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1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四百七十八章:断念 给皇冠加第一更。
    锁链如同长了眼睛,冲出来后直接搅向了最近的人,一阵的血雾喷出来,那人就给数不清的锁链给扎成了蜂窝。

    师父从黑色的漩涡里冒出了脑袋。脸上平静之极,但看到自己已经杀死了一人,也有了一丝的不忍。

    “周瑛,我没有答应你来帮你斗法杀人,我现在来,我只是为了我的弟子,至于你的生死,其实我并不是特别的在意。”师父说完就看向了我,对于现在来援,他似乎不打算表示支持。

    “丘存之,你能来也出乎了我的意料。可你看现在的形势,还能赢么?”外婆苦笑说道。

    师父的到来。让所有道门的人也惊讶无比,都退到了同一阵线,他们这一方死了三个,却还有七人之多,我们这便死了一个,却仅有四个而已。

    外婆现在的伤势,恐怕对付李剑臣还差不多,剩下八人的压力,却要全然压在师父和百顺爷他们的头上。

    我本来想要请师父来,师父却及时的到了,似乎觉得这个时候才是出手的时机。

    上次外婆离开之前,和师父应该也商量过了这事,但当时师父是拒绝了,那是因为师父他不想沾上这些因果,毕竟下面阴间的洞府还太多他要保护的学生。如果得罪了道门破界下来,他一个鬼,又能如何抵御?

    阿母还在发狂一样追击一个道门的老妪,我赶紧给她加了血衣,然而恢复起来却没那么容易。鬼帝级别受了伤,我现在的血衣没那么容易恢复完全。

    “周瑛,到了这个程度,咱们就不需要再多言其他,生死各安天命吧!”李剑臣已经发飙了,手颤颤巍巍的拿着乾坤道剑,手往长剑一划,就念道:“剑游乾坤走天地,天石成粉铁为尘!乾坤道!云天尽灭!”

    外婆二话不说,一口血抹到了手中的武器上。一张黑符丢出:“悲风戾雨三更髓,天怨鬼怒荡人魂,鬼道,魂飞髓散!”夹豆华圾。

    庞大的力量重两位本来就已经重伤,应该奄奄一息的老人身上迸发出来,外婆身上的黑气浓厚无比,而李剑臣身上很快就给剑气环绕了!

    我之前见过李剑臣这招,曾经将外婆的道贡接劈灭的绝招,一旦施展出来,一定会是两败俱伤的状态。

    见到师父来,原本围攻外婆的人立马就多分了两个人出来对付,刚刚才杀死扫把星的人,也加入了围攻师父的队列里。

    双方再次爆发起了冲突,百顺爷依旧没准备离开我太远,对付敌人的时候,全是以远程的攻击为主,他的风格很诡异,又像是毒气鬼蛊攻击,又似乎很擅长近战,但现在却有点施展不开。

    我无能为力,不断的施展血衣给他们加持,看着外婆和李剑臣正在酝酿绝招,心中担忧之极的说道:“百顺爷,你不用管我了,去帮外婆吧,我会自己照顾自己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我也不想看到周瑛死在这里。”百顺爷叹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归家如乘云,游魂有飞棺,天一道!棺鬼疾行!”他的话刚落音,我就召唤了疾行鬼,跨在了上面冲出了老远。

    就算再远,血衣也能够正确的加持到他们身上,不管用处大不大,我还是给师父加了一层血衣。

    师父嘴里说不管外婆的死活,实际上我已经逃到了这里,他要是想走早就走了,肯定是觉得外婆如果出事,我肯定会伤心欲绝,所以才要救外婆。

    我密切的留意周围的境况,虽然我不能直接参与斗法,但至少补助还是对鬼有用的。

    两人的绝招都进入了发动的阶段,李剑臣怒喝一声,背后那把宝剑跟着飞了出来,直接到了他手中,双手有剑,这趟也不知道他的绝招到底会多么的犀利!

    外婆浑身上下全是黑气,云须鬼刺也蒸腾着神秘的力量,等咒文念完,那刺就飞腾了起来,围绕在外婆的身边,随后竟一分为二,二分为四,眨眼就密密麻麻全都是了,每一把,最为尖锐的位置全转向了李剑臣!

    李剑臣冷冷的笑了起来,恍然间,我仿佛看到了那种必死的信念,那种悍匪才应该有的搏命心态,他似乎也觉得这一战别说全身而退,连有没有命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招数念完后,外婆缓缓的伸出手,一堆的云须鬼刺全都围着李剑臣,如拉满弦的箭,随时都会疾射而出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飞针扎向李剑臣那一刻,他也动了,化出不知道多少的身影,噌噌噌的金铁碰撞声连片的响起!

    外婆的手仍旧控制着云须鬼刺,不断的以猛烈的攻击阻止对方的前进!

    但一路只看到无数的血液彪射,却不见那剑影急停,外婆的脸色变得铁青起来,她刚才给围攻,伤势太过严重,竟然在对阵李剑臣的时候吃了这么大的亏!

    砰砰砰砰!

    听着集簇的攻击声,我呼吸已经停止,整个人都愣在了当下,这一霎那的攻击,对我而言却如隔年般漫长。

    黑雨和剑云的互撞,我看到外婆如断线的风筝飞出,而李剑臣,浑身都是血口子,半跪倒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血腥的气味一下子浓烈了起来,我心中一阵的悲凉,驱使疾行鬼去救外婆!

    噗通一声,外婆倒在了地上,李剑臣挣扎站了起来,看着周围损伤个半的老伙计,眼中露出了一丝决然:“周瑛伏法,还不投降更待何时!我李剑臣不想再多的人死在这场战斗里!带着周瑛的尸体和魂离开吧!从此往后,她只是鬼了!”

    “外婆!”外婆身边烟尘滚滚,我根本不知道她是生是死,但李剑臣没事,那外婆恐怕凶多吉少。

    我大吼一声,冲向了外婆倒地的地方,脑子里却一片空白了,我修玄,就是为了揭开血云棺的秘密,为的就是救出外婆,因此其他的一切,我都可以不顾!

    可如果外婆死了,我绝对接受不了!

    我的不顾一切,让一个净灵道的老者立马捏符准备趁机杀我,师父眉心都拧了起来,瞬间拦在了外婆的身前,就算看着对方住手,他脸上的煞气仍然凝而不散:“谁敢动我弟子!”

    云须鬼刺断成了两截,外婆静静的躺在那里,身上全是血,身体还不住的抽动着。

    我扑向了外婆,将逼着双眼的她紧紧抱入了怀中,这一霎那,我泪水流连而出,就算多英雄,面对围攻,也难以抵挡,现在终于还是出事了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带你外婆走吧,今天我不杀你,不过希望你引以为戒,放弃鬼道,如此这般,还能好好的过点平淡日子,倘若冥顽不灵,我们乾坤道的天罚道剑,随时会临身而来!”李剑臣微微抬着头,以睥睨之姿和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咬牙切齿,恨不能生食眼前之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孩子,别哭,咳咳咳……李剑臣,连你也开始敢说大话了?我……我周瑛没那么容易死!”外婆忽然的属性,那双已经有点涣散的双眼,此时竟恢复了一点的神采。

    随后我竟感到外婆身上的阴气忽然浓厚了很多,恐怖的气息似乎从地下而来,外婆身上的法力开始急速恢复了。

    我看向了地面,那两截断掉的云须鬼刺竟开始蒸腾起了阴气,不断的给外婆吸收进入体内!

    “李道友!还等着干什么呢!快杀了这老魔!”一个老道借法冲来,师父大怒,数百道锁链再次重手中飞出,往对方搅去!

    李剑臣看外婆居然没死,脸色惨白的同时,也不顾一切展开攻击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