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6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二十六章:画轴
    “你进来就是了。”女妖来来去去就那几句话,别的好像都不会说了似的。

    我正准备沿着最后的小阵尝试找进去的位置,结果忽然一阵的风把我往里面扯,我心中一慌,连忙准备用飞步离开!

    可那股吸力无比强劲。啵的一声,我闯过了第二重的大阵,给吸到了小院子里。

    “放我出去,我什么都给你。”女妖不知所踪,但好像又无处不在。

    我看着小院和的门窗,忽然,一阵白色的影子从左手边那间房间的窗户那闪过,吓得我心脏揪了一下,脸色也跟着发白起来。

    那女妖就在里面!

    “放你出去很简单,不过,至少给我看看你要用什么东西交换吧?你要别人帮忙,也要给适当的奖励呀!就好像之前你把几十年的阴气块给了乐正凌一样。”我提示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。你进来,我就给你。”女妖怂恿我。

    我看门口上了一把锁,神情不禁微微一变,这大锁刻着一只虎头。房子上连七八糟的还有写上禁制,恐怕正是女妖的困咒。

    “上锁了,进不去的。”我看着虎头大锁,哪还不知道南宫师叔把她封锁了。

    “进不来就死吧!”女妖突然很不高兴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连忙道:“行,我试着进去!”

    听我答应,女妖传来了一阵诡异的笑声,我看向了窗户,漆黑的房间里,白影忽然又闪了一下,阴风悠悠的发出诡异的声音。木刚序技。

    忽然,女妖的本体就这么站在了窗户的对面。

    我吓得脸上苍白,身上仿佛一下子毛孔全打开了。

    女妖的本体朦朦胧胧,我看不清五官,就仿佛就是个白色的虚影。蒸腾着的魂体宛若烧开的水,冒出的蒸汽凝聚成了鬼魂的样子。让我再次体验了以前首次见鬼的情形。

    走到了房子的门口,阴气果然扑面而来了。

    站在窗口你的女妖虚影死死的盯着我,我感觉浑身上下都给看透了,就只能的躲开了她的视线去摆弄这虎头大锁。

    “快点!不然我就杀了你!”女妖又再次的威胁起了我,声音却是在身后。

    我心中首次感到了紧张,如果对方能够随便把我和剑屠一样杀死,确实威慑十足。

    这么一想,我故意拿出了一张符纸,结果还没要怎样,衣角就给扯了一下,我想都不想就用飞步离开,几乎同一时间,我所在的屋子大门就给什么撞了一下!

    嘭!两扇厚重的门响起了巨大的碰撞声,当剧烈的摇了摇后。竟然坚固无比的抵御住了。

    站在远处的我吓了一跳,看着白色的虚影,总算感受到了她恐怖的力量。

    “你快点过来,不然我还会再杀你!”女妖再次说道。

    我这趟不得不走过去继续开锁,可谁被威胁都不好受,我脑子迅速的想着怎么办好些。

    “我去南宫师叔的房间你看看有没有钥匙好了,这锁头根本打不开。”我提议起来,然后往南宫师叔的房间走去。

    这次女妖并没有阻止我,真的让我走进了中间的那间房间。

    南宫师叔并没有上锁,恐怕也以为没人能够进来吧,我赶紧的走进的房间,因为情况的紧急,进去就开始翻箱倒柜起来,房间倒也简单,一张小床,一个木柜,还有香案台。

    我在柜子里什么都没找到,只有南宫师叔的一些梳子和镜子,连衣服都没有,估计这里只是闭关修炼的地方,根本不是什么住地。

    墙上挂着一幅画,一个年轻的女子持剑站在竹林你,上面写着一些草字,我没看懂,当想来后面会有什么东西,就果断把它翻了起来。

    可惜不是每次都那么幸运,这次画轴后面什么都没有。

    不甘心的我又开始寻找起来。

    “你到底要不要救我!”

    或许是等的有些不耐烦了,紫竹妖开始发脾气了,不过说来说去,竟然都是简单的词句,这让我心中疑惑起来。

    忽然想起紫竹妖从来都是给南宫师叔禁锢在这里的,或许很可能自身本来就不世故呢?当然,若非因此,刚才她也不会忽然因为我开不了门而要杀我吧。

    “救,不过我没找到办法!”我气呼呼的说到,结果外面很快传来的嘭的砸门声。

    她又生气了,我心里想着,但也兴奋的发现她的力量进不来这房子。

    认真想了下,看来房子外面的各种咒文和封条就是破除她力量的所在,那她不能使用力量也很有可能了,我当即把王胭放了出来,她也是纯粹的能量体,只要血云棺不毁灭,就不会死。

    “那边有个厉害的妖精,现在哥哥要找一件东西,你是灵体,或许能有跟好的感应,看看她的本体在哪。”我提议道,并且说了不要走出房间。

    “哦,好的,其实这对胭儿一点都不难。”王胭说完,立即嗅了嗅周边的气息,等她锁定了那紫竹妖的气味后,开始在房子周围晃荡起来。

    “能找到么?”看简单的房间里好像不可能藏着紫竹妖的本体,心中颇有些失望,当不藏在这里,难道还藏在紫竹妖的房间里不成?那更加的危险吧。

    “在那。”王胭指着墙上的画像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惊,立马跟着王胭走了过去,结果哪里看见有什么特殊的地方?这画像刚才我早就看过了,根本不是这东西。

    “墙壁里面?”我无解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哥哥,就是这画像!”王胭把画像取了下来给我。

    我接过来后,上下看来看去,没发现有什么异常,不过王胭很快指着黑色的画轴,说道:“就是这个画轴,气息是和里面那妖怪一样的!还有这画画里面描绘近处的竹子,好像还是真的,还连着画轴。”

    明白过来的我仔细观看,还真是这么回事,好了,现在找到了本体,我接着该怎么做才好?

    画像肯定是不能毁掉的,我把画轴卷了起来,用朱砂笔在符纸上画了封魂的咒语,连续贴了几张,然后就准备出门看看情况。

    结果才出门,符纸瞬间就烧着了,而画轴没有任何的损伤。

    我拿起画轴,忽然发现里面有什么东西,晃了下,啪嗒啪嗒的确实有异物在里面,我用力一拔,外层的一个竹节居然跟塞子般让我拔开来,一把钥匙就这么掉了下来!

    “你到底拿了我什么东西!”女妖好奇的问我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出去吧,所以我拿了你的本体,钥匙也找到了。”我在房子里说道。

    “太好了!快放我出去,我什么都能给你!”女妖高兴起来。

    然而我立刻犹豫了,她是精怪,我肯定制服不了她,农夫和蛇的故事在小时候就听说了,帮了她,我自己能不能活还是个问题,这事还得推敲下。

    “你守信用么?”我没来由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“什么信用不信用?你帮我,我也会给你报答,这不是应该的么?”女妖一副莫名其妙的回答我。

    我愣了一下,心想难道她从来就没想过卸磨杀驴?

    “那我不要你的阴气块,我救了你,你除了不能伤我,还要帮我杀一个人。”我试探性的问了一句。

    女妖想了想,说到:“这是两件事了,一件还一件。”

    这种事还要斤斤计较,难道这女妖真是什么都不懂的孩子?

    “行,如果帮我杀了那个人,我可以把你的本体竹节还给你。”我想了想,觉得画轴对我没用,就拿来当筹码了。

    “好,可以。”女妖肯定的答应了我。

    我心中一松,先把画轴放回了背包,然后一手捏符纸,一手拿着钥匙去开门。

    “臭小子,我说没动静了,你果然是进来了,真的以为我会放任你做完这事?”

    忽然,乐正凌的声音从竹林你传来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