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3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章:剑屠
    我扫了一眼卫南平的修为,心中一不禁紧,这家伙居然有入道巅峰的修为,怪不得这么嚣张了。

    关键是。他还是紫皇门的人。

    白均宁和陈豪远都冷笑起来,白均宁道:“臭小子,知道你有点本事,但人上有人,天上有天,不要太过自满了,把我们道门当如无物,这真的好么?”

    “不说小的!大的都快要没规矩了!有时候,也应该让这几个大的讲讲道了!真翻天了!毛病!得治!”陈豪远瞪了一眼庞如君。

    庞如君瞬间就火了,拉下脸说道:“陈豪远!你别磨磨唧唧的,敢不敢打!说说吧!我们天元派不是没太长老!卫南平。你是前辈。但也别太他妈嚣张了!”

    “小庞,嘴别太多了,他们看你是女流之辈,大家同出一源不跟你计较而已,我卫南平可就不会了,我是长辈,你一个弱女子,唧唧歪歪什么!”卫南平面色颇为不悦,脾气倒也很火爆。

    我看这卫南平面色阴冷。看着就不是好人,心中早已注意。

    海师兄看我惹了这么多大人物,赶紧低声说道:“师弟,这些人你可有把握摆平?没有咱们师兄弟逃吧,论他们也抓不住我们。”状尤大技。

    我不禁一笑,师兄还是很关心我的,就打了个没事的手势,然后说道:“今天是赵老太去世,我不想和你们在这大张旗鼓的喧宾夺主了。有什么要谈的,或者是想要斗法的,尽可去后山那里,我也不至于怕了你们谁了!”

    赵茜和何元香在一起,也给这卫南平气得够呛,对我的提议倒也认可。

    其实她是挺重孝道,但相对而言。赵老太却不喜欢她,甚至在赵老头死的时候,屡次都很排斥她,所以赵老太的事,她也仅仅是为了孝道而来,并没有太沉重的感情包袱在里面。

    “好,那就去后山商量吧,免得给世俗凡人添麻烦!”白均宁抱上了紫皇门太长老的大腿,立马扭身离开。

    结果赵茜却走的另一条路,朝着赵家后山走去。

    白均宁看自己走错路颇为尴尬,也就老实跟着赵茜去了。

    何元香和赵茜往后山那去了,我也跟在了后面,卫南平一路都黑着脸,看着我冷笑不已,似乎真以为吃定我了。

    “不要怕,现在我们四比四,茅山南分院现在没多少力量了,正在汇聚实力,站在中间谁赢就跟着谁,他们清微派、净灵道、紫皇门、云门和我们四派本来就不对付了,大家难免都要斗一次的。”夏姑姑在后面安慰起我来。

    “多谢姑姑提醒。”我大致也能够区分了派别,现在我这边有太青门、素玄门、天元派和太极门,实力其实也不小了。

    到了后山那边,九派虽然有二十多人,可有实力的也就那几个,只不过紫皇门来了个太长老,那边优势似乎明显了点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别说我大的欺负你小的,我们来这里时间不多,问了事情就走,至于你犯下的事情,我卫南平没时间理会!”卫南平沉声说完,看着我瞪他,脸色也阴寒了下来:“快说吧,那天扛龙村隐世道门和你外婆周老魔到底是什么情况?我可听说了,周老魔现在生死未卜,别人怕你,我嘛,嘿嘿……”

    “卫南平,你什么东西?一会笑,一会叫的,手里有没有料,也敢问我这个那个的,搞得和我爹一样!我爹我都不知道是谁,你又是什么东西?别说我不给你面子,就是紫皇门谁来了,我也不给面子!识趣就滚,要不然小命就留下来好了!”我表情不好看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天,冷静点。”夏姑姑拍了拍我的肩膀,要站出来说话。

    结果给我伸出手挡在了她的面前,看我执意,夏姑姑也犹豫未决的看着庞如君。

    庞老太虽然骂街厉害,但却不是笨蛋,摇摇头,打算看我的情况再说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!有意思,臭小子,今天我就宰了你!再说其他事情!”卫南平老羞成怒,他也有六十四五了,看我就跟乳臭未干的小子一样,给我这么一挤兑,立马发飙了,拿出了一块玉如意,一张红符,即刻借法起来。

    “老东西,谁宰谁还不知道呢!”紫皇门本来就和我死仇,不打一场,白均宁他们都以为我大白菜,谁拱不是拱呢!

    “还有谁要上的!一并上来!白均宁!陈豪远!来呀!”厉喝一声,手中摸了下魂瓮,所有的鬼将全都显现在眼前:“血衣!”

    我现在的血衣早就和以前不同了,四重的血衣一下子就把家鬼的实力直接拉到了后期,这可有五个后期的鬼王呢!

    惜君飞在了空中,小翅膀乍现出了金光,晃了晃脖子,嘎嘎的响了起来,这实力,足以让白均宁他们担忧的了。

    黑毛犼浑身炸起了黑色的倒刺,身上的铠甲也换了,橙色的光辉闪得所有人的眼睛生疼。

    江寒狂吼一声,这盾牌,已经不是当时的青金盾了,早就成了一面镜子一样的圆盾,虽然防御面积小了,但那把长枪更加的锐利,就是谁都不敢小看一个鬼王后期的他。

    宋婉仪宛然一笑,手中阴气凝聚,也不知道学了什么新招,反正很自信,我相信肯定隐藏了很厉害的后手。

    最后的一个绿衫家鬼也给血衣给冲到了后期,现在轻抚春雷,目光中满是杀机,只要一声令下,就能手刃敌人。

    无论是骑虎难下也好,还是不知道我的鬼将厉害,这卫南平却没怎么看重我,毕竟他是太长老,实力入道巅峰了,哪会轻易就吃软的。

    站了出来,一伸手就说道:“诸位退下,一个小娃娃,还不用大家出场,年轻气盛,我卫南平会让他付出代价的!”

    “是么?有意思,我看你怎么应对!”在他念咒的同时,我也拿出了拂尘,一张红符掐在手中:“血煞黑灵骨,横剑沥血时,天一道!炼狱剑屠!”

    “想不到你已经掌握了高级道法!来的好!急奉玉帝敕,天神地将诛!紫皇门!八方威神!”卫南平拦住了几个道门的援手,自己就使用了高级的道法!

    一瞬间,紫烟冲天而起,卫南平手中的如意玉牌一挥,紫烟就闪起了雷霆一样的光芒,随后八个光环影子忽然从天而降,嗖嗖的落下了或是铠甲大将,或是文臣一样的文官,准备施法要围攻我!

    我的法术早就施展出来,手中横剑的斗篷魔头站立在我眼前,在八位神灵降下时,嘴里发出了残酷的微笑,立即冲了过去,收起剑落,瞬间就劈死了好几个,这位剑屠跟以往不同,浑身和以前一样是血色和黑色相融合,但剑却换成了一种颜色,变得光芒乍现,锋利无比,实力应该是恐怖了许多。

    拂尘经过进化,已经有破魔的力量,招出来的鬼武器也跟着起了变化了。

    我看着剑屠如入无人之境,斩杀卫南平手底下的八位猛将跟切菜一样,心中不禁乐了,五倍的道统,越级的时候优势也同样的明显。

    而五个家鬼更不是吃素的,一拥而上的冲击了卫南平的剩下几位大神将!

    结果并未走出两个回合,卫南平的手段就给破了,白均宁和陈豪远直接愣住了,不知道该上还是不上。

    “还愣着干什么!之前说好的,对付这娃子!应该斩草除根!”卫南平叫嚣起来!

    我冷笑起来,到现在还执迷不悟,紫皇门确实不可救药。

    白均宁和陈豪远,以及云门的大长老尽皆退了一步,心中恐怕都腹诽卫南平开玩笑,要知道现在除了五个鬼王后期外,我仅用同样级别的法术,就卫南平跪下了,他们打得过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