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2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一章:还剑
    圆慈说话半真半假,让人难以琢磨,说他是神棍,却背着神僧的肉身佛。传说能预知未来,知晓过去,对他的话起了不少的说服力。

    我和李破晓都互相救过对方,同时也是对手关系,甚至和圆慈说的那样:纠缠不休,同根相杀。

    救他不救?不救他这次颓废下去,给九剑活杀会逮到,那就是死路一条,可救来了,就是一个麻烦的对手呀。

    圆慈洒然离去,我深吸一口气。他何尝比我好了?

    妹妹全婵妤入了魔道,他自己却是佛门的灵佛转世,背负普渡众生的责任,可连妹妹都渡不了,这实在太过讽刺了。

    全婵妤体内的魔已经是悟道级别,实力差距极大,见妹妹如见死神,然而他却未曾放弃,光是这一点确实让人尊重。

    借道回了阴间,我从洞府的墙上取下了乾坤道剑,出鞘又归鞘。看了又看,心中颇感不舍,本来想挂在洞府当战利品的,现在要还回去了。

    好在除了乾坤道剑,剩下一把颇为不错的剑,这把剑通体都是红色的。叫‘红嫣’,是李剑臣的武器,剑穗的包边上密密麻麻的写着一些文字,大意说的是这把剑由一位自称李红嫣的乾坤道传人所铸,剑长三尺三,锋利无比,剑身细而轻盈,一般人用来斩妖除魔,是极不错的,比乾坤道剑都不知道好多少。

    我自己不会用剑,只能瞅机会把它送给赵茜。说来倒是有趣,李破晓的千年桃木,给我缴了送给赵茜,现在连师祖的红嫣也给我缴了。

    把乾坤道剑包好,借道上去后。我驱车前往了食街,这里肯定能找到李破晓。

    食街在夜晚的时间段很是喧嚣,小县城这地方,村里的青年上来玩都往这聚集,猜拳声不到半夜三四点都不会静下来,常有住客投诉,然而并没有什么用。

    身穿道袍的人很好找,很快,就在一家烧烤店外,看到了坐在那边独自喝着酒的李破晓。

    “你除的是什么魔……卫道,卫的是什么道……”李破晓喝酒有点古怪,纯生啤酒送二锅头,这东西难道喝着就不恶心?

    这家伙自斟自饮,前面点的菜一口都没夹起来,应该是为了应付店家而点的。

    小卖部都有酒卖,这小子倒是古怪,跑这人声鼎沸的地方来,或者是愁苦得不行了吧。

    他在纠结自己门派存在的意义了吧?

    一人一个道门,一师一个弟子,乾坤道不出师则以,一入世便是悟道,对道门来说,却是牛到不行了,除魔卫道,也就成了他们的口头禅,也是行为准则的延伸。

    然而正因为如此简单的信条,不圆滑的处事办法,带来的副作用也是极大的,李剑臣和李牧凡的行径,让李破晓开始怀疑长辈的教导,甚至对乾坤道行为准则产生了疑问。

    玄门事玄门的办法,警察办不了的事,总要玄门的人去做,好比是魔道,鬼道,一般警察根本拿他们没办法,因此除魔卫道就成了乾坤道的职责,可经过这次扛龙村的事情,李破晓有些迷惑,道门行事超出了范畴,魔成了自己定的魔,杀,也成了杀自己认为是该杀的人,大家并没有站在道德的制高点上。

    或许换成是其他人,就没有什么好纠结的了,两方势力死磕,胜者为王,败者流寇,胜利的一方才能谈正义。

    可他李破晓不是别人,这就导致了他现在的局面。

    看着时间还早,我走去了隔壁空着的包间里,叫老板上了几个烧烤,坐在那也喝了点啤酒,我位置后面是帐篷布,隔着李破晓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……你就来看我笑话吧。”李破晓忽然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有什么好笑的,随便定义别人才好笑。”我表情一愣,摸着那张白日匿迹的蓝符,按说自己是不是给发现了,这家伙是异类呀。

    “你胡说,魔就是魔,不是随便定义的,是所作所为,已经超出了界定……这才是魔,所以夏一天已经是魔了!”李破晓砰的一下,就把二锅头的酒瓶摔在了台上。

    “呵呵,既然是魔,那就杀了好了,乾坤道本来就该那么霸道!”我冷笑着在他后面说道,这时候,烧烤已经上来了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你打什么游戏?代入感那么强?”店老板笑嘻嘻的听我说话。

    结果李破晓一句话,直接把他吓愣了:“我很想杀了他,但我现在打不过他……”

    “你跟那疯子还能说上话?唉,看来都是伤心人吶,找个女朋友吧,别玩物丧志了,同款游戏吧?”店老板说着,摇头走了。

    “自以为自己就是正义,天天就纠集了几个臭味相投的人摆弄界限,结果定来定去,自己都未必做得到,打得过就去单打独斗,打不过一起上,却全然不知杀人之时已入魔障,反还乐此不疲,妄说除魔卫道,那天下不服自己之人多不胜数,乾坤道岂不是天天要忙得不得了?你打得过夏一天的时候,天天就想着怎么去追杀他,人家打得过你的时候,为何不天天来杀你?”我冷笑说道,自己也一口喝了一杯啤酒。

    那边顿时陷入了沉默,好一会沉默声变成了脚步声,李破晓出现在了我的帐篷里。状向刚圾。

    老板嗖一下就追过来了:“小哥,你是要并台么?那边的菜要不要也端过来?我们店和这家的不是特别的对胃口,我就想问问你,那边的帐是不是先……”

    “我结了吧。”我说着,拿出了钱准备给隔壁追过来的老板。

    李破晓却一伸手,拦住了要去拿钱的老板,自己从袖子里拿出了一百块。

    老板拿了钱就过去把菜送过来了。

    李破晓拉了张凳子,把剑啪一声就放到了台上:“夏一天!”

    “嗯,我在呢。”我暧昧的笑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看我羞辱他,李破晓气得浑身都发抖了,脸色青红交替:“我师祖如何了!”

    “李剑臣给我外婆除魔卫道了,人死道消,不过,这老魔头还打算跑来夺舍我,呵呵,夺不了,还打算要逃,厉害呀,然后我就把他收入了盒子里了,带到了阴间,你觉得我做的如何?”我说着,李破晓嘭的一声手砸在了桌子上。

    圆慈应该说了李剑臣已经完蛋了,但从我口中确认,才是真切的。

    “李破晓,不要把你师祖想得太好了,他可还在云纹盒子那里关着呢,我可以还给你,只要你跟我带他过一过孽镜台就行,前尘往事随风而去,可过了孽镜台不都一一明了了?呵呵,有些东西,该邪恶的还是邪恶,孽镜台不会骗你,能骗你的,只有你自己而已!”我一杯酒灌到了肚子里,嘴角翻起一丝冷笑。

    我也很好奇,李剑臣过孽镜台时,到底会有多少恶事公诸于众?是悄无声息灭人全家,还是有事没事做点龌龊之事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李破晓直接愣住了,在孽镜台里没有好人坏人之分,只有过往坏事一路奔流不息,他博通阴阳,岂会不知道孽镜台的作用。

    “呵呵,怎样?要不要去看看大戏,我是水镇的夏城隍,官职在身,可以带你去看看你祖师当年的风范,势必威风凛凛,横扫千万魔头呀!”我笑了笑,看李破晓张口结舌,酒醒大半。

    我又说道:“这样吧,不看就算了,你知道我家吞神鬼王喜欢吃鬼,要不一口把他吃了也好。”

    李破晓一下就瘫软了下来,原本那攒起的发髻,这时给他抓得凌乱,天骄一样的青年,此时更多是迷茫,堕落,怀疑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我……”李破晓已经不知说些什么,他想要哀求我,但无法言语出声,难道还能杀人灭口不成?

    “你们乾坤道的天罚道剑我还你,你们说的道和不道,我都不清楚,我只知道你救过我,我也救过你,你如果死了,我也会给你烧柱香,为免往后麻烦,不如救你一命,当然,这不是什么大恩大德,也无关大道、对错,若你还是觉得我错了,可以再来杀我,我无怨无悔,可打不打得过我,就俩说了。”我把布包放到了他眼前,叫来老板结账。

    老板拿着电话,不知道给谁拨的,看我叫他结账,吓得手机都掉了下来,慌忙的去捡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