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9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三章:紫衣
    我的心脏扑通扑通的狂跳了起来,想不到该来的还是来了,母亲和瑞泽哥的消失,已经让夏家坐不住了,直接给我打了个这个催命的电话。

    把电话捡了起来。那边一阵的沉默,我冷冷的说道:“你居然还有脸见我?有什么事,现在就说罢,我没时间听你说其他的。”

    “一天,夏家是对不起你,但同样也是为了你好,如今你平安无事,这不是很好的证明么?”电话那头的声音陌生而熟悉,仿佛有着一股坚定不屈的意志。

    “呵呵,那是我争取来的,不是你们给与的,我无数次置之死地而后生,你们夏家在哪里?召之即来唤之则去。不觉得过分么?”我挂掉了电话,再次启动车子前往大龙县那头,中间打了个电话给农国富。

    农国富最近老实了。应该找到了做好生意的窍门,接了我的电话还在睡梦中:“哟,西北风来了,夏城隍,您老可好呀?”

    “看来你活得滋润了,往常不是夜不能寐,日不能眠么?”我调侃道。

    “嘿嘿,自从你不在阳间混的那个月,我是到哪发哪,赚得是盆满钵满呀。”农国富笑嘻嘻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听出来了,要不然我出来,怎么还没回过神?”我嗤笑道,接着说道:“道门小派升级,需要去哪认证?”

    “你上家最靠近的是太极门呀,而且不是有夏沧岚夏长老和你相熟么。当然去太极门了,递交申请,开个会,交点钱就行了。”农国富最近跟我说话已经轻松写意了。忘了当时自己撞上我有多战战兢兢。

    “好,对了,帮我探听下我海师兄的情况,顺便还有莫师姐的,你应该知道吧?都帮我查查,有消息就短信给我,还有,帮我准备些黑符的制作材料,我过去拿一份。”我有些不放心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前面还好说,黑符也没问题,奇怪。最近跟我找黑符材料的好多呀,你要来干什么?你不是才入道后期么?”农国富奇道。

    “找就是了,我要一套。”我说着,就开车去了黑巷子口。

    到了那边,农国富披着个浴袍,穿着个大裤衩走出来,拿了一大盒的东西给我。

    我打开看了一眼,把东西取出放入了背包里,然后抵还了盒子,中途又拿了一堆借道的法器:“多少钱就跟我城隍府算去,那边会给你报价的。”

    “行,跟你全特么亏本生意,对了,顺道告诉你个消息。”农国富神神秘秘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“说。”我知道肯定是什么爆炸性的消息了,要不然这家伙不会这样。

    “嘿嘿,隐世道门知道吧?给你外婆打崩了那个,现在又起来了,夏城隍可小心点,走路别闪了腰啊,我可还指望你发财呢。”农国富阴险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我皱眉瞪了他一眼,心中果然翻起了滔天巨浪,隐世道门活过来了?那岂不是要找我麻烦了?或者要在我做的事情上掺上一脚什么的,反正怎么着我也吃不消呀。

    “都有什么人?”我心情郁闷的问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哪知道呀,都是神秘得很的人物,要能知道我还用来这开店?”农国富摆摆手,上下打量我,然后啧啧称奇:“你好像比之前又长进了,难道快要悟道了?”

    “差不多,对了,那什么贵宾服务,给我开一个,最近记得传消息给我。”我说完,就回到越野车,准备前往太极门。

    中途拨了孙重阳的电话,也不大抱着能打通的念头,毕竟在深山老林中。木司刚弟。

    结果电话居然就这么接通了。

    “夏一天?你出来啦?”孙重阳挺好说话,上次也承蒙我的恩泽,让他在阴间呆了几天,还和阮玫能够有缘千里来相会。

    “是呀,正想去你们太极门办事呢,那个鉴定升级我天一道的事情,不是只有二级道门能去么?我就想着电话你问问。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哦,我下山采买来的,正好在南市那边呢,你过来载我一程?其实这个事情还不好办么?来鲁班路那边。”孙重阳立即邀我去南市见面。

    “行,现在过去吧。”我说着就驱车前往南市。

    看时间不早,一路上我开车都很快,紫竹在旁边看着风驰电擎的风景,心情十分的愉快,不断的问我这个问我那个,很是欢畅。

    “紫竹,你真名叫什么?南宫师叔有没有给你取名呀?”路上我问起了她的名字。

    “没有呀,我一直就叫紫竹,和你的夏一天不一样,南宫瑜也没给我取名呢。”紫竹说道。

    “那你不想着取个名字么?老叫你紫竹,总觉得像是竹子。”为了拉近和她的距离,总不能把她当成道具一样叫唤。

    “你叫夏一天,那我也这么叫好了。”紫竹看着窗外的风景,安安静静的表情让人心情舒畅。

    “不能同名呀,要不我给你取个名字好不好?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好。”紫竹扭过头,热切无比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你想要什么姓?”我看前面有个服务区,就把车子开了过去,拿出了手机,网上打开了百家姓,让她选择。

    结果她看都不看,就说要姓夏。

    我提议是不是姓南宫好点,紫竹直接就摇摇头,说是要和取名的人相同才行。

    “夏紫……夏紫衣吧,你的衣服好像到以后也会变成紫色的,叫你夏紫衣好像不错。”我看着她的衣服已经由浅粉红稍微深色了些,和当时走向竹林时,竹子颜色愈深的情况一样,所以就取了这个名字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就叫夏紫衣了。”紫竹两眼闪闪的看着我,拉着我的袖子不放。

    虽说是妖仙,但她好像有些黏人,特别是对熟悉的人,不过这并没有错,毕竟在陌生的世界里,的恐怕谁都会觉得没什么安全感。

    回到了车上,我们驱车前往南市,中途那个说是我父亲的人打了两个电话过来,但我一直没有接,夏紫衣拿着手机把玩了下,就不再好奇的看向了窗外。

    带着她好处还是有的,车子满是竹子的清香,至少呼吸上畅快了点。

    过了收费站,忽然几辆车子就在门口那边将我拦下了,这些车子全是商务车,车门上全都镶嵌了一个金色的小鼎,我皱了皱眉,看来还是没逃过夏家的拦截。

    几个年轻的,年老的从车子里走下来,足足有十几个之多,其中领头的一个中年人模样惊人的和夏瑞泽有七八分相似,只不过年纪大了很多,而且修为看不出有多高。

    我脸色骤然阴沉下来,带着夏紫衣下车,面对这群拦路的夏家人,心中颇为郁闷:“怎么,带了这么多人来,以为我就能跟你们回夏家去了?还是你们想要找夏瑞泽?不怕告诉你,我这段时间也没见过他,也不知道他去哪儿了。”

    “我是你爸爸夏清平,带你回家,无论你愿意还是不愿意。”中年人果然没有让我猜错,真的是我那名义上叫做父亲的人。

    “呵呵,我可管不了这么多,如果你们能拦住我再说吧。”我冷冷的笑起来,望向了夏家的人。

    夏家的一群男女老幼全都看过来,一脸愕然的看着夏清平。

    夏清平叹了口气,淡淡的说道:“夏一天,既是夏家人,就没有动手的必要,这样吧,我给你个去夏家的理由,好比你必须要去那里,好比有你想要得到的一切,或者由你来给自己理由也好。”

    龙章凤姿的夏清平没有丝毫的做作,也不打算和我动手,但我却没来由从心中讨厌他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