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4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零七章:刺客
    “悟道,活阵我知道得不少,包括阵的构成我都清楚,甚至比你外婆还要了解。不过这没有用,钥匙不能解开活阵,只能是激活,而我们的实力,更不足以开启它,并且见到内部的引凤棺。”母亲解答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说,外婆研究的是外围,你研究的是内部构成?然后血云棺是活阵的钥匙?只有实力达到了,凑齐了必要的条件,才能激活和开启活阵,见到里面的引凤棺?”我瞬间像是解出了迷局,把几个已知连接点拼凑在了一起。

    可母亲都没开阵。怎么知道内部的构成?难道已经有前人进入过里面了?似乎很有可能,毕竟引凤棺年代久远。恐怕还真有人进去过。

    难道是外婆?

    惜君是外婆从引凤镇带回来的,满打满算,时间不会超过三五十年,毕竟那时候正是外婆笔记里的黄金年龄,她在那个时候带回了惜君,也意味着很可能进入过活阵。

    “嗯,可以这么说,但现在你外婆不见了,我们势必会失去了主心骨,要先有她的消息,下一步该怎么办。才能够清晰明朗。”母亲说完,看了看时间站了起来:“瑞泽,跟妈走吧,一天,你要照顾好你自己,往后一段时间恐怕你不好熬,但我相信你会熬过去的。”

    我目瞪口呆,母亲什么时候和圆慈一样能掐会算了?

    “好,那妈你也要小心点,有什么一定要打我电话。”我知道母亲已经不带电话了,如果她带,势必会暴露自己的行踪。

    “小心官方,就算是你最近加入道门的事情闹得沸沸扬扬了,但也未必会如你想的顺利的。”母亲提醒起了我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点头应下。南部官方目前最厉害的是张振标,他重伤逃出扛龙村,官方不是应该消停了么?母亲为何提点我要小心这个?

    因为外婆帮我打散了几乎对我不利的实力,所以最近大家都在喘息。我也乐得清静了一段时间,并且进境了入道后期。

    现在我也不知道她给我争取的缓冲时间还剩下多少,如今听母亲一提醒,我才兀然感到了情况的紧迫。

    官方要有大动作,李牧凡一旦恢复过来,指定拿我第一个试剑,道门能不能通过天一道的申请,还有待通知,官方在血云棺这事情上最为无能,是隐藏了实力,还是故意为之,情况都不明朗。

    难道母亲在游历的过程里发现了什么?比如官方引而不发的原因?

    一国之力,应远胜与一脉之力,佛门和儒门尚且没有动作,原本最强势的道门如今却式微如此,难道是有人在算计好的?

    看来还有待整个大局的揭开了。

    我还是赶紧的下海底捞鱼去,那边应该没那么乱。

    母亲带着夏瑞泽走了,好像是直接离开南部,乘飞机去了我都不知道的地方,司机也给交代回去传递消息了,消息未经任何隐瞒,应该是直接告诉夏家就是现在这情况。

    我看这事好不了,躲一躲儒门的追责还是必要的。

    启动越野车,我赶紧的开回了大龙县,路上一个陌生的连号号码打过来,我看了一眼,是九剑活杀会的,我连听都没听,直接挂了电话。

    快要进入大龙县的时候,一个陌生电话打过来了,我没吱声,开启了免提后,一个老者嘎嘎的声音从里面穿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我是连庚!”电话那头,小老头很是自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连老前辈,你别消遣我了,我这两天不见你,就是不想和你有任何瓜葛,你跟雷虎沟通就行了,你的药我也不吃,我就安静赚钱还不行么。”我干笑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小子,你先听我说完,我还不知道你那点心思么?我打电话找你,是要借你四小仙道观炼丹!你知道我们玄丹门不在你们南部,你的阴间供货很重要,正好我炼丹不喜欢别人太吵了,所以嘛,听了一些人说你道观闹鬼,已经没人路过那了,所以老夫觉得那地方不错呀。”连庚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连老前辈,不要说笑了,我四小仙道观早就毁了,废墟一片你怎么炼丹?”我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哈哈,这个你别担心,这样吧,你四小仙道观我可以帮你重建,租金我们就不给了,四方道门大会结束后,地方就还给你,租期只用到那时候。”连庚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这……你们炼丹会不会污染我四小仙道观的水源?会不会对我们造成不良后果?”我皱了皱眉,虽然白来的道观当然好,赵合在四小仙道观炼丹,似乎也能躲避空玄门的追杀,那老头也是很厉害的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!当然不会!你当我道门炼丹是制毒呢!”连庚气急败坏的骂道。

    “我没说好吧,行吧,你们要借可以,不过那道观别建得太简陋,您也知道,我天一道马上要通过审核了,我们可是一脉的人,不要骗我这小辈呀。”我赶紧的答应起来,仇家多,上次泄愤给毁了四小仙道观,我现在还心疼呢,有人帮我重建,当然乐意不尽。

    “你一个收入以亿计算的人了,怎么那么抠门!臭小子,你当老夫很有钱么!”连庚鄙视道。

    “不能这么说呀,我阴间底下养了上万张嘴,这些钱哪够呀!连老前辈,您多劳心劳力了,我一段时间都不会上阳间来的。”我说着,等小老头挂电话,就跟赵合问问这事靠不靠谱。

    “哼,行吧,你和赵合说几句,这四小仙道观我们玄丹门先接手了。”连庚轻哼一声,然后把电话给了赵合。

    “天哥!你看,我这事办得利索吧?哈哈,师父都说好,曾经建过道观的地方,都有灵气!”赵合跟我吹牛起来。

    我皱皱眉,这小子是近朱者赤近墨者黑的典型!

    说了一堆的事情,我决定还是让雷虎来接手,毕竟一段时间的经营,在赵家的明里暗里帮忙下,雷虎也有了一定的势力,要搞定这事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中途打电话的时候,两个电话打进来了,我挂掉了赵合的电话,看了屏幕一眼。

    一个电话是赵茜的,应该是下了飞机,给我报平安的。

    另一个连号的,估摸着九剑活杀会又打电话过来了,这简直跟催命鬼似的烦人。

    我拨通的赵茜的电话,她说已经和师父她们联系上了,正在去小镇里路上,到了镇子,会转入太青门的小道,不会有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寒暄两句,我就挂掉了电话,然后开车进入四小仙道观的那条郊区路段。

    天黑得快,路边的草叶没有以前那么翠绿,大灯照过去一片的发黄,周边还没有荒弃的田里,好些白色的影子晃荡,说这片地方闹鬼,也没说错,这也是人气不多带来的副作用,而且哪个地方没几个鬼。

    正想着乱七八糟的事情,忽然媳妇姐姐拉了我的衣角,正当我想着会发生什么事的时候,前面一阵白光闪现而来,我本能间的一个急转弯,就把车子开到了田里!

    咚咚咚!

    好在田边和路段之间高低差没那么大,可这次底盘肯定要遭殃了!

    我摸了魂瓮,惜君和宋婉仪全都从里面跑了出来!

    “九剑活杀会不杀无名之辈,非籍籍无名,其行事自然干脆利落,然而接战者中,却从未有你这般胆小如鼠之辈,若非是有牧南飞、牧九霄之事,我韩尤秋岂会执着要见你,当杀九人回去复命就是了。”一个女子持剑的身影出现在道路边,看着从车子里走出来的我。

    “呵呵,偷袭谁不会,你们在暗处,我在明处,你试试把你们的老窝告诉我看看,过两天我就能找到办法端掉了!”我冷笑起来,阴阳眼扫了一眼女子,又道:“你连悟道都不是,认为比雷云霆要厉害?跑这送死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九剑活杀会,岂是靠人多势众能挡住的?别说是你比我低上一阶,就算与我同级,我何惧之有?你是有点小滑头,我师父雷云霆被请去刺杀你,却给你利用了扛龙村之事借机害死,现在我却不会!”韩尤秋冷冷说完,高高纵起,长剑往前一递,浑身便剑气沸腾的冲向了我!

    我赶紧拿起了拂尘,而江寒立马站在了我面前,我给所有鬼将加持了血衣,分开了阵形,围攻韩尤秋!

    不过这女刺客却没有半点犹疑,似乎早在资料里得到了我的信息,而且还相当有把握能在几个家鬼眼前拿下我的头颅。状巨肝号。

    而正当此时,忽然一阵风从我前方一晃,嗤的剑响后,女刺客血溅当场!

    我心中一滞,完全没想到会是现在这个结果!

    “你……是……”韩尤秋倒在了地上,身上多了几道剑伤,而她身边不远,一个黑发老者站在了那里,抖掉了手中剑的血迹,随后把剑还入鞘中,目中寒光扫向了我。

    一剑就斩杀入道巅峰,这老者到底是谁!

    我运极目力,阴阳眼扫向了老者,却对他的修为一无所知!

    “该你了。”老者冷笑说道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