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1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四百八十二章:识破 给皇冠加第二更。
    周围朦朦胧胧的一片,整个世界都像是沐浴在了水中,我还要往前一步,然而媳妇姐姐这次干脆扯住我的衣角不放了。

    她不让我去。

    那白衣的老者高高在上的往我这边看了过来。我阴阳眼中,他和普通的老人没什么不同,但是只是一刹那的四眼相对,我就如同招了雷亟一样愣在了当场!

    是他!

    当时拘了祝玉萍过孽镜台时,最后出现的老者!那个将外婆拘入了血云棺中的老人!就是把外婆的家鬼都打死的白衣老头!

    我双目圆瞪了他一眼,在远远的地方,我仍然能用阴阳眼看到他那抹笑容,这笑容虽然不认识的人看到,肯定觉得和蔼无比!但我在孽镜台见过他,如何还能把他带入其中!

    那就是抓了外婆进血云棺的人!现在,他又来了!我不知道他来干什么。但很显然,他正在做法!正在破除活棺的禁制!他一定是要启动活棺!

    我算是明白了黑兽的咆哮声代表什么了。可能是因为上面有人正在间接启动活阵,它受惊之下才怒吼起来。

    这老头在做什么打算?他到底要干什么?

    “你还我外婆!”我低声呢喃,无论他要做什么,都心中都恨透了他,我疾走在镇子的周围,四处寻找阵眼,只要找到阵眼,我就能破坏掉他的法术!

    但一路上雷亟一直就没停止过,好几次预感到有雷下来,自己躲开了,但替身鬼蛊也没能躲开,瞬间就给劈成了粉末。

    绕着那白发老头走了一圈,我愣是没看到有布阵的痕迹,而老头的正下方,正是镇子的中心位置。那底下如同暗黑的寒潭,无数的阴气从下面冲上来,宛如要将引凤镇弄成阴间一样!

    忽然间,我想起了血云棺来,血云棺去哪了?怎么说不见就不见?这阴气口就在这里。不来享受,难道是给老头收回去了?

    毕竟外婆也不在棺椁里了!

    老头看到我在周围游走观察,却半天没给雷劈死,顿时奇了,看向我的时候,有些想要过来的样子!

    然而或许因为要做法,他最后竟没有下来,仍在阴气涌出的地方漂浮,这样的神仙,我虽然羡慕。但先入为主的念头让我觉得他就是恶魔!

    他拿我没办法,我也在旁边看着,雷亟来了,凭借纸人和媳妇姐姐,我都能躲过,就这么僵持了两三个小时,滂沱大雨下,我自己也筋疲力竭起来。

    那老头仍飞在空中念着咒语,一会又拿出了一些法器,甚至是羊皮纸一类的东西做法,但似乎遇到了什么难题,最后竟全都丢在了一旁!

    而这些东西,很快就在雨中自燃,烧成了灰烬!

    我莫名其妙,而老头最后拿出了一块闪着白光的印玺时,彻底吸引了我的注意,这东西他双手捧着,如同至宝一样的珍惜,大喝一声后,快速的念起了奇怪的咒文。

    但好一会,好几道雷光劈了下来,竟彻底将那印玺劈灭了!

    老头大怒,似乎还有点急火攻心,最后竟吐出了一口黑血,而源源不断的血迹也从他口中冒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最好砸死你这老家伙!”我心中默念的同时,又看了一下,发现老头忽然的摇摇头,随手就打下了十几张银色的符纸,这些符纸宛若长了眼睛,飞快的没入了地面!

    紧随其后的,整个地面的阴气竟都给封住了!

    几个眨眼的时间过后,雨点由大变小,原来乌云密布的电控,竟然有放晴的迹象!我吓得左右看去,这是退阵的迹象呀!

    阵给退了,老头可就没那么好说话了,我一个生人,在旁边转悠了不止十几二十圈了,他能不怪我么?保不准一出手就要灭了我!

    想到这,我本能的想要借道下阴间,但一想到师父的警告,立马就用红符借了疾行鬼,快速的飞奔离开引凤镇!

    这一回头,看到老头在自己的腰间动了下手,我见他突然就掉下了地面,这没有雨的天空,我看到密密麻麻的,武侠片里飞来飞去的人用的威压钢丝绳,它们在那横纵的绑在树上,屋顶的房梁上,而看向一面墙,果然还有刻画咒印的痕迹!

    我不禁暗骂了一声老狐狸,怪不得找不到地上的阵了,下大雨的鬼遮眼了,给老头画在了房梁和墙壁上了!

    但即便这样,这老头我也绝对不能小看,招雷,布雨,打通阴间活阵,范围还如此的巨大,这肯定不是一般悟道期能够做的,关键是血云棺还给他吓得不敢见人了!

    想着就是他打败外婆的,我也不敢在这久待不是?

    逃离引凤镇的时候,背后还听到了老头轻微的咳血声,回过头,我惊讶的看到老头也朝我忽远忽近一样的赶来,吓得我脸都冰冷起来!

    赶紧在疾行鬼的棺材板上贴了两张红符,念了几个咒语,疾行鬼这下跟打了鸡血一样飞快的逃了。

    又跑了一段路,一阵声音却钻入了我耳中,我回过头时,他已经到了我身后两三米的地方!

    “呵呵,小辈,你是谁呀?怎么似乎好奇心很旺盛嘛!难道对祖某布阵,知道些什么么?或者有些什么好的想法和建议?咳哼……”老头如跟晚辈笑谈一样的问我。

    我知道肯定逃不了了,这老头太厉害,就算是重伤,但也绝不是病猫。

    “哪有呀,我路过而已,对阵法,完全一窍不通!老前辈你要布阵,尽管继续!”我远远的谄笑起来,对着老头摆手连忙否认。

    “哦,你骑乘的可是疾行鬼呀,这东西是鬼类,你会招鬼术?而且竟然能靠我如此的近,我看你的修为,不像是能近身我百米之内才是,天雷下行,就是鬼帝都要崩灭的,说说,你叫什么?和祖某认识一下可好?祖某最喜欢的是结交朋友了。”祖老头虚伪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心中暗想,是呀,结交祝玉萍和樊虚问吧!老子不屑与你为伍!

    “呵呵,我是周峰,今天看天气异变,以为天降大宝,便前来一观,想不到碰上前辈渡劫,这才有了今天的事,如果打扰到前辈,还请多多见谅!”我赶紧的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疾行鬼是招鬼道的逃跑法门,我当然拿周家当挡箭牌。

    “哈哈……咳……你不是周峰!”祖老头咳嗽了一声,身体疾行,瞬间要来拎我的衣领,媳妇姐姐一扯我的衣角,我不顾三七二十一就滚下了疾行鬼!

    急速之下我反倒在地,打了好几圈滚,浑身剧痛的站起来,而这时,老头已经到了我跟前!

    “小子,有意思呀,躲着我干什么呢?”

    我要不躲着你,我干脆跟你姓好了!周峰你都认识,你敢说你不和周善有关?

    “祖老,我也不愿意再瞒着你了,我是夏家的人!你如果敢动我半根寒毛,我爸是不会放过你的!”我赶忙的和夏家扯上关系。

    “呵呵,夏家?好吧,你父亲是谁?”祖老头也不是蠢材。

    “行吧,我已经给你问昏了,其实我是乾坤道的李破晓,我师父是李牧凡,师祖是李剑臣!你最好别对我们乾坤道……”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媳妇姐姐还没来得及预警,我就飞出去好远,撞到了一颗树上,浑身都酸软了起来,感觉喉咙间一股热流涌出,就喷了一口血。夹叼共巴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如果我不把你打个半死,你就不会承认是吧?你如果不是五阴之体,或许就瞒过我了,但偏偏,我却十分了解这东西,你还缺心眼的要编下去么?”祖老头原本的好脾气全然不见,已经是冷冷的笑起来了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