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91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五十四章:剑奴
    、

    夏家敢这么说,并且打定主意让我前往,势必想到的方案足够让我满意的,否则又怎么会空手而来?

    “你们有什么资源是我想要得到的?能让母亲回到安静的生活里?能让外婆平安返回小义屯?”我冷笑的问道。

    夏清平手伸了出来,示意夏家的人回避。直到剩下我们两人后,才说道:“你母亲现在就能回来,而你外婆,夏家也会力所能及的去帮助她,毕竟夏家研究血云棺数十年,对其理解恐怕你也无法想象,而引凤棺的秘密,夏家同样掌握着核心的秘密,这些都能够交给你。”

    “祖云呢?我的伙伴呢?九剑活杀会呢?四方道门大会呢?夏家能替我做到什么地步?”纵然知道这些事情和夏家或多或少已经没什么关系了,但夏家能不能帮上忙,我总都要问上一问。

    没有任何事情是没有代价的,夏家把我叫回去,恐怕酝酿的一场风暴连我自己的想象不到。我要看夏家所能承受的极限是什么!

    “这些夏家都会倾尽全力的去帮助你。”夏清平仿佛连这些都已经考虑在了里面,所以我说出来的时候,他的表情就跟一个父亲满足孩子小小愿望一样。理所当然。

    我不得不犹豫了,能够得到血云棺的真正秘密,还有引凤棺背后隐藏着的核心机密,还有拦截住祖云、九剑活杀会等等一切的麻烦,这对我而言太过重要了。

    “你们想要我回去干什么?给我个必须回去的理由。”长久在扭曲的世界里行走,让我习惯了用刻薄的心态面对夏家所有的好坏。

    “只要夏家认可,就能尽量让你的得到你想要的一切,至于要你回去做什么……或谢因为你是夏家人。”夏清平如他的名字,清淡平和,仿佛面对难题时,全数掌握,没有任何边角遗漏。

    夏家既然出来了,就算是绑,恐怕都要把我绑回去,我想了一会只能应下:“我和你们回去。不过我必须先办好我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可以,是道门认证的事吧?”夏清平了如指掌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皱了皱眉,夏家知道的恐怕很多,连农国富的嘴都能轻易撬开。

    “我是夏洺。就由我和小少爷去办这件事吧。”一位老管家从夏清平刚才下来的车子中走出,缓缓的从到了我跟前,伸出了手。

    我把钥匙交给了他,既然夏家都知道,那我恐怕也没有什么自由可言了。

    “早点回家。”夏清平说完这几个字,就上了车子,往来的路回去,而其他的车子鱼贯的跟着离开。

    管家五十多岁,身穿浅灰色的西装,修为至少也有悟道期了,在我上车后。稳稳当当的开起了车子,我和紫竹正坐在了车子后座上,打量着这位叫做夏洺的管家。

    “不用太过在意,大少爷你应该也接触过了,他和你父亲脾气性格都很像,我相信你以后会亲眼认证这件事的。”夏洺说道。

    车子平稳的移动让紫衣轻轻的打了个哈气,在位置上泛起困意,靠着我就睡着了。

    我琢磨夏洺的话,陷入了不真实当中。

    夏家的大,或许我想象不到,好人和坏人,怕也复杂得我分不清楚,但既然选择了回去,我总要先了解点什么。

    我随即问起了夏家上一代的分支,夏清平那一代的分支,以及我和瑞泽哥以外夏家的分支情况。

    夏洺没有半点隐瞒的意思,立刻如数家珍的说明起来。

    “夏家如今的家主是你亲爷爷夏云轩,他那一代的主分支有两位,是你的两个叔公,夏云器和夏云岩,当然,叔公辈你平时不容易见到他们,但你父亲那一代,目前则有几个叔叔活跃在夏家里面,你很快就能见到他们了,而你这一辈,瑞泽哥修为并非是最强的,仍有几位在他之上,所以你的堂哥、堂姐、堂弟、堂妹,也都会很多。”夏洺说道。

    我早就料到了夏家拥有庞大分支,可没想到真的身处这么大的家族里,心中会这么复杂,如今一算下来,怕上百都算是少的。

    因为这还是堂亲的,表亲的呢?夏姑姑就是在表亲里面,由此也可见夏家庞大,算下来能跟一方顶级大派比,都不逊色。

    “夏家既然有这么大的枝节和势力,当年为何唯独算计我一人,代替者恐怕也很多吧?好比三大舅七姑妈的孩子,四婶六叔的儿子什么的不行么?缘何不惜得罪我外婆也要把我算计进去?难道就因为一个祖云看上了?我觉得应该有更好的解释才对。”我现在不打破砂锅问到底,就很可能以后什么都不知道。

    “我相信家主到时候会亲自说明和补充,毕竟牵扯的东西太多了,我并不能直言不讳,就算我说出来,也未必就是真正的事实,你觉得呢?夏家的秘密太多了,但就掌握在那一代人的手中,指定了是你,他就是你,不是么?所以也是你这次回夏家的一个必解之谜吧?”夏洺当了这么多年的管家,该说的会说,但不该说的,果然一句都没露底。

    我轻皱眉心,看来强迫这位管家也无济于事呀。

    没有说明孙重阳的位置,但夏洺却跟未仆先知一样到了鲁班路,在一家菜馆停了下来,让我一下车就能够看到孙重阳。

    “夏道友!你可算来了!”孙重阳招招手,那微微上扬的笑容,长发飘飘的样子,顿时引来周围的一阵惊叫声。

    旁边已经围了很多的女孩儿,花痴似的盯着孙重阳,这一瞬间我不知为何想起了赵昱,想要和他说起赵昱经过蚩尤炼尸后,也成了大帅哥的事情,但话到嘴边就咽了回去,说出来怕孙重阳会立马扬长而去。

    “嗯,来了,进去先吃饭。”我打着招呼,邀约他进里面说话。

    孙重阳问起了夏洺的事,我如实说了,还说明了即将要回夏家的事情,这让他十分的震惊,他是南市孙家的少爷,对世家的事情都很了解,而夏家作为某些世家背后的超级靠山,也偶尔听过,震撼可想而知。

    这次我是想让他帮我打通道门认证这事的,毕竟赵茜和李庆和、王元一、张小飞他们都要去呢,我有必要参与进去,而且有传闻说各方道门会打引凤棺的主意,我如何能错过?

    听说我这次要回夏家,孙重阳就决定让夏姑姑帮忙递交申请,至于搭车子回去一说,只是闹着玩而已,我既然忙其他事,他也不再要求了。

    吃饭中途,我们聊起李破晓和事情,孙重阳因为和李破晓熟悉,所以懂得不少,这次给剑奴带回去,是要去进修的,不到四方道门大会恐怕见不着他。

    孙重阳很了解乾坤道,说这乾坤道虽说是一人一个道门,一师一个弟子,但毕竟是修道的,财法侣地都少不了,每一代的代表乾坤道的弟子,都会有自己的一位剑奴侍奉,负责一些杂物,还有主人的日常生活管理。斤圣杂弟。

    好比李破晓,也有自己的剑奴,只不过平时他下山不会带下来而已。

    说起剑奴,一般要么由亲兄弟姐妹来担当,或者就是要和当代的乾坤道继承人关系匪浅,因此也可以不是兄弟姐妹。

    而恐怖的是,因为终生侍奉乾坤剑道,专心专注远超常人,有的剑奴实力成长,往往还要比侍奉的主人强大许多。

    所以剑奴地位在乾坤道虽然不算什么,但其实力却往往厉害得逆天。

    我说起那个行将就木的剑奴,孙重阳窒息了一会,然后猜测出了其身份来,那应该就是李剑臣的剑奴!

    听罢的我脸色都变了,心中暗想上一次得多幸运才行,如果真追责起来,怕这剑奴要把我给砍了都不过分。

    说完乾坤道,我又问起了隐世道门的事情,结果和夏洺说‘儒门不说道门事’不同,孙重阳是一问三不知,显然这些高一层次的东西他并不清楚。

    不过资质不错的他被列入了重点培养的对象,准备参加四方道门大会,现在也几乎要突破入道后期了,实力可谓飞涨。

    旁敲侧击起了夏姑姑,孙重阳说是提升成太长老了,得到了更多的修炼资源,没准四方道门大会的时候,修为能百尺竿头更进一步。

    闲聊了一些,吃罢饭的我告别了孙重阳,夏洺则驱车带我和紫衣前往夏家。

    弯弯延延的山路之后,又是一路的向南,直到进入了丛林,又往东行,最后在一处森林的尽头拐入了一个古色古香的庄园里,才算是到了夏家。

    和我想象的不同,这里位置并不偏远,但也不算靠近市区,应该是和县城相近,看着景色还很熟悉,好像还上过古装电视剧,但我记不起来。

    夏清平亲自出来迎接的我,后面还有一大波我不认识的男女老幼,这些亲友都是夏清平的兄弟姐妹,还有他们的子嗣,而有一个人,却让我一眼认了出来。

    姜婆婆,那个老是把我叫做‘死孩子’的老太婆,而别看她一副年迈的样子,实则实力却不亚于孟婆婆多少。

    至于夏家的爷爷,并没有出现,或者我一个夏家曾经放弃的孩子,并没有引起他的重视。

    “呵呵,清平,妈本来还当你是说笑的,想不到你真的把这死孩子接回来了。”姜玉冷着脸说道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