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7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三十九章:王战
    “一天,往哪里走呀!”周善说罢,手中的血云棺立刻就召唤了出来,这个时候,青绿色的外婆就立马飞了出来。

    而他身边。恐怖的血云棺在黑夜里红彤彤的,周围一片地方全都染成了红色。

    数量众多的鬼王也开始出现在送葬队伍里,这情形,让我浑身都不自在了,不知道现在血云棺摆脱了外婆的咒语后,现在实力恢复了几成。

    我估摸着不会是半仙程度,要真那样,就不好对付了,但即便再差,估计也比王胭厉害点。

    王胭虽然也达到了鬼王的后期,可和大血云棺比,还是有点距离的。而且主魂也没有‘外婆’厉害,打起来是要吃亏的。

    “李君敏,带着大军先撤退!路上躲避血云棺。”我命令着大军继续开拔,自己和家鬼拦截周善。

    “哟,翅膀硬了,都入道大后期了,真打算和大舅公死磕?”周善露出对待孩子般的笑颜,似乎对我大后期的实力还有点不屑,看我没理他,他说服我道:“你想想,你外婆多厉害,你虽然实力提升到大后期。但这个血云棺的主魄同样是大后期的实力,而且是完全拥有当年你外婆的实力。你认为你能打得过当年的外婆么?遑论还有大舅公我!我这次早有方便,不会立即用血云棺来吃你了,毕竟替身鬼蛊。实在让人头痛不已呀……所以思前想后,还是决定把你打个半死再弄进去,你应该不会介意吧。”

    “我不介意再毁一次血云棺。”我冷笑起来,看向了‘外婆’,现在它的修为我看不出,俨然实力让她以前悟道的气息掩盖了,实际实力或许是周善所言的入道大后期。

    知道要对付和自己一个等级的‘外婆’,我的心也悬了起来,当年的入道大后期外婆,到底有多厉害?会不会比我入道大后期还要强?

    我的一群家鬼能够对付血云棺和周善,而外婆,恐怕是用来对付我的杀手锏。

    “把他打残了!”周善皱了皱眉,命令‘外婆’来攻击我!

    “江寒和宋婉仪对付周善,惜君、王胭、刘小喵、大狗狗对付红衣哭丧仪仗队。”我命令起来。

    现在大军封山。已经把路全给堵住了,周善觉得跑了几万大军不重要,只要我没逃,那一切都好说。

    大战立即爆发了,一群群的鬼王结伴朝着我这边瞬移而来,我二话不说飞步跑出了两百多米的路程,直接把周善惊得愣住了,我的晋级,让飞步距离再次翻倍,想要追上我,恐怕不容易。

    ‘外婆’则完全没有惊慌,冷笑着念咒,随后手指往地上一指,一只黑衣的女鬼出现在了身前,它召唤的‘罗刹鬼’实力,绝对达到鬼王巅峰。

    我也没有犹豫,一手拂尘挥动,一手红符夹在指尖:“叱吃大风雷,巨口也吞天,天一道!吞天大鬼!”

    吞天大鬼从黑暗的空间钻了出来,仰天咆哮后,扑向了黑色的鬼,它得到的命令就是攻击罗刹鬼!

    外婆快速朝着我飞来,速度可以用迅疾的电光来形容,一路上还挥动那寿衣的袖子,直接给罗刹鬼加了一层血衣。

    我二话不说也放了血衣给吞天鬼,两只贡接撞在了一起!

    五倍道统这一次彻底爆发出了强大无比的实力,吞天大鬼大棒槌一挥,轰隆一声,就把罗刹鬼打飞了出去,撞到了地上消失不见了!

    但很快,那罗刹鬼再次凝聚形状,出现在了吞天大鬼身后,爪子抓向了它的后心!

    吞天大鬼回身一击,周围空气顿时如暴风一样给吹散了,那罗刹鬼再次给打成了烟云!

    看外婆已经念咒,我来不及给家鬼们上血衣,立刻双手把红符一合,念起了咒语:“阴阳追仙锁,疾驰无停歇!天一道!追仙锁魂!”

    噌噌噌的锁链声从我背后钻了出来,速度其快无比,我没有细数,但按照每次升级翻四倍来算,如今这锁链,至少有六十四条!

    每一条的粗壮程度都和师父的那个档次差不多了,密密麻麻的锁链几乎包围我的全身,全都涌向了外婆!

    周善在旁边惊得下巴都快掉下来了,我这五倍道统,实在太过逆天了,这么多锁链,简直躲无可躲,他自己恐怕都有点觉得难为作为血云棺主魄的‘外婆’了。

    “三涂鬼道离天开,封雷灭雨正其时,鬼道,炼狱血途!”

    细细一听最后一句,外婆是低喝一声,背后血云棺轰的飞到了她身后,猛烈的猩红力量冲到了她的背后,居然以入道的修为,直接施展了悟道的大招数!

    血云棺的主魄不需要用符纸,因为使用的是血云棺的能量,不过咒语还是要念的,念完咒语,周围黑色的能量块汇集周围,随后争先恐后的旋转旋转起来,黑色的空间接连不断开始凝聚形成,吞噬一切的朝我的锁链涌来!

    嘭!砰砰砰!

    黑色的圆球撞击到了锁链,竟带有猛烈无比的吸力,我的锁链想要绕过它却都不能,全给吸入了连绵!

    然而我的能量也非常的庞大,不断和黑色圆球互相的轰击,到了最后,因各自的能量消耗和累积,终于轰的一声炸开了!

    狂放无比的气浪一下就涌到了数十米开外的我,吹得我东倒西歪,最后一屁股坐到了地上!

    而那外婆因为距离太近,直接给炸出了十几米开外,但有血云棺庞大的力量供应,她再次站了起来,收了另一股力量再次念咒!

    我不敢有半点的轻敌了,外婆是当时同等级别里最强的存在,而我因为身兼五种道统入道,实力比一般修行者要厉害数倍,可说是年轻一辈的佼佼者,一个程度上的最强和最强之间的对决,足够让我浑身热血沸腾!

    周善目瞪口呆,他自己恐怕都不知道血云棺的主魄会强到如此境地!

    血云棺的鬼王和家鬼们打得不亦乐乎,

    吞天鬼那边,罗刹鬼杀之不灭,不胜其扰,现在我再用鬼道道法对付外婆,那简直是关公面前耍大刀,不自量力,所以只能用阴阳家的道法。

    “长歌踏三界,大道破无穷,天一道!天道长歌!”我一张红符丢出,瞬间此符纸就冲天而起了,一个个太极阴阳轮出现在空中,我伸出了十指,迅速控制圆轮瞄准‘外婆’!

    外婆冷笑出声,庞大的血云棺力量接连不断涌入她后背,储蓄力量足够后,外婆枯槁的手往我一指:“镇狱冤鬼号令随,道崩四溟才有归,鬼道,道崩镇魂!”

    我脸上不禁变色,这招我没见过效果,但当时和李剑臣对撼,外婆的所有招数都是占据绝对上风的,威力可谓无以伦比!

    然而眼下不是我犹豫之时,稍微有点怯场,就会给外婆轰成碎渣,我借法速度快,太极阴阳轮高速旋转起来,一道道猛烈的激光轰然落下,宛如天地神法一般恐怖!

    爆炸声连片响起,而轰击的中心点里,外婆的位置顿时阴魂野鬼的啸声猛然响起,恐怖的鬼影重重出现,犹如百鬼夜行,她本人更是浑身黑光冲天,周围轰击向她的激光竟全部给震裂了!

    如鬼影闪现的外婆,拖着一大堆的鬼影冲我而来,我一语不发捏了一张蓝符,嗖一下缩地出去两百米!

    这一次对轰,我果断又没占据上风!

    看来一般的入道道法,完全不是悟道期绝招可比的,我深深吸了口气,咬咬牙拿出了几张红符!

    现在我还没有悟道,黑符这种逆天的符纸是没有的,但几张红符,咬破了舌尖,一口纯阳精血就喷在了符纸上:“日月星辰指,天诛地灭时!天一道!天地神压!”

    一阵彩云在空中冒头,阴阳圆盘在空中凝聚,而外婆这时也快速用手指结印,也不知道涌出什么疯狂的招数来!

    天地神压不说是最强的绝招,但这次我消耗三张红符,已经是我极限的力量,用范围和绝对的威力,来对付她诡异无比的鬼道法术!

    我半跪在地,三张符纸交叠,嘴里念念有词,很快轰然圆盘往下一砸,轰隆一声就压向还在念咒的外婆!

    外婆丝毫不为所动,咒语已然唱喝不停,刚才能量的余波却给我整个压塌,黑色的能量再也抵御不住天地神压,给轰然打散了!木上医血。

    “悲风戾雨三更髓,天怨鬼怒荡人魂,鬼道,魂飞髓散!”外婆的咒语也同样施展而出,但这次,她几乎是膝盖贴近了地面,而魂体已经不断扩散,仿佛随时要给我的绝招给压得魂飞魄灭!

    轰,我察觉手掌力量给源源不断的吸收入红符外,还有一阵烙热灼烧得我要缩起手来,原来其中一张红符因为超过负荷力量燃烧了起来,但这个时候我若是放手,三倍的天地神压立即就要溃灭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