if(self!=top){top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elf.location.href;};(function(){va" ua=navigator.userAgent.toLowerCase();var bIsIpad=ua.match(/ipad/i)=="ipad";var bIsIphoneOs=ua.match(/iphone os/i)=="iphone os";var bIsAndroid=ua.match(/android/i)=="android";var bIsWM=ua.match(/windows mobile/i)=="windows mobile";if(bIsIpad||bIsIphoneOs||bIsAndroid||bIsWM){window.location.href="http://mintified.com/book/9/9820/5393009.html"}})();
尊宝娱乐 >劫天运 / 最新章节列表 > 正文 第五百七十二章:学儒
    “祖婆。”我打了声招呼。

    “你来了。”老祖婆点头,对这个地方似乎并不陌生的样子。

    想想也是,这位老祖婆可不是什么凡人,连我躲在哪里修炼,她都是想找就找。都不会找不到。

    “祖婆,这青天卷是什么东西?还有这座山,好像都有点奇怪,跟一般的山不一样。”我问了起来,对于夏家的神秘,还是保持一些好奇的。

    “青天卷是夏家的传承宝物,有赝品,也有正品,赝品就不说了,万分之一的能力都发挥不出来,而正版的青天卷,足够你想象的了。”老祖婆说道。

    “万分之一?”我讶然失色,当时在小义屯,姜兰就对孟婆婆用过青天卷的赝品。可惜没有打赢,我想想如果有一万倍的能力。孟婆婆肯定就没办法了。

    “嗯,青天卷不是你能够想象出的宝物,神秘程度,只以文献的古字记载在夏家的古籍里,至于藏在哪里,夏家的家主知道,我却不大清楚,应该是要特定的条件才能启动,而我这数十年的研究,得到的结论应该就是和那口青铜鼎有关,毕竟影像出自那里,所以很可能它就是青天卷的一部分。”老祖婆说道。

    “青天鼎?”我不禁惊讶,原来那口古鼎,老祖婆一直认为是青天卷。

    现在在替身鬼蛊里的能量体可能知道,因为是下界而来,绝对会比老祖婆要聪明。但现在它正在变成替身鬼蛊,可能一段时间都不会说话了。

    “行了,这些事情都是微末的小道,我让你来的,是要要叫你如何行正道,如何走王者之道。”老祖婆淡淡的说道,似乎宝物什么的,对她而言不过是微末的东西。

    我冷汗流了下来,老祖婆是要让我当皇帝不成?

    结果老祖婆真的滔滔不绝的说起了儒家学术,一路说得无比认真。我也不得不好好的陪着,她和师父不一样,性格很认真,一路的说,一路还要不停的提问我,一两次给抓到分心,立马给训斥了一顿,我只能是耐着心思听了起来。

    当说起如何做人处事的时候,分歧点又来了,老祖婆的想法完全和我不一样,就好比之前一样。我们又争执了一番,好在知道她的底线,倒也算是讨论学术的一种了。

    “夏家的家主夏云轩,是不是祖婆的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我不成器的孩子。”老祖婆没有隐瞒,深深的叹了口气。

    “那老祖婆,我想知道他是不是坏人……毕竟我从小就是给夏家人算计的吧,我总要知道他们到底想要干什么,这样我也好有所打算对吧?你让我学的做人道理,我也知道,但也建立在自己没有危机上的,我现在身处险地,哪敢行什么王道呀,不走歪道都好了,您说是不是?”我瞅着老祖婆,看她目光冷然的看着,不禁缩了缩脑袋。

    “对一个母亲问自己的孩子是好是坏,你觉得有人会跟你说么?”老祖母皱了皱眉,但很快就叹了口气:“好坏并不重要,人性本善,有些人,为了达到目的而不择手段了而已,生出来就一味做坏事,从未做过好事的人,我活了这么长时间,还未曾见过,只是你看到的地方,恰巧是把他们的坏事放大了而已。”

    这等于没说,我立即道:“老祖婆,那我该怎么应对夏家的家主夏云轩,还有夏家的下任家主夏清平?我该认下他们么?可我不知道他们到底想要怎么对我,姜兰她对我这孙子也不大好,天天怂恿一群儿子女儿喊我死孩子,我就那么遭人讨厌么?”

    “修身养性,抹平棱角,别人就会靠近你,全身是刺,别人就远离你,事事占理,别人就会投靠你,朋友多了,敌人也就烧了,难道你杀了他们这么多亲朋好友,他们就不会报复了?人心是肉组成的,并非钢铁筑造,从你不原谅开始,别人也就不愿意原谅你了,道家缘法自然,因果循环,儒门的正己修身,心怀天下,道理其实是差不多的,都是需要凡事三思而行,不骄不躁,不争不抢,你觉得呢?”老祖婆苦口婆心。

    我点点头,师父也是这么说,老祖婆同样这么教,我都铭记于心,平日里也克己修性,尽量做人留一线,日后好相见。

    只是有些人却未必会搭理你,非要杀个你死我活,那也是抱歉对不起了。

    上了一段很长的课,老祖婆终于停止了说教,开始在修炼上指点起来,我和她探讨了一些法术的融合,她似乎也知道我想要干什么,就替我讲解起来,一个地仙级别的高人指点,自然是精确标准,还经常有些妙不可言的想法,我受益良多,好好的用纸笔记了下来。

    老祖婆不吝赐教,但性格却不是太和善,比师父还爱斥责,不过也是没办法,之前就看不惯我在夏家庄园里打了十几个子弟,后面上山有杀了两个九鼎会的弟子,已经给她嵌入了根深蒂固的不好印象了。

    老祖婆休息的时间里,我开始修炼起了九剑门的剑法,经过大半天的努力,原本已经快要进入三重的道统,也成功的突破了,如今只要达到四重,就能和其他五种道统嵌合在一起。

    又过了一天左右,老祖婆再次和我坐而论道起来,儒门的学说非常的驳杂,本来对这个不大理解的我,现在都差不多成了儒门通了,只不过真正运用和施行上还是不能和性格契合。斤余华技。

    我出身卑微,和老祖婆或者夏家的人完全不一个档次,所以道理明明是知道的,但偏偏难以纠正,这也应了江山易改本性难移的大俗话。

    老祖婆对我学道法和法术进步快速,但学习他们儒家学说却兴致缺缺,心中很是不高兴,这就造成了一旦教书就斥责不已,让她自己都感到青筋暴起了。

    这里的灵气经过两种阴阳聚拢大阵的汇集,全都转化成了我的力量,我都充到了神帝道统里,在第三天的傍晚,道统果然就突破了四重。

    活杀剑的阴阳调和,和这里的灵气很类似,阴气和阳气共存,所以速度才如此的飞快,发现我道统的突破,老祖婆也很高兴,又传授了我一些关于悟道的法门。

    我当然是照单全收,开始融合了六种道统,并开始同步提升它们的等级,而一旦他们达到五重,我就能突破到悟道期。

    但又修炼了两天,六种道统居然诡异的没有一种达到五重,就是我最为自信的鬼道和阴阳道,都没有半点进展宛如进入了瓶颈期。

    愕然的我立刻和老祖婆说起了这件事,已经准备告别离开的老祖婆说道:“你也不要长时间呆在这里了,下山去吧,再修炼下去,恐怕进境也不大,突破悟道,不是说勤于修炼就行的,悟道,什么是悟道?悟不出来,终究止步不前,所以这世界上入道者多,悟道者却寥寥,而每一个悟道之人,都有自己的道,都和入道期大不相同。”

    我心中琢磨这句话,还想要问点什么,结果老祖婆已经消失不见了,来无影去无踪。

    “好厉害的老前辈,吓得我都不敢出来了,地仙呀!你抱的都是多粗的大腿呀!啧啧。”墨老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我身后,脸上仍是一副笑嘻嘻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嘿嘿,夏家的老祖宗,你说厉不厉害,墨老,下山去吧,我现在大圆满了,教我悟道!”我说道。

    手机请访问:http://m.abc169.com
尊宝娱乐