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3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四百九十七章:冲撞
    “到里面说吧。”我回答以后挂了电话,朝着里面走去。

    还没过停车场,一群人就从里面走了出来,脸上无不是好奇之情。要不是赵熙就站在首要位置,我还真以为接的是哪位大人物。

    旁边有好多陌生的面孔,而农国富这货也来了,有这奸商在,我立马想通了其中的缘由。

    我用阴阳眼扫了一下周围,大部分人连入道都没有,看向了那边客房部门口,海师兄已经来了,朝着我招招手。

    点头算是应下,我就走向了迎着我来的赵熙。

    “赵叔。”我说着,伸手和他握了一下。

    赵熙身边的人都是玄门的人。没有一个不是修玄的。只不过修为并不高,最厉害的老者,也仅有入道期而已,面孔颇为眼生。

    这些人都一一跟我握手,忙客气的要找我说话。

    我并没有半点不尊敬,毕竟海师兄和李瑞中他们当时也不过是他们的程度,却对我的帮助颇大,我并不能用修为了衡量彼此的身份高低。

    正和一群的老人家和玄门的修士握手示意,结果师兄噌噌的就过来了。搭着我的肩膀,脸色瞬间暗了下来:“一天,你现在的修为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入道后期,怎么了?”我淡淡一笑,把自己的修为说了出来,周围顿时一阵的喧哗,师兄当场就石化了,后退了两步,脸色红白交替。失去了语言能力。

    看师兄嘴唇抿着,不停微颤,老眼差点掉下泪来,我吓了一跳,借了师兄一步,赶紧的安慰道:“师兄,我这是拼命在阴间修炼才到的后期。你别着急,师父很快就准备好材料了,到时候会入你梦中去的。”

    海师兄听罢,害怕的同时,却咬牙点头了,这次给他的刺激太大了,几乎同一段时间入道,但短短的时间,我就是入道后期了,按照这速度,离着悟道恐怕都不远了!

    如果不是我说师父会来,他怕都要觉得是师父给我单独开小灶了。

    “唉,说的天才,就是你呀,这次我也算给师父带了个好弟子呀。”海师兄叹气的同时,只剩下对我修为拔高的羡慕了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就是夏老魔呀?我还以为七老八十了……”

    “嘘,小声点,南市世家都给打得不敢来了现在,你小子不要命么!”

    “高人呀,看起来都普通……这就是夏老魔呢。”

    诸如此类的说法很多,在大龙县修玄的,怕已经没什么人不认识我了,回想当时刚出大龙县的时候,阿标还想要揍我一顿呢。

    那是和雷青、阿标的第一次见面,看向了停车场的位置,我一时有些惶然,我没能把握住他们的命运,总会有所遗憾,想起的时候,也会有伤感的情绪在里面吧。

    “赵茜要回来了,你知道么?”海师兄忽然的跟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她要回来?”我反问道,看向了已驱散了一群玄门修士的赵熙。

    “是呀,茜茜要回来的,昨天说是下午的时候会到南市那边,我刚才正准备打完你电话玩,就让司机去机场接她呢。”赵熙确认起来,他虽然已经金盆洗手,不管玄门的事情,但身边难免还围着一群玄门的修士,毕竟他有个女儿是太青门高徒,别人可不敢小看他,目前大龙县的新玄门世家,隐隐以他为首,重要的事情旁敲侧击还要过过他的眼,至于表不表态,那就两说了。

    “赵茜我去接吧,最近南市那边的玄门不太平,我自己去放心点。”我想起了紫皇门那边还在唐家聚集不散,生怕他们要出点什么妖异来,就打算自己去接了放心点。

    那把红嫣剑是送给赵茜的见面礼,既然她要来,我就打算顺道送给她,拿了一张黄纸,写了好些字,指尖一挥就烧了起来,算是传令阴司黑白无常送剑上来。

    做完这一切,我从背包里拿了一扎香,去给赵老太那边上了一炷香,然后去和赵熙他们坐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夏一天呀,你要上来也不早说,我早点通知大伙儿去接你呀,这么客气,不够意思。”农国富谄笑的和我说道,两眼热情得跟看到小姑娘似的。

    我对他很不感冒,就问道:“你又和我水镇城隍的黑白无常做了什么交易?我看你们最近蹦跶挺欢的。”

    农国富的笑脸瞬间凝固下来,笑道:“哪有什么!别瞎想,就是情报交换呀!我传递下去的情报你应该也收到不少了呀!”

    “哼,最好别是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,要不然你应该知道后果。”我轻哼一声,算是给他上了眼药水,免得他看走眼了做出一些无法回头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不可能哇,你现在都入道后期了,就是大门派的大长老也就你那修为,以前你一人打同阶一百个,现在九道门大长老齐聚,那都不是你对手!”农国富把这话说得很大声,一群玄门修士都目瞪口呆,但纷纷是露出了敬仰之情,毕竟都是大龙县的玄门世家,都觉得这大腿粗得,大家抱都抱不拢呀。

    我瞪了他一眼,还准备说几句话驳斥,而这时,旁边起了一阵的阴风,我知道那是黑白无常已经到了下面的阴间了。

    走到了那边,我丢下了借道的东西,逆转了阴阳后,一张符纸借来一阵狂风,吹得周围看不清内里,不用我下去,黑白无常就借着路上来了,把一帆素布包裹的‘红嫣’交给我,就下了阴间了。

    明眼的玄门修士都瞪大眼睛,也算是确认了我水镇城隍的身份了,因而又是一阵的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我把剑背到了身后,就和师兄等人道别,并严令农国富不要乱传我的情报,这才驱越野车前往南市。

    一路上把鬼将都放了出来,大家都很高兴,毕竟好久没坐车了,都畅意闲聊起来,一车子坐得满满都是鬼。

    黑毛犼也带出来了,把它丢在了车子旁,一路它就狂奔的追着我们,大舌头在那甩来甩去,蹦跶得很是欢快。

    刘小喵这次高兴了,成了大家的真正伙伴,但毕竟是后来的,连惜君都能欺负着她玩了。

    江寒坐在副驾驶位上,惜君就搂着我的脖子,宋婉仪和刘小喵交集比较多,也颇有共同语言,一路都叽叽喳喳说个不停。

    两个多小时的车程,我就到了机场,把一群兴奋看大客机起飞降落的鬼都收回了魂瓮,停车后前往接机口。

    我背靠着停机口那边的护栏,时间似乎刚好是下机的时候,一群人鱼贯而出,让我深吸一口气,期待赵茜从人群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可这还没靠热后背,一群穿着打扮全都是名牌的年轻男女就从外面过来了,一路上嘻嘻哈哈的,也不嫌聒噪,看到人出来并不让路,还故意往里面闯。状住序技。

    不少青年还扛着写有‘游少’的牌子,看来也是接机的,看我靠在护栏上,一个年轻人走过来,冷冷说道:“麻烦接机的让让,我们人多,不好意思呀。”

    我看这十几个青年人不断赶走接机的人,心中颇为不悦,这完全让我期待赵茜的心情都给破坏掉了:“笑话,凭什么?你是南市谁家的公子?”

    南市似乎顶级的世家门阀我都认识了,这年轻人倒是有本事。

    “哟,傻逼,让你走还是给你面子了,能要点脸么?”青年冷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安子,别特么理会这傻缺,这年头爱装逼的人可多了,让小鹤扇几巴掌他就乖了。”一个打扮时尚的女子笑嘻嘻的过来劝这青年。

    “哈哈,也是,小鹤!”那青年赶紧扭头叫人,结果那边先出问题了,几个人好像冲撞到了不该冲撞的人,一伙人和两个带着大墨镜的男女撞上了!

    “草你娘的傻了呀!我廖安是你能乱欺负的?不知道我名字的,怎不去市里道上打听打听?”那带墨镜的胖子浑身雕着纹身,还带着金手表,大金链子,一副老子就是混黑的,识趣滚蛋的样子。

    结果一群青年男女根本没打算让他,不住的嗤笑他俗气,并反驳起来,甚至已经开始推挪了,后面一群人出不去,都在旁边叽叽喳喳的骂了起来。

    那胖子身边还有个女人,也带着墨镜,看到自己男人给奚落,立马摘了眼睛,在那指指点点起来,颇有不让任何人的架势。

    我一看,顿时愕然了,怪不得廖安这名字熟悉了,这女人也不是别人呀,是赵茜的姑姑赵媛!也就是赵熙的亲妹妹。

    “你们这些小兔崽子,都给老娘滚!知不知道我是大龙县赵家的?知不知道我男人是南市的潇洒哥!”赵媛也是个泼妇,颇得赵老太真传,这次怕是去哪旅游,正碰到自己老母亲去世赶回来的,本来心情就不好,难免就火大发了。

    “草你娘的,什么大龙县赵家,什么鸟的潇洒哥,打了再说!”一个大块头一把就拽起了廖安,一拳头就把他眼眶打黑了!

    我脸色一变,刚想要起身过去看情况,可旁边那青年伸手就想要按下我:“傻逼!没看到哥几个镇场子么?坐下!”

    “滚!”我阴沉着脸轻喝一声,那男子直接就仰面直挺挺倒下,嘭一声,后脑勺那撞得头破血流。

    这家伙给我声音震飞了魂,现在魂体还在旁边游荡,我一把抓住,暂时封入了黄符里。

    之前站在他旁边的女子惊叫一声,还想要过来抓我,给我原样喝退,也摔倒在地。

    看了眼两张符纸,我丢在了地上念咒语,跺了下脚跟,两位顷刻又回魂了,不过魂给叫了出来又还阳,回去是要大病一场了。

    一群人不明所以,以为两人都是给我打倒的,立马转围向了我。

    机场里出来的青年正好瞅到这一幕,想要拿下墨镜看清楚点,可一看到是我,脸上全是不可思议,下一刻,墨镜啪一声掉了下来:“夏……夏……哎哟!天杀的一群傻逼,都他娘给老子住手!不要命了么!”

    赵媛和他丈夫也很惊讶,看着我张口结舌,似乎有什么话说不出来似的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