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5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一十三章:三天
    这附近看起来春光明媚,紫树花开,但阴气却沸腾之极,让我这样修习鬼道的人都感到浑身毛孔舒泰。嗷嗷待哺。

    怪不得师父要我来找两位道友,看来莫大好处是有的,不过这位南宫瑜老前辈所住的地方太大了点,居然是个门派,还怎么多的修炼鬼,偏偏实力都极其的厉害。

    “不要看了,我南仙剑派是海内大派,人杰地灵,终年仙气沸腾。”旁边的弟子冷笑道。

    “南仙剑派拥有这片海域独有的仙山灵泉,修炼者更是多不胜数,你一会千万别给吓到了。”给我挟持的女弟子有些鄙视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对这些表情全部免疫,我连活阵都见过了。对你这什么南仙剑派还会感到壮观?

    如同通天一样的活阵城墙,可不是你这小山小水能比得上的,这里面还放着一口金色大棺材呢。

    王胭已经给我收起来了,一群鱼上了岸可就游不动了,上楼也确实有点困难,只能是招了疾行鬼上山,南仙剑派弟子都感到震惊,但同样还有些不服气。

    到了半山腰,就跟到了什么名胜古迹一样,全都是古代的建筑。确实有些修道的意思,人死后并不都是进入轮回的,鬼也有修仙,修炼在各种各样的地方,这里便是如此。

    上百的弟子稀稀落落的散落在附近。都在爆着看热闹的心思看我,不过深海珍珠被夺走,大家还是很气愤的。

    听到了动静,最大的一处楼阁里,很快一个中年的男子牵头,好几个男女老少跟在后面从阁楼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掌门!人已经带到了,不过却带着一封给师祖的信件……”几个弟子立即围了上去,开始禀告自己的所见所闻。

    那掌门四十多岁,生得倒是玉树临风,背后背着一把剑,确实是修剑的楷模。我都怀疑荆云是不是出自这里了。

    掌门听罢,嗖一下就闪到了我面前,反正看不到修为,那就是悟道期了,他轻皱眉头。问道:“你是何人?是送信的?送信不需要劫持我门中弟子吧?”

    “在阴间地界,总要小心翼翼些,别说是送信了,卖白菜都能掉人头的。”我笑了笑,拿出了给南宫瑜的信件。

    那掌门伸出手,一阵气息就传到了我手中的信件,这信封就飘悠悠的过去了。

    不过他并不敢拆开信件,看了一眼后凝神说道:“在这等着吧,我会去禀告太上掌门,如果真是自己人,警戒自然而然消除,不过现在,还希望你在原地呆着不要动。”

    “快去快回。”我摆摆手,手中却扣着阴阳令,生怕这掌门带信一走,立马就找弟子欺负我。

    “哼。”那掌门看我一副来去自如的样子,脸上多了一分厌恶,我笑了笑,要是坐实了我师父的辈分,不论修为,老子还能当你师兄呢!

    但心里想的终归不能乱说,看那掌门一闪一闪的跳脱离开,我问了身边还劫持着的三个弟子:“你们家掌门叫什么?”

    “乐正凌。”弟子跟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不是你师祖的儿子呀……那你们门派有多少修炼的?”我试探性的打听起来,这里看起来有三四百的弟子,南仙剑派实施的应该是精英政策,鬼王才能上山。

    而底下的集市应该是低级修炼者修炼的地方,他们需要做点杂物什么的,这确实是很专业的修炼之地。

    “小子,偷了我们的深海珍珠,以为这就能够说得过去了?一封信,就算是太上掌门来,也不能够让你幸免于难!”鲁定天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深海珍珠又不是我拿的,找我?我也不能拉出来给你不是?”我冷笑起来,这鲁定天不知道在门派中什么定位。

    “你!”鲁定天气得浑身发抖,差点没当场发飙。

    “鲁师兄,何必跟一个人类多说废话,如果真出了问题,掌门会处理,轮不到我们多说点什么。”一个男子从人群里站出来,这人打扮是剃了短发,面容削瘦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这人相当的厉害呀,一个人类居然敢独闯我南海,还偷了我们的深海珍珠,真想切磋一下,看看到底什么本事。”一个女子笑嘻嘻的走过来,三十多岁左右,丹凤眼,嘴唇薄,似乎没什么容人之量。

    “鲁师兄,你怕是打不过他的吧,刚才带了这么多的师弟师妹出去,不也灰溜溜给人挟持了人质回来么?”另外两个都到了巅峰的弟子在旁边你一言我一语的奚落起来。

    鲁定天性情急躁,追我的时间也最长,本来就对我十分的不爽,这下就有了发泄的口子,噌一声的拔剑指着我:“我师妹师弟们都还在你手中,你若是诚心的来拜访我们师祖,还请放开了他们,如若不然,休要怪我鲁定天不懂待客之道!”

    “哦,放了你们好一拥而上是吧?人多欺负人少也不知道找个好点的理由!”我冷笑起来,随手一挥,前面三个弟子的束缚全给解开了。

    “还有一个!”鲁定天眼中露出了凶光,弟子是他带出去的,当然要平平安安带回来。

    “见了你们师祖就放,要不然我给你们这么多人围着,岂不是很糟糕?丑话先说前头了,都老实点,不要妄图对我动手,我有很多办法能逃离这里,还有很多办法让你的师弟师妹死得悄无声息。”我威胁道。

    “你!”鲁定天已然愤怒无比,其他的几个和他一起的师兄妹都是一样的愤慨。

    正说着话,掌门乐正凌回来了。

    乐正凌朝我拱手,表情依然很是冷漠,我一看这势头,暗道不妙,手中的阴阳令和蓝符都在启动的状态了

    “太上掌门闭关修炼,冲击更高一层修为,不是事关紧要,两个护山长老并未允许我同行。”乐正凌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手中的信在他手中翻转了下,竟滋滋的似要燃起了火花来。

    “呵呵,烧吧,不过我忘了告诉你了,乐正凌,我师父丘存之已踏鬼仙之境,派我来这里不过是访故友,你要是觉得你们能够承担得了这里面的因果,尽管的来找我麻烦。”我冷笑说道,瞪着乐正凌,一副傲然的表情。

    周围的鬼尽皆哗然,踏足鬼仙,这意味着在鬼里面是逆天的修炼者,就是他们师祖都离着很远呢,而一位鬼仙的实力,要踏平南仙剑派,真是太简单了。

    “这信是丘师伯的?他踏足鬼仙了?”乐正凌深吸一口阴气,手中的信又恢复了原来的样子,他不敢烧了,这一烧,就怕连南仙剑派也给他烧没了。

    “乐正凌,你还当掌门呢,问也不问谁家来的信就想要烧了,也不怕惹下滔天大祸!”我面带嘲讽的笑起来,这种扯了虎皮当大旗的事情我最爱干了。

    乐正凌怕是看我修为不高,所以认为我家师父不知哪钻出来的,因此肆无忌惮,可一听说师父大名就吓成这样,也足见师父大名响彻周围。

    师父就算没踏足鬼仙,但也快了,这次血云棺储存阴气不少,只要我凝练到紫竹节里,聚成一个厉害的阴气块让师父冲击鬼仙,似乎也差不多了。

    “你!”乐正凌这下也有些台阶上太高,已经下不来的感觉,而一群弟子都有些愤怒,显然对我这外来者很排斥。

    我也不是来这玩的,犯不着给他们什么好脸色,况且大家都知道我是人,这本身就已经带有排斥性了。

    “不知道南宫老前辈什么时候出关?得有个时间吧?”我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来的不巧,太上掌门三天后出关。”乐正凌回答完就有些不高兴,他觉得是给我牵着鼻子走了。

    “哦,那好吧,我三天后再来,信我留在这了,掳走的那位美女弟子,就先跟我三天吧,你的弟子太凶了,我生怕招了不测,等南宫老前辈出关了,我再登门道歉。”我说着摆摆手就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慢着!不许走!弟子留下,珍珠还来!否则,我鲁定天宁可冒天下之大不韪,也硬将你留下!”鲁定天火冒三丈,拔出的剑再次高举指着我:“你偷了我们的珍珠,还掳走我们的弟子,我岂会让你轻易离开!”

    “南仙剑派的弟子都和你一样,我估计没见你们师祖就先挂这了。”我淡淡的说道,看向了乐正凌。

    “鲁定天!待一边去!”乐正凌呵斥了一句,随后冰冷的脸上渐渐溶化出一道笑容:“远来是客,既然是丘师伯的门下,便是我南仙剑派的人,不如在我们剑派的客房住上几天如何?到时候太上掌门出关,我也好通知你一声。”

    我怎么看乐正凌的笑容都那么渗人,而这一群的鬼王弟子全都面露不善,我前脚踏出,会不会万剑飞来?状鸟节血。

    留下还是不留下?

    我脑筋急转起来,看着周边的环境,确实还是不错的,而师父的名头也唬住了乐正凌,如果没什么危险,留下其实是很不错的选择,能消化血云棺之前存储的力量。

    我一副沉吟的样子,乐正凌似乎知道我的顾虑,就说到:“就是丘老的门下,可如今你随同匪人盗走了我们门中的深海珍珠,又掳了我门下的弟子,此事就算放到哪里说也说不过去,不如等太上长老出关后再裁定责任如何?你也不想门下一群弟子尾随你吧?”

    “也好,那我就先留下来三天。”我点头应下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