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3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零一章:立派
    “别!别开玩笑了!卫师兄,我们什么时候说过要斩草除根的!”白均宁赶紧的撇清了关系,然后问起了陈豪远和云门的大长老:“陈兄,林兄。这话我们什么时候说过的?”

    “没呀,没说过呀,卫师兄,此事万不能乱说!这是对我清微派的污蔑!林旭林道友,你可要替我们证实!此事千万不能乱说!”陈豪远立马也跟着反口了。

    叫做林旭的云门大长老就跟脑袋断线一样的咬牙点头了:“这话我们何曾说过!我们不是这样的人!茅山南分院的百里道友可以证明!”

    那姓百里的茅山南分院顿时难得的齐心起来,小鸡啄米的点头起来,估计心里很郁闷:特娘的,我一个中立的,你们几个拉上我干啥子?

    “白均宁!陈豪远!林旭!你们!”卫南平大怒,早知道成王败寇的他嘴里念念叨叨,似乎在咒骂这些背信弃义之人。

    但我却算好了他不会就此作罢。立马也念起了咒语。而几个家鬼和我早有默契,纷纷暴起攻击,惜君根本不打算放过他,冲过去就要拘魂!

    不过毕竟是入道巅峰的强者,一张碧玉连念咒都几乎省了,一道白光立马闪现,召唤来的神将顷刻挡在了惜君的前面!

    “叱吃大风雷,巨口也吞天,天一道!吞天大鬼!”我法术早就念好了。拂尘一甩,手中拿着降魔狼牙棒的吞天大鬼轰隆一声降临了,大刺刺的往前面一站,我前面带家鬼,就有七个巩多!

    这一群鬼根本没什么怜惜之情,上去就是一阵的围殴,卫南平放弃了**术,改用小法术抵挡,但双全难敌十四手。挡无可挡给打惨了!

    我看情况不对,惜君现在都目露凶光了,就赶紧的小血云棺召唤了出来,棺材轰隆砸下,王胭漂浮在棺材上,一阵血云磅礴汹涌,直接湮灭了卫南平!

    可卫南平不是一般入道期修士。那是巅峰的,给收入了血云棺后,棺椁瞬间砰砰砰的响了起来,王胭对我摇摇头,一副拿不住他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开棺,再揍!打到半死就差不多了。”我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你给我记住,我卫南平出来一日,便是你……啊!哎哟!”卫南平给关进血云棺,不断骂着狠话,但还没说完,又给放出来打了。状尤巨技。

    白均宁等几个同伙都不敢救,庞如君和夏姑姑在路上应该早就给这家伙恶心透了,根本没要救的意思。

    我杀的道门败类不少了,因晏紫花、唐珂的事情,跟紫皇门也是死仇,加上我一个入道后期打一个入道大后期,明显是吃亏的多,她们也就不想理会了,站到了一旁各自叙话,反正是不打算搭理了。

    连紫皇门带来的弟子们都不敢吭声了,其他九道门也就各自一派带了一两个,同样是看着卫南平连续几次给关进血云棺,然后拉出来又打一顿,直到现在血云棺表面再也不抖动了。

    “好了,一天,出了口气也就算了,给我个面子,大局为重,你也不想我们几个回去不好交代是么?”夏姑姑毕竟顾全大局,连忙使眼色让我别弄死了卫南平。

    “听庞婶的,这卫南平就不要跟他斗气了,放出来,算他们紫皇门没生屁眼的一个教训得了。”庞如君伸出大拇指赞了一下我。

    “我柳逸也附议,还是以大局为重。”素玄门的柳逸师太笑了笑,这场面太过戏剧化,一个入道后期,吊打入道大后期,这简直是匪夷所思。

    现在九道门都在,有支持,也有同样不支持的,南部的隐世道门代表道门最高势力,但并不代表整个道门,我现在可以融了卫南平,但却让夏姑姑她们寒心,非我所愿。

    “胭儿,放了他吧。”我看了眼王胭,却发现她手中正好奇的把玩一块玉如意,看起来和之前卫南平的一模一样,心中不禁奇了,难道血云棺除了能够复制出一模一样的人,譬如外婆那样的分神,也能连武器也复制了?

    血云棺嘭的一声打开,卫南平给赶了出来,但此时的他没有了入道大后期的实力,直接掉到了中期。

    连续的几次吸收,法力给熔得差不多了,就算要修炼到后期,恐怕也需要不知多久时日。

    王胭偏着头看我,我正准备安慰她几句,她却挥着玉如意,念了一堆的咒语,随后一只神将就出现在了她身边!

    我一看,这不是帝前借法么?我和紫皇门打了好几次,早就熟悉彼此的能力,王胭这召唤神将的本事,不是帝前借法是什么?

    “哥哥……我好像能用他家的道法了。”王胭怯生生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瞬间就明白了,当时血云棺要复制外婆的能力,外婆没给与,后面我阴差阳错的出现,让外婆放弃了抵抗,给了血云棺机会,所以血云棺就复制了外婆的招数和能力,王胭现在的小血云棺和血云棺差不多了,有这个能力也正常。

    也就是说,王胭作为主魂能使用被吸收者的能力!

    举一反三之下,我就想到了李剑臣,如果王胭复制了他李剑臣的能力呢?岂不是和复制了外婆能力的血云棺一样的逆天!?

    我深吸一口气,而几个家鬼里,最先明白过来的宋婉仪顿时咯咯的笑起来,仿佛就是自己找到宝了一样,跑过去抱住了王胭,亲了下她的额头,王胭对自己现在的受欢迎的情况很兴奋,也抱着宋婉仪不放。

    惜君瘪着嘴,不高兴了,王胭逆天了,我可还在鬼王中期徘徊呢:“哥哥!我要吃了他们!”

    不依不侥的指着卫南平和白均宁,惜君迫不及待了。

    “乖,咱们以后还有更多来找麻烦的人能吃呢,吃这几个升不了级。”我笑了笑,把惜君拉住,抱在了怀中,这孩子虽然换了上古魂瓮,但升级不是一步到位,是需要时间来沉淀的,所以一直还卡在鬼王中期。

    白均宁和卫南平都是浑身一颤,所有到道门的人都表情微变,看我这意思,似乎谁敢来找茬都不介意吃掉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一天……此事不可如此直言不讳,以后也千万要三思而后行,大部分道门并非邪恶,只是有少部分人心怀叵测而已,大家来这里,其实有分歧,但并非全都要一定你来负责某些事,或者要兴师问罪,而是为了知晓隐世道门那一战的情况,你可能也明白,那些老前辈全都没有回来,到底发生了什么事,似乎都没人知道,如今半个月过去了,都无人来给九大派掌门通信,就算来了,也说不清理所然,这情况很危险,南方道门是四方道门里最弱的一个节点,如今又恰逢四方道门大会即将举办,我们该怎么办?道门的太长老、掌门都心中抱着重重疑惑,所以你作为知情者,应该述说下事情的经过,无论是为了自己,无论是为了天下道门,你说呢?”夏姑姑走到我身边,苦口婆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姑姑,毕竟我既然看到了,只要你们不怕我偏颇谁,那我说说也没什么。”我说着,夏姑姑第一个点头,而其他道门,也没有意外的点头了,大家都想要知道这里面到底发生了什么。

    我并没多少的隐瞒,从我前往扛龙村开始说起,到李剑臣给成为地仙的外婆拘魂,都一一详细说明了,大家惊讶的同时,都表现得不可置信,毕竟外婆以一人对整个隐世道门,这样的实力太过可怕,难免让人有不切实际的感觉。

    所以听到外婆成为地仙,都纷纷问我什么时候的事,是打之前还是之后什么的,我懒得解释,而他们最终也只能是默认。

    “一天,此事甚大,南方道门崩盘在即,你若是有如此力量,当力挽狂澜的成为我道门的基石,道门即便有不堪者,但同样也有真正为了世间太平之人,你觉得呢?”夏姑姑建议道。

    “夏沧岚!你这什么意思?要收一个魔头入我道门?”卫南平冷喝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卫南平,招安没听过么!我天元派就收了他!”庞如君冷笑驳斥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