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0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四百六十八章:道尊
    “一天,好久不见呀,这次是来看大决战的吧?你外婆也不知道怎么了,一直还未来到。唉,我掐算过了,恐怕事情有些变数呀。”掐指穿着雨衣的人气息全无,拿掉上面的雨帽,才露出了带着面具的脸庞。

    我冷笑一声,双手掐了诀,暗藏在袖子里的红符立马冒了出来:“血煞黑灵骨,横剑沥血时,天一道!炼狱剑屠!”

    “呵呵,一见面就跟大舅公动手。不会太突兀了?你要玩招鬼术,大舅公好像也不是很弱吧。”周善淡淡一笑,手指一弹,一张红符也从手中飞出,嗖一下就砸到了山石边。

    山石瞬间就冒出了个黑影,和我召唤出的炼狱剑屠不尽相同,只是这个召唤的速度快得离谱,连对自己施法速度都满意不已的我,现在都感觉到了一阵的警惕。

    噌!

    那黑影是拿枪的,和我的炼狱剑屠直接对垒上了,而且竟隐隐有压过我的气势,我警惕的同时。也给召唤来的恶鬼加持了血衣!

    “你真那么想要斗,舅公也不是不能和你玩,但恐怕你是浪费力气而已,舅公有些话想要和你商量下,你看是不是考虑下呢?”周善笑眯眯的看着我。似乎对两个对战的恶鬼未曾看在眼里。

    我有血衣加持,但周善有鬼面具在。对招鬼术有强大的加持作用,因此他的招鬼术,甚至比我要厉害。夹介圣巴。

    死战也行,但恐怕占不到便宜,况且周善实力不明,他要商量,就看看会说些什么好了。

    “大舅公看来深藏不露嘛,只是派了个替身过来,就想要和我谈这些事事情,好吧,倒是说说想要我干点什么事吧?”我瞄了一眼大舅公的情况,看来我不知道的东西还是很多的。是那招鬼道的面具么?居然能完成虚影投放?

    难道鬼道的两个面具还有特殊的能力?外婆把另一半碎片交给我,我却忘了问那面具作用,回头要好好问问才行。

    “呵呵,深藏不露又怎比得了你呢,在阴间这几天,就直接补好了大家好容易开启的连接,如此一来,血云棺可就真要因为阴气不足而陷入低迷状态了,我现在就想问问你,你和你外婆,是不是也打血云棺的主意?如果这样,那接下来的事情就不需要谈下去了。”周善也不打算多说的样子,似乎很在意这件事情。

    “我对血云棺没多大兴趣,据我说知,外婆虽然对它有兴趣,但也仅限于学术研究,你们有本事就去拿吧,我没意见。”我实话实说,血云棺这东西多凶恶我怎么会带在身边,又不是王胭为主魂,还给媳妇收服了。

    “很好,你外婆已经出来了,那事情就直接摆明吧,我们做了这么多的事情,无非就是为了得到血云棺而已,如今它既然已经到了最低谷,你们不打算要,那就不要说大舅公贪心了,希望到时候你和你外婆都不要制止我们。”周善目的明确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挑,果然和外婆说的一样,血云棺很可能就是引凤棺的钥匙,这是隐世道门为了接触引凤棺而做的探路石。

    只是阴差阳错下给各方势力知道了,大家胡乱捣鼓才弄出了这么多的事,世家和周善不知道有什么想法,现在倒是想要拿这空棺材来做文章,也不知道抱着什么想法,但血云棺肯定不会是一把钥匙,插进钥匙孔就能开启活阵。

    而且我不想让外婆进去了,他有能力倒不如让他取了,让幕后的人自己紧张去好了。

    活阵一般人进不去,但惜君却能带我进去,我要解决起来也只是欠缺一些开棺的必要措施。

    “你外婆应该把活阵开启方法研究出来了吧?那血云棺这种小东西,对她用处恐怕也没那么大了,弄了这么大的一个魔来,又封了通道,这不是想要引凤镇的阴气直接给吸到干涸么?厉害呀,我有这么一个妹妹,有时候晚上也睡不好觉呢,既然血云棺对你外婆已经没什么用了,那应该也要轮到我们研究了吧?独乐乐不如众乐乐,你说是不是?一天。”大舅公阴恻恻的笑起来,但却没看到他有任何高兴的。

    棋差一招的感觉,对谁而言都不好受,步步给外婆领衔,活阵的争夺也落后了,看来他是有些生气了。

    “你爱干嘛干嘛去,跑来跟我说算什么事?难道我还能阻止你和世家一起摆弄血云棺?”我嗤笑道,周善好多次给我破了计划,这次怕是气急了来质问我的。

    “你在阴间高价收购替身蛊,这个事情瞒不过我,我希望你好自为之,不要干一些让人难做的事情吧,否则,大舅公可就真不顾亲戚的情谊,有些事可能不商量也会去做的。”周善摘下了面具,表情的阴冷,让我也有些怵然。

    看来这大舅公今天火气有点大,不过没法子,救出外婆,其实也是意料之外,而替身蛊,也只是为了让外婆不进入这血云棺之中做的后手。

    两个鬼在那激斗,打得周围的山石和道路坑坑洼洼起来,但周善恍如未见,而我也是冷静之极:“周善,你不要太过自信了,别以为你用替身,真身不知在哪就能逍遥法外,我如果愿意,怕站到你身边时你也不知道。”

    现在的周善肯定不是他本人,但说话的确实是他,这就让我为难了,人鬼不知的他还有本事直接找到我,隐藏的力量令人担忧,如果用这股力量寻找我身边的人呢?

    想到这一点,我不寒而栗。

    正在我一恍惚之间,眼前一条红色的龙卷朝着我席卷而来!

    我迅速手捏蓝符,默念飞步,一瞬间就退后了五十米,刚刚落定脚步,轰隆一声巨响周善就给那红龙一口吃掉了!

    剑痕斑驳如龙腹,将周善整个人砍成了碎片,而那只枪鬼,也在这一刻消失不见了,仿佛从来没存在过一般!

    李牧凡从远处闪出了身影,面色冷凝无比:“来了?既然到了,就先进来吧,何必和个躲躲闪闪的宵小之辈多言其他?”

    “李前辈,几天不见,身体无恙呀?”我看是李牧凡,心中砰砰的跳了起来,外婆看来真来迟了,要不然这家伙哪有那么嚣张,一出手就给我个下马威,秒杀了周善不知如何弄出来的分身。

    大舅公应该是弄了什么招鬼术的阵法,以鬼化身来传递信息的。

    “伤势没好,不过要杀你,恐怕不需要一个回合,就跟杀了周善替身一样。”李牧凡对我的耐心已经紧绷到了一线之间,如果不是外婆还活着,自己师父还有约,怕一见面就杀了我了。

    “李前辈,您说的哪里话,我又不是周善那视生灵如草芥蝼蚁之人,你杀我做什么?”我心中不高兴,上次把外婆救出来,李大腿耿耿于怀,对他而言,那跟放了只恶魔出来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关键连累到了自己的师父来这里进行一场生死未卜的决战,谁能高兴得起来?

    刚才那一剑声威惊人,惊动了扛龙村里隐藏和明待着的人,而我走进去村里的一刹那,也确实感受到几股淡淡的气息忽然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果然,有好几个老怪物也来了,只是我不知道是谁而已,也不知道夏家的家主来了没?

    李牧凡引我进入扛龙村的时候,一位我从未见过的老者也站在了道路上,这老者须发尽白,目光深邃无比,看着我时,似乎带有了一丝的兴致。

    而他身边,是抱着一把裹着一张乾坤八卦锦绣的剑,这把,应该是乾坤道剑了吧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