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1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四百七十五章:九鬼
    外婆的武器掉地上时晃了一下,而旁边几个围观的人目光都凝滞住了,只有外婆自己笑得很渗人。

    这诡异的棒子形状,让我瞬间觉得是一把小长枪。可为什么它居然掉地上的时候晃了一下,我就不明白了。

    外婆并没有过多隐藏,手一抖,就把蓝色的碎花布扯掉,塞进了路易雷登包包里。

    那把武器就这么展示在大家的眼前,竟是有些黑色透明的东西,长约有一米左右,头非常的尖锐,更像一把透明的枪。

    但它好像是软的!

    上面刻了外婆特色的缭乱字体,其中较大的四个字,非常扎眼。写着‘云须鬼刺’!

    外婆拿着它甩了甩,忽然手背上青筋冒出。原本还有点弹性的云须鬼刺噌的一下就僵直了,如同一把枪一般!

    没见过的人都惊讶了,而李剑臣也有些发怔,手中的乾坤道剑神秘感反倒显得荡然无存。

    不过那把黑白道剑上的文字也颇为吸引我的注意,它并非叫做‘乾坤道剑’,剑铭上倒是刻着‘天罚’二字。

    怪不得李破晓天天嚷嚷着让人尝尝天罚道剑的威力了。

    坐在我旁边的百顺爷磕了磕手中的烟枪,淡淡说道:“云须鬼刺,那东西是你外婆专属的兵器,来自你想象不到的地方,是从一只厉害的怪物嘴边拔来的胡子,呵呵,那怪兽厉害呀,有小山那么大,所以别说去虎口拔须了,一般悟道期靠近都不行。能拿到这东西,就跟凡人去拔老虎的胡子一样难,你外婆上次那根可能弄断了,因为这次的有点不同,应该是刚拔出来临时制作的。”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。想起了外婆所去小义屯方向,那边就是一块平原,肯定还要往前方走,看外婆之前衣服上有打斗过的痕迹,能给外婆造成危险的,恐怕也只有它了。

    那只小山一样的黑色巨兽!

    外婆居然去拔了它的胡子!

    百顺爷可能不知道,上次我还和惜君在它大嘴里呆了好一阵,还看了场回忆录电影呢!

    外婆简直太疯狂了,拿这恐怖鬼兽胡子当武器。

    “周老魔,今天一战。总有一人会死在这里,亦或者是玉石俱焚的结果,别说是我欺负你,这把云须鬼刺上次拿出来,威力确实很大,连我都有点措手不及,可今天我是带着天罚道剑而来,这一战,胜负也就很难说了,大家都是半步踏入地仙的老人了,我也没想到会走到这一步,若是真的片瓦不存,实也可悲,为了表示我对此战的重视,我现在去和我的徒子徒孙交代后事了,也请你尽快吧。”李剑臣也不怕丢人,直言不讳的说出了自己现在的心声。

    可见他也抱着必死的觉悟了。

    忌惮的表情出现在所有人的脸上,两位都是厉害得逆天的人物,代表着如今的至高强者,如此死局,谁人不感到一丝恐惧?

    “好,李剑臣,算你还有点胆色,今天我只杀你,留你徒子徒孙不杀!”外婆霸气冷然的说道,转身走向了我。

    李剑臣脸上平静,走向了李牧凡和李破晓。

    凉亭里,外婆虽然即将面临死战,但此时此刻却没有半点担忧,弹道对着我微笑起来:“孩子,你不要太担心了,上次外婆还撵着他们满世界跑呢,这次也是一样的,乾坤道没多了不起,都是纸老虎。”

    “嗯,一定的,外婆实力超绝,他们肯定打不过。”我嘴里这么说,但还是无比的担心。

    “周瑛,李剑臣这小贼可不是一般的货色,你可想好了,拼命真的好么?”百顺爷吸了口烟,轻轻的喷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百顺爷,乾坤道的李剑臣不是一般的道门高手,而是整个道门的道尊,领袖,如果将他废了,道门不过会成为一团散沙,想要恢复往日盛况,也需要很长一段时间,这段时间里,足够给我外孙儿准备的了。”外婆说着,看向了我。

    “这实在太过危险了,我会慢慢收拾他们的,外婆,阴间也有师父在呢,他们也不敢来的。”我连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孩子,只有你师父可不行,双拳难敌四手,况且李剑臣不死,外婆不放心。”外婆笑道,摸了摸我的脑袋:“既然走了这条路,那就走到最强吧,超越外婆,超越一切可超越的人,站在天上地下的顶端,外婆资质没有你好,你是九公主选中的男人,一定会比外婆还要强的。”

    我心情澎湃难以自抑,外婆的话虽然带着鼓劲在里面,可反过来一想,又像是真的在交代后事一般。

    “外婆,鬼道的面具你带上吧,有总比没有的好。”我担忧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东西坏了,对外婆而言就没那么好用了,当然,完好的时候还是很厉害的,上次和那人决战的时候,要没有这个,外婆也很难逃离,唉,剩下的碎片都在盒子里了,你如果有能力,一定要修复了它,等你悟道了会知道它的妙用,这样的面具,周善也有一个,他也不是什么弱者,数十年前,真身就不在人间行走了,一直在世间活动的,都只是他那幅面具而已。”外婆说着,摸了摸对她而言充满怀念意义的物件。

    面具果然不是一般的货色,只是不知道周善那个为何这么逆天,居然仅凭借面具就能行走天下。夹来宏号。

    “大舅公太狡猾,那怎么才能打败他?”

    “打败他很容易,他其实并没有多厉害,厉害的只是他的假面目而已。”外婆说道,然后摸着手中的云须鬼刺,说道:“要开战了,外婆要去了,往后外婆不在了,你就要以修炼为主,不要辜负九公主的厚望。”

    “外婆,你一定要活下来,千万要……”我拉着她的手,心中仿佛积郁一口气,暗道自己实力太弱,不能帮她。

    英雄总是孤独的,外婆一人对付一个道门,没有人去帮她,因为道门总是站在了道德的制高点,而鬼道,无论你如何的正义,鬼道终究是鬼道,谁敢去帮忙,谁就是助纣为虐!

    我很担心,外婆能掐会算,生怕她这么嘱托我,是因为算出了这一仗自己的生死。

    “李剑臣!”

    一声断喝,打断了我的思维,也把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,外婆手里拿着云须鬼刺,威风凛凛的站在街道的正中央,如果不是她挎着的路易威登包包,我甚至能够察觉到古代侠客决斗时才有的震撼感。

    李破晓轻皱眉心,微微的闭上了眼睛,抬起了头,缓缓的开了眼,这时,他整个人的气魄再也不是那个老者,而是有着不弱于壮年人的霸气。

    “鬼声大作雨声随,众鬼拱手山岳摧,鬼道,天鬼崩山!”外婆双手一推,前面一张蓝符轰然变大,竟包裹了她身前身后,而后,背面一只只铁塔一样的恐怖天鬼竟从身体中分散而出,一只,两只,三只,直到第九只出现,竟将道路两旁全都挤满了!

    青色的眼眸,结实无比的肌肉,这些天鬼一个个都样貌奇异,但却共同有着庞大的力量,他们移动间,扛龙村的地面崩裂开来,而天鬼如不顾一切,全都冲向了李剑臣!

    九个天鬼引发了山崩海啸一般的气浪,往前推进!

    “巽风煌煌雷飞起,大道独舞怒不停!乾坤道!怒雷无停!”李剑臣夹起一张黑符,嘴里念念有词后,一口纯阳精血喷到了剑上,瞬间,那把天罚道剑犹如暴饮英雄之血,竟爆出了纯白的光晕,一程接着一程,一**的震荡周围!

    周围本来就黑暗的天空,有了这波涛一样的百光,竟如白昼一般让人赏心悦目,但下一刻,雷光纷乱,乍现四周!

    轰隆隆!

    一阵的雷声吓得周围的人全都退开,我也连忙用飞步退后到极致,而百顺爷并没有加入战斗,陪着我到了后方去,只有阿母和扫把星还在凉亭中翘首以待,似乎已经和外婆商量好了出手的时机!

    两种道统的强力碰撞,结果显而易见,较量之下,除了周围的建筑如同地陷天崩一样塌下来,却并没有伤及到彼此半分!

    到了他们这个程度,已经不敢有留下半分的力量,一开始,就是狂轰到死的节奏,如果谁敢要留半点的力,可能下一刻,就会给对方稍微多一些的力量毁灭!

    然而转机却出现了,外婆嘴角若有若无泛起了一丝冷笑,那把云须鬼刺忽然阴气大盛,残余的阴风如影随形,让原本已经消失的天鬼怒号一声,扑向了李剑臣!

    大惊失色的李剑臣乾坤道剑一摆,一张红符就沿着剑锋飞起,嗖一下搭在了天鬼上,连串的爆炸声很快就让周围的气息都絮乱起来,天鬼本就已经强弩之末,给新符一撞就毁灭了。

    不过这次交锋,很明显外婆占了上风!

    “不愧是周老魔,这招天鬼确实高明,我这里倒是有一招乾坤道至创道以来,就灭鬼屠魔无数的天罚道剑,不知道你周老魔能不能抵御!地煞所指乾坤动,天罡有命万剑来!乾坤道!天罚道剑!”李剑臣手掌一展,黑符竟迅速飞起,没入天空不见!

    外婆皱似乎忌惮,眉心微微一跳,也跟着拿了一张咒符里复杂无比的黑符出来:“哼,早听说天罚道剑厉害,一出此招,但凡谁人都要见血封喉,不过我也有一招,想要让你尝尝厉害!”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