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5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二十章:寒霜
    我手中扣了阴阳令,心惊肉跳的连忙开了门,打算稍有问题,就借道还阳了。南宫瑜厉害呀,闭关三天,现在也不知道修为怎样了。

    门打开了,一身白色衣服的老婆婆站在了外面,脸上没有丝毫的表情,仿佛喜怒哀乐全都给掩饰得干干净净了。

    冷,这是她给我的第一感觉,然后才是她的面容,年纪。

    因为是白发苍苍,所以她看起来大概有七十岁左右,脸却很干净,皱纹很少。绝对没有孙婆婆一半,可想而知她年轻的时候到底如何的花容月貌。

    “南宫前辈,我是夏一天,奉师命前来拜访前辈的。”我赶紧给她行礼。

    南宫瑜点了点头,冰冷的脸上依稀牵扯出了点表情:“是存之的弟子,想不到他死后,还收了你这么一个弟子,吃饭了没有?”

    “多谢南宫前辈关心,已经吃过了。”刚才冰冷的感觉又消失了许多,南宫前辈好像也没那么难相处。

    “叫我师叔吧。”南宫瑜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南宫师叔。”我连忙说道,其实刚才我纠结是不是该叫‘师娘’的,但看到她冰冷冷的表情,还有一板一眼的样子,直接让我把‘师娘’这称呼吞回去了。

    “来信已经从我弟子那阅过了。你师父在那边还好么?”南宫师叔问我,自己却引我去了外面。

    我赶紧的跟上,生怕把距离拉远了:“挺好的,师父现在在水镇城隍里教书呢,还指导其他鬼修炼,不过教授的东西都偏重品行的塑造。”

    “嗯,你师父品格高尚。一直是我们的楷模。”南宫师叔淡淡的说了一句,然后走了好几步才问道:“听我弟子说。你师父已经踏足鬼仙了么?”

    我一听,心中就觉得苦涩,这有些难到我了,牛皮果断不能乱吹,当即说道:“不是,当时情况紧急,是师侄胡说了,师父和鬼仙仍有半步之遥。”

    “这不怪你,不过你的品性和你师父却是不同,很滑头,你手中的阴阳令可以收起来了,如果我想杀你,你逃不了。”南宫师叔点评了起来。敲打之意也很明显。

    怪不得热情的孙婆婆和她对付不来了,而阴阳令给识破,我脸上仍不禁微微一红,在高人面前,果断是什么都没用,唯有实力才是核心。

    “你可以放心,你师父的来信已经和我介绍过你的性情,让我小心你在门中惹事,也让我指导你的修行。”南宫师叔平静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松了口气,还是师父最好呀,连这点都算好了,我连忙说道:“师侄顽劣,师叔能费心指导,师侄感激不尽。”

    南宫师叔点点头,然后说道:“然而人鬼殊途,指导修炼恐怕对你而言意义不大,就是生前的道统也和你如今所学相去甚远,听说你主修的是鬼道,倒是可以让你去后山修行,那边阴气重,修为会提升快些。”

    我之前就觊觎那边的阴气,一听南宫师叔这么大方,连忙说道:“多谢师叔大行方便之门,师侄定当静心苦修,不枉师父和师叔一片好心。”

    和南宫师叔说话很无聊,就是这么一问一答的持续着,一路过了竹林小道,又到了另一片后山竹林之中。

    期间说了很多修炼的事情,也指导了我一些窍门,不过她的表情仍旧不带笑容,仿佛天生就失去了笑颜。

    送我到了后山的竹林小屋后,那边的竹子明显成了暗红色,阴气也重得可怕,居然远超我凝聚大聚阴阵后的阴气,如果在这里布阵,还不知道能达到什么程度呢。

    “我听说你要解引凤棺。”南宫师叔问我。

    我连忙点头:“师叔知道如何解?”

    “不知,不过我可定其风,而孙妍或可破此阵,你信么?”南宫师叔说道。

    我心中骤然一惊,原来两位都是高鬼,也不知道她们修为如何,能破活阵,那我就知道外婆是不是给引凤棺掳走了,甚至还能救出惜君的妈妈来。

    走遍天下都不用,两位师叔就能找到破解的办法!

    “我当然信!孙婆婆实力我是见过的,肯定厉害得上天了!”我连忙说道,可一说完,我立马后悔了,我看到南宫师叔脸上寒霜又浓厚了一层,眼睛已经半眯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南宫师叔道:“难道你以为,我这半步鬼仙的作用,还不如孙妍么?”

    我吓得退了一步,忙摆手道:“肯定不是,南宫师叔必然更胜一筹!”

    居然也是半步鬼仙了!

    难道是这次闭关有突破,直接让她踏足几乎鬼仙的境地了?这太逆天了,师父看起来都比她要老的多呀。

    “我必然能破此风,但孙妍能不能破阵我不知道,况且她来去不定,实力也是忽强忽弱,实不能委以重任,只暂时不能做他人想,便算上她罢了。”南宫师叔脸色不悦的说完,看我一副迷惑的样子,她又想到了什么,道:“她将我的珍珠偷走,可说了具体用来干什么?”

    我不敢再乱说话,忙道:“孙婆婆说要拿来榨油的,其他并没有多说。”状乐狂亡。

    “你在这修炼吧,我这就去找她去了,缺少的食物,我会让门下的弟子给你送来,平时也不要出岛了,等我回来。”南宫师叔冷冷的说着,随后让我去修炼,自己去找孙婆婆了。

    我心中有些担忧孙婆婆处境,连忙说道:“南宫师叔,这深海珍珠我也有很大一部分责任,如果珍珠已经给孙婆婆榨油了,我愿意想尽一切办法赔偿的,请您不要难为孙婆婆。”

    孙婆婆是好鬼,以为我给抓住了还跑来救我,现在南宫师叔都半步鬼仙了,和师父一个修为,孙婆婆定然是打不过她的,至少先保住了孙婆婆再说。

    南宫师叔根本不理会我,看了我一眼就消失不见了,来去行踪不定,虽说是剑修出身,却不见带剑,委实神秘无比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的同时,有点担心孙婆婆,不过南宫师叔既然说她破风,孙婆婆破阵,那这事情就还有商量,但苦头可能是要吃一些的。

    师父的两个老情人,不但是竞争对手,私底下也是对头呢。

    后山竹林没其他的鬼在,两个太长老虽然守后山,但这里应该不会来,我立刻在房子周围布下了大型聚阴阵,汇集外面的阴气。

    阵刚立起来,我走进房子时,浑身跟挂满了铅块,重的呼吸都不畅通了,我连忙放出了所有的家鬼。

    黑毛犼最为敏感,一下子就精神了起来,并且开始进行有序的吐纳,它长时间和师父在一起可不都是玩的,也知道了修炼的办法。

    其他鬼都很高兴,但惜君还是很委屈的,毕竟她只能够噬魂,又不能集魂修炼,修为就有些止步不前了,而上古的魂瓮也很诡异的没有带给她任何好处,我现在已经对她的本质起了一些疑惑。

    惜君到底是什么样的存在?

    看来揭开引凤棺的脚步还是要加紧一些,只有破解了这里面的秘密,我才能清楚惜君的本子。

    “哥哥,我马上就能晋级了,我饿了,要不回去你把那个抓来的老道士给惜君吃了行么?”惜君跟我诉苦,看着大家和她等级已经没区别了,她也有些着急了。

    她说的是李剑臣,吃了李剑臣,我想象不到她会瞬间拔高到什么程度,但鬼帝肯定是没问题的了,可吃了李剑臣,我还能不能控制住她?我连自己都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“哥哥会想办法让你提升修为的,你别着急,惜君妈妈也会尽早救出来的,南宫师叔不是说了么,她们有把握破局。”我宽慰道。

    “哦……那她们如果破不了怎么办,能不能把那老道士让惜君吃了?”惜君摇着我的臂膀,腻声腻气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到时候再说吧好不好?”我摸着她的脑袋,心中也感到很为难,李剑臣是一代宗师,真要吃了也有些过了,李破晓师徒那边没法交代。

    “好吧,那要安慰奖励,哥哥亲惜君一口好不好,胭儿说,亲密的人都要亲亲的,哥哥睡觉的时候都是惜君亲,但惜君想要哥哥亲。”惜君没得到便宜,立即就要奖励了。

    我顿时一愣,看向了一旁的王胭,王胭吓得脸都红了,连忙转过身去。

    其他的家鬼都笑了起来,宋婉仪更是掩嘴偷笑,眼眸里满是戏谑。

    我平时不睡觉,一睡觉就特别死,醒来时,通常两个孩子都在我身边睡着了,根本不知道她们醒着的时候玩了什么游戏。

    不过我也没感到有什么奇怪的,觉得小孩子都喜欢这么玩吧,所以就对着惜君的额头亲了一口。

    王胭转过身,眼睛亮亮的看着我,一副期待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就奇怪了,这俩孩子都怎么回事呢,我瞪了一眼宋婉仪,她笑得最厉害,生怕她灌输了什么奇怪的理念给两个孩子。

    宋婉仪无奈的摆摆手:“主人,我才没那么无聊教这些哩,现在的孩子还需要教么?”

    我当即无语,但也没理由去驳斥她,王胭也想要给我亲一下,只是没敢说,我叹了口气,只能是亲了下王胭的额头,这下两个孩子都高兴了。

    安慰好两个孩子,我开始用用这里的阴气凝聚阴气块,继续进行一系列的修炼。

    为了能够检验出惜君的体质,我还特意的给了惜君阴气块尝尝鲜,结果她吃下后,确实也涨了修为,我心中松了口气,看来只要是能量体,对她还是有用的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