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92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五十五章:偏差
    我阴寒的笑了笑,这姜老太婆狗嘴里永远吐不出象牙,就算是现在,也是这幅模样。

    夏家的亲戚很多,迎接我有上百人。几乎堂亲都来了,除了夏清平,其他的亲戚都或多或少露出了一副不屑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妈,何必和一个孩子这么见识,既然大哥要把他接回来,那就接回来吧,夏家不缺一口饭吃。”中年人脸上看不出喜怒的说道,看这年纪,应该是夏清平的弟弟之类的。

    “还好吧,长得和瑞泽有点像,就是不知道大哥做过亲子鉴定没有?”一个中年的女子冷笑问道,丝毫没有任何顾忌。

    或行年女子的言辞刺激到了夏清平,他扭过了头。目光里多了一丝不悦:“三妹,如果你觉得有必要,我可以提供证明给你。”

    中年女子摊手一笑。并没有搭腔,显然夏清平的势力,还没大到可以威慑住他们。

    可以想象到,一个给家里人推出来,以自己的二儿子作为棋子,算计成五阴之体的父亲,在这个家里的地位能有多高了,遑论现在妻离子散?

    纵然是家中长子,我看也不会有谁能待见他。

    我忽然有些可怜起这夏清平来,在一群道貌岸然的兄弟姐妹面前,明明身为长辈,却成为了弱势一方,实在有些说不过去。

    “大哥,不是我说你,你这么力排众议。就为了这刑子?哟,看看,他还背了剑来。”年龄看起来最小的兄弟冷笑的说道。

    这些人的嘴脸,其实都在我的预料之中。只是夏清平的处境,显然超出了我的想象。

    几个属于夏清平附庸下属,亦或者是支持者的夏家人面色都不太好看,包括我看向了身边的夏洺,这位五十多岁的老者,也露出了一副无奈的神情。

    “行了,现在也不是说这个的时候,去准备下晚宴吧,一天这次回来风尘仆仆,各位兄弟姐妹今晚来我这边吃顿饭吧,妈。今晚你也来吧。”夏清平深呼气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大哥,你知道我最近生意忙,晚上还要做事,现在过来看一眼你家小儿子,就是因为晚上来不了了,抱歉对不住,我事儿多,忙去了。”刚才第一个说话的中年男子笑道,然后带着几个孩子回去了。

    他的孩子们都是二十多岁的年纪,有的只有十几岁,全都一副眼高过顶的模样,可见上梁不正下梁歪。

    “我也不打扰大哥和孩子的家宴了,改天有空来我这,我们再叙叙,妈,今晚来我这吃饭呗。”四儿子丝毫也没打算留下,说完也不等回答,直接就走了。

    我算看出来了,老太婆生了三男一女,夏清平是长子,另外一个是二儿子,还有三女儿,四儿子,名字虽然还没闹明白,但全都和夏清平不对付。

    夏清平俨然一副长辈的样子点点头,就算给人冷嘲热讽,但并没有因此而感到丝毫的不自在,或者是如雄狮一样爆发。

    我心中不禁对这个父亲产生了一丝的好奇,到底是什么样的经历,让他能如此的毅然,他是傻子?还是天生就是这样的性格?

    “这娃子应该是会说话吧?”夏清平的三妹笑看着我,螓首抬得很高,很看不起我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会的,那是老大的种,好了,清语,我们还是走吧,这种呆逼事,别搀和。”面白如玉的中年男子冷冷的说道,随后搂着夏清语的肩膀离开,应该是我这名义上的三姑丈。

    “哼,你看看你,当一个老大,一群弟弟妹妹都不服你,当的什么老大!今晚我不来了!去老四那里吃饭!你自己好好招待这死孩子吧!这死孩子什么时候走!瑞泽什么时候能回来,我什么时候是你妈!”姜兰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,那妈你慢走,瑞泽我已经派了手底下的人去找了。”夏清平说道,叹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夏家上百口人,走得干净,只剩下原先和夏清平一起开了好几辆车接我的一群男女老幼。

    这些人应该是夏清平的管家,下属,或者是家臣一类的,至于老幼,应该是他们的老人和子嗣。

    相对其他分支的繁荣和昌盛,夏清平的这边委实惨了一些。

    夏清平仍旧淡淡一笑:“去准备晚宴吧,这些事情不能影响了大家的心情,去吧。”

    众人全都去准备家宴去了。

    四散而去的家臣走后,我看着属于夏清平的冷清庄园,不禁心中叹息,这好像和我想象的不一样。

    夏瑞泽也没有多风光,而我,更不过是丧家之犬的子嗣而已,夏家是庞然大物,但这一家之主夏清平作为正统继承人,似乎也没想象那样能抖威风。

    “一天,你先随便去走走看看,我还有一些生意上的事情要去处理,这些日子,夏洺会陪着你的,夏家人只是认生,你奶奶惯出来的孩子,差不多是这样的,但只要诚信待人,大家总都会改观的。”夏清平轻轻的拍了拍我的肩膀,然后去了自己书房那边。

    在家里不自在,但在外面,夏家生意网仍然庞大,连游家都要借此东风,不过到了我这个程度,钱似乎也不是很重要了,更多是修为上的进境,人情事故上的帮衬。

    事情和我想得差距太大,让我一时难以接受过来,看到那边一座木制的古代凉亭,我坐在那沉思起来。

    当时觉得师兄已经很厉害的我,已经不比从前,我已经习惯于白日匿迹,现在怕就是悟道期,都很难看出我的修为,至于紫竹,夏清平知道,夏洺也能看出来,所以我之前让她变成画轴带身上了。

    夏洺去了下茶室,过来的时候,已经有一个少女端了茶具过来,给我俩沏茶后就离开了。

    “一天,是不是想象不来你父亲的处境呀?”这夏洺说是老管家,实则比夏清平大不了多少,所以和我说话,也不会有任何倚老卖老的痕迹。

    “嗯,想不到夏家顺位的继承人,居然这么落魄,我也能想象到为何瑞泽哥会是这样的性格了,可能从小到大,他都是在逆境里成长的吧,我似乎想得有些理所当然了。”我叹了口气,实则也有些庆幸起来,夏清平并不是什么坏人,只是个受尽亲戚兄妹白眼的中年人而已。

    姜兰这老太婆对夏瑞泽不错,但性格仍然恶劣之极。

    “其实你确实不能怪你父亲,当年你母亲和他在一起,因为门户之见,以及当年另一桩亲事的缘故,夏家就一直抱有反对的态度,是你父亲力排众议,两人才在一起的,你被人算计的时候,你父亲给调出了国外后,也给一些事情缠着回不来了,当时他也没有多想,而回来后,悔之也晚矣了,所以整个事情,我们其实都处在被动的位置……”夏洺解释道。

    我心中空牢牢的,难道之前的事情,全是我的臆测之想?

    “家宴准备好了,爸,跟一天哥哥来吃饭。”刚才端水的少女远远的叫道,她长得不是特别的好看,但却很清秀,特别是叫到陌生的我时,脸上那一抹绯红,让人觉得像是邻家妹妹。

    “走吧,这是我的小女儿,还有两个儿子,也在帮夏先生做事。”夏洺笑道。

    跟着夏洺去了客厅那边,原本准备好近十桌的菜来招待其他亲戚,现在只是坐了两桌半,颇为冷清。

    不过夏清平那边还是很热闹的,大家都开始吃喝起来。

    夏清平隆重的介绍起了我,众人都在高速路口那边见过,气氛都热烈了起来,相聚言欢,喜不自胜。

    吃完了只有夏清平和我有血缘关系的家宴,夏清平说今天我应该也累了,让我先去休息,明天带我去见见夏家的长辈,并且要跟我谈起我关心的一些事情。

    左右闲着没事,我走出了客厅的门口,看着已经渐入漆黑的夜晚,漫步在庄园之中。

    我背后的画轴抖了一下,随后一阵紫烟从后面冒了出来,紫衣显影而出。

    “这里是哪里了?”紫衣左右瞅了下,眼中十分好奇,随后看向了庄园的后山。

    夏家庄园非常巨大,房子多不盛世,当然,确实没有风景多,这里四处都像是名胜古迹,如果我是剧组,也会选择来这里拍戏。

    而后山,更是处处森林,刚才傍晚来的时候,上面云雾絮绕,宛如仙山。

    “我要去那里,那里很好。”紫衣指了指后山说道。

    后山距离这里怕是有十来里路了,要走到那边,怕还要经过几个夏家亲戚的地盘,不过看房子不是很多,晚上也没什么人,我就打算带夏紫衣去看看。斤圣贞巴。

    然而带着紫衣刚刚过了桥,走出了半里多的路,就给一群的年轻人拦住了,只是看了一眼,我就发现这些人今天见过,都是夏家的旁支。

    “呵呵,是死孩子来了。”为首一个实力有入道巅峰,眉宇清秀,今天站在一群孩子的前面,隐隐是领头的,应该是二叔的长子。

    “别那么说嘛,大家都是同龄人,平时夏瑞泽也跟我们玩得来,出门回来经常给我们带好东西,这是他弟弟,我们可不能欺负他了。”另一人笑嘻嘻的,嘴角的弯起的诡异弧线,没让我觉得夏瑞泽在这里能享受到比我现在好的待遇。

    这群男女有十几人,年纪差不多一样大,在这里巧遇,恐怕正好是来找我麻烦的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