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6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二十四章:棋动
    我脸色青灰,为乐正凌的恶毒而愤怒,他看到我没说话,微微一笑又说道:“你也不用太过生气,这事情嘛。只要认下了,一起就都没什么问题了,到时候太上掌门回来,我也会帮你说点好话的,而你对我来说,只是个跳梁小丑而已,正巧出现在了该出现的地方,做了一些让我都不禁拍案叫绝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不错,好计谋,预谋很久了吧?那我主动背黑锅,又有什么好处呢?”我笑嘻嘻的问道。

    乐正凌看了我竟这么爽快的答应,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:“呵呵。就知道你会答应此事了。鲁定天不自量力和你争夺李君敏,结果伤势未好,在决斗中死于李君敏的偷袭,而刘大禾和褚涵想要替鲁定天出头,却也是伤势未愈给李君敏杀死了。而你,只是用了那招血衣给李君敏治疗,这一切都是李君敏之错,你看又如何?”

    我摇摇头,这乐正凌果然卑鄙无耻下流,如此逆转事实的本事居然用在了这上面,已经足见他人品的问题很严重,责任全归咎了李君敏!

    可怜的女剑修李君敏。死了都死得身败名裂。

    “这个不够,我不但要名,还要有利,你们图谋太大了。禁地丢了大东西,真以为太上掌门还能信得过你们一言之词?留下我,无非就是因为我能扛得住这黑锅!然而只要你们抓不住我,南宫师叔回来,我一口否认,这事情恐怕还有变数吧!”我冷笑着说道。

    乐正凌皱了皱眉,想了想确实也是这个情况,不过似乎也对我说的‘大东西’没有反驳,说明这禁地里,确实不见了什么。

    “行了,你别过来了,就在那说。”我看他一副要借机用法术的样子,虽然媳妇没预警,但也不敢真给他靠近。

    “也好,我把门中的一件宝物给你,让你在修炼上能够百尺竿头更进一步,你看如何?”乐正凌想了想,拿出了一截紫竹节,上面刻画的咒文,全是师父教我的。

    他们门派竟也知道这制作方法?不过转念一想,师父能知道紫竹节的制作,肯定是和南宫师叔有极大的联系,没准两人还是情侣关系呢。

    “就那凝聚阴气的紫竹节?呵呵,乐正凌,不是笑你磕碜,就那些玩意,南宫师叔就给了我师父不少!不行,换个厉害的,要不然……别说是南宫师叔回来我会如实禀报,再不济我把我师父叫过来!我知道凭你的本事不能拉你下马,但弄你一身骚……太轻松了!我要知道整个事情的经过,并且,你既然和两个太上长老都有勾搭,我也不要太多,三成的报酬也应该给我吧?”我威胁的说道,手摸着那块我专用的金色阴阳令。

    乐正凌的知道距离稍微远一些就抓不住我,脸色变得铁青了下来,不过作为一派掌门,他根本没有犹豫,笑道:“好,你胃口挺大的,不愧是和我一样出自名家指导,是我太过低估你了。”

    “知道就好,不要太多废话了,挑了紧要的讲!对了,那两个神神叨叨的太上长老,不会已经破界去封锁正上方的阳间了吧?真要这样,我可不会这么老实的受制你们。”我知道乐正凌正在拖时间,手中的蓝符一捏,立即换了一个位置,直接离开了百米以外的范围。

    乐正凌面色青红交接,显然我的话确实刺到了他的心思。

    连忙的又追着我来,我再次飞步又逃了百米,他不敢攻击,一路不远不近的跟着我。

    计算着地形,我心中感到这次情况的急迫,上面肯定有两个太上长老埋伏,要不然乐正凌岂会这么安静的和我谈这条件呢?

    “你知不知道这海底下的情况已经翻天覆地了?除了我们的南仙岛,外面海底的势力已经战乱一团了!”乐正凌气道。

    “关我屁事,我要求的是好处,是整个事情的原因,没这些实打实的,你等着怎么洗干净自己吧,南宫师叔嘛……我觉得她好像不是很笨,我只要反口,相信这事情就真的不好玩了。”我又威胁了起来,心中骤然想起了海王之事,上次到阳间里捣乱,还想着打血云棺的主意,那是有周善在。

    海王肯定知道血云棺能够吸收海底鬼兽的力量,进而增加整个海王大军实力的功效,所以派下重兵前来打血云棺的主意。

    却不想周善不过是利用了海王的贪婪而已。

    结果海王给血云棺反杀,周善却也逃走了,剩下了牧王偷回了自己的尸体,而杨锁月也不知道死活,现在海底乱糟糟,那意味什么?

    难道牧王在底下作乱?还是周善开始进行第二步的举动?木私介血。

    我直觉感到祖云开始走棋子了,这老东西肯定是伤势好了,正绸缪什么棋路呢!

    外婆也不知道去哪了,她的棋子都下到哪里去了?能不能胜过祖云那老东西?

    “我这也是为了我们南仙剑派独善其身!要不然怎么会和这群恶魔做交易!而且我们南仙剑派要扩张!要成为南海霸主!肯定是要成为一方诸侯的存在,底下的新王已经给了我们更大的底盘,更为广阔的海域,只要我们把这事情做成功了,一定能够成为海上的巨无霸!至于海底,哼哼,就让那新王去折腾好了!夏一天,你如此聪明绝顶,何以对此事不能透析出来?无论怎么算,都是合作得到的利益最大吧?”乐正凌开始游说起我来,甚至作为一个掌门,居然屈尊给我拍马屁。

    “你说的新王,叫什么?郑浩?牧王?还是宣王呀?”反正海底势力多得是,我不懂可以胡扯嘛,我觉得能引起如此皓然大波的,无非就那几个臭老鼠屎,多大的粥都能给他们弄坏了。

    乐正凌一愣,皱起了眉:“啧啧啧……夏一天呀夏一天,我算是明白了你来我南海,来我们南仙剑派的目的了,原来你也知道这件事,想要寻求最大的利益呀,好!我乐正凌算是看走眼了,确实和你说的一样,海底刚推举出来的新王,正是牧王郑浩!至于宣王,呵呵,你居然也知道,看来你调查得真是深刻,不但是他们,武王、周王、晋王、赵王等都已经揭竿而起了,整个海底大乱,而太上掌门居然想要远离这次的大好机会独善其身,想法实在是太过天真了!我们拥有南海里如此精锐的实力!怎么能够独善其身呢!”

    我听罢,脸色不禁一变,这海底下居然已经成了战国争雄了,那给与的东西就已经相当的明确了!

    “你给的,莫非是能够让某个人实力瞬间突破,或者是一种储存了强横力量的东西……比如阴气块什么的,对么?”我脸色发白,希望这事情不会发生,但心脏却扑通扑通的跳起来,如果不是,那我想不到一身是伤,至少躺个一年半载的祖云会需要什么了!

    “不错!我们存储了数十年的阴气块,这次一次性就交易了出去,不过对方已经答应了我们,会给与我们这里为中心,上下近千里的海域霸权!哈哈哈!怎样?是不是很划得来?到时候,我们就是十方大海的第一大派了!”乐正凌疯狂的笑起来,一副找到了知音的表情。

    “再然后,拿到了空头支票的你们,只要让我在这里暂时扛住了南宫师叔的怒火,等伤势痊愈的祖云破界而来,目的就完成了,然后祖云会杀死南宫师叔,再把我杀了,据而成为海底的一方霸主对吧?有意思,你这欺师灭祖的畜生!”不断用蓝符断断续续听着乐正凌解释的我脸色一寒,捏了阴阳令,念咒上了阳间。

    临走一刻,看着乐正凌气急败坏的表情,我不禁叹息出声,有这弟子如此,我也替南宫师叔不值,可现在事情也发生了,又能怎么制止呢?

    乐正凌要扩大门派,南宫师叔却想要稳步发展,结果储存了几十年的阴气块,却给弟子拱手送人了,马上还要引来杀僧祸。

    孙婆婆偷珍珠的事情,或许还要另外有说法才对,要不然她也不会在这个时候偷取珍珠,引走了南宫师叔,那到底是谁忽悠了孙婆婆,让孙婆婆忽悠我来了这里?

    看来也只有以后才能找到机会问到事情的经过了,祖云和周善都不是常人,下得棋子紧锣密鼓,防不胜防,我居然直接忽略掉了,导致了现在的局面。

    “呵呵,总算把你等来了,不过居然是这个位置,跑得倒是很快,要不是我有宝物在身,怕还真漏过了你。”一个熟悉的声音从我前方传来。

    我脸色骤变,而很快,另一阵呼啸之声也尾随而至,这两个太上长老,居然已经发现了我的位置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