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9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五十七章:继承
    “这群少爷公子可真难伺候,难道他们欺负我可以,我就不能欺负他们了?”我摊手笑了笑,和夏洺喝过酒,倒也熟悉了点。

    他家的女儿夏怡挺好的。端茶倒水,任劳任怨,能有这么个女儿,夏洺人品不会差多少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,这些孩子都不懂事,在夏家作威作福习惯了,因为家里的规矩在,一般都只在庄子和附近范围活动,出去上学,家里面也让他们尽量瞒着了身份,要是听说你以前那些事迹,怕早就吓得不敢出门了,玄门的事坐井观天。总有咎由自取的时候,不过……唉,家里的情形很复杂,家主会生气,也不奇怪,小少爷还不理解他的苦衷罢了。”夏洺说着,和我道别后就过了桥,准备看看各家的反映。

    “一天哥哥,你的房间已经准备好了,跟我来呗。”夏怡从拐角那的一间别墅里匆匆出来了。看到我这边有点乱,表情有点紧张。

    “好,那我先跟你去。”我答应后就跟着夏怡走了,夏洺既然是管家,一定有自己的处理方式。大不了出事我再扛起来好了。

    几个大小公子哥受伤不轻,要处理起来不止一时半会,正好看看我今晚的住处。

    进了别墅,里面的装饰偏中式,到处都是红木和黄花梨的家具,颜色奢华。款式内敛。把钥匙交给我手上后,夏怡带着我四处的看了起来,转了一圈后,她才告别离开。

    寂静的夜里,窗外群星密布,如果不是因为那群少爷小姐坏了我的心情,坐在沙发上看着电视,或许是无比惬意的事情。

    我从来没想过,在别人面前坚强,帅气,集众多的优点于一身的瑞泽哥,在这里竟然是给一群兄弟姐妹欺负的对象。

    他们虐打他,但他的脊梁骨却从来没弯曲过,在我危险的时候,仍无所畏惧的站在我面前,这会是一个弱者能够办到的事?

    夏紫衣没有在夏家引起太大的关注,因为不是墨老那个程度,根本察觉不出她淡淡的妖气,就算是靠近了,也会觉得她只是个安安静静的半大孩子,不会有人想到她的真正力量能倾覆一方势力的命脉。

    坐在沙发上的紫衣双眸无暇明亮,我感受到了干净的心灵,经过几天的观察,我发现她会过滤掉一些杂碎的琐事,而记住一些让她感兴趣的事情,比如现在,液晶电视已经把她的吸引力全带过去了。

    电视里播的是关于环保的动画片,说的是关于熊和光头男为了保护森林而引来的各种拉锯战,我没什么兴趣,毕竟家里还有一只爱吃竹子的倒霉熊,可她却看得很仔细,而砍伐森林,会让她的眉心轻轻蹙了起来。

    想着事情的时候,紫衣缓缓的扭过了头,看向了大门的一侧。

    我心下一跳,也沿着她的目光看去,而窗帘那边忽然也那么一闪,我一瞬间就察觉到身后有股阴森森的气息,忽然就到了我后面。

    “墨老,既然来了,就别装神弄鬼了。”我刚才进来,居然没发现房间中已藏着个人了。

    “按照约定我可是来了,学不学就一句话吧,九剑门可不是街头巷尾就能学到的玩意,那是有大来头的剑道。”墨老再次卖弄他的九剑门绝学。

    “墨老,你不说我也知道,但能不能悟道再学?现在我五种道统就够头痛的了,都快到修炼瓶颈了,但五种道统可还没有一种突破第五重,再加一种进来,我不是找不自在么?”我想要回头,但紫衣拉了拉我的袖子。

    身前,墨老已经来了,笔直的站在那里,就跟僵尸一样。

    “没事,三四重还练什么?放弃一种道统吧,最弱那个。”墨老没有半点犹豫。

    “不行。”我直言拒绝,最弱就是四小仙,但四小仙也有它的长处,对布阵和修复法器很擅长,它制作的拂尘,一直沿用至今。

    “那就咬咬牙拼运气呀,我会竭尽全力指点你,你若不悟道,对我没什么好处。”墨老嘴角掠起弧线来。

    这次来的匆忙,没时间问媳妇姐姐意见,还是拖过今晚再说吧,但看墨老的意思,好像每一天对他都很重要呀。

    “既然剑都跟来了,想来躲是躲不过的,那就学吧。”

    心中兀然响起了媳妇姐姐熟悉的声音,我浑身一颤,还想说点什么,但不知道怎么传递声音直达内心。

    她这次怎么就说话了?平时想让她说半句话都稀罕得很呢。斤匠阵划。

    只不过什么叫剑都跟来了?什么叫躲也躲不过?

    我心中惊讶的同时,看墨老已经有些疑惑我的表情,只能连忙说道:“好吧,每个道统既然有缘让我学到,势必有它存在的原因,所以我也不会轻易放弃他们,墨老,九剑门道统也是后面才到的道统,无论它是强是弱,您也希望我能从一而终吧?我可以努力些,但放弃任一,我还是做不到的。”

    “好!我选中的继任者,绝不是一般人物,有所担当才能有所成就。”墨老笑了起来,那渗人的笑声我还真怕传到外面去了。

    我叹了口气,一副不高兴的样子,但墨老却来了兴致,拉我靠近了窗外,命我拿出了符纸,还有一些常用的法器,然后他开始用朱砂快速画了一些鬼画符,接着一沓沓的摆在了临时的祭台上,祭坛上摆了我的掌门金剑,还摆了不知从别墅哪个位置拿来的海碗,还有一瓶茅台酒。

    “我九剑门,分了两大支,一是活人剑,能活自身性命,二则是死人剑,可杀天下生灵!今日我替神皇收你为九剑门的弟子,你既然答应了,我就不多说其他,只望你谨记不可欺师灭祖,不能亵渎神皇圣灵便可。”墨老快速的拿起了符纸,嗖嗖的在法坛上摆来摆去,就跟路边摊玩猜硬币的高手一样,转个不停。

    好一会,我居然有些像是看到星星的错觉,恍若就在此时,一道道金光,已莫名从另一个空间钻入了符纸里!

    墨老没有停下,满头大汗的拿起一沓沓的符纸,往天空一举,声音雄壮的向上天祷告,随后符纸居然烧了起来!

    等我觉得快要烧到他的手指时,他忽然拿起了刚才倒好了半碗茅台酒的海碗,把所有烧着的符纸都扎了进去。

    哗的一下,半碗酒全都黑漆漆的了,看起来要多脏有多脏,关键他还加了香灰和白米。

    我瞬间生出不详的预感,该不会让我喝掉吧?肚子顿时有些反胃起来。

    “来!喝了它!”果然,墨老大声的告诉我这残酷的事实。

    “快!”墨老把酒递到了我身前,一副这是好东西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差点把刚才吃的饭都吐了出来,但仍一咬牙仍咕噜噜吞了下去,这一下,我肚中瞬间翻滚了起来!

    打了好一阵的饱嗝,我头也有些昏昏沉沉起来,一阵阵想要去厕所的感觉涌现脑海。

    墨老仿佛知道我的想法,忙道:“别吐,吐了还得再喝一碗。”

    我白眼一翻差点栽倒,好一会镇定后,肚中一阵金色的道统之力,似才滚入了丹田之中!

    那道金色的力量在丹田中旋转,欲要夺门而入,但显然羸弱的等级让他根本不能融入期间。

    上次的蛊神道统,我也是慢慢培养到四重后才融入了天一道统里,但现在的九剑道统还差了点火候,且先让它缓缓再说了。

    “此秘籍是我们九剑门的,你先熟读和背诵吧,到时候我会亲自教授你一般招数,但能学多少我就不知道了,毕竟你根基太差了,只能学剑法,却不能学剑术,唉,可惜得很,早碰上你个十几年,那就好了。”墨老叹了口气,又道:“我也不贪心,有所得必有所失,你阴阳兼修,是天下罕见的厉害才能,光这一点,就不是活杀会那些崽子能比的了,我们九剑门的门徒,大部分是学习活人剑,而活杀会,从小就是挑选出来的狠辣阴命的弟子来学杀人剑,这一阴一阳,两相驳斥,其实单单学一种,进境才是最快,也最厉害,但你却不同,我觉得你应该能阴阳交融,生死掌握,同时练成活人剑和杀人剑。”

    “好吧,我姑且背诵着,那墨老你先休息吧,赶了这么远的路也累吧?”我听着有些糊涂,不过想来是和阴阳家道统有关,怪不得墨老天天想要来抓我当他继承人,这继承人,我该叫他师父还是什么?实在有些为难,但现在还不是问询的时候,他似乎太累了。

    墨老擦拭满头的汗水,虚弱的点点头,他不知道怎么追来的,但这么远的路肯定是累了。

    看他找了一间客房休息后,我又用手机记录下了整本秘籍的心法和法术。

    弄完一切,才悠哉的开始翻阅典籍,并且尝试读完一遍后再背诵。

    也不知道是多久过去,别墅外面传来了嘈杂的吵闹声,我知道肯定是那二叔和三姑姑,小叔带了全家老少来闹事了。

    出了门,一群男女老幼都集结在那边了,夏老太牵头,一群的小辈理所当然的来找夏清平兴师问罪了,不少子嗣看到我从别墅走出来,好几个都指向,俨然我就是罪魁祸首的模样。

    “今天你如果还算是当大哥的,我不说别的了!主持公道吧!现在我家孩子腿瘸了,我也要去打断你家孩子的腿!”男子叫嚣着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