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6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二十三章:诬蔑
    “几位大长老不在门中,都到这里来干什么呢?”乐正凌冷然问道,然后看向了鲁定天和李君敏。最后他看向了我,目光中流露出了一丝冷意:“夏一天,我不知道你来南仙剑派的目的。不过千万不要给我抓住把柄。”

    我摊手无奈一笑,说道:“乐正掌门,你这可就冤枉我了,你偷入后山的禁地,和两位太上长老狼狈为奸,也不知道有什么目的呢?到时候出了什么大事,可就别赖上我,反正我是不打算回你门中了。”

    几位大长老全都看向了乐正凌,乐正凌却冷笑出声:“夏一天,你不用针对本掌门,该干什么干什么去。”

    “你毕竟是外派之人,以后少到处在我门中兜转。免得出了什么事。我也不好跟弟子门人交代,好自为之吧。”乐正凌看我准备离开,顺道又提醒了一句。

    我和他对视一眼,一言不发的抽出红符召唤疾行鬼,赶紧朝着集市离开。

    几位长老都愕然的看了一眼乐正凌。然后施礼后准备离开。

    “你们几个留下,我有些话要和你们说。”几位大长老刚准备走,却给乐正凌叫住了,我回头看了眼,也没在意,可能有什么掌门训斥什么的。

    在远处等了会李君敏,却没看到她返回来,心中担忧之下。我又返回头要去看看那边的情况。

    可到沙滩上看到那一幕,我瞳孔都不禁缩小了。

    乐正凌横剑飘在空中,前面三位大长老魂体不稳,身上全是剑伤。而褚涵已然不知去向!

    按照鬼死道消的说法,显然是给杀死了。

    “疾行鬼快!”我命令道,赶紧掐了个蓝符准备血衣。

    乐正凌看到了我去而复返,攻势再次凌厉起来,剑光乍现,鬼影重重,周围全是他的身影!

    我心中着急,而鲁定天和李君敏似乎在这个时候说了什么话,都开始朝着我这边飞来,而刘大禾或许因为褚涵的死,已经下定决心要和乐正凌死磕。

    然而乐正凌已经是鬼帝级别,要杀一个鬼王根本不需要太多的花俏,诚如他短时间内就杀了褚涵一样!

    一声刺耳的剑鸣,刘大禾就给砍成了无数的光影,消散在夜空之中!

    “救她!”鲁定天和李君敏冲出了包围,朝着我飞来的时候,鲁定天大声的呼救。

    距离实在太远了,我现在看他们几个鬼还只是辨认出谁是谁而已,连求救声听着都有些轻,尝试一个血衣加了过去,可果断因为距离的关系失败了。

    再次的拿出了两张蓝符,我飞步百米,终于到了范围的边缘,快速的念了血衣!

    然而杀死了刘大禾的乐正凌已经到了鲁定天的身后,冷喝一声就将他斩成了几段,随后伸出手,一阵诡异的收缩气体出现,魂髓就给抽灭了!

    李君敏脸色苍白,但对付一个鬼帝级别的掌门,全无反抗的余地,刚才四个巅峰期的鬼王都没打过乐正凌来,全都受了重伤,何况是现在。

    鲁定天的死,让李君敏又惊又怒了,但现在除了逃命,根本做不来什么。

    一个血衣之后,李君敏伤势顿时复原了起来!

    然而这遥远的距离,对我而言确实还是远了点,乐正凌速度飞快,分身也多不胜数,只是一个眨眼的功夫,李君敏就消失在了剑光之中!

    我停下了疾行鬼的脚程,愕然的看着丧心病狂的乐正凌,脸上多了愤怒。

    拿出了阴阳令,我念了几句借道的咒语,直接返回了阳间,乐正凌我肯定打不过的,暂时只能逃。

    上了阳间,我出现在一片的树林中,并且把所有的家鬼全都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着我阴霾的脸上多了一抹苦涩,几位家鬼都冷静的等待我恢复精神。木私页亡。

    我没有隐瞒的把李君敏死了的事情说给了她们知晓,家鬼们默默听完,都陷入了安静之中,刘小喵气得咬牙切齿,而刚才还和李君敏说话喝酒的江寒、宋婉仪全都一阵的沉默,惜君和王胭都因为几天和李君敏的接触产生了友谊,一听说死了,都悲伤得掉眼泪。

    我深呼一口气,现在还真不知道该怎么办好了,摆明了乐正凌就是瞅到这个机会来杀四个大长老栽赃嫁祸给我的,海边什么人都没有,目击证人没有,什么证据都不存在,而就算现在回到门派中,肯定会给说是装蒜的。

    乐正凌一定会坐实我们因争风吃醋而相杀的局面,再加上之前比武时,鲁定天打不过我的事实,还有褚涵、刘大禾联手败在我手上的结果,都指明了我要杀她们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我一个外派的人,难道还能斗赢一派掌门?

    谁会相信一个掌门会无缘无故杀了自己的大长老,嫁祸这事情给我?

    还真没想到这乐正凌手段如此恶毒,为了后山的那紫竹妖都魔怔了,既然如此,我倒要去看看这紫竹妖是什么东西!

    要测算出距离并不容易,我找了个海边的位置,再次借道回了阴间,这才刚回来,就发现数不清的弟子已经在那边三步一岗,五步一哨的集结在那边随着几个长老查探消息。

    再看向了集市的方向,发现有弟子集群四下你搜寻了,门派对于重要身份的长老都会设置魂牌一类的东西,一旦她们死亡,门派会倾尽所能的寻找,现在直接是是个大长老死亡,难免会引起追究。

    乐正凌为了不引起猜忌,早就应该回门派了,如今真准备让我背黑锅了。

    想起李君敏死了,我心中顿生杀念,就算身上背了黑锅,不杀掉乐正凌我也不会离开大海!

    咬咬牙,我召唤了疾行鬼前往门派的驻地,走了一会就遇到了几个弟子朝着我飞来,我准备说点什么,至少要靠近门派近点,这才好测量后山禁地的位置。

    “你!你杀了我们四位大长老!还打算要杀谁!”领头的指导道长应该听了乐正凌的虚伪证据,立刻把我认成了凶手,放出了剑花,准备招来弟子围剿。

    “不是我杀的!”我冷道,随后放出了家鬼,前往拦截。

    看来确实让乐正凌掌握了先机,毕竟他是鬼帝,我只是入道而已,实力为尊的阴间,这种情况下不会听信我一个外人的解释。

    疾行到了集市,在必经的路上我开始计算去后山需要的路程,一眼看过去仍有十来里的地,也不禁深吸一口气。

    弟子们越聚拢越多,我看情况不妙,回收了家鬼,再次用阴阳令回了阳间。

    心中想着怎么多接近点,就让疾行鬼穿梭在树林之中,到了约摸感觉门派后山的位置,我又借道下了阴间,这一出现,确实是门派的后山竹林,我松了一口气,偷偷摸摸的步行走入原本的竹林小屋那边,正准备靠近,一个身影忽然的出现在了我身后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放心吧,我暂时不会杀了你的,你也不用逃了,反正你原本闯下的祸事就不小了,就再替我们背一次黑锅如何?我们的事情也办完了,妥妥帖帖,就在刚才的海边,而那四个大长老,嘿嘿,也就怪不得他们正好出现在你我眼前了,不过……现在我可以帮你圆下谎,好比是鲁定天想要杀你,却给你正当防卫杀了,而刘大禾和褚涵要报仇,让你和李君敏合力杀了,可惜力有不逮,李君敏死了,你看这个理由如何?虽然死的有点冤枉,但至少你责任不大,凭借你师父和我师父的关系,相信太上掌门也不会太为难你吧?”乐正凌得以无比的说道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