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2997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六十章:灵山
    无声无息的黑影已经站在了我后面,我愣愣看了他一眼,苍白的脸还未恢复过来。

    “一天,你怎么了?”墨老看着我问道,脸上多了一分疑惑。

    惊魂未定的我猛地又转头看向了窗外。刚才的的老婆婆早就看不见人了,现在只剩下漫天的云空,还有外面庄园极远地的零星灯火。斤巨状划。

    “刚才……墨老,你有没有看到窗外有什么?”我问墨老的时候,看向了正缩在沙发上睡觉的紫竹。

    “什么东西?见鬼了你,脸色这么苍白。”墨老看着我,最后笑了起来:“喂,你小子该不会是真见鬼了吧?亏你都入道圆满了,见个鬼都能把你吓成这样?”

    我顿然一惊,确实是见鬼了,还是很厉害的鬼,立即又问起来:“墨老,你刚才同一时间来的。真没看到窗外的老婆婆?”

    “什么老婆婆,这里我最老了,还有比我老的?你自己都玩鬼道还怕鬼,也不嫌丢人。”墨老轻哼一声,不满我装神弄鬼。

    “真没看到?”我吓了一跳,沙发那边的紫竹也给吵醒了,疑惑的看着我,见此情形我就懒得问她了,肯定也没看到。

    现在看到的就是我自己了,那老婆婆到底要和我说什么?

    “我说一天,册子你已经看完了吧?我也认真考虑过了,发现你问题挺大的。去到哪儿都能招来一堆的敌人,所以还是熬夜教你东西吧,反正刚才我也睡够了,你年轻,睡不睡都没问题。”墨老不由分说,开始拉拢我学习剑技起来。

    无奈的我不好去违背他老人家的热情。只能是跟着学习起来,现在剑技肯定是没法学了,这些基本功没个十几年不能大成。

    剑法倒是可以的,‘剑法’既是关于剑的法术,和阴阳家、四小仙之类的法术等同,不同的是能够引用宝剑的力量,进而发挥出威力远大于一般法术的攻击术法来。

    拿出了掌门金剑,墨老开始让我进行剑气的引动,并且连携上神皇道统,我举一反三,调动丹田位置徘徊外层的道统之力,暂时的借法去尝试起来。

    包里黄符蓝符不少,练了好一会,自觉也掌握了不少的九剑门剑法,经过一系列的研习。我又再次出了别墅,开始尝试起来。

    墨老讲解结束休息去了,他毕竟还是人,还是需要时间休息的。我看我带剑而出,夏洺很快就跟了过来,我也不介意。反正我也没打算就此离开夏家。

    深夜这临山的庄园安静的很,周围黑乎乎的,伸手看不见五指。

    找了一片空地,我用黄符和蓝符借法炼剑,连轰出几次的道法后,我感觉神皇道统在沟通上和谐了很多,心中颇为兴奋。

    夏洺看我居然施展低级的剑法,也很好奇,就问起了我怎么想到要练剑的。

    知道我居然除了自身五种已知的道统外,又多了一种道统,他顿时摇头不禁,劝我不要再去沾染这新的道统,以免在悟道上卡住,进阶不得。

    可话才说完,他就见鬼了。

    墨老骤然就出现在了夏洺身后,伸手拍了对方肩膀一下,在管家转过身的时候,手指快速弹了起脑门一下。

    夏洺仰天跌倒,直接昏了过去。

    “哼,这小子什么都不懂,瞎闹,一天莫要听他的,耐心练,办法我再想。”墨老说罢,嗖一下又不见了。

    我赶紧过去摇了摇夏洺,这好一会才把老人家给摇醒了。

    墨老年纪可不小了,夏洺不过五十多岁而已,对比墨老,不过也是个孩子而已。

    夏洺一个悟道期直接就给人打晕过去,自然是惊悚莫名,忙问起怎么回事,我只能随口就掩饰了过去。

    老管家立马惊慌失措的去找夏清平去了。

    没有人管闲事,我继续的修炼起了剑法,因为巢祖道统带来的庞大能量,我施法根本不需要时间来恢复,黄符修炼完毕时,道统已经升级到了二重,二重道法修炼已经需要蓝符法盐作为媒介,不过因为我几乎悟道的实力,法盐倒是省了下来。

    凭借大量的消耗,在天空大亮的时候,我凭借自身优势,已经快要突破二重,达到三重道统的关卡。

    如此进境,可谓是十分的迅速,当然,越到后面,进境会越来越慢,要修炼到四重接近五重的程度,没有一两个月的苦修,恐怕也不行。

    深秋的季节,天气有些寒冷,但收剑事,我浑身已是汗水淋漓,回到别墅洗了个澡,我看紫竹还在沙发上,就叫醒了惺忪的她,建议她去客房的床上睡觉。

    结果她直接变成了竹节,我只能是把她带身边,自己去了卧房,摆下了聚阴阵后,放出惜君他们在房子里自由活动和警戒周边情况,自己则睡过去了。

    约摸到了早上八点,睡了两个小时的我给夏怡的敲门声叫醒了。

    她带了一锅早餐粥过来让我品尝,可能是觉得到了早餐时间。

    毕竟是她一片心意,我就带着一群家鬼,把大锅的粥平分了。

    或许在自己父亲夏洺的口中听过我养鬼的事,所以没有意外我的家鬼出现。

    送走了夏怡,我在地板上打坐恢复了下,并且拿出了之前在农国富那里,带来的黑符制作材料研究。

    到中午的时候,我去找夏洺问问后山的情况。

    夏洺很好找,在帐房那边管理夏家的几宗重要生意,但今天很忙,一群的会计都在那边盘算着,而除了夏洺面露笑容,其他的会计却都黑着脸看我,很是不满的样子。

    生气是因为夏清平股份没来由丢了六个点的缘故,怕是几十亿不见了,大家要高兴就奇怪了。

    钱对我来说早就没多重要了,但对夏家来说,家大业大,并不能这么洒脱。

    夏洺交接了工作,带我去了夏清平的小院子,小院外表的装修沉着而有古韵,但实在还不如我昨晚住的别墅。

    敲门后,夏清平就从里面走了出来,邀请我进去喝茶叙话。

    里面的环境很普通,家具的选料也大致是以实用为主,但进入里面后,一股儒雅的气息扑面而来。

    “后山禁地是块修炼的福地,你养的家鬼和你带来的那位女子,应该会很喜欢那个地方,虽然危险,但你只要不进入太深,问题应该不大的,我已经和里面的守卫说过了,可以让你进去了,但你自己注意点,不能去太里面,遇到危险别忘了打电话求救。”夏清平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会进去太深的,我就是好奇而已。”夏清平知道我身上很多秘密,但说出来的时候轻描淡写,完全是放任的态度。

    “嗯,这个通行牌你带着,但千万不要在里面过夜,这两天你爷爷都不会在家里,要带你去见他的事情,还希望你忍耐下吧。”夏清平说道。

    我当即点头应下,除了那份档案,能不见夏老头更好,拿了通行证,我迫不及待的告别了夏清平,就往后山走去。

    庄园很大,风景也十分的别致,青山绿水眼前不断,走在夏家里,闲情逸致都陶冶出来了。

    别看这里好似离着后山不远,不用飞步,还是足足走了我一小时才到了山门,中途好几个昨晚的子弟看见我,纷纷躲得远远的,但离得远了,难免是一阵的数落。

    至于碰到的夏清昊,看我往后山去,忍不住冷哼一声,很是不耐。

    山门位置,周围山体陡峭无比,几乎跟悬崖没多大的区别,不过在正门的位置,仍有一条彷如通天的路以很大的角度蜿蜒往上,很是骇人。

    通天之路止于一层白茫茫的雾气,我抬头看去,仿佛真是到了天空一般。

    “别看了,走完这段通天路,上面还要走一段才到真正的后山,那里几乎是树林了。”一个中年人看到我后说道。

    “很少有夏家人上山,你小子倒是能惹事,听说昨晚打了几个家主的刑子吧?有点意思,不过你小心了,可能进去了就出不来了,今天除了你,也有几个九鼎会的人说进山狩猎去了,是不是对付你不知道,好自为之吧,山上猛兽不少,尸体不见了可不会有夏家人去找的。”护山的中年妇女跟着说道。

    “多谢两位叔婶,也不知道九鼎会是……”我看他们对我没什么恶意,当即称呼上客气了很多。

    “你不知道九鼎会?嘿嘿,就是儒门夏家的九鼎精英执法队,专杀叛徒和在外替儒门夏家出声的执法部队。”中年妇女冷笑的看着我,对我的懵懂不知表现出同情来。

    “没重要事别进去了,小子,惜命不是怕死,看你是主支夏清平的孩子才这么和你说。”中年人劝导起来。

    看着庞大无比的高耸山峰,紫衣根本就没有半点的犹豫,拉拉我的衣袖,虎头虎脑想进去了。

    我没有听他们的劝诫,接回了通行证就往后山走去。

    “小子,好奇心害死猫,晚上之前要出来!”

    通天之路难不倒我,一路的攀爬后就上了二三十米高的平台,可一放眼看过去,我脸色也不禁变了,这简直就像是到了另一个世界。

    云雾缭绕之地,一大片的树林就在眼前,四下里一看,还真是阴森森的,至于那座很大的后山,虽说近在眼前,却至少还有一公里的树林要走。

    我放出了疾行鬼,坐到了棺材盖上面,疾驰上山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