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3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四百九十九章:质问
    “能干什么,当然是要打架了,好像要质问你点什么事,你要小心啦。来者不善呀!”农国富笑起来跟老鸨似的。

    “好,让他们等着吧,我这也就回去了。”我说罢,就把电话挂掉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天哥?”赵茜有些担忧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没事,几个道门的宵小跑来闹事,这世家刚消停,道门就集合了。”既然来了大龙县找我,肯定也不会安什么好心,且看要来质问我什么,好言好语那回答也没什么,但用强。可就不好意思了。

    “啊?我记起来了。你的名字似乎在任务栏里都有呢,我出来的时候,听说又换了通缉等级,现在要接你的任务,都排到大长老那个级别了。”赵茜沉吟说道。

    我笑了笑,看来道门还是很重视我的,不过敢接任务的,现在可有二十多个呢,难道觉得人多了点。就敢来找我麻烦了?

    “没事的,听说只是问我点事,不过你这么一说,可能你们太青门好像都有来吧,农国富说得倒是笼统。”我苦笑的看着赵茜,生怕给她带来什么不必要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如果是哪位大长老,我倒是可以去说说的,让他们不要找天哥麻烦,毕竟师父和其他长老都交情匪浅。对了,上次有个大长老出去了却没有回来,现在我二师傅接替后,也当上了大长老了。”赵茜想了想说道。

    一路上就说着道门的事情,很快就到了大龙县的赵家庄园。

    刚到了门口,就看到了外面加了好几张桌子,分了三拨人坐在那里。全都是穿着道士服,不知道的还以为赵家要做**,请了几十个道士来开坛呢。

    这群人穿的道门衣服都不一样,颜色都有区别,而且武器也是不一样,但很明显,九道门的人全都来了。状介丸号。

    看到我和赵茜下车,道门的人都齐聚站起,朝着我这边走来,那边的师兄一个飞步就到了我身边,而赵熙和雷虎都赶紧的跑过来,想要问我需要什么帮助。

    农国富这小子胆小如鼠,早就不见踪影了,他很警觉,危险的地方不会多待一分钟,上次还消失了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“一天。”

    我扫了一眼,还没认清全部的人时,一个身穿黄衣的女子叫住了我,我朝着人群看去,夏姑姑从人群后面绕道出来。

    “夏……居士?您也来了。”我打着招呼。

    夏沧岚已经有近月不见了,现在病情应该也好的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不过跟着夏沧岚站出来的,还有两个‘熟人’,一个是净灵道的白均宁,一个是清微派的陈豪远,都是大长老级别的。

    同时,后面那台看起来资历最老的,也全都走了出来,全都是九派里大长老级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里面最让我感到惊喜的,是庞如君,还有素玄门的师太,这两位看样子已经痊愈了,不过也不知道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啧啧,你这小娃崽果然还在蹦跶,都入道后期了!”庞如君啧啧的走出来,就过来就抓着我的肩膀晃。

    我笑道,对这泼妇大长老还是相当有印象的:“庞长老,你是没事,倒是让我担心了好一阵,又回去找了你们,结果没找到。”

    “夏居士和我说过了!你小子有情有义呀,不像某些人,他奶奶的临阵脱逃了!简直卑鄙无耻下流,还养了个鬼贱婢!哼,丢不丢人。”庞如君趁机冷嘲热讽起了白均宁。

    白均宁额上青筋都爆了出来,冷然说道:“今天不为别的,大家都收到门里的密令了,有些事也不方便这里说,找个地方谈吧!”

    清微派的陈豪远脸上也很不好看:“不错,先后顺序要摆好,咱们把事情先问清楚了,后面再说道别的!你们要叙旧,我也不拦着。”

    “大家是来问事情的,不是来问罪的,陈道长,希望你注意点语态,不要把事情弄复杂了,你们清微派是势大,但也不能仗势欺人。”素玄门的师太和我已经是生死之交,上次几乎到了濒死的状态,也是我救了她,现在拖着面色惨白,也来声援我了。

    “柳逸师太,你莫要乱说,我陈豪远可没有把事情弄复杂,只是就事论事!”陈豪远冷笑说道,似乎颇为不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陈豪远,别他妈把你当个人物!在你们允掌门手底下,你连条狗都不如,这才出了门,就嗅个不停了?什么东西!欺负我们女修道的,行呀,来,不服气我先跟你打一场!”庞如君气得揪起了陈豪远的衣襟,陈豪远一副恶心的模样,赶忙挣脱她的手。

    “好男何须与女斗!”陈豪远退了两步,真打起来,他就算能赢,也要惹一身骚。

    夏姑姑、柳逸师太和庞如君都是我的支持者,清微门的陈豪远、净灵道的白均宁是反对者,剩下的几个门派男女都有,但显然神情微妙,互有立场。

    “二师父!”赵茜忽然叫了一声,然后就跑向了一群长老。

    “茜茜。”一个长相颇为和蔼的女子一把将赵茜抱在了怀里,摸了摸她的脑袋,笑嘻嘻的说道:“这位就是你家的夏公子呢?一表人才,倒是不少支持者,看来师父不支持他好像也不行了。”

    “是呀,师父,你可一定要支持天哥呀!”赵茜腻腻的窝在女子的怀中,要拉着她过来和我相识。

    “您好,何居士,初次见面。”我伸出手,用了现代人的礼节,但回想好像也不适合道门,表情有些尴尬起来。

    何元香却并没有拒绝,伸出手就握住了我的手:“你居然知道我姓何,看来茜茜把身边的人和事都和你说了呀?那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呀?可不要忘了叫我来喝喜酒喔。”

    我给问得一滞,赵茜更是脸上绯红,这何元香倒是直言不讳,但仅凭此就可以猜到,要么她何元香是十分直爽之人,要么就是很聪明的女人,目的很简单,想让自己弟子先独占头筹。

    “何居士莫要说笑,茜茜这么好的姑娘,我和她八字都还没一撇呢。”我淡然一笑,看向赵茜一边,赵茜顿然两眼就微红了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滞,这回答坏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也是,茜茜在我们门派可受欢迎了,她平日里都和我们说起你,但看来,你好像不是很喜欢她呢。”何元香一副没听出了的样子,直接就丢出了这话来,显示了破釜沉舟之意。

    很难对付的人!

    我心中不禁暗叹一声,不愧是能够解任大长老之位的二师父呀,现在回答什么都要得罪人了。

    “赵茜是天之娇女,会有谁不喜欢她?反观我,只是没有什么背景,却四处招惹闲人的是非散修,如何配得上她呢?”我笑了笑,实际赵茜是给太青门当成重要人物培养的,短短时间,竟已达到了入道中期,到了四方道门大会,岂不是要逆天了?我现在这情况,不过阴间一城隍而已,并不能渴求太多。

    “呵呵,你何必太过自谦,你的品格,比很多人都要高尚,你现在的实力,足够成一派之主,面对我们九大派的大长老,皆不落下风了,没有配不配得上的。”柳逸师太过来拍拍我的肩膀,一副苦口婆心的劝慰。

    “诚如柳逸你所言,不过是一个散修而已,对他这么客气,值得么?九道门,现在就是阿谀奉承之辈了!嗯?还是把我紫皇门的太长老卫南平当成透明人了?”

    我正打算和柳逸师太道谢,然而一个声音,直接就把我和柳逸的对话打断了!

    太长老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