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7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三十八章:不朽
    “南仙剑派如今上下艰难,后山的情况,太长老也应该清楚了,要不然你也不至于天天蹲守藏经阁,想着怎么解决地脉的问题。太上掌门更是失踪多日不见回来,无以为继,不如谋求更大的发展,先回陆地去,再想着怎么发展吧。”我把心里话说出来。

    “一定能找到办法的,就算不行,太上掌门是此道高人,绝对不会没法子吧?”王昌和还想要抱着南仙岛不放,实际南仙岛却是所有海底势力觊觎的地方。

    他们没呆过,总以为很好,实不知里面的鬼才知道真实情况到底如何,紫竹一走。南仙山的阴气和海底比都不如。

    “太长老,紫竹已经获得了自由,你认为一个妖仙,会心甘情愿的去给你门派谋求福利么?大家都想着怎么去剥削她,却没想过如何的给自己门派创造更大的价值,战时有几成反出门派,难道你忘了么?还想要再去承受这等隐忍带来的苦果?”我把事实摆在了眼前,让王昌和无言以对,南仙剑派上一战差点就灭门了,如今恢复成现在的样子,却不谋求发展,再来一次晋王攻城。恐怕也就是投奔敌人的下场罢了。

    “晋王联军势大,夺了海王兵权的牧王难道势力就小?老巢该有的吧?打完大龙县。你怕他不回老巢么?到时候联合晋王联军,我们门派还能有什么优势可言?封闭自己,就是灭亡的前兆。没有人能在等待中活下去,或者是**的灭亡,更或许是精神上的溃败。”我坚韧的回答,让王昌和陷入了苦思。

    “可掌门……这事情牵扯极多,我们门派在南仙山根基稳固,有强大无比的护山大阵,有门派遗留的各种遗址,还有后山、海域、集市、修炼之地,岂可倾巢而出,放弃整个南仙山?”王昌和说完,有些颓然的坐在了椅子上,他也有他的坚持。

    “晋王联军只是周善的一个环节,这个节点脱节,你认为他能够容忍么?护山大阵可拆除带走。遗迹什么的,终究还会再有的,南仙山如今和普通海岛有多大的不同?太长老,你觉得弟子再受一次联军攻击,会如何?南仙山还是他们希望之所在么?”我其实也不清楚南仙山的情况,但据守的话,一无城墙拒敌,二又是在深海不靠内陆之地,一旦攻来,就是腹背受敌的情况。

    王昌和也有些不知所措,但最终坚持一下,也只能是同意了我的决定,掌门的意见还是要尊重的,况且现在南仙剑派后山已经荒败了,无以为继,弟子再也受不起打击了,一旦受到攻击,很可能紧绷的一根线就会断掉,到时候引来的状况更加不堪。

    “也罢,召集其他大长老议事吧……相信掌门应该有自己的决断。”王昌和苦叹道。

    很快门中的大长老们聚集,由李君敏牵头,在掌门大殿叙话,讨论了好一会怎么离岛的计策,大家都一筹莫展。

    现在晋王的联军还在外面遥遥应对和观察这边的情况,我们大规模的出动,肯定会引起注意,他们兵力比我方要强大,直接和间接出去都不可能。

    想来想去,我想到了‘金蝉脱壳’之计,而这招建立在了残梦仙剑中的分形术中,之前几次斗法,大致弄清了残梦仙剑的经典招数,现在这招对这次突围而出帮助极大。

    我们决定以长老来带领一群弟子以斥候的样子突围出山,然后把弟子送出门派,长老独自假装巡逻回来,再施展分形术瞒天过海,一**的带出去,神不知鬼不觉,等到周善大军发现,南仙山就已经是空城了。

    王昌和和李君敏等都大赞妙计,毕竟最近弟子出去巡逻可不少,分出几波来当斥候并不是特别的吸引敌人注意。

    我则负责探路,一路埋置落点,让门派的弟子寻踪跟来,预防给联军发现。

    一经推敲,也就按照这套路各自准备去了。

    趁着这个计划开始落实,我自己也准备了一些后手,在山上各个要点里埋下了一些阵旗,如果不能用上也无所谓,反正也不过是预防万一的,毕竟这么大军团的离开,还是有风险的。

    到了半夜,我才把各个点的阵旗相连起来,李君敏过来报知我就绪后,事情就开始实施,由我先行探路。

    我背起了紫竹妖的画轴,召唤出了王胭和血云棺以及家鬼下了海底。

    下了海底,海面漆黑一片,看起来就跟平时没什么区别,不过海底的状态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,偶尔还会有联军的斥候会来探查消息。

    一路往岸上游走,我顺道召唤了龙鲨,骑在了上面,速度变得飞快,指定了路线后,散出了鬼将,寻找最合适的路线。

    散开的位置不小,前方分有血云棺探查用的鬼王大鱼,游走间寻找敌军集结的地点,王胭居中反馈消息。

    果然不出所料,外远方十几里的海底,鬼王大鱼就发现了驻扎的大量敌人,还偶然有斥候在探查周边环境。

    斥候没办法对付,因为巡逻的位置无法确定,只能让弟子和长老绕过驻扎的敌群而已。

    指定了没有驻扎的路线,我们一路的往西北前行,路上遇到的斥候大队,直接就用血云棺吃了干净。

    找到安全的地方后,我在岸上等待弟子们的到来,很快第一波的弟子就到了,数量有一百左右,这让我很高兴,而几个长老也化身上百,开始返回门派中,以此掩饰我们金蝉脱壳的目的。

    数十波弟子到来后,我们选择了换地方集结,我又再次回去开路,准备把另一条路线开拓出来。

    其实如果借道的法器够多的话,我可以借道阳间,但这么大数量的队伍,只能是靠这招瞒天过海。

    等到两万大军齐聚后,大部分的门派书籍、宝物、布防门派大阵的宝贝都拆卸和搬运出来了,殿后的队伍由王昌和和李君敏带领,准备跨越过海底。

    但路上却出事了,敌人似乎在这个时候起了反映,因为派出的斥候很多没有回来,因此追击就难免了,我立刻派出了大军接应,现在才被发现,已经很难得了。

    陆续而来的斥候都给大军消灭了,而底下驻扎的不知道是那位诸侯的大军,也反映了过来,四方开始报讯,海螺号的震动,在水底下传得很远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谁领头的队伍,竟有条不絮的集结了起来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能这么快反映的,肯定在打仗上有一手,此时我移师大陆,不宜跟他们过多的纠缠。

    “太长老和裘掌门带八成大军和门中宝物先行,李长老和我带两成大军反突围回山,把路上的大军引回去再说。”我说完,李君敏和王昌和都纷纷按照约定办事。木上豆血。

    我带着五千的队伍,开始往剑派那边逃亡,剩下两位鬼帝带领三万大军往陆路逃遁。

    因为是迎面相对,斥候团是看到我的五千大军在先,所以开始往基地那边传递信号,说大军又退回了南仙岛。

    诡异的场面也就出来了,敌人没发现三万大军先行,反而追着我的五千多弟子回山。

    我想想也就明白了,他们也认为我大量的斥候来去,是接应援兵来的,现在五千援兵到了,自然果断就追着来了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有多少的大军追着我们到了南仙岛,上了岸,我们一行全都往给搬空的南仙剑派飞去。

    李君敏不解我为何这样,不过刚才的情况很紧急,就算五千弟子要当炮灰,也一定要完成吸引和拖住整个联军的目的。

    我们刚刚上岸不久,海螺声就在海面响起来了,一只只鬼兽冒出了脑袋,联军兵将更是多得眼花缭乱,是抱着要剿灭我们的目的了。

    围点打援,打的就是援军,只是他们没想到外围布防者居然没有报讯援军来的事情,反而像是忽然冒出的一般。

    实际却不知道是我的金蝉脱壳之计分出来的一股大军。

    但尽管是逃了三万弟子,但现在五千弟子还在包围之中,周边南仙岛都乱了起来,无数的大军四面八方全是。

    “怎么办?现在他们好像又要攻城了!”李君敏惊慌失措的问我,五千的弟子,这次逃是逃不掉的。

    “先别着急,会有办法的。”我笑了笑,看向了最大的一波势力,而这个时候,一个黑点脱离了大军,迅速无比的飞向了这里。

    阴阳眼里,周善身穿黑袍,带着面具,笑吟吟的看着我这边的大军,看来这段时间引而不发,全是他的棍意。

    “一天呀,大舅公来看你来了,这几招谋略用得真不错,直接瞒住了我的斥候团,也让我差点着了你的小道,不过聪明反被聪明误,你也想不到大军不会去追逐你的大军团,反而来找你吧?我可是招鬼道的传人!找个鬼弟子,抽魂夺魄的问几句话,还不把你那点小策略问清楚了?”周善和蔼的说着,往我后面的大军看去:“啧啧啧,看来三万大军,全给你带去救援水镇和大龙县了,那你这点兵马和一座空山还回来,能干什么?投降吧,我这次带了血云棺来,不会亏待你的,能让你永恒不朽!”

    “你才永恒不朽!”我嗤笑他一句,带几千弟子快速回山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