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8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四十四章:名将
    我不禁也乐了,这两个孩子从见面就开始吵了,现在更是变本加厉的每次都能打起来。

    宫装妇人齐暖暖傲然的站在了队伍里,怎么看都很扎眼,她出身高贵。样貌出众,带着的小孩儿也漂亮可爱,说鹤立鸡群都不为过。

    和我点了点头,齐暖暖就用手指扯住了郑轻灵的后衣领,郑轻灵知道母亲不给上前,只能瞪着明亮的眼睛轻哼,她已经晋级尸王后期了,比母亲还高一个等阶。

    小侄子吐了吐舌头,做了个鬼脸,他手里的骨刺早就变成了红色,雕琢的咒文密密麻麻,可见周璇对他的关心和溺爱。

    “大伯,大伯!这小姑娘太聒噪。我们杀了她吧!”小侄子建议我,挥着骨刺想要趁机过去了。

    我还想要拉着他,结果郑轻灵就嗖一下过来了,这速度快得跟闪电似的!

    “小豆丁,今天便揍你满脸开花!”郑轻灵不能忍了,天天说要杀她,所以瞬间就出拳了!

    嘭!

    小侄子骨刺快速无比的扎向了郑轻灵的脖子,但郑轻灵显然比他更快,手刀一下就劈在了小侄子的手腕那!

    然而小侄子战时骨刺从未脱手过,就算给攻击到也仍死死拿着不放,可这一次攻击失策,也给郑轻灵后来居上的机会。

    一连串的攻击直接打飞了小侄子,郑轻灵爆发出来的恐怖速度让我也震惊不已!

    两只小拳头闪着金色的光辉,尸类之中,郑轻灵也是异类了,小侄子两脚踏在地上。拖着两道土痕,好一段路才站稳了脚步!

    不过凶性让他凝聚出了一股猛烈的力量,全身红光湛湛后,我就难以看见他的速度了,嗖的一阵风声过来,小侄子和郑轻灵撞在了一起,一时间刀光剑影,精彩纷呈。

    一群的阴兵鬼将全都退开了,让两个孩子在那打斗,郑轻灵走的轻灵技巧,而小侄子全凭一股凶性,打起来果断是拿郑轻灵没办法的。

    但小侄子因为输得多了,似乎也注重了技巧,使用的骨刺颇有了章法。可能前段时间输了几次后,回去也得到了名师指导,一招一式都暗含后劲,几个回合下来,郑轻灵竟一时拿不下他。

    可毕竟是小孩子,就算打得再厉害,大人们也当是玩闹而已,上次郑轻灵也是打半死拖来给我换糖。这次我也没打算理会,孩子精明着呢。

    “城隍大人,上一战我未救周璇,使得大龙县城陷落,是牧王过于势大,我们只能据城死守,而后牧王带兵过来,要换回齐夫人,我观此贼诡计多端,觉得就算是将齐夫人交给他们,也未必见得会退兵。加之周璇曾经与我们是死敌,所以我就暂时打退了他们,但估摸这次城隍回来以后,此贼还是要来一次的,望到时候城隍以黎民将士为重,万不能让此贼有可乘之机。”荆云怕我忘了和周璇的事情,所以凛然不惧的旁敲侧击起来。

    “周璇是死敌,但同样也是我南部不可或缺的力量,敌人的敌人,对我们而言就是朋友,正是因为知道我们难啃,所以才跑去打周璇,现在周璇灭了,当然会来打我们,这是我派你救援的原因,而且即便不能救,我们也要做出自己的决心来,若非如此,往后我们陷入危机,谁人来救我们?”我皱起了眉心,看着荆云时目光里带了不悦。

    “城隍所言极是,不过我们当时兵力堪堪能够固守天一洞府,出城时遭到任何围堵或者截击,很有可能就会使得城市陷落,故而我才作此决算,”荆云固执的说道,实际对周璇的私仇极重,但按照一个领导者的角度,确实不该养虎为患,周璇就是头见我就咬的猛兽,数次都想要将我置之死地,荆云的做法,对很多鬼来说,是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“算了,既然不做也做了,之后周璇还是要救的,现在先去军事所商议后面的事吧,把沙盘摆上,我要看看战局。”我大手一摆,看向了郑轻灵那边,这时候小侄子已经给压着打了,小家伙果然还是打不过自己的终生对手。

    给打怕后,小侄子抖着身子站起来,逃向了我这边,郑轻灵看他逃走了,也不打算再攻击了,回到了齐暖暖那去了。

    我拿了糖果,给小侄子安慰一阵,就示意黑白无常将他照顾好,自己去军事所商议之后的事情。

    放出了全部的家鬼,让他们自由活动后,我和黛眉匆匆的去了洞府周边的一间建筑。

    在大沙盘里,南部的情况一目了然。

    代表牧王的旗子现如今也插得到处都是了,下面连接大海,上面直到南市,全都陷落了,其中南市底下和大龙县的旗子最多,弱国每个小旗子代表了一千多的兵力,那大龙县周边的几个地方密密麻麻插着的旗子足有十万左右,而我们这方数量少了很多,不过摆阵的位置更为严谨。

    南市位置,面对南市城隍的二十万军队,牧王并没有给与太大的重视,只是象征性有三万多兵马据守,可见其战略的大胆和嚣张。

    不过我们这边,能把各个势力的沙盘摆得如此详尽,也能看出荆云也是擅长情报的高手,怪不得当时为了确认周璇几个罪责,他宁肯跑去调查好些日子。

    两方都各有特点,已有名将对名将的态势。

    到场的将领们有尸王,也有鬼王,实力已经达到鬼王中期以上了,普通鬼王都没法子上前来。

    剑派的只有李君敏跟来了,裘不凡则去看顾门派弟子了。

    “嗷嗷。”正在看着沙盘,倒霉熊也跟着跑来凑热闹了,师父不在后,它现在根本毫无顾忌,四下里乱晃都没人说它,现在好容易见我,当然要过来凑数。

    刚才我因为忙着事情,把它落下了,现在它身为大将,觉得不能不参与这次的会议。

    站在我这边,这货伸出了胖大的爪子搭在我的肩膀上,在伸出了一只大手一拨,把大龙县那方向的棋子全给扫倒了,然后恬不知耻的嚯嚯笑起来。

    一群将领吓得连忙跑过来,七手八脚的要把棋子竖起来,结果气得大狗熊伸出手把他们全推开了。

    荆云站在一旁叹了口气,但我都没说什么,他就更不会上来找大狗熊麻烦了。

    我摸了摸宋婉仪的魂瓮,感应到的宋婉仪很快从外面飘了进来,逮到了倒霉熊,一阵叽叽咕咕的兽语,才好容易哄走了它。

    会议这才得以开始,一群的将领开始七嘴八舌的述说起了各处的势力划分,参将和将军也趁机展现了自己对阵形、对下一战打法的见解。

    两派里,没有意外的分出了固守和进攻两派,固守的大意是南市城隍势必会派大军来源,只是现在正在联合其他势力,准备以绝对的优势回攻牧王。

    而进攻派的表示,现在不打,南市也不会来救,牧王毕竟外来者,绝非根深蒂固,只要动手打几次,这无根浮萍,很快就回海里去了,大家再次井水不犯河水。

    荆云这次却没有明显支持哪一派的,等待我发话。

    “牧王是一代名将,带兵打仗就是专业户,进攻派的先省省,没有绝对优势,固守未尝不好,如今我们城坚炮利,可先等援军,再和牧王大战吧。”我观察了现在情况,觉得加上两千的鬼王弟子都不足已对抗牧王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荆云都怎么守过来的。

    “荆云听命。”我决定了策略,立即拿出了之前黛眉交还的城隍的手印。木爪爪弟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