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0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二章:仲裁
    “外婆,如果你不走,我也不会离开,这件事我想要亲眼目睹。”我听外婆言辞里已有死志。心中忐忑难安,看那两位老者,该有的敬意全无。

    外婆沉默无言,而一男一女老者也目中深沉的走向凉亭。

    “周老魔,你果真是出血云棺了,可这件事情闹得这么大,你真以为出来了,就能过上平稳的日子?”男的穿着一身黄袍,上面太极八卦的图形十分的显眼,是太极门的。

    “其实茅山宗那边将你封入血云棺。对你而言是最为仁善的对待了。凭你的实力修为,活上一两年都不成问题,何必没事找事从里边出来?”穿着茅山南分院衣服的老妪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汪裘,宋虞眉,既然来了,现在就战吧,何须多说废话!”外婆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看外婆的手往口袋中摸去,那两位老者脸上多了一分忌惮之意。

    “我们俩来此,却并非是要死战,只是你身负道门通缉令最高级别,此事已经上了隐世道门的谈判桌了。我们两人也不得不来!你若真要现在战,可以!但至少其他道友来了,做个见证吧?不知道允天机。华珊玲几个道友来了没有?”叫汪裘的老者脸色铁青,要他自己和外婆打,那真是找死了。

    “汪道友说的不错,我们就算和你死斗。也不能绕过其他道友!”宋虞眉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你们要允天机他们作证是么?行,死了就能找他们作见证了!”外婆说着,忽然出现在了两人的身后,嘴里念念有词,然后三张黑色的墨玉祭出,前方冒出青烟后,多了三个鬼来。

    男鬼五十多岁,还一副疲懒的样子,但睁开眼睛后,手中拿着剑动了下,让人有种睡狮醒来要吃人了的感觉。

    女鬼也是四五十岁,样貌丑陋,武器是把柴刀,看起来像是农妇的样子,但彪悍的模样怎么看都像是要杀人的。

    还有个看起来上了年纪的老鬼,拿着旱烟,淡定之极,对面的敌人都没放在眼中。

    “周瑛,杀这两人?”男鬼问道。

    “嗯,杀了。”外婆点点头,丝毫不介意老鬼这么问他。

    “找我们出来,必是杀人,有甚么好问。”女鬼不满老者,带着柴刀就到了道门两老者面前,舔了舔嘴角:“谁先死?”

    “鬼物!找死!”宋虞眉吓了一跳,两手往前一探,电光炸响,轰向了女鬼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女鬼的身体给打出了个洞来,威力之大令人乍舌,不过那女鬼浑然不觉,一柴刀就劈入了宋虞眉的脑门上!

    “有点厉害,周瑛,给阿母来个血衣。”叫阿母的妇人抽出了柴刀,摸了摸肚子里硕大的窟窿,有些不高兴的看了眼外婆。

    外婆,摇摇头,挥手给阿母来了个血衣。

    叫阿母的妇人柴刀上的血滴洒在地,而眼前的宋虞眉头上很多血和脑浆都喷了出来,场面震撼和恐怖。

    这叫阿母的恶妇太过恐怖,一柴刀就劈死了悟道期的修士,还玩的是两败俱伤的招数。夹冬吗亡。

    汪裘吓坏了,整个人嗖一下就飞出了老远!然而外婆前面的男鬼也如影而行,似乎成了汪裘的影子一般,这速度,确实快得离谱了!

    嗡!

    剑鸣声阵阵传来,那手拿拂尘的汪裘也快速的对击了两下,身上无数太极封符丢出,厉害之极!

    那恶妇舔着柴刀上的血,猛力一吸,那叫宋虞眉的茅山女道直接给吸走了魂髓,随后恶妇看向了正和太极门的老道汪裘激斗正酣的男鬼说道:“扫把星,要阿母帮你么?”

    “现在还不够分!阿母你莫要再来!”男鬼急了,下手更加的凶狠,就跟发疯了一样,原本的疲乏也变得精神奕奕,这以剑做刀的猛劈,让汪裘连借**的机会都没有,不过毕竟是悟道期,可不是一般的修士,这一阵的对击,双方都寸功未立!

    最淡定的老鬼磕了磕旱烟,重重的吸了口气:“不行还是老朽来吧,魂髓老夫只要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百顺爷,这个可以有。”扫把星想了想,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叫百顺爷的老鬼猛然消失在原地,出现在汪裘身边时,重吸的一口烟顿时猛喷了出来!霎时间,前方全是黑沉沉的烟雾,那汪裘给扫把星拖住,心有余而力不足,立马就给黑烟裹住了,只听到他惨叫一声,整个人皮肤就开始溃烂起来,紧接着身体长出了无数的虫子,钻来钻去的,吓得我面色都苍白了!

    这三个鬼,除了扫把星还算正常点,其他两个半点都不正常!

    外婆皱着眉,说道:“你们三个快点办完事后进入我的牌子里,明天还有大战,现在我还要和我外孙说话。”

    汪裘的魂体刚出现,两个鬼立马争先恐后的要吸收魂髓起来。

    叫阿母的恶妇提着菜刀嗖的到了俩鬼身边,贪婪的还想要吸收,但给俩贡接的大骂走了。

    看来三鬼都是以利益捆绑的,不然也不至于如此不顾颜面。

    孟婆婆和单龙都没来,应该是去做别的事情了。新来的恐怖恶鬼,让我感受到了鬼道的可怕,怪不得外婆会给称谓老魔了,请来的三个鬼或许就是罪魁祸首。

    密密麻麻的鬼虫迅速吃光了汪裘身体后,连骨骸都没放过,速度仅仅是慢了一些,直到最后什么都不剩,这群鬼虫又集群涌向了女道宋虞眉,再次吃了个干净!

    这一战下来,耗费的时间并不多,李剑臣飞奔出来时,战斗就结束了,看着密密麻麻的鬼虫,瞬间,他脸都青绿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老魔!如此行事!不怕天谴么!”李剑臣大喝起来!

    三个鬼看向了外婆,露出一抹恐怖的微笑,随后齐刷刷的望向了李剑臣。

    “这个杀不杀?”阿母问道,手中的柴刀握紧了。

    “阿母,这个可能不好杀,他有两把剑,一把很厉害没出鞘,一把出鞘的,杀你也足够了。”扫把星手里的剑是黑色的,有些锈迹斑斑,所以看向李剑臣的红色宝剑,有些羡慕起来。

    “嘿。”阿母冷笑。

    拿着旱烟的百顺爷靠在凉亭的柱子上,看了眼李剑臣后,却扭头上下打量我:“小子,你也是鬼道的?”

    我哆嗦了下,说道:“我是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,没什么了。”百顺爷没说什么,但这眼珠子里的邪气,还有之前喷出那口黑烟,却让我感到害怕。

    李牧凡和李破晓都相聚疾驰而来,看到三个鬼都如此诡异和厉害,脸上的惨白可想而知,怕心里都打鼓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天谴?你们隐世道门出来的,有几个手底下干净的?你李剑臣的剑下都有数不清的亡魂了吧?半斤何必说八两,汪裘,杀师兄夺掌门位起家的,宋虞眉就厉害了,为一个弟子之死,烧了对方一家男女老幼,这事还需要我扯出来么?谁手底下没几个冤魂的?”外婆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周老魔!这些事情在道门仲裁那里早已结论,旧事重提,能成为杀他们的理由?如此行径,不怕世人诟病么?”李剑臣喝道。

    外婆面无表情,看了李剑臣一眼:“几个臭味相投的臭老九窝起来开道门仲裁会,能裁决出什么好事来?李剑臣,你就说现在想如何?要斗嘴还是斗法?”

    李牧凡和李破晓都看了一眼李剑臣,似乎也犹豫外婆的话是否实属,但李剑臣很快一甩袖子说道:“周老魔,你莫要再强词夺理,道门之事复杂无比,不知其中真相,如何敢这般断言!既然等不到明日,那今夜要战便来!”

    “等你这话很久了!”外婆面对李剑臣,抽出一张黑符来。

    “李老前辈,你们隐世道门的用车轮战对付我外婆,不觉得太过无耻了么?”我再也忍不住了,外婆刚才用了地仙符还没恢复过来,而三鬼虽然厉害,但看他们对李剑臣的情况,应该也没多大的把握吧?

    “朱龙衔火飞天来,剑逐邪魅何处存,乾坤道!斩碎虚空!”李剑臣根本不理我,一张黑符也拿了出来,划破了手指后,迅速连划了几下咒印,他身边就腾腾燃起了火焰来!

    “动手!”外婆命令三个鬼立即攻击,自己也开始念动了咒文。

    百顺爷猛吸了一口烟枪,而扫把星也飞快的运剑攻向李剑臣,至于恶妇阿母,却飞到了李牧凡的身前!

    李牧凡大惊失色,他也不曾想到那鬼的目标会从李剑臣转到自己的身上,立马拿出一把抹了朱砂的剑迎敌!

    “周老魔!你敢动我弟子!”李剑臣气得七窍生烟,长剑劈向了冲过来的百顺爷,火焰立马生成巨龙,冲向了俩鬼和外婆!

    巨大火龙摆如皮鞭,迅疾无比!

    入夜时分,黄昏的色彩也弥漫开来了,李剑臣庞大的能量波动引来了躲藏在黑暗中的敌人。

    原来并没有出现的隐世道门中人,兀然从扛龙村里边走出来,身影飘忽不定。

    而扛龙村外,也走来了穿着官方玄警衣服的人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