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5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一章:古怪
    吸收的阴气块的阴气会更纯粹一些,而且鬼突破进境时,需要有大量的力量冲击临界点,用阴气块恰恰能轻易突破。

    紫竹节带来的效果让我很满意。而这里的紫竹林应该藏着更深一层的秘密,所以我打算再深入一些,没准能找到师父移栽过来的紫竹呢?

    出了门后,我鬼使神差的朝着后山禁地那边走去,似乎会有什么东西瞪着我似的,看了一眼之前给两个太上长老拦着的地方,这次诡异的没有防备了。

    我觉得应该是南宫师叔不在以后,两位太上长老就不打算守着这里了。

    瞅了竹林口里面的情况,感觉红灿灿的,最里面居然还有紫色的光芒藏着,我心中的好奇到了极限,很想走进去看看有没有紫竹。

    没准师父珍惜无比的紫竹在里面一大堆摆着呢?凭借我的手段。一定能再制作多一些紫竹节吧。

    “来呀……”

    正当我瞅着里面看时,忽然一个声音召唤起了我。

    故意拉长的声音让我浑身寒毛都竖了起来,里面阴气非常的重,不断的像是有狼烟翻滚起来一般,朝着我这头飘来。

    我深悉一口气,人说实力强了,基本就没什么可怕的了,艺高人胆大的我往前面迈了一步。

    “快来呀……”

    我随着声音看去,眼前红色、紫色、白色的光交替的闪烁,真像是当时初回小义屯那时候似的。

    南宫师叔是从这里面走出来的,既然她在里面修炼,应该不至于是什么恐怖的地方吧,我有走了两步,开口问道:“两位太上长老在么?”

    里面再次没有任何的声音,而一个十几岁的女子声音继续的召唤着我。

    “来呀……这里有你想要的东西……”

    我听罢。脸色青灰起来,我不是第一次出来混的孩子,这显然是预示危险的存在。

    我毫不犹豫就连忙转身离开,而里面的声音更是极尽暧昧的叫起了我。

    心中感到好奇,却又不得不压制的感觉不好受,但两位太上长老似乎都说里面危险,那就有一定的可信度。

    家里还有四十几个竹节呢。这次到了七个,已经足够我冲的了。不需要再去冒险做这事。

    走回了门外事,里面的声音连续叫了我七次,我没有一次应答,也没有回头半次,所以直接躲过了这勾魂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!你跑进禁地做了什么!”

    正当我走出了竹林口时,一个声音从旁喊起,我怵然一惊的看向了来人,心中不免有些紧张,居然是乐正凌!

    “就路过看看,这地方景色挺好的,奇怪呀,怎么守山门的两位太上长老去哪了?”我尴尬一笑,看向了乐正凌。

    “鬼鬼祟祟。看你进我门派来就不像是专心修炼的,亏太上掌门居然相信了你!”乐正凌和我早就撕破脸了,看左右无监视者,脸上冒出了冷笑。

    我心中骤然一惊,他不会趁着南宫师叔不在,要杀我吧?

    “呵呵,乐正凌,我这次也懒得叫你掌门了,你那点心思我早就看破了,别以为南宫师叔真是笨蛋了,当她什么都不知道么?”我随口就胡扯起来,脸上却一副正八经的模样。

    乐正凌脸色顿时煞白,但很快就恢复了正常:“夏一天,我乐正凌行的端坐的正,不怕你诬陷,你自己跑进了禁地,却还一副正气凛然的样子,就是再傻的人都觉得可疑吧?哼!”

    既然肯和我卖乖,说明他心中也有鬼,并且是害怕南宫师叔看破他的行迹的,我顿时松了口气,但与此同时,心中又开始活泛了起来,两个煞星门神突然不见,乐正凌却一副刚好在此的模样,难道要打禁地的主意?状央吐扛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这禁地是不是掌门也能进?早知道问问南宫师叔就好了。

    如果乐正凌真和两个太上长老勾搭在一起了呢?那我在这里岂不是很危险?这可不好玩儿。

    就不知道禁地里有什么东西,一直呼唤我进去拿,然而现在似乎和乐正凌的利益关系碰触在了一起,恐怕要出点什么事端了。

    “嘿嘿,我看到两位太长老不按规矩,居然不守此禁地入口,当然要看看怎么回事,并且刚才我也有问过了两位太长老所在了,还是你觉得我一个外来的人,还真敢到处乱闯?”我脸上一副不可置信的样子,这顿时让乐正凌杀意陡升。

    “哈,谁说我们疏忽职守了?暗中观察你这品行不端之人而已,果然呀,非我族类,其心必异,你小子卖着自己师父的幌子,其实打的是我们紫竹禁地的主意吧?我们看着你好久了,刚才进去这么久,可是做了什么坏事了?”老年男子的声音传来,我看向了声音的方向,那守山门的太长老果断的从丛林中走出来。

    “你这小子果然滑头无比,毕师兄刚才提议我藏在树林里,我还觉得多此一举,太过草木皆兵了,如今却印正了此言非虚,不过念在你初犯,又是太上掌门好友的弟子,这次也就算了,毕竟没感应到禁地失去了东西,不过再有下次!可别怪我萧卓秀不通情理!”女太上长老脸色骤然狠历了下来,瞪着我大有不遵命就难说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毕波太上长老,萧卓秀太上长老,原来二老都在呀,真是吓了我一身冷汗,还以为禁地这次招了贼,给偷了什么重要的东西呢。”乐正凌淡淡一笑,两眼看过来时,全是笑意,似乎吃定了我。

    我心中剧烈跳起来,心中暗觉自己卷入了什么了不得的争端里了,原本才找到的好修炼之地,现在成了豺狼虎豹的聚集地了!

    南宫师叔呀,都是你养的狼呀,前脚刚走,后脚就造反了。

    我心中急忙想着办法,但他们整天都想着怎么算计这禁地,我可不如他们呀,这一阵,指定是输了,当即就说道:“两位太上长老,你们都什么修为了?我那点微末本事,偷没偷到东西你们一眼就看出来了,现在可什么都没有。”

    “臭小子,不要和我们打马虎眼,这些事谁知道呢?可能你真偷了什么呢?”毕波冷笑起来,上下打量我。

    萧卓秀笑着摆摆手:“毕长老,算了,我们也不能平白冤枉了他,偷没偷,是不好说,但毕竟是眼里看到的,我们也不能空口无凭不是?这次算了,希望这位小辈往后不要乱闯我们紫竹禁地,免得生出什么误会来,再有一次,可就别怪我们不客气了!”

    “多谢两位太上长老理解,都是小辈我愚笨,误闯了禁地,下次再也不这样了。”我连忙的道歉,心中却对这三位鬼帝生出了警惕。

    “嗯,你先走吧,这里没你什么事,不过记住,别在来了,不然赖上你的可不止是我们!”得到感谢的女子说道。

    “滚,一个外人,什么地方看风景不好,偏偏到这里来!”毕波冷嗤道,不屑的摆摆手。

    我一溜烟就跑了,但心中对此情形感到很糟糕,乐正凌到底打了什么主意,而两位太上长老怎么会成为乐正凌一派的?

    而这里面的声音,又出自哪来?是鬼还是人?勾我进去,到底是为了什么?

    我片刻都坐不住了,刚脱离的了此事,按照对方思路,到时候出问题没准就赖上我了,我赶紧的往前面的门派驻地走去,大部分人都在那边办事呢,包括王昌和也在。

    问了两个路过的弟子,我去藏书阁那边找到了正在阅读的王昌和,把这事情跟他一说。

    王昌和虽然顷刻警惕了起来,不过很快他也就看着我,摇头一副好笑的样子:“一天小侄,你呀你,太敏感了,掌门经常回去后山巡视的,偶尔路过禁地也很正常,况且他要禁地也很容易,只要征得太上掌门的同意就行了,还有,两位太上长老都是在门中清修了数十年的长辈了,要背叛门派,断无可能,你不要再臆想啦,听你说完,我细细一想,其实此事还是经得起推敲的!”

    我听罢,对王昌和这老好人一阵的鄙夷,人面兽心的多了,在门派呆久了,你哪个看不顺眼?

    “对了,王太长老,这禁地里面到底有什么恐怖玩意呢?两位太上长老好像跟得很紧呀?”看来要说服王昌和不可能,就看能不能查到有用资料了。

    “这个呀……呃……门中禁地的信息,是绝对保密的,不能道与外人知,我王昌和可不敢开此后门,小侄你饿不饿呀?我请你去吃点好吃的?”王昌和笑道,一副喂饱了我肯定就没这么多话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心中不禁腹诽不是我的门派,我着什么急,可偏偏南宫师叔严令不让我出岛,这就相当于软禁我了,你王昌和倒是好玩了,以为我是没吃的想去你禁地找吃的不成?

    “我不饿,王太长老您看书吧,我就不打扰您了。”想了想,我决定去问问李君敏,看看能有什么建议。

    李君敏在教习课上任教呢,我等了好一会,她才上完一节课,抽了课间时间来和我说话。

    “禁地?”听完我的叙述,李君敏在教室外踱步起来,随后看了我好几眼,一副想要从我脸上看出花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事不宜迟,李师姐要是也不说,可别怪我离岛了,我可不参与这事!”我威胁道,拍了拍后面的单肩包:“我要走,你知道没人拦得住我的。”

    李君敏轻蹙眉心,考虑良久,拉我到一旁说道:“好吧,这事告诉你也行,不过你得保密!”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