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4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零六章:带走
    “请问……”夏瑞泽犹豫了下,有些不敢相认,嗖的站了起来,手激动的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妈?”我愣了一下。瞬间认出了自己的母亲。

    “一天。”母亲淡然的点头,然后走入了房间,看了夏瑞泽一眼,脸上多了一丝深沉:“孩子,你是瑞泽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……我是的,我是夏瑞泽呀。”夏瑞泽眼眶有些微红,但此时此刻,连他都有些不知道该如何的表达自己的境况。

    “我是你亲生母亲,你可知道么?”母亲笑了笑,她并没有带什么行礼,只是身上挎着一个廉价的提包。

    身上的衣服更是普通的大婶打扮,和平时在广场看到的跳广场舞大妈没什么不同。然而她脸上却比其他母亲多了经历大风大浪后沧桑感,使我这次见到。感到了一丝心疼。

    “妈……呜……我是瑞泽,我是您的儿子呀……你,你受苦了……”夏瑞泽溢着的眼泪如断线的珠子滚落下来,这境况,让我心情也感到无比沉重。

    毕竟二十几年过去了,夏瑞泽比我要大,显然是认得母亲当年的样子的,然而当年那娇颜,如今已是风尘仆仆,着实让人唏嘘,如果不是我的称呼。他几乎想不起来吧。

    “我并不辛苦,无奈把你丢在了夏家,辛苦的倒是你。”母亲叹了口气,眼中本有的淡定,荡起了波纹:“当年你弟弟性命危在旦夕,我不得不把你留在夏家,你不恨我么?”

    “他们说您死了,我是近断时间,才知道您还活着……妈……我并不恨你,恨只恨那些瞒着我的人,我现在长大了,能有自己的生活,我也可以保护你的……”夏瑞泽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,出淤泥而不染。我的孩子就是生活在豺狼虎豹之中,也能保持自己的人性,这次我来并不打算待多久,我想要带你去做一件事情。在不告诉你的前提下,你还愿意跟妈去么?”母亲点头说道,认真的态度让我怵然一惊。

    夏瑞泽怔了一下,但很快就点头了:“我是妈身体里掉下来的一块肉,你让我去干什么,我都会去做的。”

    “即便是背着夏家,对夏家不利么?”母亲继续的问着夏瑞泽。

    “妈,你要带瑞泽哥去哪呀?我也去么?”我赶紧的问了起来,我很关心母亲的动向,甚至是郁小雪,现在似乎也不在外面。

    “一天,妈这次打算带你哥去,你不用跟着妈来。”母亲直接拒绝了我,但显然对我的时候,语气更有血肉,而对夏瑞泽,是淡淡的口气,说不上亲密,也说不上不亲。

    “妈,我去的,我跟你走,弟弟不去我也会去。”夏瑞泽连忙咬牙点头。

    “嗯,有你这句话就好了,只有我的骨肉才会不凭任何而无条件相信我。”母亲点点头,然后坐到的桌上。

    自己盛了饭,然后吃了起来,人是铁,饭是钢,母亲似乎也饿了。

    “妈,你吃这个。”我夹了一块烧肉给母亲。

    母亲笑了笑,也吃掉了。

    看来这段时间吃的可能不是特别好,这并非是母亲没有钱,我记得出门的时候她是带了我给她的钱了。

    “妈,你还缺钱么?”我不禁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不缺,这次带上你哥哥,不会缺的。”母亲看了一眼夏瑞泽后说道。

    夏瑞泽点点头,从裤兜里拿出了手机:“妈,我现在要把钱转到你的帐号里,我一旦跟你走,恐怕夏家会发生动荡,我的帐号或许会给冻结。”

    “也好,那就转吧,一天,把妈的帐号告诉你哥。”母亲满意的点点头,快速的吃饭,似乎在赶时间。

    我连忙把帐号发到了瑞泽哥的电话。

    很快,我替母亲开的帐号里,信息就转过来了一串数字不一的字数,看来瑞泽哥已经决定孤注一掷了。

    夏瑞泽转完钱,松了口气,然后关掉了电话,拔掉了电池。

    母亲很满意这个举动,算是彻底信任了这大儿子了吧。

    其实也怪不得她有疑虑,毕竟离开多年,不认她这母亲都很正常。

    “妈,小雪呢?”我急忙的问道,郁小雪没有上学,却和母亲一起走了,刚才在机场还见了一次,不知道是去了哪里。

    “小雪有要事在身,并没有和我同行,我在机场看到了你,所以一路跟来的。”母亲没有隐瞒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天,我这次是要跟母亲走的,夏家真的希望你回去一趟,家里的老人也想要见你一面,如果可能的话,我还是希望你能够回去看看的,我发誓绝对不会有危险的。”夏瑞泽再次强调了下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夏瑞泽的想法倒也很坚决,表达自己倾向母亲的同时,对夏家的恩情也颇为在乎,是个分得清事的人。

    我却不知道母亲的安排,生怕打乱了她的计划,所以看向了母亲。

    “嗯,你要是想的话,就去吧。”母亲说道,表情没有半点的拒绝。

    我心中复杂起来,难道我现在是计划之外的人了么?还是母亲现在的心态已经变化了?

    之前是禁止我搭理夏家的,现在不止自己要把夏瑞泽带走,还要我随意回夏家,难道又酝酿着什么大的计划了?

    回夏家倒是没什么,可至少给我个回去的理由呀,对了,难道母亲是要我回夏家打探点什么秘密出来?亦或者她觉得是时候要和夏家接触了?

    如果这样,那夏家一行就变得有必要了。

    “妈,我既然愿意和你走,也把一切后面的事情交接清楚,那你该告诉我你离开夏家的原因了吧?”夏瑞泽对这些事似乎也不甚了解,或者说从小就被灌输了另一种修饰过的剧情。

    母亲也没打算隐瞒,把在夏家的遭遇,带着我逃离的事情,如之前交给我的信件描述一致的告诉了夏瑞泽。

    夏瑞泽听罢,沉吟了一会说道:“和家里父亲所言几近相同,然而夏家情非得已,当时也是被人要挟,才做出了这等事情,算计弟弟的事情,也是痛下了决心,所以妈,你就不要太恨夏家了,这对大家都不好,如今夏家已经脱离了此人的要挟,不再受制于人了。”

    母亲似乎对此事早有预料,只是默默点点头,我心里说不出其中的感觉,要挟之人,很可能就是拥有血云棺的祖云,不过说出来,恐怕母亲也不知道这名字吧。

    但为了母亲和夏瑞泽以后能够多点防备,我还是把祖云和血云棺的事情说了,以及遇到他的事,也一并带了出来。

    母亲和夏瑞泽果然也不知道这名字,看来祖云身份掩饰很好。

    夏瑞泽得到了母亲的认可,我就要把他当成是兄弟看待,既然不知道祖云,那一些事,也该告诉他们了:“妈,我见过孟婆婆了,也见过了外婆,但现在外婆给一阵金光掳走了,我现在实力不够,只能是四处历练,并寻找外婆的踪迹,我觉得很可能外婆是给引凤棺给带走了,外婆的鬼朋友们现在也在努力的去寻找强者来帮忙探寻消息,但一时半会又没有用的消息,所以我打算这趟要回阴间,去寻找师父的两个好友,或许从中能得到有用信息。”

    母亲消化了我说出来的信息,然后说道:“引凤棺的活阵不是那么容易开的,这么多年来,阴间无数鬼雄不也去试过了?结果又如何?还不是安安稳稳的坐镇那里?你外婆天纵奇才,尚且要借更强者之力来研究大阵,若非到你外婆的实力,根本没什么办法来破解。”

    我听完有些难过,如果外婆真的给引凤棺收走了,那我要破引凤棺,岂不是要到地仙那级别么?地仙何其困难,入道每一级都是一个坎,我行逆天之举,终究要走到头的,就算到了悟道期,也都是重重沟壑。

    “妈,血云棺牵扯到天机,我想要知道,之前关着外婆那具血云棺是否对引凤棺有作用呢?如果有,我肯定是要去取回来的。”我之前拿到过祖云的血云棺,但因为怕祖云寻仇,又还给了他。

    周善的分身那时候也给我收入血云棺弄死了,也不知道他死分身会不会有什么副作用?

    “有,那是一把激活引凤棺的钥匙,没有这个,包围引凤棺的阵,并不算是真的活阵,不过就算激活了活阵,又能如何?闯不进去也不过是看一看而已,时间一到,阵还是会停下来。”母亲解释道。

    我心中顿然一惊,早知道当时就算拂逆了一个地仙,也要回去把血云棺给收了,这样我就有主动权了。

    祖云当时也是用这血云棺激活了引凤棺的外围活阵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会突然的失败,看来是底下有什么东西制止了吧。

    现在我只是入道期,这些事当然不能理解,也无法接触到核心层面,那母亲现在的修为程度,到底是如何?为何知道的东西会这么多?状女讽圾。

    “母亲,这些事情都是谁告诉你的?你现在的修为,达到了什么程度?”我心中对一部分的秘密即将要揭开感到了惶急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