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1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四百七十三章:密谈
    官方的玄警来干什么?我警惕之极的看向了来人,其中一个是那晚上用铁箱子对付血云棺的人,而另一个,却是个老者。这老者鹤发童颜,脖子上却有两道刀疤,一路连到衬衫里面。

    心中惊疑不定的我又看向了黑暗里突然出现的刺客,那刺客嗖的就不见了,而忽然媳妇姐姐立刻拉了我的衣角,我扣在手中的蓝符立马启动,直接出现在了五十米开外的李破晓那边!

    那黑影身形出现后,竟是在我刚才的位置,这让外婆立马火了,两指一点这黑影。一道黑光就追着对方过去了!

    这黑影似乎也害怕外婆。几个闪身又再次消失,而媳妇姐姐又再次拉动了我的衣服!

    我吓坏了,是悟道期的暗杀者!

    “雷云霆,住手,对一个孩子下手,不觉得有**份呀?”刀疤老者沉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那暗杀者瞬间就飘出去了几十米远,很快再没入黑暗之中!

    挡在外婆身前的百顺爷一口浓浊的黑气,瞬间就喷向了李剑臣的火龙,冲撞之下,黑气竟然给火龙破开,直轰百顺爷!

    而扫把星在后面也准备好了绝招。大喝一声,在百顺爷忽然蹲下后,他长剑就横扫而出。一道浓烈的血腥气息铺得周遭都是!直接击中了火龙!

    巨响之后,双方化成粉尘,然而外婆的咒法已经奏效,低唱了咒语。射向了李剑臣!

    “三涂鬼道离天开,封雷灭雨正其时,鬼道,炼狱血途!”

    李剑臣给外婆的法术定住,我顿时目瞪口呆起来,一时忘了救我的刀疤老者,要看这一回合,外婆是否能把李剑臣弄死!

    可正看到精彩时候,媳妇姐姐又猛拉了我的衣角!那叫雷霆的刺客又阴魂不散的出现在了我后面!

    面色惨白的我快速念咒闪现,而外婆也着急无比:“阿母!救我外孙!”

    原本正要砍死李牧凡的恶妇阿母朝着我这里飞来,然而雷霆实在太快,匕首已经快抵到我的后心!

    “我雷云霆要杀一个后生,有谁能拦着!”雷云霆轻笑出声,匕首朝着我后心扎来!

    “我张振标让你住手,没听到么!”

    轰!

    实打实的脆响,我感觉刚到了我后心的寒气瞬间消失不见,自己也因为飞步的启动,惯性的缩地到了五十米外的地方。

    至于原来我站立的地方,此时多了那位刀疤的老者。

    虽然到了那边恶妇阿母,但显然还是慢了一步!我捏了把冷汗,看向了叫做雷云霆的危险刺客,这刺客下巴给张振标打歪了,倒在地上人事不知。

    “张老,现在如何?”后来的那位玄警到了张振标的跟前问道。

    “劝架!”张振标笃定的说完,拍了拍手示意大家听他的:“嘿嘿,和谐社会,打架多不好呀?听我的,今天大家都住手了,有什么过节,都和我张振标说说,我来给大家做个保,这事情一定会好好的解决的,眼下呢,还有很多大事需要大家来一起做个决定,我们官方就是中间人,顺便通报个事情,你们看如何?”

    “哪来的狗?在这里乱嗅?周瑛,我杀了这老头行么?”恶妇阿母森冷的建议。

    “你别说话,让周瑛跟我说,要不然我不介意把你弄没了。”张振标握了握老拳,有些动怒。

    外婆的炼狱血途已经发动了,猛烈的攻击搅向了李剑臣!

    李剑臣抱在身边的乾坤道剑立马剧烈的震动起来,李剑臣眉心已经拧成川字,大吼一声,左手挥道剑,剑气顿时纵横无匹,爆射出了一道闪光来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我看都没看清楚,就觉得黑夜里白光炸起,整个人都不禁闭上了眼睛!

    睁开眼时,外婆已经退了好些距离,似乎对道剑也有些隐忧,而李剑臣威风凛凛,两手各拿一把长剑!

    “李剑臣!周瑛!到此为止!再不住手,可就别怪我张振标不顾大家旧情了!”张振标两手冒着一阵青烟,站在了外婆刚才的位置,显然乾坤道剑的那一下余威,是他挡下的!

    那把道剑没出鞘,鞘身上全是乾坤八卦的雕刻,古朴之极,也不知道出鞘后有何等的威能!

    “张振标,我们约战的事情,竟也和你们玄警有关?这事恕我并不能苟同。”李剑臣淡淡的说道,乾坤道剑一挑,那张掉到地上的乾坤八卦锦绣就飞了上来,裹住了那把道剑。

    “李剑臣,你们乾坤道厉害是厉害,但不能总是那么肆无忌惮,认为魔的就杀吧?”张振标似乎并不害怕李剑臣,而看向了外婆的时候,他也是一副毫无顾忌的样子:“周瑛,你是聪明人,可大家都不笨,你打着什么主意,我们官方也已经了解到了,想不到引凤棺还有这作用呀,真是出乎意料之外呀。”

    “张振标,你还知道什么?”外婆蹙眉问道。

    “你和道门都在瞒着我们官方这东西的作用,以为我们就没有其他的渠道了?建国之后,南部一封机密文档的丢失,应该是落入了道门手中,这才有了血云棺的准备,而秘密的几个牵头人,也都开始各自的准备,但这么瞒着我们官方做这件属于官方才能做的事,真的好么?”张振标一下子说出了事情的起因,并且看向了我:“这就是那位启动血云棺,成为活阵的钥匙的孩子么?很年轻嘛。”

    “不要打我外孙主意!”外婆阴沉着脸,几个鬼也全都回到了身边。

    “嘿嘿,不打,我们官方以人为本,所以除非你们为此而大打出手,否则我们官方不会把你们一网打尽的,停停手吧,先商量下该怎么解决!”张振标冷笑说道。

    噌。

    李剑臣收剑,一手抱剑,一手背在了后面。

    外婆拿出了墨玉牌,把三鬼都收入了命牌中。

    “这不就好了?你们两位跟我来,我们大的和大的商量一下嘛,其他人就别来了。”张振标笑呵呵的说着,抓了抓脖子上的两道恐怖刀疤。

    三个人就往凉亭对边那边的空地去了,而我们几个人全都眼睁睁的看着三人在那边说事情。

    大家的好奇心达到了巅峰,很想要去听一听他们到底在说什么,但都因为等级不够,给晾在旁边。

    我回头看向了扛龙村和小义屯那边的位置,两三个人影在树林间若隐若现,似乎也给道门魁首李剑臣、鬼道的外婆,还有代表官方的张振标对话吸引住了,只不过并不打算出来的样子。

    三个人在那边不知道说了什么,表情全都深沉无比,大部分都是张振标在说,李剑臣和外婆在旁边补充或者询问。

    过了大概半个小时,天完全的黑了下来后,张振标笑了起来:“行了,这件事情就这么决定了吧,那你们明天还要不要决斗了?如果打个两败俱伤,我可不好跟上面交代了。”夹冬爪亡。

    “为什么不打?既然约了死战,那便是一方死了才作数!”外婆说道。

    李剑臣轻皱眉心,说道:“周瑛,你未免太过霸道了!须知真打起来,你未必能过得了我乾坤道剑一关!”

    “呵呵,试试才知道!洗好你的脖子,李剑臣。”外婆冷笑起来,甩手就离开。

    “那就等着瞧吧。”李剑臣重重呼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喂,刚才我们还商量得好好的!怎么又打!”张振标气坏了,额上都冒了青筋,刚才他把内幕说了,就是想要让外婆和李剑臣他们做点什么出来表率一下,结果外婆似乎得到了消息,立马就翻脸了!

    如果我是张振标,恐怕都会郁闷不已,碰到外婆这种不按牌理出牌的人,那也得没招可解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