子,而我的奥迪越野车还停在那里,只是积了灰尘。

    把夏姑姑抱到了后座上,我启动了车子开回大龙县,看她的状况应该是严重反风了,所以这次我没有送去医院,而是带回了四小仙道观底下的还阳道。

    叫来了师父检查后,听说问题不大,只需要好好休息几天,我才放心下来,如果她因此而出点什么事,我还真要去求到丹神连庚那去了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那拟合的天空意味着什么,但夏姑姑最后的笑容让我觉得她成功做了一件事情,只是会是什么,我也不清楚。

    经过师父的指导,我用法力提夏姑姑进行了经脉的治疗,她逐渐的醒了过来,只是并未对这件事情多做解释,只说暂时断掉了引凤镇的气脉。

    而两天的时间,因为治疗夏姑姑,师父教授了我当时对付血云棺时,他在对方体内逆转阴阳的绝妙法术。

    我投入到照顾夏姑姑的同时,也在自我修炼,师父这次连课都停了,就跟填鸭一样的教学起来,看来给外婆刺激得不轻。

    不过看我接受得也快,他颇为高兴,只是当我拿出了外婆给我的悟道期小学生作业本时,他又抓狂了,把课全交给了李瑞中,又开始对我进行了地狱式的阴阳家教学。

    好几次家鬼来找我,结果也给师父赶了出去,这段时间寸步不离师父,让我不胜唏嘘平日果然是师父太疼我了。要不是说要看外婆决战乾坤道的道尊,师父还不让我出门,毕竟外婆对我实在太过重要,他也没法子拦着。

    我出关的时候,夏姑姑情况也稳定了,我将之前道门九派在扛龙村死的几个大长老魂体放了出来,夏姑姑见了一面后,让他们都留下了符书,交代身后之事,然后由我让他们转世为人去了。

    孙重阳等七玄子也接走了夏姑姑,并带着符书会道门复信,这件事情也是大事,事关我的声誉,夏姑姑很是小心。

    我顺道也让夏姑姑调查下庞如君老太的行踪,毕竟未见最后一面,心中还是有些挂念的。

    离别总会伤怀,阮玫的依依不舍让孙重阳眼眶微红,直到孙重阳说不日便来访我,她才作罢。

    一经拖沓,上阳间时已经是四天后了,拢共下来就接近约定的最后一天,我赶忙的驱车前往扛龙村。

    到了村口,抬眼看去,整个村口的阴气,诡异已没多少了,我这才了解了夏姑姑的笑容到底意味着什么,她封住了引凤镇阴间的阴气泄漏,让原本步步紧闭的阴气恢复成了以前的样子。

    那个时候扛龙村宁静祥和,人民安居乐业,而小义屯那边,应该是一样的情况。

    或许连夏姑姑也是外婆的棋子吧?

    我把车子听到了扛龙村村口的过道上,周边多了许多的车子,也不知道都是谁的,难道外婆和乾坤道道尊决战,也有许多人观看么?

    或许这样的超级大战,总不乏有隐世老怪物的身影吧。

    放好了车子,我独行进了扛龙村,刚到村口,一人掐着手指,蹙眉朝我走来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