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6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一章:置换
    我捧着瓶子,看着里面李君敏的残魂飘动,情不自禁松了口气。

    打开了瓶内的封口,残魂飞了出来,朦朦胧胧的所剩不多。我连续使用了两次血衣,才把她实力恢复到了鬼将期。

    情况好转后,李君敏仍怔怔不知所措,在我使用第三次血衣后,她总算反映过来,蹲在地上嘤嘤哭了起来。

    她哭,是因为自己的未婚夫鲁定天死了,虽说总有吵架的时候,可大部分时间,两人还是相敬如宾,交谈甚欢的,否则也不至于到要结婚的地步。

    我没有理会她的哭泣。足够多的血衣让她很快的跳回了鬼王的程度,并且几乎恢复了以前的实力。

    外面喊杀声依旧,不过并没有真正的打入了门派中,毕竟无论哪里有防守的城镇。都有两三重的防御,要全部攻破并不现实。

    “李师姐,鬼死不能复生,节哀顺变吧,如今晋王十万大军压境,形势危急不容我们多虑,先出去看看情况吧。”我提醒一句。

    李君敏站了起来,和我出了掌门院子,看她仍魂不归位的样子,我拿出了一块玉牌,准备让她进入命牌中,过了这一战再安慰看看。

    结果李君敏眼看着门派陷落即将成为定局,她飞行的速度越来越快,念了声咒语,掌门院里本来给乐正凌藏起来的春雷就飞回了她手中。随后下山门和晋王大军酣战起来。

    不畏生死的决心瞬间鼓舞了所有的弟子,和她一起布阵进行杀敌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。现在不让她发泄一番,往后还指不定怎么安慰,我放出了和她关系最好的刘小喵,助她一臂之力。

    王昌和在广场的神情严肃,许多长老不时的前来问询指挥上的事宜,他不厌其烦的同时,私下里注意周边情况,要等待晋王的大将出现,到时候他会抵抗前来掠阵的同级对手。

    我连忙上前,王昌和见我,难得露出紧张之色:“掌门,形势危急,如何是好!”

    “太长老,现在情况如何了?我观敌军过了山门。弟子死伤不少,晋王大部队却仍以破阵为主,未曾大举侵入,这是为何?”部队主要集结仍在集市那边,似乎下面正负隅顽抗。

    “我们南仙剑派分编内弟子和编外的弟子,集市里聚集的,便是从陆地、海底选来的优秀良才,数量有三万七千人左右,我们称为编外弟子,他们修为和品行都有待提升,是故暂时由部分长老带在下面集市修炼,而山上的已经是剑派的编内弟子了,有一千二百余人,乃我剑派精锐核心,可如今顶多剩余一千人左右。”王昌和简要的跟我说道。

    我琢磨了下,联系之前的见闻,也算明白了整个布局和规划了,一千二百的鬼王,实力应该能抵海底两三万精锐,而底下的弟子,每一个同样有着不弱于海底精锐的实力,所以南仙剑派实力还是相当恐怖的,真打起来,海底五六万以上的兵力根本攻不破。

    难怪乐正凌吹嘘晋王连给他提鞋都不配了,但现在情况又扭转了过来。

    晋王的大军数量很多,四面出击,把集市分切了三段,南仙剑派数十年来的安宁,让他们疏于防御,抵抗起来根本不如海底大军,加上叛军的不时袭扰和蛊惑,根本无法有效拒敌。

    一部分约摸万余人左右在下面投降了晋王大军,而重重进攻的螺号声,把剩下的弟子吓得抵抗能力大减,再围困下去不过是全都投降的下场。

    下山的路也给晋王的大将夏侯彻用几个方阵,约摸三万多人趁机堵死了,如今山上山下各自为战,这也是王昌和担忧之处。

    “山上山下应该有联络的办法吧?还有大阵的拒敌形势如何?我看这大阵并未有效发挥吧?还是本来就这样?”第一重防御这么轻松就给破掉了,这第二重完全就是弟子在扛着,怕一过来,仍然是不敌的下场。

    虽然下方因为李君敏的加入士气一时增强,但并没有起到真正翻盘的程度,这么打下去,败局是难免。

    “是有办法的,可联系了也没用呀,之前晋王北方诱我编外弟子前去迎敌,东西两面却来了三万大军,横陈在我们和山下的空地上,已经死死的堵在了那里,冲不破其中,弟子也上不来呀!”王昌和脸上发白,能想的办法也想过了,但兵力的优势很明显。

    “一半弟子据守第二防线,不要冲去接应了,另一半弟子立即返回撤换控阵的,但有阻碍,格杀勿论!”我拔出了金剑说道。

    “一半弟子去控阵?”王昌和惊讶的说道,但仍挥手让身边几个传令弟子去传令。

    “嗯,拒外先安内,集市的弟子顽抗也不是一时半会,该投降那部分也投降了,心思如此飘拂,我们南仙剑派不要也罢,而剩余弟子力守顽抗,只要山门不崩,他们也不会轻易投降,我们先把自己的危机解决,才能解决山下的危机。”我解释说道。

    王昌和连连点头,我去了前面战区,把家鬼全都放了出来帮忙守卫山门,战场上果然没有多强的敌人,显然是夏侯彻正在等待山门里发酵奸细的作用,准备坐享其成呢。

    所以山门不过是袭扰,大部分压力却是在集市那头,派弟子固阵就是最正确的对手。

    “命令山下弟子固守!暂时不要上山。”我传令了身边跟来的传令弟子。

    那弟子不敢有怠慢,连忙回去用号角传递信息。

    山门那呜呜的响起了号角声,底下的躁动立即的平静了下来,喊杀声马上消了大半,看来下方传令的长老还是能够指挥若定的。

    晋王来一趟不容易,是抱着吞并南仙剑派的胃口,你要他真杀了那群集市的弟子,他肯定不会愿意,好几万的俘虏呢,一投降就全是自己的兵了。

    而且关键是晋王是联军而来,心思不齐命令不一,一个喊打,一个喊要好处,控制塔就会举棋不定,难免给别人所乘。

    集市下面开始防御后,攻击果然减轻了,几波小的袭扰以后,对方就以包围为主了,并开始进行喊阵劝降,不过该投降早就去了,现在的都是南仙剑派的死忠,轻易不会投靠过去。

    王昌和大赞妙计,我淡淡一笑,说道:“太长老,再一会,压力就会转到你身上了,你可要拖住呀。”

    王昌和点了点头,敌人肯定要派大将过来,这是不可避免的。

    说话间,原来控阵的一百弟子给带来了,而护山大阵开始复苏,形成了有效的防御。

    看向了第二和第一防线,攻击全都给打退了,阵里飞出了无数的剑气,如同绞肉机一样剿杀非南仙剑派的晋王大军,不出片刻功夫,外面一层就给控阵的弟子杀戮殆尽了。

    没有了压力后,王胭坐在血云棺上,不断将敌人吞噬掉,李君敏还在血战中,不过刘小喵在旁边帮她抵御冷枪,退敌不过是时间问题。

    果然,护山大阵强势启动后,下面夏侯彻也暂时撤军了,潮水来得快,退得也快,但压力难免也加到了集市的编外弟子身上!

    现在晋王改佯攻为先蚕食掉集市的弟子,再集中攻击山门。

    上百的护山弟子里,大家相互的推诿后,总算揪出来十几个长老和数十个弟子组成的奸细,还有十几个未能认定是奸细者。

    这群鬼不断扯皮,还有求饶者,我想都没想就放出了血云棺来:“要当叛徒,就要有所觉悟!”

    王昌和准备要说点什么,血云棺已经冒出了一阵红云,把数十个长老弟子全吞了进去,一下子就吃到能量全满了。木住协才。

    十几个未能认定的鬼王级别弟子长老,全给我定住,收入了碧玉命牌之中。

    迅速解决了奸细,我问起了王昌和剑派破界上阳间的问题,结果王昌和表明了海底并没有城隍那样的黑色令牌,无法一群群的将鬼带到阳间。

    当时海王上去那会,找到黑色令牌恐怕也不容易,但现在集市的鬼可就不好带回来了。

    “太长老指挥两百弟子据守山门大阵,剩下的精锐由我和李大长老带去集市攻回山门。”我决定完,就开始摆了借道大阵。

    当时也曾经在小义屯带走上千尸兵,现在借道上去也并不成问题。

    弟子挑选出来后,我带着他们借道上了阳间,在接近集市的点上再借道下来。

    下去以后,弟子们似乎出现在了敌群之中,看来定位上还不够准确,喊杀声从阴阳道里传来,我并没有担忧太多,毕竟鬼王级别的剑修和普通鬼王也有所不同,实力上还是尤胜些。

    我继续摆阵借道,把余下的鬼王全送了下去,借路的道具却也开始有些不足了,这么大量的借法,消耗的巨大是难以想象的。

    “李师姐已经下去了,你们几个下去准备护法,毕竟我肉身太脆弱了。”放下了江寒和惜君先去阴间护法后,我自己也准备钻入了阴阳道中,结果让我意外的是,这个时候媳妇姐姐扯了我的衣角!

    本来就扣着蓝符准备飞步的我急忙转飞进了树林里!

    轰一声,借道的大阵果然就给一道剑气轰成了残渣。

    “哈哈哈……很有意思,居然在这里碰头了,冤家路窄呀,夏一天,不,现在是夏掌门了。”毕波苍老的声音从林子里传来。

    “等你很久了,现在总算等到只有你一个人了,我看你怎么逃!”萧卓秀似乎也等待多时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