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7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四十一章:换人
    血云似乎把率先冲杀到后山的鬼给融了,而从山门到后山的大阵,也随着第一个鬼物的消融而连锁启动,大片的血雾在周边冒了起来,仿佛把整个世界染红!

    大军根本不敢再向前。而是惊慌失措起来,靠近大阵的大军还有好多,修为低微的首先扛不住,嘭的一声,直接化作一团血云,最后能量体全都没入了大阵中,汇聚成脉搏一样的血色洪流,涌向了后山。

    不止是周善惊愕难当,连武王和几个杂牌王都是骤然变色,如此霸道凶邪的大阵,谁都无法淡定下来。

    海底大军大乱,看着自己身边的同伴忽然就化作一团血雾。都大惊失色,匆忙往阵外逃去,恐怖的血云不断的抽走低级鬼将,甚至是鬼王级别的鬼物力量,一旦吸收完全,就会化作血云在世间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虽说用血祭大阵极其损阴德,但现在是战时,对敌人的怜悯就是对己方的残酷,一路回头望去,敌人消失的数量越来越多,周善已经组织起了逃亡,而两个鬼帝仍追逐我不放,似乎感觉血云大阵对他们的影响并不大。

    显而易见,血云大阵就算摆出来,但对于鬼王以上的鬼收效也不是特别大。除非是距离大阵外围太远,或者离得阵眼太近才会出事,毕竟一旦逃出大阵外,也就不会再受到血云的影响了。

    十万的大军,实际真正给溶化的并不多,经过撤退,十万最多有一两万的大军给血云大阵吸收了,但仅仅这一两万,对一群鬼物的威慑也是相当大的,谁都不会明知危险还要再闯入南仙剑派山门。

    军队不断的逃离后撤,只有两个鬼帝死追着我不放,这时夏侯彻已经疯狂了,大军损失巨大。还不是正常战斗死亡的,这让他无比愤怒。

    “夏侯将军,我就不追了,要去保护武王才行,此子修为不高。智计却歹毒无比,我可不保证他引我们过去有什么后手,呵呵,他一人能抵数万大军,我可不敢追了。”程国师却率先撤退了,留下一脸惊怒的夏侯彻。

    而越到正中央。往外面逃的鬼物越来越多,好多的低阶鬼王能力消退非常厉害,还没逃出外面,就化作血云消失不见了。

    场面颇为凶戾。

    逃了一会儿,大概到了后山的时候,周围能见度已经不足三四米,后面我已经看不到夏侯彻了,应该彻底把他甩开了,关键是周围全是庞大无比的阴气,根本不能定位我这个带着面具的小阴魂。

    凭借王胭的召唤,我回到了血云棺放置的地方,这个时候血云棺早就已经自行停止了,一分为三,那是因为龙十一制作的容纳盒子毁了,所以三个盒子都炸了出来,毕竟不如祖云那个盒子厉害。

    散出的三个盒子中,小铜棺是王胭所在,所以她倒是魂体无恙,另一个云纹盒子能量全满,还有一个云纹的盒子是吞噬的,现在也失去了功效。

    王胭累坏了,浑身红得跟发烧了一样,看来这次我就算多严谨的布阵,她也不能彻底转移走这股猛烈的力量,力量集结她脆弱的身体,让她陷入人类高烧一般的状态,我想很长一段时间,恐怕都难以消耗这股能量。

    将小血云棺和病怏怏的王胭收了起来,然后往后山第二个小房子闪现。

    到了那边后,李君敏和众多弟子仍然沐浴在血云棺带来的强大能量里,好多弟子直接从鬼将升级到鬼王,而李君敏,更是一跃突破鬼帝,让我惊喜不禁。

    她本来就已经是鬼王巅峰期好久了,只是没有机缘突破,这次有血云大阵拔高实力,所以一跃就突破了鬼帝。

    我之前在门中摆下的血云大阵的阵旗,回来后把阵眼安置上血云棺,如同当时引凤镇的大血云棺类似,再接着把抽取的力量嫁接到后山的位置上来,所以李君敏和五千多的弟子都深受益处,这也是我之前和李君敏所说过的好处。

    这次溶解的大军应该上万了,所以门中弟子或多或少都升级了,鬼将大后期升级鬼王的就有不少,五千的杂牌军,一跃成了精锐。

    最主要的当然是打退了联军的嚣张气焰。

    “一人敌万,掌门的头脑太过厉害了,打得晋王和宣王他们灰溜溜的逃了,以后怕见到你都是逃跑的下场!”李君敏崇拜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别说这些了,趁乱跟着后山逃兵逃命吧。”我说着,就准备带他们广场那边逃去。

    “不去追击了?现在是好机会呀!”李君敏刚刚晋级鬼帝,正兴奋无比,挥动春雷就要去大战三百回合。

    我白了她一眼,说道:“李师姐,你也要看指挥的人来呀,现在对面的是宣王,趁乱能逃都不错了,你一个鬼帝,还想翻天了?”

    “我们有五六百鬼晋级了鬼王!”李君敏还想要打胜仗,难免有些激进。

    “不行,逃吧,现在他们修为都不稳,周善早就弄好了布袋口等我们去追呢,快找找后山的水路,往那边逃吧,就算已经有伏兵埋伏,应该不会破万,我们五千精锐,突围还是容易的,出了南仙岛,一切就好办了。”我连忙劝诫道。

    “听掌门令。”李君敏说完,就命令弟子们整备出发,往后山水路探去。木节叼扛。

    五千弟子浩浩荡荡的跟着李君敏往水路那边下去,这后山水路机关开启后,能出去的路口还不少,李君敏带着我下去后想要由我选择,反正都能出去,我干脆闭着眼随便挑了,如果真遇到周善,也只能自认倒霉。

    刚到了水底路口,运气似乎并不好,我们给围堵住了,地方兵力有上万左右,不过现在这五千的弟子也不是杂牌军了,一声令下就冲杀了过去,大将也由李君敏一剑解决。

    趁乱逃亡后,我们很快就往主力的方向汇合。

    周善知悉了我这边从水路突围,果断的带大军追逐而来,仿佛要不死不休似的,甚至派出了鬼帝级别的大将前来截杀,但都给李君敏挡住了,加持了血衣后,李君敏要拖延时间还是能做到的。

    这一路并不太平,五千弟子也没能全部突围而出,突围后也只剩下三四千了,不过和主力的回合仍让人感到无比的振奋。

    南仙剑派经由这一役,跻身十方大海第一门派也是定数了,当然,也丢了自己的山门,算是有得必有失。

    “以一敌万,啧啧,这简直匪夷所思!”裘不凡听罢李君敏述说,浑身一震,看着我不知该不该相信如此悬殊的战局。

    但李君敏晋级鬼帝,确实是让他们不得不相信血祭大阵启动过了。

    “不愧是我王昌和选择的人,也不愧是丘师兄的弟子,厉害得让我感到汗颜。”王昌和怔怔看着我,连说长江后浪推前浪。

    我把南宫师叔的情况说了一下,另外派了一些弟子前去查探消息,然后准备往大龙县方向行进。

    大家都没意见,毕竟经过一场大战,我作为南仙剑派的掌门,他们还是很服气的,数次历经大劫,都能够化险为夷,足够让人信任。

    我很担心在祖云的手底下,南宫师叔和孙婆婆能不能逃离,但显然不是时候,周善并非一般活动家,打仗还是不弱的。

    “逃上岸吧,不和他浪费时间,上岸大有作为。”我暂时定下了方针。

    王昌和以及李君敏、裘不凡都同意了这个建议,现在周善憋着一股气,正想尽办法找我们开刀,要和他打也得等杀气过了才行。

    我们前面逃,周善的追兵在后面疾驰,毕竟是带着大军,所以追了好几天的时间,一路战火不断,不过大部分都是周善派来斩首我的鬼帝,我这边也有三位鬼帝,对付他们并非多大问题。

    几乎打到了岸边,夏侯彻才退兵离开,周善在海底还有许多的事情要办,帮着祖云收集宝物,凝聚海底的诸侯什么的。

    我不知道他的目的所在,但肯定不是什么好事,现在还是先对付牧王要紧,牧王佯攻周璇,实则应该是为了我水城而来。

    水城兵力肯定不够,现在离逃脱南仙岛那时已好多天过去,我眼前仿佛一抹黑,不知情况怎样。

    到了岸边后,斥候却带着黑白无常和小侄子来了。

    一看到我,小侄子哭得跟小泪人似的:“大伯!大伯!妈妈给抓了,我们家给他们毁了!呜呜……”

    我一听,心想这不详之兆果然是应验了,周璇居然城破,还给抓住了,那我水城岂不是危在旦夕?

    “大龙城破,我们无家可归了……夏城隍。”黑无常苦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说……说要拿齐暖暖才能换周城隍……大家都等着您定夺呢!”白无常苦着脸,小心看着我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