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7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三十三章:灭王
    那道淡红色的光飞速行进,完全没有形状可言,看起来就是蒙蒙一团,但夏侯彻和裘不凡都是惊讶不已,看了一眼就吓得连忙挡在了晋王的身前!

    “是紫竹妖!南仙剑派豢养的妖怪!大家挡住!”裘不凡惊骇无比的所到。手中摸出一把白光闪闪的利剑,表面是冲出去拦妖,实则已经逃了开去。

    “紫竹妖?!”夏侯彻也是吓了一跳,心中惊惧交加:“两位国师何在!快来护驾!”

    “国师在后山守着!未曾在此!”一个传令兵惊慌失措了。

    粉色的光嗖一下就到了裘不凡的身边,但诡异的一掠而过,根本不打算搭理他,到了夏侯彻的身前,也是迅速绕到了后面,直接出现在晋王的身前,晋王面露恐惧之意,霎那就准备逃向其他大军阵营!

    两个鬼帝级别的鬼从其他阵营冲过来,但距离实在太远。到了一半就停下来了,因为对手的力量实在太过恐怖!

    紫竹看了一眼晋王,伸出手,嗖一下就捏住了对方的头颅。紧随一阵冷笑声,晋王的魂髓就给吸得干干净净,只剩下一堆的粉尘飘扬在空中!

    夏侯彻大惊失色,手中的长戟朝着紫竹劈来,但紫竹说杀晋王,却并无杀其他鬼的意思,如光束一样,连躲都不躲就冲了过去,夏侯彻顿时给灵体撞得七荤八素,直接撞飞在地面上,好一会都没站起来。

    裘不凡脸色铁青,妖仙传闻彻响十方大海,南仙剑派除了庞大,传说还是不少的,身为兄弟门派。或多或少知道其中一些隐秘。

    紫竹回来后,我把画轴递给了她。然后挥手命令准备后退。

    晋王一死,大军顿时乱了起来,几方的势力没有了主心骨,想要撤退的直接掉头就走了,而要大战的,摄于刚才万军之中取敌酋首的紫竹,有些止步不前。

    “晋王已死!全体进攻!”本来要撤退的我立马选择了进攻,敌进我退,敌驻我扰,敌疲我打,敌退我追,这就是兵法,现在敌人要逃,本来就不是特别弱的我方势力岂能甘愿就此作罢!

    “南仙剑派降者。回归门派皆赦免其罪!洪元剑派投降过来的,也可不杀!余下的同等处理!裘不凡!难道还打算跟败军共败么!下一个我就将你斩杀当场!”我冷喝一声,吓唬起了裘不凡。

    裘不凡这老头吓得脸色青蓝不接,直接弃剑投降了,好容易修炼到了鬼帝级别,这就给妖仙吸了魂髓,岂不是太亏了?

    掌门都投降了,弟子更不用说了,纷纷弃剑投靠。

    刚才投奔了敌人的南仙剑派弟子听说会被赦免,立马有不少鬼杀起了敌方的阴兵,生怕没有投名状回来,此类反复无常,直接就给投入战斗的南仙派弟子,其实是真正的策划叛变者,我亲自扑灭了,根本不给他们机会回来。

    至于还成为俘虏的南仙剑派弟子,我照单先接收了过来。

    晋王残余部队直接崩盘了,但夏侯彻还是带走了大部分,留下的仅有一些散兵而已。

    夏侯彻手段不小,竟能临危不乱,现在南仙剑派弟子不多,并不敢深追下海,结果十万大军逃了七七八八,剩下的不过两万之众。而可怜的洪元剑派却阴差阳错给我收降了,这让我差点做梦都能笑出声来,也怪裘不凡太怕死了,一听到我要派妖仙杀他,哪还顾得了这么多。

    紫竹拿着画轴还在发呆,看我回来,把画轴交给我:“我很困,还没时间去炼化它,帮我先带着它好不好?”

    “好,那你进来吧,等你吸收了本体,要去要留都随便你的。”我说道,心想这紫竹既然是灵体,却为何常常会困,难道是本体没有吸收掉,所以呆在世间时,会消耗一部分的灵力之类的东西么?

    不过既然愿意呆在我身边,那也是我一块保命的王牌,如果我死了,她也就没有导游了。

    收拢降兵的事情交给了李君敏和一干长老,王昌和刚才和夏侯彻大战,现在也来到了我身边,裘不凡作为降兵,只能跟着我回门派。

    上了山门,时间入夜了,天空乌云密布,宛如层层压下来一般,但回头时战场已经萧索不堪,敌人早就逃入了海中,天海间空荡荡的,让人有种劫后余生之感。

    “掌门真乃天下第一的智将,用兵调度,时机掌控都无比准确,口才更是……更是让我都汗颜不已,厉害呀。”王昌和一副崇拜的样子,这下是高兴极了。

    降兵两万,加上本身近万的弟子回来,如果收拢成功,就和难念门派巅峰时没有差别了,老王兴奋也说得过去。

    “太长老,不用把我捧上天,这完全就是运气,不过自古联军也没几个能如手臂驱使的,闹点事就作鸟兽散了,出现这境况也说得过去了。”我笑了笑。

    “夏掌门手段……我裘不凡佩服之至,唉,倒是裘某有眼不识泰山,竟想要跟着那晋王分一杯羹,这事还请劳烦你担待下。”裘不凡脸上颇为尴尬。

    “老裘呀,你我都是同一辈了,你也知道,我王昌和的眼界何时低了,亲自选出来的掌门哪有不厉害的?速速纳入我南仙剑派才是道理呀。”王昌和劝道。

    “哦?原来太长老和裘掌门都是同辈?那降兵收拢的事,就由太长老和裘掌门自行商议吧,我还有事情要去解决,就不能奉陪了。”我说道,不能什么事情都由我去办,还是要分出一部分工作的。

    “好!好,这次我会和老裘好好商量下并派的事宜。”王昌和是南仙剑派的老人,处处都是为了门派着想,现在有机会收拢裘不凡,当然不会客气了,况且你洪元剑派能投他晋王,为何不能投南仙剑派?做个子剑派也好呀!

    两位去了另一边商量,我准备先去把血云棺满了的阴气先放出来,而且现在紫竹陷入了沉睡中,我还得远离一些不熟悉的高人才行。

    去了掌门别院,我画好了大阵做法的把阴气全都灌入紫竹节,而王胭也能控制余下的部分了,只是时间还稍微慢了点。

    我就准备用第一批的阴气块来提其他家鬼的修为,以及自己也需要进一步提升实力。木住叼亡。

    然而我刚刚开始要消化阴气块,身畔一张画里面忽然就走出了一个黑影来!

    我吓了一跳,但很快就察觉到了这股熟悉的气息,心中喜悦不禁:“单龙!”

    “嘿嘿,你还是很敏感的嘛,对于阴气的掌握看来也到了另一个层次了,一眼就能看出我来。”黑影走出那副画后,渐渐凝聚出人影,单龙过来后,一屁股也坐在了地上。

    “单龙,外婆好像给引凤棺掳走了,这消息你可知道?”我连忙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知道了,自从和她别过,我现在情报的方向已经转到了阴间,主导下面的情报网了,之后的事情我都知道了,也和百顺爷、阿母他们交接了,这次是来告诉你一些事情的,免得你不知不觉中了什么诡计。”单龙嘿嘿笑道。

    “哦,孟婆婆他们还好么?”我还是有些担心孟婆婆他们多一些,现在外婆不见了,他们的安全我也要确认下。

    “都还好,百顺爷正在四处联络强手调查引凤棺,阿母还有自己的事情要办,孟婶也是,只有我是四处活动的。”单龙不急不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那就好了,那你这次来,一定是有什么大事要告诉我吧?”我这才开始发问。

    而单龙也肯定的点点头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