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4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零五章:惜别
    原材料是我水县城隍的第一笔生意,谈妥以后,投资方面我才能去找游少臣,要不然两边最后我都落不到好处。那就纯粹是浪费时间了。

    游少臣那边给了我五个点的利润抽成,赵合那边也给了投资量的百分之五的比例,这么一来,他们投资越多,我拿到的钱当然就越多了。

    游家气魄很大,直接开了一百亿的投资,分为几期来供给,这手笔,吓得我脸都绿了,赵合那边听罢,笑得合不拢嘴,又屁颠屁颠的跑去打电话给了师父连庚。

    连庚似乎高兴坏了。要连夜赶回南市来谈这笔生意。

    谈判选在了南市最大的酒店,这两天也都在谈着这些事情。我自己没时间参与,拿了赵合传真过来的原材料单子,以及收购价格表,就准备启程回去。

    雷虎作为我在阳间的接头人,经由赵茜提点后,直接跟进了此事,而算下来,我简单的牵线后,就有十亿的净收入。

    赵老太随后出殡,生意也接着要谈拢了,之后把原材料复制一份烧下了阴司。黑白无常很快拿给了师父和黛眉,及时反馈了药品的信息。

    紧接着玄丹门的重量级大长老也找到了我,并洽谈了原材料的事情,但这也是两天后的事情了,赵茜是生意通,过程帮忙不小,我也参与到了谈判里,两边谈判因此都在平稳的过度,最后汇聚成了一条线。

    “天哥,你可真是厉害,这简直是火中取栗,大家赚了零花钱,还要分你一部分,你却还暗地里做成了更大的生意!哼。你要是专司赚钱,好些人都要没饭吃了。”出了酒店,赵茜两眼发光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嘿嘿,没有你。这笔生意哪会这么顺利,况且原材料的生意,也不是一时半会的,没那十亿零花钱来的容易呀,量大,但我们这边回馈的信息也不是特别的肯定,是有部分材料比较难找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钱总是不够花的,阴间随便招兵买马,粮饷供给所需甚大,大城隍那边也还要交保护费,要不是有齐暖暖的钱扛着,早就入不敷出了,好在现在这一笔生意及时到来,不然建筑完整个城隍,怕没钱吃饭了都。

    黑白无常找过我,材料也已经在收集当中,有部分材料也直指十方大海,我恐怕这次去,还要进行材料的收购和收集。

    雷虎那边我也交托过了,在十万大山会所的安全地带那,沿着坐标和定好的位置放好补给品,预防出问题能借道阳间补充损失。

    “天哥,师父已经催促我回太青门静修了,我就不能陪你了,这一别之后,恐四方道门大会才有再见的机会,我有些不想离开你……而且本来我去太青门修炼,就是想要有一天能够帮上你的忙,可你现在如此的强,连九大道门都不敢轻视你,还自立门派,我真的还有必要去修炼么?恐怕我进境入道后期,你又能拉开我一截了……”赵茜认真的看着我,随后伸手挽住了我的臂膀。

    我心脏噗通噗通的跳起来,她说的确实没错,可当我真正面对之时,仍有些哑口无言,如果赵茜不是为了想要帮我,也不会努力和女居士学道,甚至跑上了太青门。

    她帮了我这么多,我何尝不知道,一时间,我无言以对,媳妇姐姐也没有要提醒我的意思,任由赵茜挽着我的手,站在了南市大酒店的停车场。

    “我……”我深吸一口气,看着赵茜,心情复杂无比,人巩间,人和人之间,对我而言,隔阂已经很低了,现在仅有情感,如同沟壑横陈眼前,让我无法抉择。

    “天哥,我逗你的!哈,我还是要去太青门修炼的,你不要太想我了。”赵茜笑了笑,就过去开了车门。

    行李已经放在了车子里了,今天出来谈判原材料之时,就决定要送她去机场了。

    我心中复杂无比,我又怎么不知道赵茜善解人意,短短的时间里,我和她之间经历的事情多不胜数,好几次甚至小命都要丢了,就是铁石心肠,也要动容。

    不过,媳妇姐姐终究是我的发妻,没有她,我早就死无葬僧地了,我深爱的也是她,可对赵茜时,我的心情却也很耐人寻味,有时候都觉得和她在一起时,有了莫名的舒适感。

    赵茜的失落是有的,一路上总是想要排解我的不快,不时说着门中的趣事,这让我十分的愧疚,她是个好姑娘,但我却并不能一心一意的对她。

    到了机场,我帮着赵茜提了箱子,她自己背着给红嫣新买的剑匣,去了托运部托运了。

    送她上机时,赵茜并没有再回头看我,而是一路过了安检,消失在我的眼前。

    心中空牢牢的我,转身出了机场。

    上了车子,电话响了起来,我看了眼名字后就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瑞泽哥。”

    “一天!我听说你在南市呢,我在他们说的那个大酒店找遍了没看到你呢?”夏瑞泽苦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我在机场呢,怎么不先打电话给我?”看向了窗口,一架飞机飞上了天空,我目视赵茜离开,心情颇不畅快。

    “我要是打电话给你,你肯定又借故不理我吧,好了,我去机场找你吧,你是不是送赵家小姐上飞机呢?”夏瑞泽电话那头已经启动了车子,他的司机也不是一般人。

    “别来机场了,瑞泽哥,我们还是老地方见吧。”我看夏瑞泽铁了心要找我,心中颇为感慨的同时,也就不打算再躲了,该面对这位亲哥哥的时候,还是要面对的。

    我启动了车子,准备去之前大家常见面的地方和夏瑞泽见面。

    然而车子还没开出去,后视镜的远方,一个身穿华服的少女一晃从送眼角余光那飘过。

    我怔了一下,瞬间双目圆睁:“小雪!”

    我关起了车门,迅速的跑了出去,往刚才郁小雪出现的位置追去!

    郁小雪怎么会出现在这里?

    心中惊讶的我跑到了那边,拐入了拐角,可却再也找不到郁小雪的身影!

    郁小雪是我的青梅竹马,我不可能会认错人,虽然衣着有些诡异,但那个明显就是她!

    不甘心的我四处的搜寻她的身影,然而一圈过去,仿佛她只是凭空出现,又消失了似的,再也寻不见了。

    郁小雪在,那母亲呢?

    我拨打了郁小雪和母亲的电话,依然是空号状态,显然号码因为欠费,已经注销掉了。

    老地方,夏瑞泽已经站在门口等我了,见我后寒暄几句,就跟我一起进去吃东西,他一边讲起了夏家的状况,还有夏家爷爷的想法,然后让我考虑回夏家一段时间。

    席间我却心不在焉,想着母亲和郁小雪的事情,到最后说了多了,我已经有些不耐烦了,但仍耐着心思拒绝了夏瑞泽的提议。

    夏家的想法太过自以为是,在没有见到母亲,并问清楚夏家底细前,我不可能会回夏家去的。

    “一天,希望你考虑下吧,如果你要打引凤棺的主意,绕不开夏家,夏家现在今非昔比,道门衰败了,儒门却没有多少损失,有时候多一股力量,对你而言就是一股助力。”夏瑞泽也达到了入道后期,看来这段时间也没有荒废。

    “瑞泽哥,你对我好我知道,不过我们各自有各自的生活,两兄弟见见面就好了,没必要为我这个被夏家抛弃的孩子做那么多事情,我感谢你,却也希望你不要太照顾我,我能照顾我自己的。”我决绝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是你毕竟是我的弟弟……”夏瑞泽说着,脸上透着淡淡的忧伤。

    我们两人正说着话,门忽然敲响了三下,夏瑞泽叹了口气:“怎么了?说好了我们两个密谈……”

    门吱呀一声却打开了,走廊的昏黄灯光下,母亲站立在了我们俩的眼前,并非是夏瑞泽的司机来了。状女协血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