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8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四十八章:情意
    几个鬼兽上前就要咬人,结果青年清哮一声,剑气腾飞而出,形成几个神将虚影,剑不留情劈飞了鬼兽。

    阴兵鬼将再也不敢向前。本能把两人围在中间,步步后退。

    那背三把剑的老者根本没有动手,只是嘴角展露和蔼淡笑,始终不远不近的跟在青年的身后。

    李破晓!

    靠近的我深吸一口气,那精神饱满的青年,不是李破晓还能有谁!脸颊刀削斧凿般的冷静神情,双目如电光一样灼人,手中的剑更是如他的心一样使人不敢靠近半分。木丰豆扛。

    驼背的老人行将就木,每走一步看起来艰难无比,只不过的身法从来没有慢过,李破晓走几步,他都能轻松的追上。

    正在这个时候,驼背的老人扭过了头看向了我。眼中闪现了一抹光华,似乎临死的老人忽然回光返照一般。

    我怵然一惊,这老人修为得多高才行。竟这么远的地方就看到了我的存在。

    然而他却没有走向我,而是不离李破晓半步。

    这乾坤道的大腿可真多呀,李破晓才多久不见,就抱了一根这么粗的腿。

    极力回忆这一人一个道门的乾坤道,我想不到是哪位大能者是未曾听过的,很快,我就想到了乾坤道的老仆人,黑白无常曾经说过,是个老仆人把李牧凡给带走了,那这位肯定是乾坤道的仆人了。

    一个仆人背了三把剑,那就是剑奴。

    李破晓一路往囚牢那边走来,也正是我所去的方向,目中坚定而沉稳。

    我现在已经确定了他和周璇的关系了,这两位没准什么时候成一对儿了,虽说他们的肉身曾是夫妇。但灵魂可不是,总不能仅仅是这样的联系吧?

    李破晓数次和周璇合作,连上次潦倒困惑的时候,周璇都不忘把他接下阴间。现在周璇被困,李破晓又不顾一切,在十万大军中间飞身来救,这里面没有奸情?

    我已经不相信了,我家兄弟张一蛋似乎要带绿帽子了!

    正在我展开联想的时候,背后数道鬼影嗖嗖飞来,前方一鬼手拿宝剑大戟,后面三位更是鬼帝级别的存在,我心中惊疑不定的同时已经拿捏了蓝符,无声借法闪现到了城门那边,让李破晓和老剑奴搁在我和牧王的正中间。

    而我站立的一刹那。老剑奴却转过了头:“小伙子,何故如此神秘,现出身形来罢!”

    我知道老者看出我所在,包括李破晓,似乎也嗅到了我不寻常的鬼道气息,就只能是把雨衣收了起来。

    李破晓沉稳的皱了皱眉,低声说道:“是你,又要做些什么?”

    “和你一样,救人。”我笑了笑,眼里多了一丝我懂你的表情。

    李破晓没理会我的嘲讽,继续迎向了尸皇郑翰,以及三名鬼帝。

    老剑奴听到我们的对话,知道我不是敌人,也就没有再纠缠过来:“小伙子,倒有点本事。”

    “老人家,您本事也很大,不知道是乾坤道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区区一介剑奴而已。”老剑奴淡淡的笑了起来,礼貌的点头后,转身面向一名尸皇,三名鬼帝!

    郑翰看到老剑奴,脸色骤然一变:“不知前辈破界大驾光临,有何要事?郑翰记得,和您没有任何的冤仇才是。”

    几位鬼帝如临大敌,眼前这位剑奴修为实在太高了。

    我阴阳眼扫向了李破晓,他居然也有入道后期的修为了,加上他曾经是悟道期的修士,修为就没有瓶颈一说,照这速度,悟道或许会比我要快。

    “我和小主人来救一女子,尔等尸类鬼类,若不想化作烟灰,便速速退开。”剑奴说完,往前踏了一步,枯槁的手拿在黑色的剑柄上。

    “好!老人家稍安勿躁,您自便,我们这就离开。”牧王面露惊容,直接转身就逃,而几位鬼帝根本没敢留下,纷纷飞走。

    其他鬼看到牧王灰溜溜的逃了,就全都跑得远远的,不再向前。

    李破晓径自走去牢狱,剑奴仿佛习以为常,一老一少,信步庭院去了囚牢。

    得到了通知,囚牢里一个鬼都没有了,李破晓走入了其中,很快就带着周璇走出来。

    两人之前见面就相杀,世家大会之后才勾搭起来了,现在居然还去救对方,简直让我大开眼界了一回,难道就是传说中的‘相爱相杀’?

    周璇看了我一眼,就回头看向了李破晓,互相说了几句什么话,就陷入了沉默之中。

    我离着有点远,所以一句话都没听到,更不敢靠近老者半步,这老者属于乾坤道,他们李家的全都对鬼道有成见,同样的,我除了外婆,对如此高修为的人,可没放心到跑过去找死。

    等了一会,阡陌无语的两人,很快分道扬镳。

    老剑奴嗖一下拔出了白剑,唰唰两剑,划开了十字的破界口,一扯李破晓,两人直接破界而去!

    我一看这老头居然拿速度这么快就破了界,心中也就惊讶的,赶紧摆了阴阳借道大阵,逆转阴阳后,提议周璇离开。

    因为是她自己让小侄子来求援,所以除了尴尬,倒也没有排斥和我离开。

    上了阳间,我用符纸消去了借道的痕迹,就走向了越野车,远处,李破晓看了我一眼,随后回头往三岔路口往北的一条路离开。

    “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,善待,其实也是给了自己留一条后路。”老剑奴仍旧保持职业微笑,嘴角没动,却丢下这句话,跟着李破晓而去。

    什么叫因果循环,报应不爽?还有善待什么?给自己留什么后路?我猛然的想起李剑臣还在师父那边困着,额上顿时冷汗淋漓,老剑奴丢下这话,难道是让我不要为难李剑臣?那为什么不直接来讨我要?

    难道知道我有师父这大粗腿不敢来?可我看这老剑奴的气势不亚于师父那个级别呀!

    我心中骤然一惊,看了眼周璇,她显然没听到,应该是和师父那样的入密传音。

    还好,只要不是现在找我麻烦,说什么,去哪儿暂时都不关我的事,我赶紧上了越野车,令周璇去了后车位。

    “这李破晓倒是会抽时间来救你,早知道我就不多此一举身处险地了,还遇上这么厉害的老头子。”上了车子,惊魂不定的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你最后还是没派援兵来驰援我大龙县!你知道这一战,我死去了多少的伙伴么!”周璇终于爆发了,脸色青绿,阴郁得可怕。

    我看了一眼后视镜,乖乖,这简直就是午夜凶灵了!

    “周璇,讲点道理!我到底是写信去救你了!可我水镇又不是你家马前卒,再说你伙伴是我伙伴么?你如果想要我救你,往日就别这么对不起我水镇!到了最后援兵全无,人人弃你而去!”我冷冷说道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,牧王郑翰同是外敌,大义面前见死不救,害我大龙县陷落,却以私怨回应我?你也是够了!”周璇气呼呼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周璇,真活该你手下已经一干二净了,经过这次被拘,你以后也该老实点吧,一个女的,少有这样玩火的!”我反讽道,她坐在我车里还嚣张得起来,可见平日里如何作威作福,还是她得多恨我?

    “呵呵!”周璇直接理都不理我,坐在后面生闷气,最后竟嘤嘤的鬼哭起来。

    我摇摇头,没理会她,她不值得同情。

    开车往四小仙道观,一路就听着她哭泣,好一会不哭的时候,我就到了道观那边了。

    道观旧址改造好了,围墙也砌了起来,远远看去就是一家大型院落的样子,刚才我出来的时候是在树林里车子的窝藏点,黑灯瞎火就没去关注,现在看来丹神连庚倒是没偷工减料。

    因为是晚上了,道观大门紧闭,里面弟子已经入睡,我不打算过去窥视,藏好了车子,借道下了阳间道。

    周璇默默的跟在我后面,我忽然阴差阳错的就问:“你带回小侄子后,有什么打算?是去大龙县找李破晓呢,还是继续呆在阴间?”

    问完我就后悔了,因为周璇恶狠狠的瞪着我,脸上杀气凛然,她虽然只有鬼王后期,但我也不好在这欺负她呀。

    我无奈摊手,不说就不说,问一句难道还要杀我不成?

    “李破晓这次救我,是有代价的,答应救了我,就要随乾坤道剑奴回山,怎会是你想得那么龌龊,夏一天,麻烦你想事情的时候不要那么绝对,我和李破晓,并不是你想的那样!”周璇难得的回复了我。

    “哦,原来是有代价的呀,以他的自由换取你的自由,啧啧啧……到底是什么样的情谊呢?”我自答自问,反正我也不问你,爱说不说呗。

    周璇气得瞪了我一眼,往前飘去,这才过了还阳道,小侄子就屁颠屁颠的跑过来了:“妈妈!妈妈!大伯!大伯!”

    看着她们母子团聚,我也就懒得再去问她什么了,纵然之前有许多的不愉快,但总算她没有了爪牙,以后如何,随她去是了,我也不再管这闲事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