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0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四百六十九章:道义
    “老夫李剑臣!”老者淡淡一笑,伸出了手来。

    我眉心不经意的收紧,左右一看,只有李牧凡引着我走向了李剑臣。而李破晓站在了他身边,面有菜色,似乎强忍着伤势的发作。

    之前一战,李破晓反风严重,外伤也颇多,现在他身上全都是绷带,还溢出血迹来。

    而这一战关系到南方玄修命脉,是老怪物们都不得不瞩目的一战,至于旁观的人,能学到的东西也是超乎想像的。因此李破晓身为战斗狂人,死撑着都会来。

    李老自我介绍,我不能失礼于人,就算外婆不喜李剑臣,但对方对我而言,却还有个老人家的身份,初次见面时该有的礼节还是需要的。

    过去握了手,我说道:“李老前辈,我是夏一天。”

    “好,好后生,怪不得破晓这孩子常常提起你,说你很是厉害,今日一见,资质确实是极好的,来来来。陪老夫聊聊天。”李剑臣说着,背手往街上走去。

    “前辈谬赞了。”高人果然还是高人,只要握一次手,就能看出我的修为状况?

    “不谬赞,我已能察觉出你体内数股道统气脉奔流汇合成一脉,此种情形,可真是匪夷所思,若非我亲测。还真觉得是旁人说笑。不过呀,一天小友,不知道你有没有想过做出一番伟业来呀?比如成为一代宗师,比如开山立派,成为令人敬仰之人?”李剑臣乐呵呵的笑道。话里话外,却俨然已经把我的底细暴露了出来。

    李牧凡和李破晓之前都知道我体内肯定和别人不同,但却没想到竟是几种道统合一,如今都有些惊讶起来。

    我暗骂老狐狸,早知道不和他握手了,不过仍然说道:“什么开宗立派,我没想过,我只是想好好的过日子,救出外婆,把小义屯还原回来,和媳妇好好的过过日子而已,至于什么玄修,什么法术,对我都是旁枝末节,学不学无所谓。”

    修炼不过是为了解决通往幸福道路的垫脚石,并非是我孜孜追求的一切,我不是他乾坤道,整天想着去除魔卫道,以至见到一人做了坏事,就拿着剑追上去砍死了。

    外婆那样的高人才是我学习的对象,开辟一方乐土,救苦济难,让原本一座义庄变成了小义屯,有郁根叔、郁小雪,张一蛋他们搬迁汇集过来,大家幸福生活多好?

    “年轻人不向上行如何好呢?你如今这么说,实在太过可惜了,我本来还想着要介绍你个好友,让你去好好的深造一番,以后可为了南部玄门做出大的贡献的。”李剑臣沉吟了下,回过头来,认真的说道:“不过既然你不愿意接受这个建议,那老夫有一言想要与你开门见山,对你是会有极大好处的,还希望你好好的考虑下吧。”

    “嗯……李老前辈请说。”我看他表情就知道不是什么好话,但也硬着头皮听他说说,看看能出点什么东西来。

    “老夫想让你放弃鬼道这种邪恶的道统,这是为了天下苍生社稷,也是为了黎民百态安宁着想,你可愿意?”李剑臣认真的和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看着他,心中倒吸一口凉气,这李剑臣气息淡如秋水,却浩浩汤汤,已经和外婆极尽相同了,让我不得不感到呼吸困难和压抑。夹纵夹扛。

    让我为了苍生黎民放弃鬼道,这还真是个扯虎皮当大旗的理由,看到我沉默,李剑臣又道:“你可知道,自鬼道传下来以后,此道就最为接近魔道,或有行侠仗义者,但更多邪门异士,行事不遵规矩,恣意妄为,多掀起玄门战祸,甚者,死伤以万为计,此黑暗历史,你应该也早有耳闻罢?盖因此道多与魑魅魍魉打交道,时间一长,性情便多乖张跋扈了许多,不计后果,只求一时好恶而已。”

    “李老前辈,好坏各道都有,善恶更是不能以派别来定,其实为祸甚烈者,似乎未必指鬼道吧?近的就不说了,清末邪教惑乱,死者以千万而计,远点的,太平道起义,不都是些诡异道统作祟,如此大的祸端,皆是人道带来的,我却也没听过是鬼道做的,前辈也不能单单凭我修了鬼道,就让我放弃鬼道吧?”我咬咬牙说道,却有些担忧说完这李剑臣会不会一剑劈死了我。

    “呵呵,师父,和他多说有什么用,这小子从来就是个狡辩善言之辈……”李牧凡冷笑起来,对我如此不敬他恩师,颇为反感。

    “牧凡,耐心点。”李剑臣伸手制止了李牧凡说下去,自己缓缓的和我说道:“**,鬼祸,皆人为而已,**尚有法可依,战祸魁首终究难敌历史的批判,可修炼鬼道,却是伤了天和的,夏小友,你若是再执迷不悟,很快就将沦为魔道,届时人人口中皆是你夏老魔,人人皆见你而诛之,到时候可就悔之晚矣了。”

    “李老前辈,你的话,在下谨记于心,不过道不同不相为谋,您说谁是魔,谁便是魔了?那岂不是以势压人,霸道无伦了?这样的道,您认为就是正道了?那我便说你的霸道为魔道,你会如何?道如果是强者来定,那这道,我不走也罢!天道自然,存在既有道理,并非是你认为是魔道,便是魔道,您觉得呢?”我拱拱手,准备甩手离开。

    “好一句道不同不相为谋,夏一天,你这小娃娃有点意思,我听几个小辈说过了,你已经和魔没什么区别了,小辈都要称你为老魔了,再等你悟道了,那和周老魔还有什么区别?又是个祸乱玄门的孽障了!”

    一个尖厉的老妪声音从房子里传出,声音忽大忽小,忽远忽近,偏偏却没看到人出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不是老魔,不是由你们随口一说的,你们自称正道,实际不过是一群散败分子合众连横,四处点人为魔而已,我外婆是给人称周老魔,但也未必没人尊称她一声周半仙,你们的小辈称我为魔,我却觉得他们这群人做的事,怕连魔都不如!”我头也不回,既然外婆不在,我何须再和他们多言,手中捏了一张蓝符,只要有人拦我,就立马用飞步逃离。

    “都说你夏一天是混小子,做事歹毒无比,唐家一门两百多人,尽数给你驱尸兵灭了,如今一见,果然嚣张跋扈,连华珊玲师姐的话都敢冷嘲热讽,隐世道门看来在周瑛和她的外孙眼里,也不过如此吧!”拄着拐杖的紫衣老者手中的拐杖敲了敲墙壁,发出了咚咚的声音,吸引了所有人的注意力。

    紫皇门的?我回过头看了老头一眼,表情多了一分凝重,想都没想就先跨出了五十米,再捏一张符纸回头,看到几人都没追来,暗松一口气!

    然而等我再次转身时,我的身后,已经站着一个绿色道袍的老年人,这老年人彷如居高临下的看着我,那硕大的双目,瞪得跟牛铃铛似的:“夏小子,你跑得确实很快,不过一个小小的入道期,却有些太不自量力了,我今天要废了你,算是给你个教训,也算是满足你向往平静生活的意愿了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媳妇姐姐猛的扯了我的衣角,我二话不说,借法又要跨出五十米!

    可施法刚完成,那绿衣的老年人一把就抓住了我的衣领,将我拎了起来!

    “呵呵,臭小子,跟个臭虫一样跑来跑去的,不觉得很讨厌?我孙子允惊鸿,最近颇为受你照顾,今天我不断你手脚,只是废你的道统,也算是大发慈悲了吧?对了,忘了告诉你,老朽允天机,你若是能断脉复生,可来寻我复仇!”允天机冷笑起来,拎起我的手忽然放下,然后手掌变两指,一张法符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指尖上,朝着我打来!

    我顿时万念俱灰,给一个悟道期坏了经脉,要修复起来几乎不可能,这老头子敢自爆名字,就是明知道我无法再修炼和报仇了!

    “且住!”

    “慢!”

    几个老者纷纷出手制止,允天机阴沉沉把手指点到了我胸口位置,兴趣昂扬的看着我:“住手?凭什么呢?我家孙子允惊鸿受他一击断了脚,他们鬼道不是崇尚以牙还牙以眼还眼么?我只是效法一二罢了。”

    “允道友,私仇毁公义,何必跟个小辈见识?大家都是道门的泰斗,小辈们的事情,小辈们去解决就好。”李剑臣一瞬就到了我们两人的附近,几乎是和允天机面对面了。

    “说完没有,呵呵……说完了我还是要废了这小子!”允天机阴沉沉笑着,手做剑指,蕴藏一道诡异的气息刺向了我的心脏!

    “允天机!这一指你敢戳下去!我灭你清微派满门!”

    外婆的声音从村口传来,声音到的时候,人也就到了街道口。

    那一指抵到了我的心脏位置,却堪堪停了下来,清晰可见指尖微微颤栗,外婆这一喝,让允天机脸色青灰,但他目中预留的狠厉谁都看得出来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