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2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四百九十章:前缘 给皇冠加第四更。
    俩货看到我,立刻喜不自禁的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一见发财!一见发财呀!城隍大人!”黑无常习惯性的飘过来了。

    白无常也挤出了笑容:“城隍大人,一见……发财,一见……”

    “行了。就你那模样,他说就行了,你别说了,晦气,照旧来。”我挤兑了下这白无常,他太表情太苦逼了,不知道还以为见了债主呢!

    “哦,好,好……”白无常尴尬之极,可也没办法,他也不像黑无常那么处事圆滑。跟谁都一副熟得很的样子。

    黑无常也难堪的看了眼白无常,白无常白了一眼。小声道:“都是你,说让我这么学你!害我出丑了。”

    “咳咳,说说,这几天我在阴间,上面都有什么情报?”我假装没听到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城隍,情报不少,那个肉肉的和尚,就是背着肉身佛那个,现在还在上面等你,有一天多了,然后南方九大道门开始推选下一代了,准备重点培养,毕竟之前隐世道门那边都打没了,四方大会再不行,怕真要出事了。呃……世家就在找血云棺,还要找你问话,不过应该不会有什么吧?我们听农国富那边说,好像他们现在都挺害怕你的。”白无常赶忙的回答,想要增加点印象分。

    黑无常立马补充了起来:“李破晓的师父给一个老头接走了。好像是家奴一类的,很老很老,我听说有上百岁了!不过李破晓不知何故没去,我知道城隍大人对这家伙很有意见,就跟踪了一夜,发现这小子也是个坏坯子,在食街烧烤喝酒一晚上呢!不过他可能是个兔儿,好几个女的兜搭他都没理,兀自喝到了凌晨。”

    “紫皇门那边住到唐家那边了,集结了好多的人。不知道想要干什么,听说是门主来了。”白无常再纠结了点意见,就不知道说什么了。

    我想了想,决定先去看看大肉和尚想干什么,就让黑白无常先回去,鼓励这次探听的消息不错,还想要重赏,结果俩鬼互看一眼,都推说不要。

    不要就罢了,现在城隍府也缺钱,我要赏也只能用自己的钱来赏。

    俩无常鬼走后,我扭头进了龙十一的工坊里,老头子还在那教授学徒制作精密的鬼器,见我来就热情的找我喝茶。

    我拿出了外婆嘱咐我要弄的鬼面具水平,将其交到了老头子手中,连那半块好的都全给了他。

    “这是鬼道的至宝,我希望龙老能够帮忙看看,能不能修复也是其次了,毕竟碎成这样了,如果能从中破解出什么秘密也好呀。”我说罢,拿出了一本小学生作业本,把面具相关的咒语和使用过程的感觉都写了上去,全部交给了龙十一。

    龙十一凝眉苦思,半响沉吟道:“此物应该是先秦的东西了,修复难度巨大,按照你说的,能得知作用就很了不起了,我不会直接进行拼接,毕竟我能力也不够嘛,以后如果有能力了,我可以尝试修复,以前你给我那本偏类法器使用指南,我最近刚消化完,正在尝试进一步的精研。”

    “嗯,龙老你看着办吧,我对鬼器实在了解不多。”我笑着说道,随后陪老头子喝了两壶茶,就去找廖氏兄弟了。

    两位都在还阳道另一头较为阴森的地方建了研究所,专门用来升级尸类和研究蚩尤炼尸的,是块养尸试验田。

    我过去的时候,廖钊和廖宏指挥尸兵忙得汗流浃背,在如此阴凉的地方能弄成这个样子也不容易。

    见到我时,两位都迎了上来,纷纷和我说起了那金莲泉水的好处,以及泉水来历,觉得应是他们蚩尤道统传下来的老配方,如果分析出成分,大批量制造还是可以办到的。

    是不是蚩尤弄出来的金莲泉水我就不知道了,廖氏兄弟往脸上贴金也没人知道真假,除非逮了牧王好好的问了。

    当然,按照老配方,肯定是不错的,但有韩珊珊坐镇,情况也就不同了,和赵昱呆过一阵,廖氏兄弟早就开窍了,也不会遵循什么古法,对新颖的东西,他们更觉得有趣,所以拿出了一壶给韩珊珊去进行科研去了,期待能产生特别的效果来。

    又聊了蚩尤炼尸的事情,两位都说准备工作刚刚开始没多久,但成效十分显著,尸身强度提升了一阶,就看看那金莲泉水会造成什么异变了,如果可行,会推广下去。

    不过两位也说出了隐忧,好比赵昱的魂体到底修炼得怎样了,毕竟没有足够强大的魂体,精魄可就不好控制如一了。

    我当即是给他们保证下来,毕竟有小血云棺在,鬼要升级,那并不算是多困难的事。

    看阴间事情也按部就班的发展,我和黛眉交代一声,就前往阳间,看看大肉和尚有什么事找我。

    到了四小仙道观,这和尚似乎鼻子不错,大步流星的就跑到了我身边。

    “圆慈呀,这才过了几天呀,这么快找我,到底有什么事呀?”这家伙就是一神棍,不能太接近他,背着的肉身佛,没准是拿来吓唬人的呢!

    “别这么说呀,夏一天,你答应过我帮我一起找我妹妹全婵妤的,你不能食言而肥吧?”圆慈有些期待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我真没空呀,你看我们俩什么修为,就入道的中期,你妹妹什么情况?体内有个悟道期的魔头呢!咱们过去就是送死!还是好好修炼吧,至少也得后期才能去触霉头吧,碰到要命的事也能逃不是!”我一听是去找全婵妤,就有些排斥了,小美女应该是外婆的一颗棋子,人家在天尊道玩无间道呢,我搀和不是自己打脸么?

    “我就这么一说,其实我来呢,还有个事情,李破晓,那也是你好友吧?现在他出事了,你看看能不能帮帮忙?”圆慈叹了口气,很快就回归了正题。

    “好友?呵呵,你哪知眼睛看到他和我是好友了?”我皱了皱眉,叹了口气,外婆和乾坤道是死敌,李破晓为人还是可以的,他师父李牧凡勉勉强强,我也无法定义吧,倒是现在重伤给管家一类的老头接回去了,也算是废了一半了,以后见不见面还不好说。

    而李剑臣就不要说了,心魔其实很强,做事老练圆滑,颇为阴险狡诈。

    俗话说得好,上梁不正下梁歪,李破晓在师父和师祖的影响下,应该也好不到哪里去了才是,但结果却有些出乎我的意料,之前为了血云棺,以死封棺,夺舍张一蛋尸体,还给他留下墓志铭,足见有大义在身。

    之前那场战斗,看大家一拥而上,他失望、无奈的扶起自己师父离开神情和背影,依然历历在我眼中,李破晓,或许是更纯粹的人,能在自己的师父和师祖影响下不甘助纣为虐,这等正义感,不是所有人都能做到的。夹上何弟。

    他或许是激进的,也或许是盲目的,但至少不趁人之危吧。

    “唉,师父说,只有你能帮他、劝他,所以我便来找你,好友与否,重要么?”圆慈淡淡笑道,一副我会去做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咬咬牙,冷笑起来:“难道还让我做他保姆么?给自己竖立对手么?老子可不干这损己利人的勾当!圆慈,你要救你妹妹我可以助你,帮李破晓,没门!”

    “好吧,话我是说了,帮不帮在你,或许帮了,会有什么好事降临呢?可也说不定吧?”圆慈双手合十,淡淡一笑后朝着大路走去:“前缘纠缠不绵休,同根想杀皆因果,君不同人我何忧,然知树枯叶亦死?”

    “神棍。”我喃喃骂了句,心中难免纠结起来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