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96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五十九章:档案
    “对,对,我们为难自己大哥干什么,一个小屁孩子,就这样吧。下次别再生事了。”三姑丈也是口无遮拦,笑嘻嘻的样子很是欠揍。

    “妈,我和三妹、四弟都觉得还是先这么办好了,毕竟大哥也做出了榜样,长幼有序,我们也不能让他太难堪。”夏清昊来了个总结,把这事情大事化小了。

    “好吧,你们几个孩子既然都这么说了,可见都已经消气了,我就算给这死孩子气成这样,难道还不如你们么?就暂时按照清平的想法去做吧,但清平,你也要记住。有时候呀,兄弟姐妹之间,也不是钱能够衡量的,你钱是多,股份也多,但一旦赔光了、赔绝了,怎么办?你还有什么筹码来行这等逆众意的举措?妈不希望看到你给人牵着鼻子走!你家的孩子,有阿泽就够了,这个,无论如何妈都很讨厌。那嘴脸,像极了任敏!天生反骨!”

    我阴沉的看着姜兰,如果不是实力不够,恨不能嗜其骨血!

    一群人,浩浩荡荡的来。吵了一架,得了天大的好处后,都满意的偃旗息鼓而去,和豺狼虎豹有什么区别?

    亏得夏清平能忍,我若是有他的实力,岂会如此软弱?

    人走光了。凉意陡升的夜色中。我心情憋屈难以言喻,我想不到竟有这么个父亲,母亲的倔强,外婆的硬骨头,在他身上全然看不到,我只看到一股冷,一股说不出的违和感。

    心情糟糕的我怔了一下,叹了口气,飞步就回了别墅,让夏紫衣变回了竹节,然后去了墨老的房间,敲门没有反映,我开门进去。

    结果里面半个人影都没有,看来墨老早离开了。

    我很快就出了门,来到了停车场自己的车子旁,开车准备离开这是非之地,纵然后山有夏紫衣想去的地方,纵然有各种奇遇或者无尽财宝等着我,但何处仙山不是山?我又何须去强求这些?

    夏清平没有意外的来了,站在了我车子的正前方,面色凝重而苍凉。

    “一天,你是不是觉得我太过软弱,太过能忍耐了?”夏清平淡淡的问我,情感里表露着一丝无奈。

    “我不知道,但我不喜欢你,这是肯定的。”我直言不讳。

    “夏家,儒门庞然大物,光是分支,就有许多条,我们一支虽然是主干,但实际和其他分支早就争斗无数,数十年的争锋里,已经脆弱如风中柳絮,实力也早就没有多少区别,在人才凋零,强敌环伺的夏家里主干里,我作为继承者,该如何处事?该放弃什么?该做出什么表率,你走了这么长的路,应该能够明白我的苦衷,主干一乱,整个夏家很快就会陷入更大的争锋里面,届时,怕在儒门中除名都不奇怪。”夏清平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钱能解决的问题,确实不是问题,但很可惜,我不关心你们夏家如何,夏家有夏家的道路,我同样有我的道,阻拦在我面前的人,我会不顾一切的把他们清理干净,即便快意恩仇,堕入魔道也在所不惜,可为了你所谓的大义,大局,而选择放弃自己的孩子、妻子,这些我却做不到,你可以团结他们这些血缘亲戚,但我却不能,就跟姜兰说的那样,我天生反骨,势必会打破别人的幻想,所以你也不用劝我了,你是好人、坏人,我觉得无关紧要,我也从来不会承认你是我的父亲,再见了,夏清平。”我说着就准备打开车门离开。

    夏清平重重的吸了口气,说道:“一天,妻子孩子是亲人,一起长大的兄弟不是?养育自己长大的母亲不是?手心也是肉,手背又不是了?你说的事情,我何曾不知?但总有更重要的事情横在了中间,你来,我答应你把你一切事情解决,包括血云棺的秘密,引凤棺遗失的档案,在夏家都找到了备份,既然事情告一段落,为了你母亲、外婆,你何不忍耐一次留下来?或许前方就是一片坦途呢?”

    我倒吸一口冷气,张振标所说的那份建国后遗失的引凤棺神秘档案,在夏家居然已经有备份了?这放到哪里都是超级大事,现在居然就摆在了我面前!

    心情的焦虑一瞬间就到了顶峰,我该留下来么?实际夏家如何我根本不关心,但只要有关血云棺、引凤棺的秘密,就是刀山火海我都愿意去闯一闯,惜君的身世到底怎样,外婆现在和引凤棺的关系如何?郁小雪和母亲、瑞泽哥去了哪里,秘密是否就在遗失档案里?这都让我生出强烈的好奇心。

    “见过了你爷爷,很多事情的真相,还有秘密,你或许就能一一揭开了,难道你就不好奇么?”夏清平再次的问我。斤匠丽号。

    这一刻,我心脏咚咚的跳了起来,夏清平这么强烈的想要把我留下来,到底为了什么?又是赔款,又是用引凤棺遗失档案来诱惑我,难道有什么不可告人的背后阴谋?

    虎毒不食子,我能不能相信他?他是连母亲都抛弃了的人,纵然夏洺说辞中,他有一半的不知情,但真实情况,又何处考证?

    遗失档案,无疑让我好奇心提升到了极点,我回过头,看着夏清平的双眸,那双眼睛坚定而带着自信,到底是什么力量,让他有时候弱得跟只小鸡一样,有时候却犹如雄狮一样果敢?

    “我留下,不过如果我觉得对我没有任何帮助,我会随时离开,还有,我希望能够去后山一趟,我家的紫衣想要去那边散散心。”我顺便提了条件,看着夜色中那座高耸入云的山峰,心中也不禁好奇起来。

    “我也很想去那里,到底会有什么呢?”

    心底,媳妇姐姐的声音传了出来,她感受得到这座仙山的气息,但到底有什么,她自己恐怕也不清楚,这也是我决定前去一观的原因。

    夏清平很快就点点头:“去吧,我明天会和后山禁地的守山管事打招呼的,不过千万别乱闯,这上面并非你想象的那样,是个散心的好去处,夜深了,你早点休息吧,我还要去处理点杂事。”

    “好。”我总不能老是直呼他的名字,但现在我真的无法太过相信他,直到母亲首肯我。

    夏清平太过神秘了,他不像瑞泽哥那么好懂,我甚至不知道他到底打着什么主意。

    提供各种对我有利的条件,包括我后续的道路,都能给我铺垫扎实,甚至引荐夏家的老怪物,这等巨大的好处,就为了换取我在夏家多逗留那么几天?

    他应该也知道我根本不可能逗留多久吧?

    只要是阴间有南宫师叔和孙婆婆的消息,我就要下去尝试开启引凤棺,或者在这里得到引凤棺的秘密档案,我也因为没有留着的必要毅然离开,加上四方道门大会,还有各种各样的事情,好比海师兄,全婵妤,这些都让我牵肠挂肚,所以我怎么可能会留在夏家?

    看来不到明天夏清平给后山禁地打招呼,我现在就是去了后山也进不去,还要惹上天大的麻烦,谁知道夏老头是不是就住在那边?

    所以只能回到别墅,拿九剑门的秘籍背诵完再说。

    想想,其实修炼有成后,我就变得耳聪目明,以前看古籍就跟背英文单词一样,现在拿着书在客厅中踱步几下,好几页的字码都熟读了,看来背诵这薄薄的手册,好像不是什么问题。

    只是在如此不熟悉地方的夜托,心情没来由就乱作一团。

    看向了窗外的星光,我极力的克制和平复这股躁动的心情,然而忽然的,一位陌生而苍老的老婆婆头颅,缓缓出现在了落地窗的底下!

    我怔在了原地,冷冷的看着她从落地窗外面缓缓的升起来。

    她有着婴孩一样白皙的肌肤,可面容上却布满了皱纹,这诡异的枯老,还有年轻人一样的皮肤同时存在,使我瞬间冷汗冒了出来,而且这里还是二楼,她居然这么升上来了。

    关键我还没有任何借口证明她是鬼,因为没有阴气挂在她身上,在老婆婆升到了和我面对面的高度后,她嘴角突然阴森森的说了些什么。

    我吓得脸上冰凉一片,别说媳妇提不提醒,这景象也足够骇人的,我也根本没听清楚这白衣白脸的阿婆到底说什么,更不敢上前去听,因为这世界上,还是有很多我自己都感到害怕的事物。

    夏家原来也闹鬼,没准还闹猛鬼呢!

    苍老的白发飘散在微风中,如血一样的朱唇里,传来诡异的窸窣声,就像是催命的低语。

    我退后了一步,却撞到了什么东西,瞬间吓得我毛骨悚然,本能的猛然回头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