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3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三章:屈才
    现在可不好玩了,祖云注意上了我,这次成了众矢之的,阴间会变得不太平。他想要来我的洞府找我,还不跟逛自家小院那么简单?

    所以下了阴间,我立马去找了师父。

    把事情说了个大概,师父也沉吟了起来,然后说道:“逃是逃不掉的,不过据你描述,还有为师的猜测,祖云那个程度的修为,一旦反风受伤,并非那么容易就能好的起来的,如果真打算下来找你。我可寻我几个道友帮忙,至少守住是没问题的,况且他本就是阳间之人,来阴间,也是诸多限制。”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了……那师父,我大概还有多长时间准备?”我真害怕祖云会找我,如果来了,别说是师父加上我了,再来两个师父的道友,那也是填坟的料。

    “短的两三个月。长的不超过半年吧。”师父很笃定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一听,吓得冷汗都冒了出来,两个月,这不是要我小命么!

    看我要翻白眼了,师父沉吟一声:“可能……应该是半年。”

    “师父呀!到底是多久呀!”我知道师父肯定是为了督促我,把时间缩短了。但半年地仙,这不开玩笑么?

    瞬间我失去了修炼的动力了,整个人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,师父笑了笑:“你这孩子,你成不了地仙,难道师父就不能了?有什么事情,师父一定会担着的。”

    我一听,整个人都精神起来,对啊,我自己肯定半年内成不了地仙,但师父可以呀!他都半步鬼仙了。再修炼个一年半载,没准就鬼仙了!我这不还有小血云棺么?鬼都有效果!

    “好,师父,这次我先把自己和胭儿提升到悟道,然后吸收的鬼气也就多了很多了。到时候就算是小忙应该也能帮上师父了。”我小鸡啄米的点头起来,越看师父越顺眼,这是培养大腿计划呀,一个鬼仙坐镇水镇城隍,得多大的面子,怕要不了半年时间,我就能统制南部城隍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快去把小问题都解决了,然后安心的修炼吧,外面还有个荆云等着你呢,”师父摸摸我的脑袋,就把我赶出了他的教室。

    黑毛犼还想要过来找我玩闹,结果给师父抓住尾巴拖了回来。

    师父说的没有错,外面荆云已经来了,正在刘小喵的身边,等着要见我呢。

    不说别的,刘小喵,虽说一直给我叫这逗逼的名字,但毕竟人家也是侠女,还如其真名,刘筱妙,那真是长得英气逼人的同时,还让人有种梦游仙境的感慨,毕竟美丽和英姿共存。

    而荆云站在她身边的时候,让我更有种一场般配的看法。

    荆云并非特别帅那种,至少和孙重阳比,还差了一个等级,不过两道剑眉,厚薄均匀的嘴唇,都充分的暂时了他作为美男子的基础,加上性格还是很稳的,敢为了民众某福利,这一点就值得人敬佩。

    “好了,城隍爷也回来了,你自己去见见他吧,我还有事和婉仪商议呢,就不多叨扰你们俩。”刘小喵莫名其妙的白了我一眼,随后连看都不看荆云就飞走了。

    我脑门上仿佛亮了个灯泡,好哇,这两位难道谈恋爱,闹别扭了?这好玩了。

    “好的,刘小娘子请自便。”荆云拱手九十度还礼,客气无比,然后见了我,立马就大步走过来,拉着我的手要去那边凉亭叙话:“夏城隍,可想得荆某好苦!这段时间出门在外,一直听说夏城隍体恤民众,深得大家的喜爱,真是三国之刘备,以民为本呀!荆某一路的打听,还听说最近您抗击周城隍的壮举,以少胜多,以弱胜强,可谓先秦之范蠡,汉之诸葛!”

    我给他一番夸词吓了一跳,这不像荆云呀!

    “荆云,别跟我打这哈哈,你什么鬼我知道,挑重点!”我瞪了他一眼,脸上很是不悦,马屁谁都喜欢,但也要看人来呀。

    荆云听罢,立即拱手退了两步,深深给我鞠躬起来:“夏城隍此刻必然求贤若渴,我游走南部,也求贤主多时,夏城隍若不弃,我荆云愿效之犬马,共同为了南部劳苦大众谋取福利。”

    “嗯,谋取福利也是理所应当,不过我行事多变,任意妄为这件事,你可听说了?独裁你能接受么?”我心中偷笑。

    “独裁?既是独断专行么?这不行!那和周璇有何区别?”荆云头摇得拨浪鼓似的,断然拒绝。

    “呵呵,周璇是周璇,我是我,你信我就跟着我干,不信,趁早滚蛋!观察那么久了,想不通就继续想!”现在我是缺排头的大将,有才华,能打仗的,荆云是其中翘楚,但不听命,我要来没什么用。

    荆云看了我一眼,咬咬牙,古代不乏明君,但无一不是专横独断之辈,区别的只是和暴君对民众利益的侧重不同而已。

    看他仍拱手发愣,我也懒得理他,往自己洞府那走去,看看紫竹节里的阴气块是否弄好了,得给熊哥带点点心。

    刚走两步,荆云就走过来,单膝一拜就说道:“主公,我荆云愿效犬庐劳,只是若主公有错,又怎能不谏言?”

    “嗯,这个可以有,好了,我现在封你为大将……不,大队长,先领五十精兵,如果能真有能力,什么大将军,大司马,都也不吝提拔。”我点点头,对荆云这样的专才,还是要打打气焰的,太自负强大,总会出事。

    荆云也似乎早就料到我会这样安排,立马答应了下来。

    “你去和黛眉报道吧,先领了你的官衔再说。”我摆摆手,有没有能力,适不适合当大将,还是要考验一遍的,我不在的时候,也有个人能对抗阮秋水。

    荆云答应后,就开心的去领兵了,听荆云说的先秦范蠡、诸葛什么的,应该是熟读过点书的,有能力自然会提拔上去,再不济,就继续当他的大队长,腻了我可让他当亲卫得了。

    当然,如果是天才,永远不会埋没的。

    回到洞府,我开始检查紫竹节制作阴气块的情况,这阴气块会越是积累,浓度也越来越黑,现在已经是半透的状态了,但别看是半透膜,毕竟也凝结成了结晶体,不是一般的阴气能够比拟的,我取了一块拿在手里掂量了下,轻如无物。

    随手拿出几块捧在手中就往师父的小院子那走去,这才路过,就给黛眉逮了正着,看我捧着阴气块,她不客气的拿了一块就揣兜里了。

    我问起了为什么不去审核荆云,黛眉很牛气的反问我知不知道现在水镇城隍的大队长有多少。

    愕然了一会,我给她霸道的反问给吓坏了,看来是有点屈才了荆云,这怕是黛眉来找我问询的原因吧。

    我也说了一些自己的见解,黛眉细细听罢,也觉得很有道理,也应承了下来,决定也主要看看荆云的表现。状向宏弟。

    黛眉走了以后,我到了师父的院子里,将一堆的阴气块都给了倒霉熊,倒霉熊因为听不懂师父的教育方式,宋婉仪时间也不多,就给关在了院子里不给出来,而紫竹也给大铁笼围着了。

    但这货没想象的那么可怜,看我过来,就晃着屁股来了,手很自然的搭在了我的肩膀上,就跟我是它亲兄弟似的,伸手就拿阴气块。

    我倒也没阻止它,给它吃了起来,可吃着吃着,不知道哪儿刺痛了这货,居然让它热泪盈眶了。

    看着倒霉熊哭得稀里哗啦,我赶紧的安慰起来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