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7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三十四章:责任
    “必须是很大的事情呀!我这边摸清了一些情况,现在你的对手,随着你跳上舞台后,都相应的做了一些应对,大局也开始挪动了。从主人那边转向了你,所以你要小心点。”单龙警醒说道。

    “这个我能理解,可好像我知道了也没办法吧?难道单龙你打算成为我的贴身保镖?”我期望道,实际有单龙在,很多事情确实都能迎刃而解。

    外婆的鬼都很强,能独当一面。

    “我现在哪有那空档当你保镖呢?这次走到前台来的是祖云,你可要小心了,不是开玩笑的,实打实的地仙,当时主人都没打过的高人,而且他突然冒出头来不是因为图好玩,拘主人一丝魂识。更是动机不纯。”单龙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怪不得了,他的代言人是周善大舅公,最近大舅公在海底转得勤快呀,肯定是为了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,血云棺的修复是必要的,外婆下了的咒不知解了没有。”我想着血云棺,又研究了最近的遭遇,觉得阴气块的事情,没准祖云早知道了,或者是周善打探来的消息。

    周善在十方大海上面布局。居然有这么大的野心,结果总算找到南仙剑派来了。

    “血云棺给祖云玩得风生水起了,下的咒难不倒他一个地仙,不过要真正玩活了,还缺个主魂呢。而他要开放引凤棺,更没那么容易,如今按照周善的想法,似乎需要十方大海以前到至今就传说的几个必备的宝物才行,上次他在阳间引凤镇的事情给主人拦截了,坏了不少的宝贝都没成功,这次要再开启引凤棺。显然凭借实力恢复还是不够的,加上他寿命不多了,行事疯狂,你想想,一个人死后要再成为鬼仙,能保持多大的能力呢?所以对他而言,时间就是不能接受的事实。”单龙把祖云现在的状况分析了一遍。

    我倒吸一口冷气,当时拘外婆的手笔可谓很大,祖云花去了一半的阳寿,图谋引凤棺,其实才是真正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“一半阳寿……代价会不会太大了点?当时外婆真有那么强么?”我把心中的疑问说了下,外婆当时接近地仙,而祖云已经是地仙级别了,相差的实力还是挺大的。

    “有,半仙无敌不是光说不练的,当时主人就已经有了抗衡地仙的能力。而且祖云当时地仙寿元可不多了,如果能拘了外婆,不让她逃走,那一半寿元算得了什么,况且后面你也看到了,有主人的主体在,那副血云棺强大的能力,如何的逆天?”单龙笑道。木讨状划。

    那绿色的血云棺‘外婆’确实是很难对付,如果是同级正面交锋,完全没有胜算可言。

    如果血云棺走到了地仙一级别呢?岂不是强大到谁都无法控制的程度?

    “当时在引凤镇里,祖云就差点打开了引凤棺的开关,只是可惜外婆忽然进入地仙期,给引凤棺的守护神招去守棺,所以间接破坏了他的计划,暂时压制住了封印,也正因此,祖云才没用上血云棺,而是干脆先收手,转而从阴间展开计划。”单龙解释起来。

    “就是说祖云是第一计划失败,转而实施第二计划,大舅公是马前卒,祖云的幕后主使的意思?”我几乎把所有支离破碎的猜测联系起来了,但没想到外婆是主动去了引凤棺那守棺。

    “是的,现在要拦住祖云恐怕很困难,他早早就在阴间四处活动了,备用的宝物也收集了好些,因为得到的好处不少,阴间好多王都走向了他们那边,南仙剑派之前和周善秘密接触过了,不过剑派势力庞大,又掌握至关重要的资源,实际掌控者南宫师姐的镇守,周善并未能染指。”单龙的话补充了之前乐正凌没说全的话。

    单龙说罢,我就想到了后面南宫师叔给孙婆婆引开,然后周善把布下的棋子都翻开了的事情,不过却意料不到的是给我间接破坏掉了,现在南仙剑派那一环安然无恙,周善也就算遇到了大问题,不知随后而来的是周善,还是祖云亲自来了。

    “孙妍师姐上次和主人接触过,所以知道周善即将发展的方向,可南宫师姐却一直闭关修炼,主人和孟婶,连带我上次来的时候,都没能约见她一面,所以并没有半点的交接,好在孙师姐聪明,算好南宫师姐出关时间,布局偷了南宫师姐的珍珠,引发了后面的一堆事情出来。”单龙说着,还有些疑惑的样子,说道:“南宫师姐和孙师姐很默契呀,可能是以前就经常接触的缘故,彼此了解,这次出来虽然经历了一场磨难,可不但脱困了,还给我们带来了很大的好处,我行动隐秘,速度快,率先赶来提醒你,南宫师姐还在疗伤,孙师姐要护法,很可能要花费一些时间才能回来。”

    心道南宫师叔没有出问题,那就再好不过了,孙婆婆居然早有预谋,和南宫师叔来了一次双簧,倒是出乎我的意料之外,如此一来,偷珍珠不但不是坏事,还成了好事!我简直不敢想象。

    不过间接表明孙婆婆的聪明和果决,而南宫师叔这次出行,把门派的一些问题都暴露了出来,也不知道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。

    “你可得小心了,无论周善或者祖云谁来了,你恐怕都难以对付,而祖云找齐了材料,主人都守不住引凤棺,到时候天棺启动,惊天动地,强大的势力都会坐不住的,此事事关重大,不是我们可以想象的那个程度。”单龙说着,手中泼洒了一片浓重的阴气,诡异的是阴气形成了一片连绵不绝的地图,他手指在各处点了好几个点:“现在十方大海里,许多实力盘根错节,各有自己的想法和计划,我和孟婶都有自己的任务在身,孟婶去了十方大海的另一面,而我,也将要前往北部,十方大海诸王争霸,却有南宫师姐和孙师姐看着,所以你尽管放心好了,但怎么说……你重要却也真不太重要,如果你觉得把持不住了,就该立即遁回凡间,千万不能拼死一搏,记住,你终将是天下共主,主人王牌中的王牌!”

    无论是周善来也好,祖云来也罢,现在带领整个南仙剑派,终究是一种责任。

    外婆守棺,危险重重,不但有祖云在外面环伺,还有其他的强大势力围绕在活阵外围,我岂能坐视不理,关键是我只担当了破坏周善和祖云计划的一环,危险程度恐怕还不如孟婆婆和单龙,有什么可逃避的?

    单龙这么说,是怕我撑不住这些事而已。

    母亲尚且为了棋局,狠心把我推出来,我岂能因此而贪生怕死。

    童话故事里就有狮子把自己的孩子推下山崖,寻求继承者的故事,而母亲的所作所为,多数出于无奈,但何曾不是为了我着想?如果在这样的状况下都无法成长起来,以后恐怕也活不长久。

    “单龙,你若是有事,放心的去吧,周善和祖云我都能够挡住,挡不住,我也会提前走人的,你们的对手,危险程度都不亚于祖云,我哪能要求你更多?我会抓紧时间修炼的。”我坚定的回复道。

    “好,挺有志气,但打不过就逃,也没什么可丢人的。”单龙笑道。

    单龙的话让我想起了海师兄,现在怕正在给师父督促吧?

    背上了责任,我开始消化之前存储不少的阴气块,除了师父那块,其他家鬼都各自拿到了自己的阴气块,籍此冲击起了鬼王后期。

    “单龙!”惜君吃完了阴气块,就跑去找单龙玩了,单龙笑嘻嘻的和惜君聊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哟,小家伙好厉害,都鬼王后期了!”单龙哈哈大笑,摸着惜君的脑袋,颇为赞许。

    惜君咯咯的笑起来,点点头,拿着棒棒糖在那嗲嗲的说道:“那当然。”

    我惊觉的用阴阳眼看了下她,发现惜君确实是达到了鬼王后期,不知不觉的进境,可能是压抑过久后一次宁静的爆发。

    师父是对的,只要修为足够,惜君突破的时候应该不会有负面的作用,而这一次印证了师父的正确。

    看向其他的家鬼,消耗阴气块的时候,也隐隐有了突破的迹象,我心中颇为喜悦,这段时间的沉淀,让大家都忍住了不去突破,现在说可以突破了,也是水到渠成。

    王胭在家鬼里率先凭借血云棺突破了鬼王的后期,紧接着是刘小喵,再而是黑毛犼和宋婉仪,江寒是最晚突破的。

    入道大后期对我却仍有一段的距离,吸收了两块五重的阴气块,我的实力仍只是前进了两层,恐怖的五道统限制了我实力的增长,到了入道大后期呢?

    我不敢想象了,迫切的成长责任,已经使我不堪重负。

    这一段修炼花费不少时间,时间已经到了后半夜,战局却仍零星的打着,所以海螺生的轰鸣仍陆陆续续不断,不过我相信李君敏他们能够对付得了。

    而我修炼到一半的时候,别院的门敲响了。

    我让宋婉仪去开门,门刚打开,李君敏就惊慌失措的进来了。

    “我军腹背受敌,后山两个鬼帝破阵进来,太长老和裘掌门迎敌,前面又有大军集结,恳请掌门督战。”李君敏慌忙说道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