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4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零九章:珍珠
    似乎知道我要去大海抓鱼,倒霉熊发狂的朝我追来,不过一路都打着喷嚏,鼻涕甩来甩去。似乎阴气块副作用还在,连跑路都不利索,所以给师父拖死狗一样拖回去了。

    倒霉熊闹出动静不小,陈善芸就从还阳路那边过来了,带着半块面具,说是龙十一正在拼接另外半块,有这东西在阴间行事也方便点。

    我没有犹豫就先带上了,阳间的人气在阴间还是很容易给鬼察觉出来的。

    陈善芸是要跟着我一起走的,然而水镇城隍用鬼在即,就和黛眉在城隍府工作了,我现在只带着四个魂瓮的家鬼。

    用红符召唤出了疾行鬼,这一路上把家鬼都放了出来。坐在了棺材板上了,惜君就在旁边叽叽咕咕和我卖萌。江寒站在后面警戒。

    黑毛犼仍然在旁边跑着,宋婉仪侧坐在它身上,看地图带路。

    王胭也出来了,坐在我前面研究血云棺的其他作用,好比抬棺鬼王的凝形等,到时候我就没必要再浪费红符召唤疾行鬼。

    替身鬼蛊消耗量大,这次带了二十多只出来,不过一次身上只能填充三只,多了会出现副作用,阴气块的几个竹节是用来消化血云棺剩余阴气的,其中一个甚至是专门为了师父冲击鬼仙而存储能量的。

    往十方大海的路段荒凉贫瘠。好些路都陡峭难行,仿佛行走在阳间的山路里,不过阴间的平地里,偶尔会吹来一阵阵的阴风,让人冰冷彻骨,这是阳间感受不到的。

    十方大海那边还是有不少城池的,疾驰不停过了好些城隍府,建筑风格大相径庭,想来随着阳间人口的剧增,阴间的城池同样在扩大,并非只我水镇城隍恰接南越地界。

    路过时,别家城隍的兵马也不少,见到我飞驰而过,都准备要上来盘查。但因为疾行鬼太快,直接就将他们甩开很远,省去了不少的麻烦。

    “再不久就是十方大海,现在还要再过一大片的森林和山崖。我们就能看到海水了,主人打算是如何下海?”宋婉仪本来在前方带路,现在开始和我平行起来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海边先抓鱼吧,王胭的鬼棺力量都消耗光了,现在要补充一些,这趟抓点厉害的鬼兽来抬棺。”一路和王胭都聊起了这个可能性,王胭是小孩子心性,抓女鬼抬棺觉得有些不够意思,但用鬼兽抬棺就很好玩,就说要抓点海豚呀、大鱼呀什么的。

    “主人主意总是出乎意料,我们可以抓点鲸鱼,鲨鱼什么的,到时候胭儿还能控制它们在海中作战,我们也有坐骑骑乘。”宋婉仪也很聪明,立即就举一反三了。

    “嗯,好办法。”我深以为然,有宋婉仪在,路上也确实好玩些,毕竟和我的思维接近。

    就这样一路闲聊,很快就过了山崖地段,从山上下来的时候,前方一片天海相接,景象澜为壮观!

    “哥哥!是大海!”王胭高兴的跳了起来,看来山区里长大的孩子,对大海情有独钟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要吃鱼。”惜君第一却想到的是吃的。

    江寒也颇为高兴,脸上洋溢笑容,黑毛犼下山时冲得飞快,也蹦跶了起来。

    下山确实能更省力一些,大家速度也快了很多。

    然而,正是大家最为放心的时候,咚的一声巨响,前方黑色的人影就给疾行鬼撞飞了出去!

    “哎哟!”

    一声老婆婆惨叫,把大家都从兴奋状态,一下就拉回了现实。

    我连忙命令疾行鬼停住步伐,而宋婉仪也起着黑毛犼回了头,刚才探路都没看到有鬼在附近,怎么才一瞬间功夫,就撞人了?

    “唉呀,造孽呀,为什么老婆婆过马路没人扶就算了,自己走都要给人撞飞呀……”

    不会吧?阴间也有这说法?

    我连忙定睛往人影所在位置看去,一个六七十岁左右的老太太倒在了树底下,一脸的难受。

    她一头黑色头发,脸上皱纹不多,阴阳眼看去,也就是鬼王大后期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小伙子,怎么开车开那么快呀,老婆子过马路,老眼昏花没人扶便算了,但走路看不了路,你却也要长些眼睛才是呀,撞到老婆子啦,哎哟。”老婆婆哀号着,魂体还若有所悟的飘散了下,一副我已经受伤了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一张符纸拿在手中,给她加持了血衣,经过四重血衣,老婆婆的魂体也稳固了些,然而老婆婆却还不打算起来。

    “快来扶扶老婆子!”老婆婆趴在树底下,一副不甘不愿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老婆婆,不是我不想扶你,这阴间地界,你又是大后期的鬼王,我一个小鬼头,过去扶你不是要给你逮住了么?”我苦着脸,这阳间就有扶老婆婆过马路都是土豪的说法,我这过去不得给坑死?

    “好吧,是我高估了你小子,那我修为再降到鬼王级别,那你能扶了吧?”老婆子白了我一眼,果真又把修为降到了鬼王初期。

    这下子,我顿时感到一阵恶寒,这位婆婆怕不简单呀。

    是福不是祸,是祸躲不过,江寒苦着脸就说道:“主公,我去扶吧。”

    说着江寒就过去了,结果老婆婆顿时大怒:“不是你撞的我,老婆子不要你扶,要你的主子来扶!”

    看江寒站住脚跟,我顿时汗颜,只能是下了疾行鬼,扣了蓝符就走过去,这老太婆简直匪夷所思,不过只要媳妇姐姐预警,我就真对不住,先飞远点再说了。

    然而媳妇姐姐并没有拉我衣角,我也很快就扶起了老婆婆。

    “好,哎呀,现在的孩子呀,还算是负责任的,老婆子很高兴,既然老婆子没事,那医药费什么就算了,也不用你赔了。”老婆婆很高兴,连夸我好孩子。

    “这还用说么……婆婆,我小时候在阳间,也是个爱扶老人家过马路的好少年呀,捡到钱都交给警察叔叔呢,那婆婆,我这就不打扰你过马路了,这就先走了。”我立马泪流满面,还好这老婆婆似乎很懂事理,居然不要我医药费,其实刚才我已经打算赔点冥金什么算了。

    回头准备继续离开,结果一声‘哎哟’,吓得我差点没摔地上。状共肝血。

    “哎哟,造孽呀!我的海底极品珍珠油!这都给破了,怎么办呀?”老婆婆淡定的斜着眼睛看我,拿出了一个破碎的瓶子,里面还残余了一些液体,就在我眼前,还有意无意手一抖,全倒光了!

    “婆婆……您这……”我张口结舌,娘呀,这简直是专业碰瓷呢!

    “怎么?你不知道呀?这深海珍珠油可贵了,别以为是什么花生油,猪油什么的,你打翻了,赔一座城隍府都不够呀!哎哟,造孽呀!”老婆婆顿时飘过来,一把就拉住了我的小胳膊。

    “婆婆,多少钱给个价吧,你别拉着我了,我赔就是,或者我买给你好了。”我知道逃不掉了,这可不仅仅是鬼王大后期呀,绝对的是鬼帝级别的吧!

    “赔钱?你当老婆子是碰瓷诈骗的呀?这东西是稀罕物呀,不行呀小伙子,你必须跟老婆子一起去海底炼油呀。”老婆婆紧接着说道,已经不打算放开我的手了。

    老婆婆搀紧我的手臂,这次是要死死跟着我了,我顿时感到一阵的憋屈,但谁叫这是位前辈高人呢,也不知道她什么打算,要把我拐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家鬼们都感到气愤,但现在把老婆婆的东西弄坏了,别说是什么珍珠油,就是龙的脂肪都要给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老婆婆,不知道这深海珍珠油是个什么玩意,难不难炼呀?”坐在疾行鬼上,老婆婆一直拉着我的衣角,生怕我逃了。

    “叫我孙婆婆,老婆子当年活着的时候,可是好漂亮的姑娘呢,可惜呀,人老珠黄了,本来全靠深海珍珠油返老还童的,却给你这娃娃一阵搅和弄成这样了,你可得赔呀。”孙婆婆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吧,婆婆,我说的是这珍珠油难不难炼?我这还在赶路,要去给师父找道友呢,如果太难了,能不能先把这事搁置一下呢?”我提议道。

    “孩子!你造孽呀!做事确实是要有始有终,可岂能全是利己主义呢?你只是去找你师父的两个道友,就算你一时找不到,他们也不会马上死,可你把老婆子的深海珍珠油弄没了,现在是老婆子的珍珠油重要吧?”孙婆婆驳斥起我来。

    “那炼油难不难?”我无语了,老婆婆似乎很爱找人说话,还动不动来句口头禅。

    “不难,陪婆婆下趟海底就行了。”孙婆婆说道。

    我顿时哑然了,赶紧把自己下不了海的事情说了一趟,结果她直接说自己早有准备,还拿出来一套避水衣给我。

    “婆婆,你这是准备好了,讹上我的吧?”我哭笑不得,看着这件腥臭的皮衣,不知道是不是真带有防水功能。

    “什么叫讹上你?老婆子只是要找你一起下海捞珍珠,然后把珍珠榨出油来,练成那么一瓶就行了!”孙婆婆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要榨珍珠油!?珍珠还能榨出油来?你当是花生米呀?”我这次有些冒火了,这不强人所难么?

    “要不老婆子会拉着你不放?你真把那玩意当成花生油的价了?”孙婆婆一副鄙视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可您刚才还小手一抖,剩下半瓶都倒掉了!”我气得指出了这事实。

    “没。”孙婆婆一摊手,在众目睽睽下,居然彻底否定了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