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9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六章:忍辱
    “你就扯吧,平时你好像没少揍夏瑞泽吧,那小子不爱跟他爸吭声而已,这个算了,打一顿就好了。不能和打夏瑞泽那样往死里打,他这修为,怕经不起揍,喂,我是夏瑞媛,算是你堂姐了,过来拜山头吧。”一个女子讥讽的看了一眼刚才说话的小子。

    “媛姐,拜了山头成了你禁脔么?这手段,真心是厉害呀。”刚才给说道的青年嘎嘎的嘲笑起来,一副暧昧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哼,夏瑞宇,你这狗嘴先洗洗吧,那算是堂弟了。不成乱什么了么!”夏瑞媛轻哼坏笑的看着我。

    “那个八成是野种,没事的哈。”一个青年一副安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对,听说这小子就是乡下来的。没准是他那出逃的妈找了野汉子生的,你们看,都穿成这样了,跟条蠢狗似的,跟夏瑞泽还是好区分出来嘛,喂,刚才媛姐说的你没听到么?让你小子来这里拜山头!蠢狗给老子跪下!”为首青年年纪也不小了,比瑞泽还要大,约摸三十多岁左右,大步踏出,大手就朝着我抓来,似乎以为我真的没有任何修为。

    一张蓝符捏在手中,轻轻一弹,轰的一声,阴阳两极里就窜出了两道火焰朝着他卷出!

    那人愕然一瞬。脸色也阴沉了下来,很快拿着蓝符打出,凶猛的火鸟就撞向了我的天火,结果爆炸声顿然炸响。那火鸟给天火轰成渣后,天火仍席卷了过去,直到另一个青年使用了蓝符,把天火迎接了下来!

    这情形让所有的青年面色微微一变。

    “原来隐藏了实力,夏瑞克,这小子好像有点古怪,修为恐怕还不亚于夏瑞泽了。”夏瑞媛奇蹙眉说着,一张红符就摸了出来。

    “媛姐,至于要用红符么?不好吧?闹出人命来,我们可担待不起!”夏瑞克狞笑着说罢,居然也拿出了红符来。然后看着一群的兄弟说道:“兄弟们,这次是给新来的下马威,算是小小教训下吧,打死了大家一起担着,死个野种而已。”这群人继续恶毒的说道。

    现在基本能看出了端倪,夏瑞克是一群孩子的头头,而夏瑞媛则是女子一方的头,两人一唱一和,颇为让人厌恶。

    一群人很快就把我围攻起来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骂我妈的,你叫夏瑞克?是二叔家的崽子吧?还有你,夏瑞媛,你是谁家的女娃儿?”我嘴角冒出一抹冷笑,一时间竟也有点动了杀意。

    “谁家的你管得着?”夏瑞克红符嗖一下就贴住了手掌,大喝一声就念起了咒语:“玄鸟翔野,长恨飞歌,九鼎儒法,天翔鸟!”

    我一摸魂瓮,一群家鬼全都飞了出来,黑毛犼咆哮一声就冲过去拍飞了前面一个少年!

    众人都是大惊,而江寒嗖一下就顶在了夏瑞克的身前,大喝一声,震得夏瑞克手都不禁抖了一下!

    “打死这小子!”

    “找死!区区鬼王后期而已!”一群人叫嚣起来!

    “夏瑞克!别怕!姐给你撑着呢!”夏瑞媛是个老姑娘,但修为却入道后期了,年纪是女子里最大的,只见她红符念起了咒语,对付最靠前的江寒。

    “血衣!”他们还未施法完成,我的拂尘一挥,所有的家鬼就全都给加持到了鬼王大后期!

    这一下,把这十几个夏家的孩子全都吓得不轻,然而还未等他们惊讶完,噌的一道剑光,夏瑞媛的两小腿就摔在了地上!

    “你最该死。”刘小喵阴沉沉的说道,甩掉了惊蛰剑上的血迹。因为是剑的平面,所以仅仅是骨折了,不过因为是剑面拍打,边缘难免也多了两条剑痕。

    魂瓮中的家鬼都能听到外面的情况,随着我放出来,他们愤怒的下了重手。

    江寒适时大吼一声,忽然发力,直接就撞飞夏瑞克,而夏瑞克自己的借法也忽然炸了,把他的一只手炸得血肉模糊。

    胆小的青年们顿时惊叫起来,为首的两人居然都给打残了,换现在,可就成了大事了!

    “你们还要不要继续?如果要,我不介意也把你们弄成这样!”还有十几个青年,现在都把我们围在了中间,不过我现在的阵营,却好像是我包围了他们一样的恐怖。

    惜君小翅膀一抖,飞上了天空,手指往前面的一甩,无数翎羽飞击而出,一群的夏家子嗣根本抵挡不住,不少给打得血肉模糊,惨不忍睹。

    宋婉仪在我身后飘着,无数冰雨砸落下来,好几个少爷公子的都给打得浑身扎着冰锥!

    解决这场战斗,根本不需要多久,听到了惨叫声,最先到来的是夏清平和夏洺,看我站在那里冷笑,两人脸上都露出了惊愕。

    “一天!你没事吧?”夏清平疾步过来,看了我一眼发现没事,又看了互相搀扶逃跑的其他亲戚子弟,脸色一下就变得沉凝了下来:“一天,你把他们打伤了?”

    夏洺追了上去,结果远远的看这结果,立马飞了过来:“家主,不好办,夏瑞克和夏瑞媛都给打残了。”

    “夏清平,别告诉我你没做好这个准备,你知道我受不了被人欺辱,他们主动找上门来动手,我只是按照他们的尺度还回去而已,若是换成了其他人,恐怕就没命了,还是你把我叫回家,就是打算把我养着给他们当出气筒的?”我看向了夏清平,他虽然在夏家里不受人待见,但对我而言,却还只是比陌生人好一点,还不足与把之前的过失全都掩盖得干干净净。斤圣木亡。

    “你!”夏清平脸色微微有些青白,似乎对我现在还直呼他的名字,心中颇为难以接受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,怎么和家主这么说话,好歹也是你父亲,这事情实在有点难办是肯定的,家主不也还没说要怎么办么?我们趁着现在,立刻派人先去看看几位少爷小姐的伤势要紧,也好为之后做打算才是,这对错,后面再去讨论,”夏洺作为管家,还是十分靠谱的,一挥手就有好几位夏清平的家臣跑去其他家看情况了。

    夏清平看了我一眼,一甩袖子就不见了,在我的眼中,他是化作一条淡黄色的弧线离开的,和平常人跑步差不多,如果不用阴阳眼,那就是一闪即逝。悟道的本事不是说假的,实力也强大得离谱,不过我已经有不亚于悟道的实力,他这速度虽然快,可还是没逃出我的阴阳眼。

    夏洺叹了口气:“刚才你不应该伤了家主的心。”

    “是么?他平时就这样忍辱负重?就是我妈现在成了这样,他也还要忍下去?我不管他图谋什么,想着什么,抑或是保护自己也好,连自己的委屈都不敢声张,算个什么男人?”我不理解,为何夏清平会这么能忍,刚才下重手,一部分是泄愤,但很大程度觉得夏清平如同一滩死水。

    而这样的水面,只有砸下一颗石头,方才能知道到底会发生什么事。

    夏清平我还是不能相信他,诚如母亲不信任他一样,或许他是伪君子呢?一切的隐忍,难道是为了更大的事情么?

    夏家的老爷子为什么还要支持这样一个行同废人一样的儿子?难道仅仅是长子?不可能吧?

    外婆也不相信他,母亲也一样如此,如果我就凭借他在夏家的地位而转投他的怀抱,母亲问起来,我又该怎么解释?

    “算了,我先去处理这些事情,小少爷先回去吧,一会他们找来,我再看看怎么解决。”夏洺说道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