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3000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三章:黑龙
    走了不一会,我竟迷路,回头一看,苍茫林海,茂密得不知身在何方。仿佛整个大山已经把我覆在其中。

    至于老祖婆的踪迹,更是无处可循,这一路向北,该到哪里停我并不知道。

    摸索前进着,空气里弥漫着薄雾越来越浓,阴气也跟着重了起来,好久未曾落下的雨就在傍晚的时候,淅淅沥沥的飘了下来。

    抬头看着天色渐暗,我心中多了一分的忌惮,只要没有悟道,在这里总要出点问题,把所有的鬼都叫了出来,分开左右。黑毛犼探路,江寒则护在我身边,宋婉仪殿后,惜君和刘小喵在左右方前行。

    这样的天气再晚一些就危险了,我想着要不要离开这里,毕竟夏清平说最好不要过夜,而且今晚有没有月亮还不知道呢。

    时间流逝,一路向北的我,渐渐行路有点艰难起来,直到开了阴阳眼,总算能够勉强不撞到树上。

    雨水仍随流风飘落,天空乌云密布,可新月竟朦胧升起了,想起老祖婆说要跟着月亮走就能找到什么。我心中颇为兴奋。

    她是在提点我,如果能够和自己的命运拧成一团,那很快就能揭开我想要知道的秘密。

    如此一来,母亲为何在血云棺破解后。不顾一切的带着瑞泽哥、郁小雪离开,我或许都能够破解出来。

    继续的一路行进,周边竟偶尔多了一些白影。看过去时,那些白影迅速的掠过,阴阳眼中,应该是鬼王级别的存在。

    这里居然有鬼王?

    在阳间,鬼王并不是特别的多,阴气并不足以让他们长时间存活和修炼,当然,在一些阴气很重的地方,比如深山老林和地下溶洞里,他们也能保持魂体不灭。只是进境绝无阴间快速。

    “那边。”紫衣跟在我身畔,指着北方的路。

    对气息敏感的我找到了前进的方向,加上对这股灵气很在意的紫衣,我前进的时候恐怕想要迷失都很难。

    一路向北后,迷雾越来越重,我敢肯定这又是十万大山的另一个不为人知的位置,就算是用直升机在空中俯视,恐怕也看不清楚这片迷雾里的真相。

    抬头望向天空,烟雨蒙蒙,已经看不清月亮了,我心中顿时有些担忧起来:“婉仪,你感觉到什么没?”

    宋婉仪站在我身后,沉吟了片刻才说道:“前方有很强的灵气,介于阴阳之间,对于人和鬼,怕都是很好的修炼地。”

    我同样感到了体内那股神皇道统活跃的迹象,如果在这里炼剑,怕是一日千里都有可能。

    只是夜深人静,四处都是鬼,我不敢放心在这里修炼。

    越是往前面,树林就变得稀少起来,我怀疑前方是不是夏家故意开辟出来的道场,否则解释不了夏家的年轻人修炼上,能远胜于一般道门同龄弟子。

    如果把弟子都放到这里来修炼,怕还真不弱于当时南仙剑派后山的程度。

    怪不得紫竹喜欢这里。

    越是往前,灵气果然更强了,但忽然间的,我身前身后传来了一阵阵呼呼的声音,仿佛是巨大的鸟儿掠过长空似的。

    抬头看向了天空的,本来浓雾蒙蒙的云层,在这里缓缓飞腾而上,仿佛地底下就是灵气的来源。

    正在行走的时候,突然一个身影朝着我这里飞来,江寒怒喝一声,盾牌就挡在了我身边!

    呼,就跟微风的声音细不可闻,身穿铠甲的‘人’,从江寒和我的身体里直接穿过了!

    我张口结舌,而江寒瞪大了双眼看向了自己的盾牌,轻轻敲出了砰砰的声音,显然盾牌没问题!

    内视身体,我完全也没受到攻击。

    “主公,很奇怪,刚才那人……是不是穿过了我们的身体?”江寒问我是不是感觉到了。

    “嗯。”我点点头,心中怵然起来,如果是淡薄的灵体,或许还能穿过我,但却没理由穿过江寒。

    解释只有一个,那就是幻像。

    “主人,恐怕是很厉害的海市蜃楼。”宋婉仪一直注意此中的情况。

    “哥哥!我也发现了!好厉害呢。”惜君的小翅膀扑闪着飞了过来。

    “不要离开我身边三米的地方,大家靠近点,现在我已经看不见十米内外了。”我有些担心会出点什么事,但又不愿意就这么离开。

    而很快,一个穿着铠甲的人,在我们众目睽睽之下,从对面朝着我和惜君等家鬼走来。

    这人长得相当的高大,一身铠甲是暗色的,过来的时候,仿佛没有看到我们直接就穿过了惜君,又穿过了刘小喵。

    惜君淘气,飞过去就抓了对方一下,结果她完全就穿了过去,根本不能造成任何伤害。

    紧随着这个人的,还有不少的士兵,也是浑身黑色铠甲,往我们这边走过来。

    已经有过经历的我们,这次就真把他们当成了海市蜃楼,随便他们从身体或者任何地方穿过。

    “主公,他们好像是在营地外巡逻,看他们巡逻的方向和位置,再往北边点,应该是营地中心,或者是一座兵营、城池之类的。”江寒很有经验的说道,毕竟是军旅出身。

    “我们往前面走。”紫衣可不管这些,她现在尝到了甜头,一呼一吸间都暗含吸收的诀窍,我能够感觉她恢复了一些力量。

    “你们怎么想?”我问起了几个家鬼的想法。

    “如果只是海市蜃楼,倒是可以往前面走,但既然中央位置散发更强劲的灵气,那很可能存在着阵眼一类的东西,如果不小心打开了什么不能打开的,或者破坏掉了维持现在稳定的宝物,可就很糟糕了。”宋婉仪。

    “可刚才的老婆婆就说了,让主公往前面走,才能触碰到什么命运。”江寒觉得‘命运’是重点。

    “不进去,什么都解决不了。”刘小喵是激进派,支持了江寒的看法。

    “去那里。”紫竹拉着我前往。

    我拧不过她,只能默认点头:“我先把你们放回魂瓮,我逃走的时候能方便点,紫衣到我背后来。”

    蹲下身子,把紫衣背在了后面,其他家鬼都点头,进入了魂瓮中。

    我召唤出了疾行鬼,坐在了上面往里面闯入,云雾竟渐渐的消失不见,原本漆黑的天空竟慢慢的天亮了,我拿出手机看了一眼,正是夜晚十一二点左右,怎可能早上了?

    又走过去一会,阳光竟普照起来,这一下我愕然无比。

    前方,是一座连着一座的营地,数不清的重铠步卒在周围列队巡逻,而阵营中,更是有好些将军模样的进进出出营帐。

    我茫然看着周围环境,身边还不是路过许多士兵,却把我当成透明一样。

    此地的将领和兵卒数量众多,营帐更是暗藏兵法排列布阵,大营里的将军首领,怕是很厉害的名将,而且看着一群群飞空掠地的士兵,我生出了熟悉之感,仿佛觉得在哪看过似的。

    猛然,我想起了当时在引凤棺的大黑兽那看的那场电影,难道这里,也将要上演一场关乎我或者惜君的事情?

    越想越是如此,我瞬间没有了戒心,驱使疾行鬼前往最大的营帐。

    正当我坐在鬼棺上疾行的时候,忽然一队列穿着黑色铠甲的士兵从远处飞来,神情很是着急,按照我行军打仗的经验,看来是遇到什么危机了。

    我把惜君放了出来。

    看到眼前士兵飞来飞去的景象,惜君嘴巴裂到了耳后根,牙齿尖锐的冒了出来,对于这类能够随意飞行的敌人,她生来就带着仇视。

    见那尸兵所穿是黑色铠甲,惜君暂时冷静了下来,征求性的面向了我这里。

    “不是那一群,杀死你的是金色铠甲的另一方势力。”湖心岛至今还不知道详细位置,而且我如今所处的军营和湖心岛到底有没有牵连也不知道,因此时代重合的概率不大。

    我驾着疾行鬼到了大营里,看向了数十个将领,都不禁感到震撼。

    这些将领每一人皆是英姿飒爽,各有自己的特点,但居中一位,却相对年轻一些,眉宇间……

    竟和我一模一样!

    是我么!

    我瞬间如给雷亟打到一样,怔在了原地。

    紫衣和惜君也愣住了,看着那黑色铠甲的青年,再看向了我,全都不敢相信的样子。

    连我都感到了不可思议,他就是我的命运么!

    然而仔细看了一遍,此人虽说眉宇近乎和我完全相同,可他头发却很长,披到了肩膀上,腰间还系了把宝剑,容姿足胜我十倍有余,我气质有那么耐看?

    可正腹诽间,那把剑勾住了我的目光,这……是掌门金剑!

    这下,我脑子里顿时错乱了,难道这真的是我?

    因为是幻象,疾行鬼所过之地全无阻拦,而刚才那群来报信的斥候将领,却给外面的关卡拦了几次,等我看清了那位黑色铠甲的‘我’时,他们才匆匆飞了进来!

    那群斥候紧张的开始述说一些古怪的语言,我听着很是熟悉,正是湖心岛那时候,惜君母亲他们说的那些偏西南的方言。

    黑铠青年越听眉间越沉,到了后面竟勃然大怒起来,霎那间双目就红了,悲怒交加的一拳打在台上,震得我耳朵翁翁直响。斤夹妖血。

    旁边的将领群情激动,一样的愤怒无比。

    青年站了起来,宽大的斗篷才展现我眼前,上面居然绣着一只张牙舞爪的黑龙!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