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95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五十八章:割让
    “不错!一报还一报!我家阿克的手也烧焦了!这次必须给个说法,我也不要求怎样,剁了他的手!”二叔的声音有点尖厉,人也长得阴森森的,我看着很不舒服。

    “呵呵。好呀,才来第一天,就欺负到自己兄弟姐妹的头上了,好几个孩子现在身上还开着口子,血流个不停,这事情闹到哪里都是你这大哥没管好自己的儿子!大哥,你应该反省下了,为什么几个兄弟姐妹都不支持你?”三姑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三尺冰封,非一日之寒!把那死孩子交出来!我们也不要他怎样,就打断手脚,身上戳几个窟窿!妈,这事我家阿宇太冤了!你刚才也看到了,那死孩子下手多重?差一点孩子就活不了了!”四叔那边更是跺脚舞手的。拉着姜兰在那蹦跶。

    “清平,把那死孩子叫出来!这次太过分了!我答应了你让他呆在家里,但不是让他来杀人的!你自己好好想想,他和阿泽多大的不同?那就是个五阴之体的死孩子!早就应该拿去填棺了的!现在祸害留了下来,出事了吧?到了哪里!他都是罪恶魁首!因为他根本不算个人!”

    姜兰阴鸷的声音冲击我的鼓膜,让我我脸色瞬间不好看了,要过去找他们理论,结果身后出现了个黑影,我以为是墨老给吵醒了,结果回过头。夏洺站在了我身后。

    “二叔叫夏清昊,有子嗣三人,你打伤的人里,他家就有你大堂哥夏瑞克,三姑夏清语。前两年离婚回了夏家,长女随了她,回家后一气之下也帮孩子更名改姓了,姓夏名瑞媛,说是你堂亲,实则还是别家的。至于你现在看到的三姑父。其实是再婚来的,还有四叔夏清书,他长子叫夏瑞宇,这人不简单,很得老太太喜欢,小主人这次闹的事比我想象的还要大,把几家的长子长女都得罪了,现在还躺在了家中的病房里。”夏洺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是么?事情是我做的,我过去看看。”我笑了笑,揍他们的时候我并没有后悔,到现在来寻滋挑事,我也早就猜到了。

    “小少爷,别添乱了,让家主去解决这件事吧。”夏洺劝解起来。

    别墅离着小型的广场并不远,这些人叫嚣的话,到了这里都能听得到。

    “他们几个孩子,和这死孩子有何冤仇?竟下如此毒手!大哥你还打算护着他?妈都让你把他交出来了!现在一声不吭,难道以为耗时久了,我家儿子好了,事情就能不了了之了么!”夏清昊恨恨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二弟、三妹、四弟,大家都是一家人,孩子们打架,总是会有过头的时候,况且玄门的事情,拳头大小取决,总会让当事人分辨不出是非对错,一天这孩子本质还是好的,但他常年居住在外面,染上了一些和我们夏家格格不入的习惯,加上刚进入夏家,难免会有不协调的地方,和孩子们走不到一起,冲突就在所难免,现在事情既然已经发生了,总不能以牙还牙以眼还眼吧?这不是我们儒门夏家的作风,你们说对不对?”夏清平淡淡的说道,神情不卑不亢,眼里也没有任何害怕的感觉。

    我很诧异,到底是什么样的心态,才能说出如此淡然的话语来,难道他不知道,有时候拳头大才是硬道理?他自己修为不低吧?至少比几个兄弟姐妹强大多了,虽然都是悟道,但气场完全不一样,夏清平给我的是非常强烈的气息,至少不会弱于姜兰,而其他几个却都只是悟道初期最多了,在其他分支,或者在整个夏家分支里,算是庞然大物,但在夏清平面前,还不算什么。

    可正是这几个面对夏清平时如同跳梁小丑一样的兄弟姐妹,却把这实力远胜自己的兄长骂得狗血淋头,半点不顾忌任何,着实让我难以想象。

    而姜兰似乎现在也不支持自己儿子了,眼看着夏清平不知道是冷漠还是超然的神情,她表现的有些火大:“清平,有些事情可以这么处理,但这件事唯独不行,这死孩子几乎把自己的堂兄弟姐妹都打残废了,你还能容许他继续作威作福?是不是真当我这个妈是透明的?”

    “妈,这些年夏家亏欠他们母子太多,一天刚来,不适应是正常的,我们不能操之过急,要慢慢的教一教,妈也知道瑞泽以前顽劣,但现在长大了,做事不也是很稳了么?”夏清平缓缓的说道。

    姜兰冷冷的看了我一眼,突然的笑了笑,摇摇头:“这孩子和阿泽不同,妈一看就知道!他就是个祸害!一直以来都是,现在还是一样!到哪里,哪里都是腥风血雨!我要把他手脚打断!赶出我夏家!”

    “对!把这死孩子赶出夏家!夏家不欢迎他!”

    “奶奶!我支持你!这夏一天不是什么好东西!”

    夏清平扫了一眼众人,强大的威压感仿佛无形的压力,把即将要说话的人压了回去,然后说道:“妈,这事情不能这么处理,一天伤了人,我可以赔钱,赔上最好的医疗条件,甚至赔上我自己私人股份,但他不能走,因为我好容易让他回到这个家,还没让他住够一晚上,如果就这么把他赶走了,往后其他儒门的人,岂不会说我们没有容人之量?”

    “又是赔钱?上次瑞泽的事也是赔钱,这次也是么?钱不要太多了喔!”夏清语阴阳怪气的笑起来。

    她身边的三姑丈顿时挤眉弄眼起来,一副又这样的表情。

    夏清昊和夏清书对视一眼,一副很看不起夏清平的样子。

    我的飞步早就不需要念咒,仅凭无声借法就能飞快施展,所以夏洺压根拦不住我,一张蓝符在手中消失后,我出现在了一群人的中间:“夏清平,作为一家之主,你可能算是合格的,对夏家诸多照顾,也诸多顾虑,但有些畜生的贪婪,怕赔上你的性命都不够,我不知道你是演戏,还是原本就这性情,我显然我不喜欢你这样的性子,我母亲也早早对你失望透了,我是打伤了几个小畜生,但那又怎样?有本事就别叫自己爹妈来,自己再跟我死战一场好了!”

    “死孩子!你说的什么话!你找死么!”姜兰大喝,一巴掌就朝着我这抽过来!

    我冷笑一闪,飞步就离开了很远:“姜老太婆,你也真不是个好东西,别着急,我现在打不过你,但我一悟道,一定亲自上门找你!到时候,别怪我做出一些大义灭亲之举!你们自己稀罕你们夏家,无可厚非,但我却不稀罕,没有你们,我活得更加自在开心,什么玩意?我八抬大轿坐过了,别人请我我还不乐意来,还真把你们夏家当成仙境了?”

    “你!你!你这鬼孩子!我姜兰今天就灭了你!”姜兰大怒,一伸手就一沓青书,嘴里嘀嘀咕咕的念起了什么。

    那是青天卷的赝品,上次我在扛龙村早就见识过了!斤匠扔才。

    “一天!住口!这是你该说的话么!”夏清平大喝一声,瞪了我一眼,然后瞬间到了姜兰的前面,双手握住了青天卷,紧紧的不撒手:“妈,孩子年纪小不懂事,待我好好跟他谈谈,今晚也晚了,难道解决这件这事情非要今晚上么?我们冷静下,明天再说如何?”

    “妈,你也消消气吧,既然大哥都已经要保这孩子都这程度了,我们也不好再咄咄逼人,反正孩子都伤成那样了,难道还能给狗咬了要咬回去?大哥说赔钱,那就赔吧,我们也不要多,大哥那还有百分之二十的股权,我们也不要多,一人两个点就好。”夏清昊一副冷静的模样,轻拍了姜兰的后背,一副安慰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对!两个点,算是精神赔偿吧。”夏清语和夏清昊对视一眼,立即心领神会了,这种事恐怕做得不少了。

    “两个点没什么,大哥你还是我们几个兄弟姐妹里,主家股份最多的人,况且我家的孩子伤得这么重,这点钱还是该拿出来的。”夏清书笑着说道,同样和另两位示意一番。

    “明里拿了钱,背地里对我动刀子是吧?卑鄙无耻也要有点遮掩吧?”我笑了笑,这类的人可见过不少了,刚才闹,只是因为筹码还不够,现在姜兰都怒了,他们当然就趁机敲竹杠了,偏偏当事人想要拒绝都很难。

    夏清昊等人都怒视我的挑衅,但我既然这么肆无忌惮,就有能逃走的把我,而且那一手飞步,也让他们觉得未必能够追上我,所以改变了自己的初衷。

    “好,今天的事情就这么算吧,明天我会让夏洺把股权过户给你们,但希望这次以后,管好你们的孩子,不要动辄惹上一天,让大家都难做人吧。”夏清平面无表情的点点头,然后挥手就要送客。

    夏清昊等三兄妹听罢,立即志得意满了,别看两个点没多少,实则经过这些年的剥削,恐怕三人的股权加起来早就超过夏清平了,带上现在刚捞到的,更是可观无比,足可架空夏清平的任何商业行为。

    夏清书扶着老太太,很孝顺的说道:“妈,你也消消气,大哥是有解决这件事的决心,我们何苦为难一个认真的人?”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