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5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一十四章:切磋
    南仙剑派的弟子跑得都快,都来追我的话阴间我就不用呆了,所以能化解还是要化解为主,方便我日后行事。

    乐正凌脾气倒是冷冰冰的。看我说要留下,连我名字都懒得问了,说道:“好,我还有事情需要处理,这就先走了,这位道友就交给鲁长老带去客房休息吧。”

    说罢,他整个人就消失不见了,我倒也没打算和他交集,可带我去客房,至少换个女的呀,关鲁定天什么事?

    鲁定天看自家掌门走了,脸上顿时多了一抹狠历:“听说你是丘老前辈的高徒嘛。这客房就在那边,倒也没什么好去的,倒是好容易来了高手,我们大家伙都很好学,想和阁下切磋学习一番,你看如何呢?”

    我脸色微微一变,看向了前后左右,这大广场上,确实好些弟子都有这意思呀。

    “是呀,普通弟子就算了。人数有限,就由我们几个大长老来吧,也能更好给弟子们们示范一下好的招数,大家觉得好不好呀?”脸色阴郁的男子大声说道,话音落下。一大群的弟子全都拍手叫好了。

    “哈哈,不错,不但是外派的道友,还是丘老前辈的高徒,招数手段应该颇为精妙,肯定不是一般门派所能比,同场较技一番也是难得,鲁大长老先来吧,我刘大禾就在后面垫底。”大长老一级别的男子说道。

    瞅了一眼,现在弟子应该还不是全部,最高级还只是大长老级别的。太长老那个级别,恐怕还在静修呢,南仙剑派果然藏龙卧虎。

    “也好呀,那我们这边就三位吧,李师妹你上次和水下猛兽大战伤势未痊愈就别上场了。鲁定天长老,刘大禾大长老,还有我褚涵一同出战。”薄嘴唇的女子半眯着眼睛说道。

    我顿时嗤笑道:“你们三个鬼王巅峰级别的修为,这么对付一个入道后期的弟子,真的好么?本来就不是主场,哈要抵抗阴气侵袭,和高自己一层修为的打,大家觉得这就是南仙剑派的待客之道?”

    一群鬼弟子顿时窸窸窣窣的议论了起来,无论把这事带哪去说,确实也有点欺负外人了。

    “道友,你太过敏感了,这只是一场切磋!点到为止,大家互相学习而已!难道你还怕我们人多欺负人少么?我们一个打一个而已!”褚涵反映敏锐,立刻大声的圆了这次的危机。

    我心中冷笑,现在换一个打一个了,要不然刚才还真打算三个一起上呢,这一战不打不行,不打这三天没法安宁,肯定会换着办法以各种各样的方式挑衅我。

    “你不会不敢吧?下场切磋,打打把式而已,吓成这样了?”鲁定天得势不饶人的偷换了概念,一群弟子也顿时深以为然了。

    “也好,那就下场打打,不过话先说开了,点到为止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点到为止?行啊,不过有时候刀剑无眼,这一点实在也难以掌握呀,不过保证你回到客房还是能做到的!”刘大禾哈哈大笑,随后和鲁定天交换了个眼色,鲁定天也就持剑上场了。

    好些指导长老都开始把弟子遣离广场,给我们创造决斗的场地。

    三个大后期大长老摆明就是想着要把我打半死后丢客房,我也不打算客气了,就说到:“好吧,刀剑无眼,到时候可别说我不留面子!”

    我的声音传出了很远,惹得一群弟子都嚷嚷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战者报上名字!”鲁定天飘到了场地中央,长剑平指着我,一派宗师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胜过我再说!”我冷笑起来,拿出了拂尘,随手一扫,一片光晕洒下来,仙气十足。

    这拂尘已经不是烧火棍了,之前孟婆婆帮我劫了空玄门掌门的拂尘,经过我的融合,现在的拂尘具备除魔和灭鬼的能力,给扫中一下不轻松。

    “好!今天便让你常常我南仙剑派的残梦仙剑!”鲁定天大怒,给落了面子后长剑一摆就收到了后面,伸出了两指置于身前,随后念起了逛来。

    看他在念咒储蓄大威力法术,我当然不会让他得逞,不过小法术肯定没用,一道的红符出现在我手中后,我两指点了下背包里的法盐,念道:“长歌踏三界,大道破无穷,天一道!天道长歌!”

    拂尘瞬间抽走了我身上存着的力量,随后经由我一挥,法术立即就释放了出去!而且一下子就抽去了我两成的法力!对于修炼了巢祖道统的我来说,确实有些太多了,这让我觉得师父这招有点坑了!

    可周围还是引来一片惊呼声,因为我的借法速度太快了,远远比鲁定天要快很多!

    鲁定天身为大后期的鬼王,这还闭着眼睛,我的法术就已经形成了,一时间周围响起了雄壮却又诡异的声音,细听之下,雄奇的声音来自了天上,而诡异的声音却来自了地下,我则按照师父的教导,细念小咒语控制着**术的运行!

    霎时间,一环环的阴阳噌噌噌的形成一个个盘,在周围悬浮起来,这些阴阳环有成年人高,不断的高速旋转,随后让我都感到心中一滞的是,这阴阳光环射出了一道道粗壮足有圆盘那么大的激光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周围的鬼全逃了!

    数十道恐怖无比的黑白激光全都乱射起来!

    我连忙手指打出结印,快速指挥这堆圆盘和激光的方向,但只要一道,就够鲁定天受的!

    鲁定天法术还在凝聚,我也是第一次用这法术,一时控制不过来这么多激光,乱打之下,居然没有一发打中他的!

    不过这境况吓得鲁定天脸色苍白,跑得比兔子还快,一下子就飞到了树上去了!

    “你!”鲁定天大怒,剑气也集中差不多了!我根本没感到有半点的紧张,因为我已经能控制剩余大半未经发射的圆盘和激光了!

    又移动向了鲁定天,这一次是激光齐射!我看他如何躲避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轰隆!

    又是一连串的攻击,鲁定天浑身剑气也飞了出来,无奈之下,刚幻化出的硕大宝剑虚影,此时全都拿来抵挡了我的激光!

    也不知道轰了几次,连那颗紫色的大树都给我轰塌了,这次师父教的法术太厉害了!看来他给外婆刺激得不轻,没准师父都在想我不是要威力凶猛得么,这就给你好了,就怕你控制不住呢。

    射完一波激光,鲁定天已经跪倒在地了,不过仅仅是额上青筋冷汗冒出来,并未受伤,可前面那把剑却断裂开来,成了两半了。

    刘大禾和褚涵脸上都是青灰,没想到一个大后期的大长老能给我打得宝剑都断了,刚才我的阴阳轮如果全控制好射向鲁定天,那魂体岂不是灰飞烟灭了?

    “鲁大长老!快拿剑!”刘大禾还是很团结的,立即取了自己的配剑丢了过去。

    鲁定天却气得脸都青了,狠狠的瞪了刘大禾一眼,心里没准早就想认输了,你丫的刘大禾还丢剑给我算几个意思?想我给轰死怎么地?

    观战的弟子太多了,鲁定天接过了刘大禾的剑,心里虽然不想战,可也不行呀,太丢人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不好意思,刚才那招我第一次用,没全打中,这次我要用大招了,这招我很熟悉,你等着。”我笑嘻嘻的说完,摸出了一张红符,拿出了朱砂笔,快速写了几个字,然后念起了咒语。

    鲁定天差点没翻白眼了,连忙运剑念咒,可这一站起来,脚就哆嗦,他已经有些担惊受怕了。

    “阴阳追仙锁,疾驰无停歇!天一道!追仙锁魂!”我收回了朱砂笔,拂尘插到了背后的运动裤上,随后两手一拍,嘭的一声,十六条追仙锁猛然间就从我身后飞了出来,搅向了鲁定天!

    锁链虽然就十六条,但每一条都和师父的一样,有成人手臂那么粗!

    嗤啦嗤啦的金铁交鸣声穿啦,这次鲁定天的法术还是没施展开来,看到十六条追仙锁飞来,立马脚尖一点就要逃开,可刚才已经受了轻伤,腿还软呢,飞得也就没那么快了,我的锁链却快速无比,瞬间把他缠上了!

    鲁定天大叫一声,噗通的连人带剑栽倒在地!

    “鲁大长老!”几个大长老连忙飞过去救人,大长老就三个,一个褚涵,一个刘大禾,还有个姓李的女子,全都过去了,其他弟子都尽皆愕然的样子,目光全集中到了我身上。

    我也不至于不识趣,手指一弹就把锁链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姓大长老扶起了鲁定天,褚涵和刘大禾问了几句,看自己人没什么,目光就望向了我。

    “厉害!不愧是丘师伯的关门弟子,阴阳法术用得如此的玄奇!我们这些虽然不是师祖亲自指导出来的,但也不会怕了你!让我刘大禾来会会你!”刘大禾大声说道,一副我是关门弟子,肯定有秘法什么的,而他们是偏执旁门,打不过也不丢人。状帅广血。

    一群不明所以的弟子全都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,确实给这刘大禾说到心坎上了,心中都纷纷觉得如果我是师祖的亲传,肯定也牛气上天了。

    “哼,本来就不公平了,我们这些旁枝末节的,哪能打过亲传弟子,不如这样吧,我们两个打他一个!这才公平!”娇柔的腰肢扭得吸睛的褚涵走向了刘大禾旁边,我眼都瞪大了,当然,不是因为她的身材,而是因为她太无耻了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