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3003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六十六章:寄生
    我本能的要飞步离开,一只冰冷的手似乎伸进了我的身体里,并把我一瞬间就拉住了。

    缩地失败让我心下一乱,那手到底是谁的我并不清楚,只是觉得身体像是给穿透了一般。然后就给扯回来了!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”

    中性的笑声从四面八方响起,惊疑不定的我左右看去,已经彻底知道不是祖婆在捉弄我,而是还有个很厉害的东西!

    “是谁!到底想要干什么?有什么话就直说好了!”我大声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……我想要你……”那声音发笑完后,毫无掩饰的跟我说道。

    “要……要我?别呀!我好几天没洗澡了,浑身臭汗……”我吓得脸色惨白,我二十几年的处男,难道今天就要丢在这里了么?

    “滚!我要进入你的身体!”

    那声音大怒,忽然,我身体附近气流陡然絮乱起来,继而凝聚出了类似人形的能量体!

    我吓得把蓝符捏住,嗖一下缩地到了两百米开外!那影子速度快得离谱,嗡一下就到了我身边,等我在一次飞步的时候。他好像是骑在我背后似的,在我停下的时候,又再次到了我身边!

    逃不掉了!

    我心中惊讶绝不亚于初见老祖婆那时候,正那手继续伸入我的身体里,而后把我身体扳了过来!

    眼睁睁的看着它犹如一波水影一样冲入我身体,偏偏我却动弹不了半分。

    “别!别进来!”我头上、身体上全是汗水,浑身的阴气能量疯狂的运转起来,抵抗对方的侵入!

    他是要夺舍我!

    “迟了,今天我就要和你融合了,呵呵呵……”声音的主人阴险的笑了起来,随后猛地往我身体里钻。

    我也险恶的笑了起来,身体里的替身鬼蛊激活,瞬间一层淡淡的黑光就和那鬼东西结合了起来,他夺舍成功了!

    当然,是熔进入了替身鬼蛊里!

    “这……这是什么?我明明融合成功了!怎么回事!”这一下。这声音的主人发飙了。

    “是夺舍成功了,怎么?不喜欢么?”我冷笑起来,拿出了小刀,划开了手指,运起能量把替身鬼蛊逼了出来。斤豆丰亡。

    那鬼蛊生了两只翅膀,脉络上是猩红色的,跟只透明的血丝蚊虫子一样。因为复制了我的命格,实际不算是真正的鬼体,是介于鬼和人之间的属性。

    夺舍以后,因为身体的原因,实力会给直接限制住,我不知道他现在的实力和以前的实力相比怎样,但至少。现在不过是一只普通的虫子。

    重组以后的魂体和原先并不相同,这家伙不知道什么心思,居然想要和我融合夺舍,却没想到我有替身鬼蛊专门对付别人拘魂夺舍的。

    “你!你这混蛋!”因不习惯飞翔,啪一下就掉在地上的虫子叫嚣起来。

    声音听起来不知道是男是女,但现在我可管不了这么多,既然掉入我的坑里,那就继续当虫子好了,顶多是只能飞的,会说话的虫子而已。

    融合重铸还需要时间,就是它要自杀,也没那么容易,因为魂体再出来。会有一段时间的实力恢复空档期,这段时间足够我杀他无数次了。

    “好玩了吧,不做死就不会死,快说说你是谁?为何想要夺舍我?不说的话,我有很多种办法让你惨不堪言。”我捏向它的翅膀,结果它居然还想逃,给我一抓就抓住了。

    “你进了青天鼎,难道不想去找寻真相?不想知道过去到底发生了什么?”虫子赶紧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顿时好奇起来,原来这里还有一个知情者,当下道:“哼,事情本来就已经很明确了,我上一世就是那黑色铠甲的首领,杀我的是金色铠甲的皇帝。”

    “对呀,所以你要破界,你要把仇报回来呀!”虫子赶忙说道。

    “呵呵,都好几百年前的事情了,怎么报?你真当我是傻子么?”我笑着看那虫子在手中挣扎,莫名有种喜感。

    “那边的人近乎不死,皇帝在上面仍然霸权在握,区区数百年,算个什么?我也是从上面发配下来的……呃……呃……不好……我不行了……快,把这奇怪的魂毁了,我要恢复原来的样子……”似乎能量体和替身鬼蛊的魂体正在强烈的融合,那虫子嘴角动了一会,声音就没再发出来。

    原来还有能量在身边挥发,现在一下都收敛进了虫子的魂体里了,彻底成鬼虫不鬼虫,能量体不能量体的东西。

    阴阳眼中,虫子的魂体里仍有股强大的能量寄生着,这让我好奇了,难道从开始它就不是想要夺舍,而是想寄生在我的灵魂上?

    我不知道现在这替身鬼蛊加上那能量体到底是个什么存在,那家伙又是上面发配下来的谁,但现在它诡异的不能发声了,也只能暂时把它关押起来。

    本来想用紫竹节封印它的,可害怕会因为阴气的吸收让它恢复过来,所以就拿出了个装蓝符用剩的空盒子,把它丢进了里面。

    替身鬼蛊不需要呼吸,封了几张符纸,就闭塞了外面气息的进入,他想要再一次恢复之前的实力,恐怕不容易。

    这件事情还要跟师父说上一说,毕竟替身鬼蛊沾了我的五阴之体,别给它趁机修炼成什么怪物来才好。

    松了口气,眼看这巨大的青天鼎,我心情很复杂,数百年就这么过去了,物是人非,但命运的连携,却不断的涌现,原本两个看似不相关的事情居然真的联系在了一起,如果我的前世是黑龙皇帝,那引凤棺底下封印着的惜君母亲又是我的谁?惜君又是我的谁?

    这就是老祖婆说的命运么?那我该如何面对如今遭遇的命运?

    看天空快要全亮了,我拿出了手机,瞅了下时间,凌晨该下山了,心中暗道一句的我准备收下手机,但瞄了下日期后,脸上也为之一变了!

    时间是两天一夜过去了,并不是只过去了一天!

    “进去了这么久,看来是触碰上了自己的命运了。”

    下山的路上,白衣白发的老祖婆忽然就出现在了我后面,我回过头,仍感觉她的长相实在诡异。

    “祖婆,是碰上了,难道祖婆也看过青天鼎里的事么?”我着急的问道。

    “看过,所以才说是你的命运,但我不能影响你的决定,因为那是天机。”老祖婆淡淡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天机是什么?我原本是那位黑铠的首领,死后却给一道光给扯下了下来,而我恰巧出生在夏家,后山又有个巨大的鼎,那鼎里恰恰又有回忆似的影像,难道是夏家早就算计好的?让我成了黑铠首领的转世?”我连忙问道。

    “不错,正是有人把身披黑龙斗篷的皇者之魂收入了青天卷,将其带到了这里,而皇者之魂转世轮回的道路,却是由夏家嫁接到了你母亲的身上。”老祖婆没有隐瞒的说道。

    我愕然当场,如此一来,确实就说得过去了,或许五阴之体正是皇者之魂的容器,夏家早早算计好后,把皇者之魂从青天鼎引下来,成就了现在的我。

    “那让我去填血云棺的事,又是怎么回事?”我又问道。

    “那是引凤棺的钥匙,没有它,你怎么去启动引凤棺?不开启引凤棺,他们又如何往前面迈出一步?计划是对的,错的是方法不对。”祖婆叹了口气说道。

    “他们算计了我母亲和我,就是为了要将我填棺,进而开启引凤棺?开了引凤棺,能有什么用处?”我急忙问道,都想着要开启引凤棺,而外婆却是守着引凤棺,那到底是该开还是该守?

    数百年前,黑龙皇者死在了金色铠甲的皇帝剑下,而祖婆说的青天卷,或者是与替身鬼蛊融合的人说的青天鼎,却把黑龙皇者轮回之路堵住,收入了鼎中。

    数百年以后,随着血云棺的面世,夏家想出了把黑龙皇者的转世之路,嫁接到我母亲身上的办法,正是这样,才有了把我算计成五阴之体的决定。

    而后他们还成功了,我实实在在的成了五阴之体,又是黑龙皇者转世,可惜的是,我却没给血云棺抓去,而活生生的站在了这里。

    那么问题来了,夏家既然没能用血云棺控制住我,那把我找来这里干什么?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