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88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一章:冬眠
    抱着这个疑问,我还是去找了黛眉,她现在转入了内部工作,战争的事过问不多。

    问起了这俩天斥候团打探到的大龙县情况,还有郑翰最近是否有往十方大海那边打探情报的。

    结果不出我的预料。这两天似乎除了各个县城的正常联系,还有几波似乎从十方大海而来的斥候队伍进出大龙县,好像有什么紧急的事情。

    难道牧王已经归心似箭了?长时间在陆地里作威作福,南市那边也挂不住,必然派兵来围剿。

    加上周善没有追来大龙县,说明海边还有更大的事情要做,传召牧王就再正常不过了,如今攻不下我,他留在大龙县又不能收税,也没有城隍的令牌,基本和在山里没什么区别,油水更是没有半点,损失过大会导致十方大海的诸侯们趁机做大。对牧王没有任何好处,甚至就是毁灭的前兆,所以他也着急的等机会回去。

    想到这。我连忙去了军事所,荆云还在和将领们商讨防御的事情,而赵昱这次老实了很多,只是嘴角不时露出轻蔑而已。

    看到我来,赵昱嗖的站起来,要和我打招呼,我伸手制止了他,随即让将领们率先离开。

    只留下了赵昱和荆云、李君敏在身边,随后我将牧王这几天的事情,以及十方大海的见闻说了一遍,并下令全军伏击在往十方大海的几个狭隘的路段。

    荆云脸色骤变的看着我,赵昱着拍手大笑,觉得这才合他意,这才是大战。

    “就这么决定吧,我和黛眉带万余大军固守城池居中调度。你们两人各领大军前去伏击,李师姐散播些十方大海几大诸侯要称王的消息吧,具体十方大海的谣言如何说的像真的,把牧王引回大海。相信难不倒李师姐吧?”我转头问李君敏。

    她点点头:“我知道了掌门,兵不厌诈,为了这里的和平,难免要作这些违背良心之事。”

    “吾皇,那为何你不随我们一齐出征?”赵昱问我。

    “我稍后就上阳间还有点事情,要去认证下证书,参加四方道门大会,埋伏一事时间不定,或长或短,而我始终还是要去阳间的。”上面的事情不能迟,早点做了也安枕无忧。

    大战不难打。伏击不成逃了就是,我如果事事参与,两个大将都不会成长。

    伏击点不能死守,若给发现,就要换另外一个地方,直到两位大将商量好,我看没什么问题,才回了洞府。

    苗小狸和韩珊珊结伴而来,我挑理好鬼蛊,就开始帮苗小狸冲击入道中期,而韩珊珊在苗小狸冲击到中期之后,封印也由我亲自解开,踏入入道期。

    她对四小仙的道法诡异的有契合感,可以说是一学就会,或许和这些日子的研究不可或缺。

    两人走后,时间已经进入了第三天,我睡觉的时间越来越短,只要小憩一会,精神便能饱满起来。

    媳妇姐姐正在准备着什么,她说过悟道就能够自由活动了,我很期待那一天的到来,那是我人生的主线,也是我从开始就答应过的。

    紫竹在融合自己的本体,所以一直呆在了隔壁一间封闭内室里修炼,这几天我一直没有去看她,心中稍感愧疚。

    把之前带身上阴气竹筒放回了竹筒原地,我站了起来,打开了韩珊珊临走给我的手机,看时间差不多,就准备去隔壁看看。

    看我出来,黛眉来了,神情有些困惑,我顺道就把要给师父的六重巅峰阴气块交给了她,然后问她到底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城隍大人算得不错,牧王的确是往海底那边退了,前方也有捷报,胜了,好像说都快伏击到海边去了,大军正在班师回来。”黛眉不知消息真假,就没有什么喜怒哀乐。

    “时间太长了,就算胜了,怕也不会拉大太多战果,牧王也有自己的撤退的想法和路线。”我叹了口气,能拿下个一两万大军就不错了,怕还不是精锐部队。

    碰上牧王这个程度名将,想要真正打赢对方,除了数量上的绝对优势,恐怕就是死磕了。

    他敢说我做初一他做十五,确实有点本事,现在是我这边小胜两局,而他也赢了一局,要不是害怕海底内乱打起来,估计还是会进入拉锯战。

    “终归赢了呀,这牧王实在厉害得很呢,如果不是城隍大人的谋略,恐怕我们跟乌龟一样缩在城池里等着他走呢。”黛眉感慨。

    “这事还是等赵昱他们回来再说了,对了,韩珊珊说要摆弄实验室的事情,你是不是已经拨款给她了。”我随口问道,这两天她说只要我能帮她弄好实验室,就能帮我修复面具,也不知道是真是假。

    “有,拨了一间阳间道试验田那边的一间房子给了她,但要的道具还在陆续送来,要形成怕还要一段时间。”黛眉不知道我打的什么注意,就盲目的先应承了下来,能这么忠诚的施行我的计划,我还是相当感激她的。

    黛眉走以后,我去了隔壁的内室,内室里,隔着门紫竹就发现是我来了,似乎停止了修炼,说道:“你来了。”

    “嗯,来看看你,我这段时间要出门一趟,你是不是还在炼化本体?”我问道。

    “我也去。”紫竹说。

    “我能进去看看你么?”如果是灵体状态,会出问题。

    “你来。”紫竹说道。

    我开门走入其中,这一进去,让我愣在了当场。

    一个粉衣美丽少女坐在了蒲团上睡眼惺忪,一副昏昏欲睡的样子,就是抬头看我的时候,都带着莫名倦意。

    “你很困?困就休息吧。”我不禁心生奇异,少女身体散发淡淡的清香,细细一闻,能感到周围的新意,是竹子一样的味道。

    “但我还是要去。”紫竹站了起来,身体晃了晃,像是她如此瘦瘦的女子,我怕风一吹就倒了,还想过去扶她,但想到她是妖仙级别的,顿然缩了手。

    结果她居然摔倒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过去把她扶了起来,她是带有重量的,而这,就是妖!

    “你说过要带我出去的。”紫竹说道。

    “嗯,那就去吧,可你这副身体行么?如果碰上我的对头,恐怕……”我旁敲侧击起来,我在阳间的危险程度比阴间还要恐怖,这样一个不知道是不是妖仙的女子在身边,实在让人心脏都提到嗓子眼上。

    “我能照顾好我自己,你只要做好自己就行。”紫竹说道。

    我心中腹诽她到底能不能照顾好自己,但既然答应了要带她去看外面的世界,那就不能食言,每一件事情都是要付出代价的。

    点头答应了下来,准备启程的时候带上她。

    出去后,又交代了黑白无常把之前海底收集到的一些材料,全交到上面玄丹门手上换钱,就准备养足精神,等待大军开拔回来。

    约摸到了第二天的时候,斥候就来报告了,大军已经到了城外二十里。

    大军顺利返回,黛眉之前就收到了消息,赵昱和荆云得胜而归,六万大军伏击牧王,战损五千,斩敌两万。

    而赵昱还击毙了一名鬼帝级别的大将,我方损失不大,也算是难得的胜利了。

    按照约定封赏了赵昱和荆云一些阴气块,以及重新划分了防御区域,定制了往后的策略。

    大龙县如今是座空城了,派了荆云去接收,领兵一万五,开始往北部新县、临县,甚至是崇市发展。

    而赵昱领兵一万,去攻击和接收南部到海边的城隍,收回本来丢失在牧王手底下的城池。

    天一洞府后面建立南仙剑派,李君敏暂时代理掌门,太长老由王昌和和裘不凡担当,而普通的弟子因为早就擅长集市的经营,就都充入了水镇三城之中。

    黛眉成了天一洞府的代理城隍,水镇和师父的大型洞府,则由魏子灵和左臣来镇守。

    南仙剑派也派出了许多精英弟子,沿海和往内海的阴风岛寻找太上掌门和孙婆婆,一旦有消息就会及时通知我。木丸吉划。

    至于剩下的各项难以决策的事物,黑白无常会来找我。

    回到了隔壁的内室,紫竹已经准备好了,她身的连衣裙其实也和外面这个年纪少女差不多,只是素了点,就算是走在路上,如果不是高人也难以察觉出她的妖气。

    带着她,我借道上了阳间。

    上面天气冷了下来,阳光不再刺眼了,怪不得我之前等待大军回来的功夫,倒霉熊就做窝冬眠去了,这熊明明是鬼,居然还保留了如此奇葩的本能。

    “刺眼,困。”紫竹拉着我的衣服说道。

    我看她永远都睡不够。

    粉红色的肌肤在阳光下泛着漂亮的光泽,十六七的妙龄少女,看起来纯净无暇,当然,如果不是看过她杀伐果断的一面,或许我也关于认为她不过是邻家小女孩。

    “困就变回竹筒睡觉吧。”她是妖,变换回本体并不困难。

    我准备带她逛一圈世界,等她腻味了就带回来镇守南仙剑派的山门,有她山才有灵气,师父的紫竹恐怕也能起到一些作用。

    掌门金剑我还是背来了,包裹在了粗布里。

    这把剑很特殊,无论带不带面具,都能够触摸到它的存在,也不知道是何材质,问过的龙十一,说是混和了阴间和阳间的材料制作成的,无法收起来,跟实体的剑没什么区别。

    “舍得出来了?”深沉苍老的声音出现在阳光照不到的林子里,听着很熟悉,想起来时,我面色也不由一变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