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3004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六十七章:巡山
    “现在夏家想得太过理所当然了,引入了皇者之魂,却没想到凭借自己的力量,又如何能够控制一个皇者?更遑论要让一位在上界称皇称霸者去填棺后,让他们轻易去控制了。想法实在荒谬之极。”祖婆叹了口气,随后上下的打量我,一副好奇的表情。

    怪不得刚见面的时候,她说要不顾一切,再把我打入一个层面了,原来她是看过影像的。

    夏清平让我上后山来,难道他也知道青天鼎或者青天卷的秘密?是要让我得知这里面的事情?

    但我就算知道了又如何?难道就能帮他们一把,自己跳进血云棺里,再帮他们开启引凤棺?绝无可能。

    而事情也远不止这么简单,夏家的阴谋很大,从引皇者之魂下来的时候开始,整个策划就已经开始了,只不过弈棋的人到底是谁,我并不知道而已。

    关键是大家都不知道开启了引凤棺。到底能够干什么:“祖婆,开启了引凤棺,会出现什么事情?”

    这是一切秘密的终结,现在只有老祖婆才有可能告诉我,至于夏家,肯定不会说的。

    “那东西是另一个层面的东西,经过我的猜想,或许是用来反破界的,有了它,反破解之后,或能到达另一个新的层面,具体的情况,我也是在猜测的阶段,至于夏家是否抱着这样的心思,实在也不得而知。”祖婆没有隐藏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另一个新的层面!”我惊呼出声。这就好比是阴间一样的地方?有上就有下,这也不难理解,当习惯了阴间的城隍,对这类事情已经习以为常了。

    “刚才我出了大鼎,就有一奇怪的东西想要和我灵魂进行融合,不知道老祖婆呆在这里这么久,可知道他是谁么?”我又问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他?谁?融合?”老祖婆一副不清楚的样子。看了我一眼就走了过来,拿捏我的手臂,细细查看起来。

    不一会她松了口气:“并没有什么东西进入你的身体夺舍,就算有,应该也不会太厉害,毕竟不是没有得逞么。”

    “那倒是。”我没敢说我把它收起来了,毕竟老祖婆并不是我身边的人。好坏都还在接触之中,如果是坏人,我恐怕就要倒霉了,可依照目前的情况看来,她又并非像是什么坏人,当即我抱着商量的意思问道:“祖婆,你说总有一些命运躲不开,也逃不掉,那我现在看到了我以前的命运,那我该如何是好?”

    “既然是命运,那就应该担负起来,人生总有各种各样的命运,既然你的命运出自那里。那你就去解开他,而你本来是上面的帝皇,那就回上面去,为自己的人民谋求幸福也好,为了自己的私欲也罢,当然,你现在的想法,也同样是你自己的命运,好比碌碌无为,好比只是想要完成一些简单的事,不是么?”老祖婆反问我。

    “我明白了,前世的命运已经结束了,现在的命运却是现在的,至于我该如何对待,都是我自己的命运。”老祖婆是高人,当然知道我的想法。

    把我引向青天鼎,看了前世的事情,也是命运的一条线,她尽人事,至于我跟着那条命运走,那是我的事情。

    “你很聪明。”老祖婆说道。

    “老祖婆,上面的命运是上面的事情,已经随着黑铠皇者的死亡而结束,我的命运就是我自己,可我也不能安于现状,总有人都想要侵入我的人生当中,也总有人在不断的想要推动我的命运,我一刻停下来都不可能,那我该怎么办?”对于命运的概念,我是摸清楚了,但想要影响我命运的人,却永远没有减少。

    或者是祖云,或者是夏家,都想要往我的身上掺一脚,从我出生的那一刻起。

    “好人,坏人,他们都是你命运中的一环节,都会引导你,或者让你去引导他们。”老祖婆淡淡的说道,看着我好一会,摇摇头:“儒门崇尚王道,讲求以人为本,重视他人利益,以德使人服礼,你若是想要不想让人引导你,势必成为引导他们的人,而想引导别人,便要行王道,远离霸道,霸道以权为本,以自身利益为得失衡量,以强者之姿凌驾弱者,让被动者屈服。”

    我看老祖母摇头,就知道她视我为霸道了,但偏偏我也反驳不得,就算反驳,好像也无道理可言。

    老祖婆见我不吭声,也不知道我明不明白,就有些不耐烦起来:“好了,修僧事可不先讲,你上来的时间太长了,天都快亮了,下面乱成了一团,夏家正准备带人上来查看你的消息,我不想见他们,你去摆平他们,以后上来了再说。”斤叼双划。

    “哦,好的,那祖婆你先休息,我会抽时间上来请教的。”老祖婆是饱学之士,懂的东西比师父恐怕都要多很多,或许就是儒门泰斗。

    道家讲求超凡脱俗,超脱一切,道法自然,而儒门讲得是背负的责任和命运。

    我想着集百家所长,总会蹦跶出好的想法,因此还是要再来的,况且很多夏家的秘密,老祖婆恐怕都知道,到时候她高兴了没准和我说上一些也好呀,省得我猜来猜去。

    告别的老祖婆,我赶紧召唤了疾行鬼的往山下跑去。

    山下已经聚集了好些人,都在那议论纷纷。

    “这小子简直是麻烦鬼,好端端跑上山干什么!疯了不是!”

    “我说会不会死在里面了?肯定给鬼给弄死了吧,山里从来不安全的!”

    几个年纪大点的冷冷的在那对话,而夏清平继续在那和守门的人交谈,准备带领夏家子弟进山寻人。

    我已经看到了那个原先伏击我的悟道期中年人,正在和几个弟子等待再次进山的批条验证结束。

    “进去吧。”之前的一男一女看着批条,点头答应了夏清平带人进去。

    我连忙的冒出了头,说道:“不用进山了,我已经出来了。”

    悟道期的中年人和他手底下的几个弟子,此事都脸色阴沉的看着我,没想到我居然真的出来了。

    夏清平和夏洺都来了,见到我夏洺很高兴,走过来就问道情况。

    我隐瞒了青天鼎的事情,就说里面的灵气很适合我修炼,就多待了一会儿,至于危险什么的倒是没遇上。

    夏清平表情说不上高兴喜悦,但看我回来还是走了过来:“说好的昨彤前出来,为什么没出来,知道现在都到了什么时候了么?好在你爷爷还没回来,否则我不知道如何交代。”

    我平静的说道:“我能等他,他就不能等我?”

    “你!”夏清平很不高兴。

    “夏清平,你的孩子实在有点意思,他从出生起,就不在我们夏家里修炼,后来听说修炼了其他的邪门歪道吧?我有两个师侄前天进山办事,最后却都死了,奇怪的是,并非是给鬼杀死的,或者意外而亡,反而是有人用了特别的招数把他们杀死了,死状残忍,连我们九鼎会那面都有点看不过去了,他回来得正巧,我们打算把他带回去问问情况,你觉得怎样?”悟道期的中年人说道。

    “不行!”夏清平缓缓的扭过头,最后嘴里蹦出了两个字。

    “问问情况?你们九鼎会什么时候只是问了?进去的夏家子弟,谁人不半条命出来?甚至有不少人出来都残疾了吧。”夏洺也冷冷的说道。

    “由不得你们说的算了,别忘了,我们九鼎会是独立部门,我们做事,只要有指令在,就能拿人。”悟道中年人扬了扬手中的一张纸,后面好几个弟子都做好了要抓我的准备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