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4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一章:追战
    前面黑暗的海峡里,一摞摞的锁链兜着一块块巨大的贝壳挂在海底悬崖上,显然就是人工养殖的一般。

    我往海面上看去,上方根本看不到顶。果然是深海,也不知道是什么鬼东西养的,这么多,贝壳还那么的大块,得双手才能搬来一个。

    “孙婆婆,这上面是什么鬼物?我们这么去偷人家的珍珠,会不会出事呀?”我警惕的问了起来,看锁链和笼子,肯定不是一般鬼在饲养,这么偷了,肯定要出事。

    “什么什么鬼?我们又不拿多,就榨一些。不会给发现的。”孙婆婆无所谓的笑起来,率先飞过去。手往那贝壳敲了敲,那贝壳居然听话的打开了,里面奇形怪状的珍珠就藏在里面。

    她毫不犹豫的挖出了一颗,丢入了袖子里。

    “你还愣着干什么?难道还要婆婆自己来呀?造孽的,也不知道是谁欠谁的了!”孙婆婆看我还不过来,立马就不满了。

    我见几条锁链上有好些,而十方大海下养珍珠的不见得会是什么好鬼物,就过去帮起了忙。

    其他鬼将也就跟着去偷起了珍珠。

    一群鬼将都在死命偷东西,我觉得人多势众,偷东西嘛也快一些,于是想起了被遗忘的刘小喵。并把她放了出来,可刘小喵一看我们的行为,顿时气得够呛,对我一阵的呵斥,甚至对孙婆婆还差点指点起来。

    我怕她闹事了,就立马把她强行收了起来,她是侠女,不能干这个。

    其实我们一路过来,海底也不见有什么贝壳,就算见了,里面也未必有珍珠,还愁着什么时候能榨出足够的珍珠油呢,现在好了,这些肯定是够了。所以我们也顾不上太多。

    孙婆婆好像早有准备,带了个密密麻麻的网兜来,把珍珠全都收集在了里面。

    如果是岸上,我估计冷汗都冒出来了。这简直就是专业偷珍珠的。

    几条锁链上的贝壳很快就给我们偷了一空,很大的网兜也装了满满的珍珠,孙婆婆很满意,喜笑颜开的念叨几句,不知道说了什么,然后笑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孙婆婆,你笑什么?”我不禁感到惊悚,不会是达成目的后,要出点什么幺蛾子吧?

    “没什么,偷……不对,我们拿完了就走吧,这里可不好待太久。”孙婆婆说着,就准备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好好吃呀,哥哥!”惜君却抓起了贝壳,吃了起来。

    王胭舔了舔嘴角,看着我征求意见,我觉得不吃都吃了,也就没打算制止了,点点头就让她们吃起了生蚝。

    宋婉仪和江寒都是吃货,赶紧过去也吃了起来,因为这些东西都不是人能吃的,我也就不打算凑热闹了,看着他们吃了好多。

    孙婆婆飞出了一段距离,看我们还在吃生蚝,就笑道:“孩子,快走,他们来了!”

    我一听,顿觉奇怪,可媳妇姐姐立马就拉了我的衣角,我当即摆动龙鲨的角飞逃起来,回头一看,无数的剑气就飞流而下,从海上面射下来!

    果然,这贝壳是有主人的!

    惜君他们看有了危险,立马也放弃了贝肉跟着我们逃起来。

    逃了一路,数不清的鬼就追逐了过来,这些鬼全都穿着白色的道袍,我看着古怪,心想这阴间也有鬼道?

    这些鬼道士都很厉害,最低级都是鬼王的中期,足有数十个之多,追着我们而来。

    孙婆婆得意的笑起来,就算对方修为不济,也不打算回身去打退对方。

    “何处来的妖邪!为何盗取我们门派的深海珍珠!”

    后面为首的鬼王大后期修士拿着剑追杀我们,一路怒吼。

    我把家鬼收回了魂瓮,留下江寒用盾牌抵在我面前破掉水流,这样我不至于给海水阻力吹飞。

    孙婆婆很快就逃得远了,我心中慌了,这龙鲨是快,但哪可能快得过孙婆婆这鬼帝,她拿了一大袋的珍珠,早就逃得没踪影了。

    一群鬼道士追着我不放,这下子好玩了,我完成了收集珍珠的任务,但却给对方追死了。

    “今天不说出个理所然!我鲁定天势必追你到天涯海角!”领头的男道士发疯的追着我,不知道是鬼道何门何派了。

    鬼也是人变的,剐修炼者可不少,好比荆云,好比刘小喵等,他们侠骨雄心,不屑加入城隍成为阴司的大官,而是更多的结成一派,并籍此互相帮助修炼成鬼仙,眼前这一派也是这般。

    海底礁石很多,还有不少的阴海珊瑚,我不断的逃入下面,居然发现了不少之前连庚交托给我的药品原材料,但现在逃命之时,根本无暇顾及其他。

    这些鬼道士追着我不放,似乎已经定位了我似的,我逃入了海底的礁石带,依然给追着不放,现在放替身鬼蛊也不适合,就一路的准备进行拉锯战。

    逃了一会,看到了个海底洞窟,我立马就要控制龙鲨钻进去,但立即就给江寒制止了:“主公,通常海底深窟,多藏有恐怖鬼物,万不可冒险!”

    他这一提醒,我寒毛都竖了起来,连忙指引龙鲨逃走。

    可刚游出一段,底下洞窟淤泥哗啦震得周边都是,一只大得跟房子一样的大鱼冲我咬来!

    我看这鬼兽,样子恐怖,黑漆漆的就跟碳头一样,修为居然和那鬼道士差不多,顿时又催促龙鲨逃走。

    看来还是上岸比较安全呀。

    鬼鱼的出现,让鬼道鲁定天他们发现了,全都朝着我追来,这一下,又是大鱼,又是一群鬼道,我是上天入地都不行了。

    我不能偷了人家东西还杀人,至少在事情彻底弄清楚前!

    所以一路就让鲁定天带着一群弟子追着,而大鱼似乎认准了我,却不去追鲁定天,我这就奇了,对方可能带着什么避鬼语的法器吧。

    那些稍微修为低的弟子掉队越来越多,很快就只有鲁定天追着我了,他速度很快,好几次都要追上我了,但那大黑鱼可也不是吃素的,虽然在后面能避掉,但看到就不好说了。

    鲁定天很聪明,他是要让龙鲨累了,等大鱼吃掉龙鲨,才打算攻击我,所以一路不徐不慢的跟着。

    龙鲨只有鬼王后期,加上速度见长后,体力却跟不上,很快就表现了疲态,我赶紧拉着它的角,往海面上游去。

    即将到海面以后,龙鲨的速度居然放缓,大鱼似乎却越来越快,最后大嘴一张,一排排如同人一样的牙齿展现了出来,似乎准备要吞下我们!

    不过那龙鲨也不想死,再次爆发了潜力,冲出了海面!

    我拉开了单肩包,拿出了一块翠玉,念了招鬼术将快累死的龙鲨收入了命牌中,随后把储蓄了一天一夜力量的隐蛊戒指向了大黑鱼!

    一道红光正射入了大黑鱼的嘴里,我和江寒也陷入了一片黑暗中!被吞进了鱼肚子里!

    那大黑鱼虽然是鬼王大后期,但却并不是多聪明的鬼物,直接就给控制住了,我收起了江寒,坐在大鱼的舌苔上,憋着气指挥那鱼往另一处游去。

    害怕憋死自己,我最后果断让大黑鱼张开了嘴,猛吸一口气的同时,却听到了后面的叫骂声。

    “偷我门派的深海珍珠!还打算逃?我鲁定天岂会放过你们!”鲁定天在外面叫嚣道。

    我顿时额上冒出了冷汗,原来给发现了,当即让大鱼张开了嘴,从里面跳了出来!

    大黑鱼一个急速前进,让我站在了背上,我拉着它头顶上宛如灯盏一样的触须,稳稳的站着。

    海面上,青天白日,而后面的鲁定天也持剑站在水上,眉目阴寒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他四十多岁的样子,手中一把湛蓝色的剑似乎已经在凝聚力量,我知道这次不能善了,但仍说道:“你也看到了,我手里没珍珠,珍珠是那位婆婆拿走了,你不追她,倒来追我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肯定能打过他,毕竟有大黑鱼还有一堆的家鬼,可现在理亏呀,孙婆婆卖了我,事情得先好声好气的解释下才行。

    “哼,抓了你,不怕她不来救你!”鲁定天气得眼都红了,长剑一扫,阴阳眼里,仿佛一群星光冲着我飞来!

    我立刻把江寒召唤了出来,并且放了个血衣,江寒浑身红灿灿的冲过去,往星光那一档,一连串的爆炸声把他炸退,但俨然没什么事。

    给大黑鱼也下达了远程的攻击指令,一堆的水箭立马飞了起来,冲着鲁定天飞去。

    除此之外,我把惜君和刘小喵她们都放了出来,准备以多胜少,至少把这鲁定天两腿打瘸了再说吧。

    见我一群家鬼全出动了,鲁定天不怒反笑,手指往天上一弹,一道剑光一样的东西飞上了天空,最后炸出一朵花来,我瞬间就给吓到了,忙道:“惜君、江寒、刘小喵、黑毛犼!大黑鱼!给我拦住他!王胭带我走!”

    王胭的血云棺出来后,我立马站到了棺椁上,急速往之前来的海岸逃去。

    然而后面很快就传来一连串的爆炸声,回过头,海对面那至少上百道如同鲁定天一样的剑气烟花!状共斤技。

    “比数量?”鲁定天嘲讽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果然,后面很快就有许多的白影靠近过来,速度都不亚于鲁定天,孙婆婆到底什么鬼呀!怎么招惹了这么厉害的鬼门派!这不是作死么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