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5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二十二章:约会
    “好,这事我保准不说。”我点头,心中想着千万别涉及到小命的事,这些鬼都不是善茬,别知道了秘密天天派弟子来追杀我。

    可好奇心还是怂恿我继续听下去。

    “里面有个灵体。很厉害,很危险,太上长老在位的时候就严令我们大长老以上都不能进入,而后山更是除大长老之外都不能踏足的禁地,普通弟子长老就更别说了,甚至连你居住的小院子都不能进去呢。”李君敏压低了声音说道。

    我面色凝重,谁跟我说起灵体,我都仅仅是认为是鬼,但现在是一个鬼修和我说这话,顿时让我觉得情况比想象的复杂:“灵体……不是鬼么?”

    “是天地蕴育而出的生灵!也就是你们人说的妖,凝灵成妖。”李君敏解释道。

    我听完,倒吸一口冷气。这凝出的生灵居然叫做妖。人说,事出不凡便是妖,这不凡之物,确实叫灵体或者妖没错。

    “妖……和鬼有什么区别么?我确实是第一次听说过有妖,我以为只有鬼呢……那这妖是什么妖?”我心中扑通一跳。禁地藏妖,我还真没想到,鬼是生灵死后的产物,而妖是天地孕育而出的灵体,这我就懂了,一个是剩余的产物,一个凭空多出来的。

    以前只在传说里听说过妖这玩意,但现在还是第一次这么近距离的得到这真相。难免心中好奇之极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很聪明么?这里什么最多?最可能生成灵体?”李君敏试着问我。

    “竹……”我说罢,脸上一阵的发白,紫竹成妖!竹子都成精了!

    “嗯,你确实很聪明。”李君敏朝我伸出大拇指。然后说道:“你既然知道了,那就安心吧,也不要往禁地那边探知情况了,那妖精没那么容易出问题,太上掌门也不是孩子,会放任这么个东西在禁地中,自己去找孙师叔讨回深海珍珠。”

    “这妖到底多厉害?能让你们台太上长老都这么紧张。”我试探性的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妖,妖当然是妖仙了,没这个级别如何成型?也不会有灵智一说,禁地那只,听说已有灵智,也不知道是修炼了多少年呢!你别想着去打妖灵的主意,会出事的。”李君敏提醒我。

    “谁没事会去找死呀,不过那妖怪好像是给困在里面的吧,到底怎么给困里面的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妖要凝形才能成精,不能凝形就是灵,这妖还没成吸收完本体呢,脱不开也属正常。”李君敏沉吟说道,一副自己也不是特别清楚的表情。

    我实际也没明白妖精的构成,就更没法子去揣测其中的意思,反正我现在是不能给乐正凌拉到这事情里面,要出事了,也要让南宫师叔找他,怎么都不能赖到我身上。

    “李师姐,要不你陪我去转转呗,去集市我请你吃大餐怎样?”我忙忽悠道。

    李君敏咽了口唾沫,一副这敢情好的样子,但一看好多的学生都在等着她来复课,而且已经很不满的样子,她就有些难为情了:“一天,不行呀,今天轮到我上课了,至少也得等到晚上,你知道平日都晚上下了课才去找你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的课时真长,还有修炼时间么。”我想想也是,不过到了深夜,店铺早就都关门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最近正巧到我轮班呀。”李君敏说道。

    我无奈了,没有李君敏就不能随意离开,这不还有好多的弟子在监督我呢。

    “哼,也不看看自己是什么东西!到处勾三搭四!”远处鲁定天瞪了我一眼,杀意勃然而出。

    我回头一看,这货不知什么时候就到这里了。

    “哟,是鲁大长老呀?好几天不见了,又精神了。”我笑了笑,鲁定天和我单打独斗给打得服气了,几天不敢找我麻烦,这次不知道吃了什么炸药。

    鲁定天哼了一声,就到了李君敏的身畔:“李大长老,你们天天晚上深夜出游,可有不少集市的伙计看到了,希望你能顾虑到自己在门中的身份!不要深更半夜还跟个男的到处瞎晃!”

    李君敏一听就炸毛了,发髻的头发都飘了起来,一身修为全暴露无遗:“鲁定天!我半夜约男的出游,与你有何干系!”

    鲁定天眼见李君敏修为全都复原了,还隐隐比之前要深厚了些,不禁更是气了:“李君敏!你是不是和这妖邪双修了!”

    我一听,一口老血差点没吐出来,听过人提双修,没想到鬼也提这个,不过鬼道确实是有那么几种法术,好比养鬼道,好比净灵道都擅长这个,也怪不得鲁定天会这么想了。

    “鲁定天,你滚!再嘴里乌七八糟的说这些没着落的话,就别怪我不客气了!”李君敏气得浑身剑气都给激发了出来,弟子们都纷纷后退,生怕大长老出剑给炸到他们。

    鲁定天怨毒的看了我一眼,冷冷的瞪着李君敏:“你变了!”

    “变了又如何?不变又如何?”李君敏冷笑说道,然后看了我一眼,示意让我离开。

    我可不想成为三角恋的男主角,赶紧一溜烟就走了,鲁定天肯定是误会什么了吧。

    四个大长老里面,两男两女,那刘大禾或许和褚涵一对的,这鲁定天没准和李君敏曾有一腿,谁知道呢?

    “鲁大长老,我这就走了,你们慢慢聊呀。”我说完一溜烟就走了,转道藏经阁找老王去。

    老王还在藏经阁里看书,看我去而复返,还有些好奇我是怎么回事。

    “王太长老,我刚才想去找李君敏大长老去约会的,结果给鲁大长老撞到了,现在只能是来你这叨扰了,嘿嘿。”我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这样呀,鲁定天大长老和李君敏这孩子原本就该是一对的嘛,只是最近正在冷战嘛,你一出来,很难免不让鲁长老误会呀。”王昌和说道。

    和老王又说了一堆的事情,我开始向他提出想要跟他交流学习的目的,实际也是为了制造不在后山的证据。

    王昌和倒也没有吝啬,就和我谈起了修炼上的事情,毕竟也是悟道期的鬼修了,多少和我现在修炼的鬼道有共通之处,打开了话匣,我立即虚心的问询了起来,经过同意,还顺道把刘小喵给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刘小喵很兴奋,一个悟道期的鬼道剑修能言传身教,对她而言意义重大,其实我对剑修没多大的兴趣,也不会去学什么剑术,跟老王聊这些不过是引出刘小喵而已。

    变相的让刘小喵在南仙剑派这么强大的门派里学到一技之长。

    深入彻谈,我发现我参与不到他们两位关于剑道的话题里面,就借故起身,开始四处找一些稀奇古怪的书籍看起来。

    发现藏经阁的书大都是剑派的秘籍,心中也有些惊讶,原来除了阳间的人修炼有自己的方法,鬼修也有他们前辈的修炼著作遗留,而且给剑派放在这么显眼的位置,这和人间的敝帚自珍有所不同。

    不过对我始终没什么用,现在也不能灵魂出窍来修炼这东西。

    “不是还要上课么?”

    才熬到了刚入夜,门口李君敏就进来了,说是要跟我去吃晚饭,我很诧异,平时都快要半夜才来找我。

    “夜课不上了,你还请不请我吃大餐?”李君敏今天有点不高兴的样子,看来受到鲁定天的影响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老王和刘小喵那边,他们都看了过来,并且知道了李君敏正约我去吃饭。

    老王好说话,也借故说自己要做功课罢聊了,让刘小喵先去吃饭。

    等刘小喵打过招呼后,我就把她收回了魂瓮里,然后跟着李君敏去往集市。

    集市里还是有灯火的,不过是阴惨惨的鬼火类似的,靠近时有点阴森,如同阳间灯火靠近会暖一个道理。

    找了家豪华点的饭店,定了很大的包间,我们进去用餐,李君敏还点了酒水什么的,和刘小喵喝了起来。宋婉仪和江寒都能喝酒,也不排斥这些,只有我什么都不能干,就在旁边啃压缩干粮。

    惜君和王胭就只管吃肉了,黑毛犼更是个吃货无疑。海边都是海鲜多点,又经过精心烧制,和囫囵吞枣不大一样,大家都颇为喜欢。

    吃饱喝足,和李君敏就去了海边吹风。

    我把家鬼全都放了出来,让他们继续下海抓鱼去了,李君敏好像今天有些异样,而刘小喵也下海去了,实验自己刚从老王那学来的本事。

    还没说几句话,集市的方向,三个影子从那边飞来,因为是白衣,在夜幕下格外的惹眼。

    我看三位到了,立马做法收回了惜君他们,连王胭都收回了小血云棺里了。

    “哼,好啊,都跑这来约会了,真以为我找不到你们了!”鲁定天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刘大禾和褚涵也都来了,他们两位大长老是为了给鲁定天撑腰的,一副兴师问罪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鲁定天,你想要干什么?别把夏一天拉下水,我们的事我们自己解决!”李君敏气道,站在了我的面前。

    “李大长老,既然和鲁长老婚约都快定下了,就不要和这家伙走的太近了,而且你们孤男寡女的在海边吹风,影响会不会不好呀?”褚涵讥讽的说道。木长记圾。

    “我可不记得,掌门和太长老有让你以身相陪的规定吧?”褚涵笑嘻嘻的说道,言语里的诛心让李君敏气得魂体都抖了起来。

    正说话间,一个身影高速朝着我们飞来,看清样貌,我立即扣住了阴阳令。

    乐正凌来干什么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